第22章 你负得起这个责吗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35字数:174215

  第二天,黄总被留在了宾馆,看来他还没资格去见佟老。张叶华坐上了奥迪车,车上还是那位中尉军官,一脸的微笑。

  车子来到了首都一座典型的四合院,进入四合院前,奥迪车就已经被两次检查过相关证件,张叶华也被查看过身份证件。进入到这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内,不在似外面那么多警卫,倒像是一个普通的民房,家居摆设都很普通。屋内没人,就一位戴眼镜的男士,是佟老的生活秘书,叫欧阳木林,年纪40岁上下。他接替了中尉的工作,将张叶华领进了四合院,并自我介绍说,言语间对他比较客气礼貌。

  随着秘书穿过客厅进入里屋,依旧是普通略带复古的家具,屋内有位护士,是她开的门。床上的老人插着输液管,眼睛闭着,估计正在安睡。护士见两人进来,用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和他们俩轻手轻脚的退出里屋,带上门,压低声音说:“首长刚和我说着话,就睡着了,要不你们先等等?王医生去卫生间了,马上回来,你们先聊聊吧。”

  欧阳木林朝护士点点头,也没说话,再和张叶华笑笑,示意他一起先去外间的客厅。走到客厅后,欧阳木林说:“不好意思,首长现在年龄大了,休息的时间没个定准,王医生说他的睡眠质量不好,什么时候首长睡着了,千万别打扰,能让他多休息就多休息。”

  “没关系,这个我非常理解。我就在这里等首长醒了再说,我不着急的。”

  “好的。”欧阳木林点点头,两个人就这么开始在客厅静静的等待,张叶华不说话,这位秘书也不主动询问,能为高级领导当秘书的,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见面就开始互相查户口,那是大忌。彼此的见面如同两辆相向奔驰的火车,鸣个笛打个招呼就ok了,反正他们不会产生多大的交集,他们的生活相隔太远。

  等了大概20分钟,王珞丹来到客厅,张叶华随即和她一起进入到里屋。刚才进屋没仔细看佟老的样子,这次张叶华仔细观察了他的相貌,佟老从床上坐了起来,背上靠着厚厚的靠枕。一头雪白的头发,比较凌乱,眉毛也全白了,憔悴的眼睛半闭着,显得有气无力。额头、脸庞散乱的布着老年斑,干涸的嘴唇时不时张开吸气,颜色带着紫色。两手放在被子外边,一只手插着输液器,另一只手放在床内,仔细看的话,双手都在不停的颤抖。不管哪方面,都显示出,这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和张叶华心目中的样子相去甚远,因为以前他看到老人的样子,都是在书上、电视上、电影中。现在张叶华见到的佟老,才是现实的、真正的佟老!再伟大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这,是无法更改的生命轮回,任谁都逃不掉!

  张叶华见到这些,也不想护士或者王珞丹出去由自己单独进行检查了,他知道她们很担心这位老人,反正让她们在场也没什么影响。他用眼神询问了一下王珞丹,后者见状点了点头,看来佟老对有人来给他做检查并不知情,还以为是自己的专职保健医生。

  接过王珞丹递过来的听诊器,张叶华开始了他的全身检查,他做的这一套其实很简单,就是每个学医的人都会的全身体格检查,只不过动作更为轻柔而已。

  “生命体全身组织衰退,血液无法有效完成能量传输,上部组织获取能量不足,组织正在失去活性。你如果不给他补充能量,他的生命时间不超过3天地球时间。”小晶的话在耳边想起,听到3天的评判,张叶华心中一惊!但他现在没法和小晶说话,只能听小晶给他说。“用地球的文明来讲:生命体患有心脏病、肺气肿、高血压、糖尿病、钙元素缺乏、皮肤轻度溃烂。如果你想救他,按你治疗前一位生命体的方法,估计需要持续输入能量时间在7小时左右才能达到初步效果。”

  做完全部检查,他用了20分钟。然后,他直起腰,看了王珞丹一眼,径自走出门去。

  到客厅后,张叶华坐下来。对欧阳木林和跟着走来的王珞丹说道:“佟老这是心肺衰竭。还合并有高血压、糖尿病,这是主要的疾病。轻微褥疮和钙缺乏应该是长期卧床的原因,倒不是目前最要紧的问题。其次,胫骨部位有枪伤,估计当时治疗条件有限,骨骼属畸形愈合。至于其他一些小毛病,就不需阐述了。如果佟老心肺衰竭的现状不能控制,我估计——”张叶华看了王珞丹和欧阳木林一眼,慎重的说道:“不会超过三天时间!”

  “什么!”“不可能!”秘书和医生两人同时惊奇的大声说到。

  欧阳木林看着王珞丹,示意她先说。王珞丹也不客气,用严肃的口吻对张叶华说:“佟老的疾病301医院的专家和我都会诊过,佟老的生命不可能只能维持三天时间!你这是在危言耸听!你知道你说出这样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你要对你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我对我自己所说的话,非常负责!”张叶华平静的脸看不出任何波动,眼神看着王珞丹,让她反而突然对自己观点产生了怀疑。“佟老的时间,不超过三天!”

  “我们给佟老的治疗方案是301大家都一致同意的,这个治疗方案是目前可以采取的最适宜的方案,只要不伴发褥疮,怎么可能只能维持三天时间!”王珞丹尽量压住自己心里的火气!这个小子太目中无人了,居然认为专家共同给出的治疗方案,只能维持佟老的生命三天时间。“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

  “佟老的大脑细胞正在衰亡!”张叶华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胡闹!”王珞丹有些压抑不出火气了,饶是她涵养好,也经不住张叶华的再三冒犯。

  “从佟老逐渐丧失的意志,就可以看出!”张叶华一点也不生气,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地方。

  “佟老不是现在才开始逐渐丧失意志的!再说,到佟老这个年纪,意志本就不能说很清楚!你这个道理太过荒谬!”王珞丹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一个江湖游医,连这起码的道理都不懂,心里非常后悔同意这个家伙来给佟老诊病。

  “哦?那请你去问问一直照顾他的小护士,看看佟老最近几天的意志是不是在进行性减退,她们应该很清楚。注意,请让她们仔细回忆!我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但如果我说中了,佟老的生命可是丧失在你们手中,你负得起这个责吗?”张叶华说的声音很轻,语调平静,但最后的这句反问,象一道闪电瞬间将王珞丹劈中,让她呆立当场!

  张叶华对小晶的结论非常有信心,小晶的分析比现有地球的所有手段都具有权威。王珞丹口中的专家,在小晶面前,就是一群小学生。他不必着急,也敢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何况,只有他可以救佟老!

  一旁的欧阳木林也被两人的对话吓了个够呛,毕竟,这关系到佟老的身家性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心里明白现在国内有多少人在关注着佟老的病情!那不是他、或者王珞丹想说承担就承担得起的责任!“这个,我看现在是不是立即组织专家,和小张一起讨论一下病情?”他小心的出言道。

  王珞丹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是啊,如果这个小家伙说的话是真的,那自己真成了千古罪人!虽然大家可以理解,佟老已经病入膏肓,再怎么救,无非就是延长一些时间而已,但是延长时间终归要比不作为要让每个人心里容易接受的多!有时候,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虽然你出发点是好的,但好心也会办坏事不是?真出了事,谁理会你是好心?何况,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拿这事出来做文章,凡事都怕较真啊!

  “我同意欧阳秘书的意见!通知专家前来会诊!再次确定新的治疗方案!”

  “不行!我不同意!开始我就说过,我不希望有人知道佟老的病是谁来诊治的。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们坚持这么做,那么我不会继续对佟老的诊治!”

  “你!你!你——你这是蛮不讲理!”王珞丹虽然知道开始答应过,但现在情况特殊啊!居然还要坚持怪癖,真把自己当神仙了!

  “给我7小时时间,佟老情况会扭转!我可以让你看着我如何治疗佟老的病!我说了,我只用针灸!”张叶华也觉得不太合适,于是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再说,如果我不来,你们仍然按照以前的诊疗方案,我这样做其实多了一个选择而已。”

  王珞丹心里有些乱,从医多年,诊治过很多疾病,为很多领导服务过。但从来没有今天让她感觉这么心力憔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决定让她今天这么举棋不定!她看向欧阳木林,眼中露出了询问的眼神。欧阳木林直视她的眼神,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佟老,问心无愧!如果你觉得可行,我同意这个建议!但如果把握性太低,我坚持邀请专家前来会诊!”这意思就很明显了,得看看张叶华有多少把握!

  “不必说了,我有70%的把握!”张叶华不敢说的太高,怕他们又认为自己在大吹法螺!毕竟这两人现在被自己的推断搞得高度紧张。“去拿银针来吧,有什么意外,我承担全部责任!欧阳秘书,去拿纸笔来,我将自己的决定写出来,签上我的名字。时间紧迫,救人要紧!”

  张叶华的这一举动让两人有些羞愧,也对这个年纪轻轻、果断干脆、敢说敢做、敢于承担责任的小家伙从心底佩服,关键时刻,张叶华显示出了他的不凡!

  写下自己的诊疗方案,签上自己名字,递给了欧阳木林,张叶华对王珞丹说:“给我拿银针来!”说完转身向里屋走去。欧阳木林接过那张纸,什么也没说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王珞丹也走过去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跟随张叶华走进里屋。剩下欧阳木林一人,他静静的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眼神安宁,面色平静,仿佛刚才一切根本没发生过。他看向厅外,院内那颗树掉下了一片树叶,由于没有风,就这么晃晃悠悠,安安稳稳的飘在了地面,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协调。

  屋内,张叶华从王珞丹手里接过不断递给他的银针,双手翻飞,手法迅捷,看得一旁的王珞丹心惊不已。看来自己真小看了这小家伙,光看这手扎银针的手法,可不是一般的医生所能达到的境界!

  50分钟,佟老身上经脉所过,扎满了很多银针。由于事先张叶华扎了佟老的睡穴,老人已经睡的很香,所以他可以放心施治!

  “现在你去外边休息,接下来的就是等待。我得在佟老身边不断调整银针,这里就由我一个人来吧。”张叶华轻轻的对王珞丹说。   “好吧,一会我叫护士把你的饭送进来。”

  “治疗期间我不吃饭,只喝水,你给我准备些纯净水就行。”

  “好的。”王珞丹站起身,走出门去,轻轻带上了房门。

  再一次检查了一片所有的银针后,张叶华发现因为是在经脉内,蓝光虽然少,勉强还可以自行连接,但要自行流转还很困难。于是他开始一条经脉一条经脉引导蓝光流转。由于老人的各项生命机能衰退的厉害,所以想要修复组织,对蓝光的耗费挺大,他还得不停的补充蓝光到每条经脉。为了不被人突然进来发现,只能一点一点补充。时间就在他这样不断的往复中渐渐过去,张叶华一直专注的给老人做着治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眼前的老人是谁,他的眼中,只有那些流转的蓝光,只有那些随着蓝光流转渐渐恢复活力的组织。

  7小时后,小晶的声音在张叶华耳边响起:“不错。效果很明显,比预期的效果超出很多,能量使用效率比上次治疗生命体增加不少。”

  张叶华听后,压低声音说:“是吗?你帮我扫描分析一下,他经过这次治疗,还可以活多久?”

  “大概2年时间左右。生命体内剩下那些不多的蓝光不能收回了,一旦收回,仍然活不过3天。这剩下的时间,他应该可以活得比较快活,消失的时候,不会再有痛苦,就是地球生命体所谓的寿终正寝!”   “蓝光不能逆转生命体的衰老吗?”

  “不能,这是自然的规律,蓝光能量可以延长生命,但无法生命体的衰退过程。”

  “好了,那我们可以结束了。这次治疗,我对蓝光的运用感受很多,还是有些收获。”

  10分钟后,看着依然熟睡的佟老,张叶华笑了笑,走出了里屋。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