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黄老送字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1:50字数:174215

  在夜幕降临在南都大地的时候,黄总和张叶华乘坐的军机,降落在了南都某军用机场。虽然只离开了不到一天,但黄总感觉象过去了好几年,在张叶华去给佟老诊治病情的那段时间中,他在宾馆象个热锅上的蚂蚁!直到中尉军官送张叶华回到房间,见到中尉脸上略带钦佩的笑意,心中一块悬着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他老爸在得到黄总的消息后,吩咐无论如何让张叶华和他见上一面。

  于是,黄总的专车将他们俩载到了南都市一片幽静的别墅区,虽然也有战士站岗,但比起首都四合院那种戒备森严,要差了不少。

  “哈哈哈——”还没见到人,黄老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就传到了客厅,一听就知道是个豪爽人。客厅中的黄总和张叶华都站起了身,黄总的一脸严肃,浑然没有平时的那种豪放的表情。

  客厅的转角处,黄老现出了身影。一身不带军衔的老式军装,庄严神圣,仿佛还散发着那未尽的硝烟,向人不断诉说曾经的腥风血雨。脸上布满了饱经风霜的皱纹,头发花白,两眼炯炯有神,暗红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老烟鬼!黄老老远就伸出了手,满带笑容的一边走一边说:“小家伙!不错啊,你知不知道,你帮我园了一个心愿啊!天老爷咋就弄了个这么厉害的人出来,正好还让老子碰到了!哈哈哈——”右手紧紧握住张叶华的,还用左手手指不断点着张叶华,情绪很是不错,黄老本就是s省的人,满口s省的方言。

  不待张叶华答话,转头对黄总说:“小斌,这没你啥子事了,你该做啥子就切做啥子!我和小张好好摆哈龙门阵!”

  “哦。”黄总悻悻的,和张叶华点点头算是招呼,向门外走去。

  “那什么,黄老!让黄总在这里吧,一会儿我还坐他的便车呢!”张叶华有些意外,赶紧说。   “好,那也要得,小斌那你就在这陪到起嘛。”

  “哦。”黄总象个听话的宠物,又转头回到沙发上坐下。这让一旁的张叶华有些忍俊不禁,已经年过50,在外面叱咤风云的黄总,回到老爸面前像个温顺的小绵羊,这可是个劲爆的大八卦!

  “来来,坐到坐到!”黄老一边坐下,一边招呼张叶华。

  “黄老,您看来身体还不错嘛!”张叶华很有分寸,说话带着敬语。

  “切~!我这把老骨头,也差不多要到站了哦!只不过原先老子吃得苦,打磨下来一把好身体,现在将就可以吃点利息,嘿嘿!”

  “呵呵,是哈,您们原来那确实吃了不少的苦,要不然啷个会有现在我们的幸福喃!”张叶华也开始用方言说话。

  “那都是过去式了哦,现在的中国,都着落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了哈,尤其像你这样的!就像这盘切给佟老他老人家看病,你不但敢切看,而且还看好了!这是给我黄卫国扎起了的哈。冲这一点,老子黑喜欢你这个小娃儿的性格,所以我叫小斌无论如何要把你弄来让我见一哈!我听说,当时的情况还有些惊心动魄哦?安?”说到这,黄老象个调皮的小孩子,冲张叶华眨眨眼,继续问道:“是不是啊?你好好儿给我说哈喃!”

  “呵呵,没什么惊心动魄,其实就是一些争论而已。”张叶华见黄老一副很不见外的样子,心里也放松下来,开始慢慢讲述首都之行的始末。一边的黄总也竖起了耳朵,这些可都是他不知道的,也不能乱打听的事情,也只有黄老有资格问问,否则张叶华肯定也不会说。走之前,欧阳木林提醒了他一句,这些事情只能在黄老问起的时候说一说,不能再转述给其他任何人。

  听完张叶华的不夹杂任何情绪的讲述,黄老默默的抽着烟,心里百感交集。为张叶华能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也为自己能找到这样的人才而庆幸,更为张叶华的低调而由衷佩服,或许这样的年轻人才符合“宠辱不惊”这四个字。于是他开口向张叶华说:“小娃儿,为了表达我的谢意,我送你四个字吧。你要不要?”说完眉毛一挑,仿佛是在考量他。

  “要,那咋不要!这是我的劳动收获!这是报酬哈!收了你的字,咱们才能两清撒!”

  “哈哈哈——”黄老慢慢站起身,他被这个知进退小娃儿给感动了,他妈的,现在这个崇尚金钱名利的社会还有这样的年轻人,不容易啊!不过想让老子这么容易就还了你的情,没球得那么容易。不过,这人情还真不好还哦,格老子!“说的好!不过这字喃,需要我专门挑的时候来写,才能写出意境来,现在恐怕不行!改天让小斌给你带去。要得不?”

  “要得撒,既然要你的字,肯定要你写得最好的撒。”张叶华一点也不客气。

  “嘿嘿,你个小娃儿,有意思!晚饭还没吃撒,走,切吃晚饭,让小斌好生陪你整几杯!”黄总听到这话,眉头皱了皱,心里叫苦不迭。

  晚餐和黄老吃的很愉快,黄老只能吃些素食,很快就放下了筷子,不过他在一旁给张叶华讲了很多以前的趣事,到让他开了不少眼界。黄总除了喝酒,一直都是一言不发,象个贤惠的小媳妇,有趣得紧。

  饭后,张叶华辞别黄老,带上微醺的黄总坐上了车,忍不住一直的好奇,悄悄打问到:“我说,黄哥!你在黄老面前咋就象变了个人一样喃,害得我一直强忍笑意!今天晚上算是把我憋惨了。”他们现在是忘年交,所以称呼也变了。

  “小华,你不晓得,我老爸那个爆筒子脾气,一点就着。所以我就学乖了,回家坚决不和他说话,他说什么我答应就得了。你晓得我的脾气和他差不多,所以,我主动撤退,免得炒得家里乌烟瘴气!”   “对了,你母亲怎么不在?”   “去老家了,前几天和老爸吵了架,说是去散散心。”

  “哎,黄老这么大年纪还和你母亲吵架啊?脾气真火爆!”

  “那不是咋的!哎,不说他了。先送你回家,今天又被你灌的晕晕乎乎的。”   ………

  全身漆黑的奔驰在夜幕中飞奔,炫目的大灯将路面照的雪亮,飞驰而过后,红色的尾灯转眼就消失在了拐弯处,只留下车窗内飘出的淡淡酒味!

  由于耽误了一天治疗,张叶华在首都就电话给陈父做了说明,不需要再去陈建军家里,直接就回了租住屋。打开屋门的时候,陈建军在客厅喊道:“老大,你回来了啊?”   “安?你咋回这里了,不在家陪陈叔和杨姨?”

  “今天电脑和网线装好了撒,我来看看。不说这些哦,听老爸说,你昨天晚上进京去给首长看病去了?”陈建军睁着两只好奇的大眼睛,迫不及待的问。   “是啊,给佟老看病。”张叶华笑了笑,点点头回答。

  “佟老!!!”陈建军一听,双手夸张的舞了几下。“我的老大,佟老的病你也敢去看!你不会是去把佟老变成了年轻人吧?”

  “去!我有那么不严肃吗?只是协助治疗而已。具体事情就别问了,这是纪律问题,不能乱说,欧阳木林秘书提醒过我的。”

  “哦。那我就不问了。”陈建军特种兵出身,知道不该问的东西绝对不能问,于是压下好奇心,换了个话题:“老大,宽带和电脑准备好了,你是要用小晶查资料吗?”

  “嗯,小晶要帮我查很多资料,还有,我明天去银行办个股票账户,让小晶帮我炒股,弄点资金,进化的事情,需要大量的资金,这是唯一能够合法获取大量资金的途径!”

  “哦,这倒是个好办法,我明天去把我的钱都取出来,存到你账户中去。”   “不用,黄总预付给我10万的工资,初始资金有了。”

  “多点钱,我们需要的资金来的也快些嘛!再说我现在很少用到钱!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要不然我就和你算给我妈治病的诊金!”   “好好!明天把钱给我。”   当天晚上,小晶继续它查询资料的工作。

  第二天,张叶华办好了股票账户,留了5万元钱备用,将剩下的5万和陈建军划账过来的128万一起存了进去。于是小晶每天有了两项事情:炒股、查询资料。

  第三天晚上,黄老的字已经写好,黄总亲自拿了过来。进屋后,黄总上下打量张叶华的屋子,东瞧瞧,西看看,像只警犬!

  “干嘛?你什么时候改行做警察了?我这没什么违禁物品吧?”   “呵呵,没事没事,你不用管我,我只是顺便看看。”   “你没事我有事,我怕你把我东西看丢了。”

  “不是吧?就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值得我看上眼的?”黄总也不客气,浑然不觉得自己比张叶华大30多岁。   “知道,你有钱!切,跑这露富来了?”

  “是这样的。俱乐部决定,给你分套房子!主要是希望你就近上班,老子不想到时候想找你,满世界找不到人,再说你现在这地儿,离俱乐部训练基地太远了点。”黄总突然说出了他的目的。

  “分房子?兼职人员还可以分房子了?”张叶华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

  “只要有本事,管球什么兼职专职,老子这不是怕你这个大能人哪天被人撬了墙角吗?赶紧提高你的待遇撒!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及了。”黄总像是早准备好了说辞。   “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张叶华调侃的说。

  “当然你不是那样的人!不过这社会不缺乏有心的人,他见缝插针啊!所以,我赶紧做好自己的分内事,无论如何要把你留住了!关你兼不兼职,专不专职,反正我的俱乐部以后只要有什么事,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你,就ok了!老子现在就是后悔当初该和你签个几十年的长期合同!”黄总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象是在做伪!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房子在哪,我后天搬过去,弄完这些我要去l省一趟,办件重要的事。”

  “答应了哈!那就好那就好!”黄总像是松了口气,“搬啥子家哦,我刚才简单看了看,你这些东西我看都没必要拿走了,那边房子所有东西一应俱全。你把金银细软收拾一下就可以了,小陈也一起过去,反正地方够大。”

  “哦,对了,俱乐部请了个保姆给你做饭和打理你的房子,你要是不满意就换!还有部车子,你如果不会开车的话,俱乐部帮你请司机!”

  “你这是开俱乐部呢?还是在慈善机构啊?”张叶华感觉黄总似乎是想代替老爸表示自己的感谢,所以就套了个俱乐部的名义,估计黄老不知道他干的这些。按黄老的性格,不会拿物质的东西来还自己人情,要还,他肯定也是还人情。那么,这黄总估计也确实想不出如何来感谢他,干脆先帮他解决生活上的一些事情再说。

  “呵呵,你这样的人才,任何老板见了,都会这样做。你就安心接受吧,别东想西想的。估计你是在想,我是不是想替老爸还人情啊?小子你要这样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老爸的人情他自己还,我想代替他也代替不了。你想想看,能将病入膏肓的佟老针灸7个多小时,第二天就可以下床走路,这样的高手我还不赶紧的象祖宗一样供起来,我他妈就是脑子有病!”黄总看出了张叶华的心思,解释到。

  “黄老得到首都的什么消息了?”张叶华听后,平静的问道。

  “是的。佟老昨天就开始可以下地走路了,神志清醒不少。虽然还有个恢复过程,但是老爸说,王珞丹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治疗效果,据她的检查,佟老各项生命体征逐渐正常,她说:你简直就是神医!这就是她的评价。你签字的那份责任声明,已经被指示成为绝密文件,放心吧,除了佟老以后需要告诉他,不会再有更多的人知道你给他诊治过病情。老爸让我一定告诉你,叫你放心,你的要求他一定要做到。小华,你说我是不是该提高你的待遇?”这下,轮到黄总反问张叶华了。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