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最年轻的部下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1:57字数:174215

  肖四等10来位伪黑社会醒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冬天的夜晚就是穿再多都会觉得冷,何况在冰冷地上躺了几个小时,陆陆续续醒来的混混们,不是四肢僵硬,就是喷嚏连天,要不就冷的瑟瑟发抖。不约而同地,他们醒来的第一动作都是四下看看,还以为自己没昏过去多久,待得一看时间,立即大叫:“安?过去这么久了?”

  肖四非常郁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他们都昏倒在地,当然他们都不会认为这是张叶华的原因,但不排除是这家伙搞的怪!活动完身体,互相壮胆后,他们决定去陈川屋里审问个究竟,如果那小子还在的话,一定好好教训教训。

  在陈川屋里审问到天明时分,陈川依旧那句话:我当时也昏过去了,只是比你们醒的早些,至于张叶华他不认识,也没看到,不知道。一群混混看实在得不到什么,各自回家睡觉,肖四还不忘威胁陈川跟他去参加所谓的‘举重比赛’。

  随后几天,陈川用张叶华给他的5万块钱还清了所有债务。然后,他去举重队办了离职手续,在队长和队员们惊讶中,告别了这个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往南都而去。

  在陈川去往南都的途中,张叶华已经在菲律宾内湖省的圣克鲁斯(santacruz)耐心寻找他的目标。小晶通过网络电话和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陈建军的帮助下,小晶买下了郊区一栋别墅,做为几个‘近卫军团’成员的临时驻地。所以,此时他可以这几天时间里专心寻找纳敕,这位最年经的部下没在学校上学,他得到学校的答复是纳敕已经辍学快1年了,留在学校的家庭地址也找不到人,邻居说他们搬走半年时间,不知道搬哪去了。看来,小晶也不是万能的,留下的资料又有些偏差。

  在这个四通八达的港口城市,纳敕一家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张叶华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寻找这个小家伙,一直跟着他东奔西跑的华裔翻译也出了很多主意,但收效甚微。坐在一家咖啡馆里,张叶华趁翻译出去买东西,拨打了小晶告诉他的号码:“小晶,还是没找到人。”

  “我正通过网络可控制的摄像头进行搜索,没有找到符合的生命体。”电话那头传来了小晶的回答。因为小晶对网络的介入,简直做到了网络可以利用的极致。凡是与网络联机的,都能被小晶利用起来,这也让张叶华感到省心不少:坐飞机直接到小晶通知他的宾馆前台取得订好的机票;到菲律宾后就有翻译在机场接机等待他;住的酒店也早就预定好;就连翻译开的汽车也是早就租好停在宾馆。他虽然兜里有卡,但这一路行来一切花费都是翻译付账,自己从没用过一分钱。在小晶对翻译的遥控下,一切行程安排得井井有条。这翻译心里也认为张叶华肯定是中国某个富翁的儿子,几次旁敲侧击的打问他父亲的情况,想从侧面一探究竟,但张叶华实事求是的回答让其无法相信。在翻译看来,不是富翁,仅仅在网上联络之后,谁会那么大方立即就给素不相识的他打来一大笔钱,不但预付部分劳务费,就连两个人一切花费也提前预支。一般人,可能这么做吗?

  “嗯。我继续在圣克鲁斯寻找1天,实在不行暂时放弃,等下次有消息再来。”

  “好的。12月15日的机票已经预定好,马尼拉直飞北京的航班,机票在马尼拉商贸饭店前台,房间订的是明天晚上。下个目标是腾木措,根据现在收集的信息,他目前仍从事警察工作,暂时没有外出其他地方的任务。”小晶为了防止在出现类似的情况,及时对接下来的安排进行事先信息收集。

  “好。那就这样。”见翻译从外边走了回来,张叶华收了线。

  12月14日晚,寻找一天未果的张叶华入住了马尼拉的马尼拉商贸饭店,正在房间准备睡下的他听见了敲门声,还以为是翻译来找他,于是打开门。但是门外却站着一名衣着笔挺的饭店男服务员:“张先生,有位访客让我把这张纸条亲自交给您!”这家伙的中文水平还不错,不过有股较浓的广东味。

  “哦,谢谢!他人呢?”张叶华没有富翁的觉悟,还没形成给小费的习惯,接过纸条没有掏钱的动作。

  “在楼下大厅。您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他上来。”服务员知道更多的次数才能创造小费的机会,客人忘记小费没关系,多找借口服务几次!

  看到纸条上歪歪斜斜的写着两个中文:呐尺。张叶华抬起头向服务员说道:“好。你马上让他上来我房间。”

  “哦,好的。不过,需要您给前台打个电话,说这位客人是您邀请上来的。”服务员面带笑容的说道,看来下次有机会得小费了。

  “嗯,你去吧,我立刻去打电话。哦,等等。”张叶华终于想起了小费问题,想想自己兜里好像没比索,掏出一张100的人民币,“呵呵,这个你用得上吗?”

  服务员高兴的点点头,但嘴上却说:“宾馆规定不能向客人索要任何服务费!”

  “没事,这是我自己愿意的。帮我把人带上来,谢谢!”

  10分钟后,服务员领着一位衣衫破旧的人进来。张叶华一见这人明白了为什么服务员要他给前台打电话了,就这副装扮,酒店是很难让他随便进入,能让他进入大厅等待还是看在客人份上。   服务员离开后,张叶华问道:“你是谁?”   “@#¥%…… & *”   “听不懂!”张叶华摇了摇头。

  “啦——吃——”这人说了两个中文,发音听起来非常别扭。

  “知道,我知道你是为纳敕而来,不过你等等。”张叶华做了个手势,让他先坐下,然后给翻译打电话。

  约莫30分钟后,翻译到来,张叶华终于可以和那人对话了。   “我叫派恩,是纳敕的朋友。”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寻找纳敕?”

  “你们第一天去学校找纳敕我就知道了,我在圣克鲁斯有很多朋友。”派恩说这话带着点自豪。   “那为什么不早点和我们联系?”

  “因为我也刚联系上他,是他让我来找你,问问你为什么找他。”   “哦?他在哪?”   “你先告诉我找他什么事情?”

  “我找他的事情必须亲自和他说,不能告诉除他以外的任何人,但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这件事对他肯定是好事情,不是坏事!”

  派恩沉默下来,这个回答出乎他意料,不知道怎么决定。

  “这样吧,你带我去见他,我就一个人和这位翻译,你要相信,就我们两个人,对他也不能怎样。”

  “其实,其实他就在附近。”派恩又沉默一阵,才迟疑的说道。   “我们去楼下见他,走吧!”张叶华毫不迟疑。

  夜晚的马尼拉比较热闹,走出饭店,七拐八弯之后,到了一个热闹的夜市。派恩带他们来到一家热闹的餐馆,张叶华一眼就看见了17岁的纳敕正满头大汗的忙来忙去,看来是这家餐馆的服务员。   在餐馆外等了几分钟,派恩带着纳敕走了出来。

  “你找我干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吗?”虽然说的不算很标准,但纳敕的中文说的还比较流利,语气冷漠,完全不像个17岁的孩子。

  “我得单独和你谈谈,我们在附近找个咖啡馆,行吗?”   “好吧,跟我来。”

  来到咖啡馆,坐定后,纳敕看了看坐在离他们不远的派恩和翻译,转头对张叶华说:“说吧。”语气非常老练,仿佛见惯了大世面。   “你相信超能力吗?”张叶华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相信。”纳敕头都没抬,只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   “如果我告诉你我有超能力看来你不会相信了。”   “哼!”纳敕用鼻孔在发声,有些不耐烦。

  “好吧,我来说说我见你主题。”接着,张叶华讲述了自己找他的目的,也没说小晶的事情,内容大概和讲给陈川的差不多,但是增加了陈川的一些事情。另外告诉他,将带他一起去找接下来的两个中国人,日本人由自己一个人去。

  在听张叶华平静的讲述中,纳敕神色由开始的不屑,到惊讶,到不可思议,最后又返回不屑。   “不相信?”张叶华明知故问。

  “为什么要信你?”纳敕那与年龄不相符的镇静和冷漠,让张叶华相信辍学的他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

  “好,那么你可以随我去房间,我拿出让你相信的东西来。这些东西,只能私下让你一个人看到。”   “派恩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

  “我父母去世了,我得一个人承担自己的生活,还得养活我的妹妹,所以,想找我可以,按小时付钱!”   “哦?你一小时多少钱?”

  “500比索。”纳敕说了个自认为的高价,反正这家伙看来很有钱。

  张叶华叫来翻译,让他给了纳敕10000比索。“怎么样,去我的房间,咱们继续聊?”

  纳敕将钱转身交给了派恩,回身点点头。派恩站起身,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向张叶华和翻译点点,转身走出咖啡馆走了。

  马尼拉的夜景和风情没引起张叶华的兴趣,同时也无法让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纳敕感觉出什么美好,他俩一路无语。

  回到房间,张叶华坐在了纳敕对面的沙发上,将食指伸向他。让纳敕看着食指,然后让蓝光慢慢从食指中出现,形成一根蓝光银针,稍显刺眼的蓝光静静的停在张叶华的食指上,显得诡异而又神奇!

  就这样,纳敕一直看着那蓝光银针,持续足足20分钟,还算张叶华体质好,抬手20分钟面不改色心不跳,平举的手仍旧保持原状。   “这是武器?”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张叶华笑笑。

  “刺我一下看看!”纳敕真是个异类,居然提出了这种要求。

  “哦?”张叶华也为纳敕的要求感到好奇,“这根蓝光银针刺入你体内前,我得明白告诉你,蓝光一旦被你吸收,你就是我的部下,从此将离不开我,就像刚才我给你讲的陈川一样。你确定让我刺吗?”

  “哼!”纳敕面色跳了一跳,有些不相信,更有些想揭穿把戏的决心。“来吧!如果真是那样,我跟你走!”

  “好!”张叶华也不客气,蓝光银针立刻就扎在了纳敕的百会穴。

  和陈川的感受一样,但纳敕要冷静的多,冰凉的感觉传来的时候,他眼睛一亮,露出了惊奇!张叶华赶紧用超能力观察,他要看看纳敕身上的变化有什么不同。

  纳敕吸收蓝光比较稳定,整个蓝光银针缓慢在其任脉内消散,体内的基因片段和陈川的表现一样,血管内的现状也没有特殊的变化。

  这次张叶华有了上次经验,观察的很快,退出超能力扫描模式后,纳敕还双目紧闭坐在沙发上。

  不久,纳敕睁开双眼,那眼神明显发生了变化,不在似开始的冷漠和沉静,而是明亮和喜悦!然后,他看向对面的张叶华,说:“我答应你,做你的属下!”语气坚定有力,让张叶华颇感意外。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这么快就答应我了。”

  “刚才我就已经告诉你了,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我就跟你走!现在你是我的主人!”纳敕理由很简单,简单得就像一加一等于二,眼神看向张叶华有些不解,像是在说,这道理还需要问吗?

  “咳——,哦,呵呵,我明白了。”张叶华有些尴尬,为自己的后知后觉,也为他这位最年轻部下的一诺千金。但很快,他就为能有这样的部下而高兴,这样的人,才是他心中最理想的人才!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