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藤所的威风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58字数:174215

  纳敕给张叶华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带上自己唯一的亲人——妹妹纳芯。这点要求对于张叶华来说没什么难度。在小晶的运作下,只花了2天时间,他们办好了入籍中国的手续,告别好友派恩后,一起坐上了飞往中国北京的航班。

  飞机带着巨大的推力腾空而起,纳敕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祖国,心中有感慨、悲伤和解脱,唯一的一丝留恋随着飞机渐渐飞入云层也消失在了纳敕的眼中。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妹妹,两人相视而笑。这时,窗外透入金灿灿的阳光,照在妹妹那白皙清纯的脸上,显得如此美丽和圣洁。纳敕和妹妹都看向窗外,原来,飞机已经飞出云层,他们从没坐过飞机,没想到原来云层上边的风景如此的美丽迷人。太阳没有任何遮挡的照在机身上,离阳光是如此的接近,两兄妹因为这任意铺撒的灿烂阳光,内心都充满了兴奋和希冀!

  张叶华通知了陈建军来北京接纳敕的妹妹,自己则带着纳敕继续他的事情。虽然纳敕还没发现自己的新能力,但他相信在合适的环境或者合适的机会,纳敕会发现新的改变的,对这一点,两人都很期待。

  小晶告诉张叶华,下一站,内蒙古玉剑市,目标藤木措。

  藤木措,男,蒙古族人,年龄40岁,已婚丧偶,无子。玉剑市公安局呼伦路派出所所长,毕业于原内蒙古人民警察学校刑侦专业。

  呼伦路上的人基本都认识一个家伙,那就是藤木措所长,大家都叫他藤所。这家伙极度好酒好钱,谁找他办事都是一副稀里糊涂的样子,但只要酒一喝钱一给,事情立马可以解决!在社会风气形成一种习惯后,大家反而觉得藤所是个地道人,拿钱办事,非常干脆,毫不拖泥带水!不象很多官僚,拿了钱也不办事,推三阻四。但这家伙从不沾女人,很多人包括身边的同事都认为,老婆去世那么多年一直单身,是不是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这天,有个开店的人找藤所办事,中午将他请到的玉剑市最好的玉剑宾馆吃饭,这玉剑宾馆也在呼伦路上,属于藤所管辖范围。进入宾馆的时候,看见一堆人在那吵架,见穿着一身警服的藤所进来,纷纷住了嘴。

  “干什么?嗯?”藤所知道这些属于所里的管辖范围,有必要干涉一下。

  “藤所!你好!”大堂经理是认识藤所的,赶紧打招呼。“是这样的,这些客人只预订了2天的住宿,现在要延长时间,但是今天因为宾馆要接待一个会议,无法为他们延长时间。这是开始入住的时候就说好了的,现在他们这样,纯属无理取闹!”

  “哦!”藤所架子端的十足,眼睛斜视了一下一旁准备说话的几位客人。“既然这样,那你们赶紧走,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你们这是影响公共秩序、妨碍公共安全!不要在这里现眼,赶紧走!”

  “那如果我们不走呢?你是想拘留我们吗?”这几位客人中一位年纪较轻、脸上有颗黑痣的男人发话了,声调有些尖,象个太监。

  “我操!给你们面子还当自己是谁了?”藤所一下就火了,听口音是外地人,他也不怕得罪!“叶经理,你们报警没?”

  “藤所,报了警的!估计你们所很快会来人了吧?”刚才那位大堂张经理很配合的回答,眼神看向这些‘无理取闹’的客人,充满了戏谑!

  黑痣男有些激动,看样子是他们中的领头人:“做为警察你不能听信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根本没告诉我们有会议,今天一来就叫保安要强行赶我们出宾馆,我们有理由要求赔偿!”旁边的几位也赶紧附和,一时又吵了起来。

  这时,宾馆外一辆拉着警报的警车停在了门口,车上下来两位警察,不紧不慢的向宾馆内走来。进入门口,看见藤所在场,赶紧跑步过来:“藤所!你——也在啊?”

  “将他们带回派出所,做一下笔录,太不像话了,在这里影响宾馆正常营业!如果还要纠缠,就拘留他们!”藤所象没听到过黑痣男的申辩,马上就给事件定了性。

  “是!”两位警察立即立正敬礼,也不管黑痣那几位的叫嚣,将他们连拖带拽的往外赶。口中还不时威胁:“老实点,回派出所再说!再在这里唧唧歪歪,我们就采取强制措施!走!走!”

  “住手!”黑痣男大叫一声,吓了众人一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是官商勾结!公然无视法律、无视法规,你们还是执法人员吗?”语气充满了愤怒。

  “干嘛?”两位警察中的一位声音比他更大,语气充满了威严和正气。“我们不是执法人员难道你是吗?你这是污蔑政府工作人员,妨碍执法,我现在就可以将你拷起来!”说完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晃了晃,继续威胁道:“走不走!要比声音大,你还嫩了点!”   “我要打个电话!”

  “要打电话,回派出所打,我给你机会!走!我再次警告你一次!”另外一个警察也大声吼出声,在所长面前他们得表示出坚决执行命令的行动和决心。

  “你们要考虑这件事情的后果!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派出所的?”黑痣男说话的同时,他的一位同伴已经拿出电话在拨打。

  “哪个派出所,去了就知道了,赶紧走!不然别说我们粗暴执法,对于影响公共安全的坏分子,我有理由采取强制措施!”毕竟他们只有两个警察,总不可能将这几位全部拷起来带走吧,只好一个人去驱散一个人拿起对讲机呼叫援兵。

  在两警察和黑痣男几位推推搡搡的过程中,藤所已经上楼而去,他对这些小插曲毫不关心,这不是一件值得他重视的事件。

  但过了几分钟,藤所接到了一个电话。在包房刚刚坐定的他,接完电话后,脸色变的刷白,急急忙忙往楼下跑去。

  藤所来到大厅,对着两位正在哄赶黑痣男的警察大声说:“小李!小王!你们干什么?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人民群众?”语气充满了质疑和气愤,好像他压根就没出现过,只是路过正好撞见部下在野蛮执法。

  小李、小王一听这质问,立马傻了眼,所长这是抽什么风?不是你叫我们这么做的吗?麻痹的不是这么耍人的吧。

  “党和政府一贯教导我们要文明执法!文明执法!你们这种行为是在为警察队伍抹黑!是在抹黑!知道吗!”藤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连一旁的黑痣男等几位也看傻了眼,这是刚才那位所长吗?这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

  “这位同志贵姓啊?”藤所换了付春风满面的和蔼面孔,双手向黑痣男伸去,那神情像是在慰问灾区人民。

  黑痣男被藤所这突然的变脸搞得非常不适应,他还不知道藤所这么快就得到了反馈。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只好伸出手和藤所略略碰了下,说:“我叫王开泰!”

  “张经理,给我解释解释!王先生他们受到了什么不公正待遇?”听听,领导就是领导,一句话就把风向又改过来了,事情还没问呢,就‘不公正待遇’了。不愧是在基层摸爬滚打的老油条。小李和小王现在不敢说话,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但明白眼前这是得罪哪位大神了,不然一向糊里糊涂的藤所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神抖擞。

  大堂张经理也是见过世面的,明白这其中关窍,经常在宾馆白吃白喝的藤所没理由不帮他,现在这样,估计是遇到了不可阻挡的压力。但宾馆的后台可不止这个小小的所长,他心下也不畏惧。听到藤所的问询,不亢不卑的回答:“是因为房间替换的事情!”接着讲刚才的叙述再说了一遍。

  “是这样啊,看来宾馆是按规矩在办事嘛。王先生你有什么说法没?”

  王开泰哼了一声,指着张经理说道:“根本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今天他们一早来就要我们在10点前退房,不给我们任何解释。找前台询问时,我们留在房间的人就被保安强行赶了下来,行李也被他们扔到这大堂,这是在开宾馆吗,简直是强盗!这么粗暴的对待客人不说,还报警,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是我迄今为止遇到的最荒谬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倒是想问问所长,你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因为激动,满脸通红,看来是被气的不轻,他的同伴也七嘴八舌的开始向藤所提出在宾馆遭受到的非人待遇。

  “王先生息怒!大家息怒”藤所一点也不惊慌,反而很镇静,那架势如同在安慰一群上访农民,看来藤所的基层工作真不是盖的。“大概情况我明白了一点,你们和宾馆产生了一些误会!因此导致了一些冲突,所以我建议大家先坐下来,我来当中间人,希望可以调解你们的矛盾,大家心平气和的商讨个解决办法。你们估计也还有事,总不想一直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吧?早点解决,对大家都好。那边是宾馆的咖啡座,一起去坐下来谈吧,你们看如何?”

  黑痣男想想也是,既然你藤所出面做中间人,他也不愿被带到派出所去。于是点点头:“走吧,那我们去那边坐下再说。”这时,小李小王喊来的支援到了,两部警车响着刺耳的警笛,急冲冲的停在宾馆门口,呼啦啦的下来七八个警察。一看这架势,黑痣男本来缓和一些的脸色又沉了下去。藤所将一切看在眼中,对小李小王使了一个严厉的眼色,两个家伙一看赶紧出去阻止即将进来的几位警察。

  正准备进来大显威风的警察们莫名其妙的被小李小王阻止在了门外,灰溜溜的上了警车,不再拉响警笛,关了警灯,悄悄的离去。

  藤所不愧在基层工作了很多年,这样的事情他处理的很快,不到1小时,双方喜笑颜开,握手言和。而藤所也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原来这群家伙是某电视剧的筹备人员,来玉剑市收集素材寻找拍摄场地的。黑痣男的表哥是l省特警大队的队长,正好和他的顶头上司玉剑公安局红山分局局长是哥们,难怪局长打电话来把他一阵臭骂。妈的,流年不利!这么七拐八弯的关系都能让他遇上!

  告别王开泰一行,张经理派车安排他们去另外的宾馆入住并解决所有住宿费用。处理完这件让他纠结的事情,藤所本打算离开,但有两位年轻人拦住了他。   “藤木措吗?”

  “嗯?”藤所听惯了别人叫他藤所,陡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还有些不适应。“你是谁?找我干什么?”

  “我叫张叶华,专程来找你的,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和你单独谈谈。”拦住他的两人,就是张叶华和纳敕。

  “张叶华?”藤所低头想了想,映像中没听过这个人。“是谁介绍你来的吗?”经过刚才的事情,他问了问,怕又是个七拐八弯的关系来了。

  “不用想了。我们从不认识,也没谁介绍我来,但是我确实找你有事!”

  藤所一听放下心来,架子立马端了起来:“找我的人多了去了,都是很重要的事,都需要单独谈谈,你认为我要是一个一个接待会忙的过来吗?”

  “这——”张叶华没想到这家伙开始给他打官腔。他们没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只是刚好下楼来,正好撞见藤所,张叶华心里还高兴自己运气好。

  “改天再说吧!”藤所把张叶华当成了要求他办事的人,按照他的经验,对待这些人,先凉个几天,不然无法凸显自己的价值。说完,用自认为比较符合警察身份的步伐,沉稳的走向自己的警车,打开车门,上车疾驶而去,只给留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的张叶华一屁股烟尘。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