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药贩子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28字数:174215

张叶华第二天从宾馆回来后,没做什么思想过渡,随即就在宿舍写好了辞职报告。在他看来糟糕透顶的医生工作,其实是一份很多人羡慕而又得不到的好工作,如果他这一辈子不犯大的错误,基本上可以衣食无忧。当然,也无法过上张叶华所追求的那种富裕生活。所以张叶华同学在写完辞职报告后,对是否告诉老爸老妈思想很是激烈的斗争了很久,最后他决定,暂不告诉,等到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再如实相告,省的父母操心,在内心深处,他是个孝子。   两天后,另一个死党张博大驾光临张叶华宿舍。   “哈哈,华仔,我的帅哥,又长高了点嘛!”

  “爬远点哈,老子早就是成年人了,少在老子面前装老,你个鬼东西现在看这身材怕有180了吧?”

  张博刚还一脸灿烂,听到后面这句话,立马脸色铁青,狠狠的眼光砍向张叶华,咬牙切齿的说:“老子不是看在你和我一个姓的份上,信不信我现在就用我的屁股墩活活坐死你?嗯!?”   “切~!你以为哥哥是吓大的?”

  “不错,老子就是要吓你,我最恨哪个敢拿我的生理缺陷开玩笑,你别逼我,哼!”

  “来吧,用你那肥厚的屁股墩儿~,来压死我吧,哥哥好怕怕!~”

  “老大,别这样,别老拿我的不快来happy你自己,你不觉得这样很没有人道吗?其实我是非常老实的,别欺负我了好不?”

  “哈哈哈哈……”张叶华看到张博那一副死人脸加上惟妙惟肖的周星驰模仿音,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能这么快再见到老大,我真的没想到。哎,造化弄人,没想到当初最令人羡慕你的分配,其实这么糟糕,还不如我们在小地方上班的收入。”张博见老大这么开心,他随即放心的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呵呵,没什么,天生我才必有用。是个金子到哪都可以发光,何况你老大我?”

  “说的也是,这下我们仨又可以在一起了,以后我们一起打天下,一起闯江湖!如此生活,其乐快哉!~”

  “是啊,这不是我们向往的生活吗?有好兄弟,有喜欢的事,能挣大把的钱。当然还要有各自喜欢的妹儿!”

  “老大,你就是比我会整词儿,这说的,一溜儿一溜儿的,我咋就说不出来喃?”

  “去!我就不喜欢你这个虚伪劲儿,格老子,肉麻球的很。”

  “喂,老子说你好话你每次都这样,是不是天天骂你就舒服啊,真是,上剑中剑你不练,偏练下剑(贱)!”

  张叶华没理会张博的嘀咕,一边收拾后最后的行李,一边问道:“龙宇订的旅馆在哪?今晚我也得过去住了,一天也不想呆这里了。”

  “二房东今天就是喊我来接你过去,他今天特意换了间三个床的房间。”张博回答的同时也帮着收拾起行李。   “二房东?格老子,你咋又给他取了个外号?”

  “他现在不是出钱请咱两住宿吗,所以就是房东了,但是我们仨他排行老二,不是二房东是谁啊?”

  “你娃一天到晚尽给别人取外号,大学我们班上一多半的人的外号都是你取的,你还真是个喳哇客!”

  “走了走了,老大,你看你,你除了批评我,没见你说我几句漂亮话。”

  随着张博的话音刚落,张叶华宿舍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屋里满地狼藉,留下纸张、垃圾和乱七八糟的几件家具告诉后来者,这里曾住过一位如何邋遢的人。

  1年半以后,也就是2001年底12月1日,张叶华年满27岁的生日这天。

  “老大,今天你生日,不说不愉快的了,生日快乐!”这是张博的声音。   “生日快乐!”这是龙宇的声音。

  为张叶华庆祝生日的地方,在j省省会丽晶市一家粤菜餐厅,除了他们弟兄仨,旁边还有两位女性。

  一个是张叶华的女朋友姚苏亚,白色的毛衣配上格子长裙,一件粉红色的外套搭在椅背,显得色彩是如此的协调。披肩的长发,鹅蛋脸,大大的眼睛,精致而略带调皮的小鼻子加上樱桃一样的嘴唇,给人一种如沐清风的感觉,除了单纯靓丽,真找不出更合适的词儿来形容。

  一个是龙宇的女朋友王芳,一身剪裁合身的职业装,咖啡色的呢子外套放在椅子后背,高高挽起的发髻带了个简单不失雅致的发夹,紫红色眼眶的眼镜下面是一双仿佛可以洞穿一切的中号眼睛,鼻子是这张脸上最出彩的地方,因为它,让王芳本来不太出彩的嘴唇和瘦削脸庞显得那么自然。无形中发出的职业女性气质,让每个靠近他的男人不自觉产生一些距离感。

  “感谢两位兄弟。更感谢老二,哥哥我啥都不说了,都在这酒里!”

  “其实老大,你可以考虑留下来,徐经理不是马上就调走了嘛,再说老子们不是把他龟儿锤了一顿哒。”不甘心的龙宇忍不住继续挽留道。

  “老子看到那个垃圾就恶心,敢打老子婆娘的主意,没弄死他龟儿算他娃幸运!~”张叶华心里很不舒服的回答道。

  “老大,还没过门哒,就你婆娘你婆娘的,看来你中毒很深哦!~哈哈……”张博邪恶的说着,一边夸张的瞪大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旁边的姚苏亚听到这句话,脸红到脖子根,平时听张叶华婆娘婆娘的喊习惯了,陡然听别人这么一说,一下就觉得非常害羞。   “你娃就会挑字眼,不是我婆娘难道是你婆娘?”

  “别吓我,我不敢,我这160斤可弄不过你这牛高马大的150斤。再说嫂子这么漂亮,除了你配的上,别人谁配的上啊?”

  “晓得就好,但你说,这徐胖子咋就不这么识时务喃?”张叶华相当的纳闷,心中只要浮起徐胖子那张猥琐的脸,忍不住就犯恶心。

  “华哥,别闹心了,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我们都知道你的好就行。”龙宇女朋友王芳站了起来,手上端起了一杯白酒,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和龙宇还有张博三个都是好兄弟,关系那是不用说了。现在因为意外的事情不得不分开,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是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你们几个都是爷们,别让我们女人看低了你们,事业上那么苦你们都能做的好,短暂的分别有什么放不下的。来,我建议一起干了这杯酒,不管我们以后如何,都要互帮互助,这才是兄弟的真情!~”

  张叶华看向王芳的眼神露出不少赞许和惊奇,拿起杯子也站起来,“说的好,不愧是做业务的料,一下说到我们心坎中去了,婆娘!给他们满起,来老二!老幺!干了!不管我们在不在一起,都是兄弟。这份情没有距离,干!”

  姚苏亚和张叶华一起在场面上的时候,一般很少说话,但在只和张叶华两个人的时候,就反过来了,她一个人说,张叶华静静的听。所以听到他喊倒酒,乖巧而又麻利的起身就给龙宇和张博倒好了酒,自己也倒了一杯,一起和大家干了这杯白酒,火辣辣的味道从喉咙一直窜到了小腹,但这感觉虽然辣,但很舒服,还有回甜的感觉,就像她深爱着的这个男人,除了帅气和能干,他粗犷的性格让她难以接受,但接受后却随时有种甜甜的味道。

  “老大,这次这么仓促的辞职,又没有什么好的打算,不如先在丽晶市这边先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药厂,继续做老客户撒。”

  “老客户肯定要去做,但工作先不忙,正好年底了,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过完年工作机会多的是。”

  见他这么肯定,刚要张嘴的龙宇也咽回了想要说的话,他们都知道,张叶华一旦决定的事,再劝都没用。

  “哥,我也要辞职!”很少发言的姚苏亚突然冒了句,但看她坚定的眼神,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不行!”张叶华想都没想,立马拒绝了。他心里知道,姚苏亚得到现在这份公务员工作有多么不容易,一旦辞职,姚苏亚面临的家庭压力可想而知。他不是不想姚苏亚和他一起,但是,他是个高傲的人,他那颗高傲的心不容许他爱的人为他这么辛苦。他相信自己可以扭转一切,他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就像当初高考一样,在所有都认为他不行的时候,他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所以,他非常自信。

  “是啊,小亚,你别辞职,你辞职老大心里更不好受。”王芳也劝道。

  “我不想离开哥,我怕他回去就不来丽晶了。”姚苏亚委屈的说到,其实她心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该支持这个深爱着的人,至于如何支持,对于她这个一直没有主心骨的女孩子来说,一片空白。

  “婆娘,你要相信我撒。”张叶华狡黠的一笑,眼神中露出了甜蜜和幸福。

  “好吧,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辞职去s省找你,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就是要你!~”姚苏亚说话的神情就像一个3岁的小女孩坚定要保护自己心爱的玩具。

  “得了得了,我昏,这还有3个人在这里啊,别拿我们当透明的哈,可怜我这个纯情处男还没找到下家,简直是在刺激我!真受不了!”张博及时打岔,不想在看这两家伙在那卿卿我我。

  虽然心中略略带着那么一丝遗憾,生日宴会每个人都很尽兴,但谁都相信,他们的老大,过完春节还会再来j省继续他的药贩子大业,毕竟按张叶华的能力和既有的老客户,随时可以东山再起。所以,那丝遗憾也就随风而逝。连张叶华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张叶华临走时,只要姚苏亚一个人送他去了火车站,挥别之际,姚苏亚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给张叶华:“哥,这是我们初次认识时,你特意送我的一份礼物,说如果你爱上我的话,那份爱肯定会象这块石头,永远不变,所以如果我收下这块石头,就是收下了这份爱。当时我觉得你求爱的方式真傻,求爱的话说的好俗,但这些却真的让我好感动。现在我告诉你,这块石头已经不是你对我的爱,现在它代表了我们两个对彼此的爱,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晶。现在暂时给你保管,等你回来再还给我。给你的目的,是让你天天看着它,记得我们有着这份永远不变的爱,让你快点踏上回j省的路程,因为我在等着你回来。”

  很少哭鼻子的张叶华听到这些话,陡然觉得鼻子一酸,心理很不是滋味。只是使劲的点了点头,拿起那块石头,不敢再看姚苏亚一眼,转身逃也似的跑上火车,只是他没注意,他那滴晶莹的眼泪,正好落在了手中的那块石头上,石头闪了一圈不起眼的蓝光,随即消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