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石头的来历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37字数:174215

张叶华躺在自己的铺位,听着火车有节奏的声音,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块叫小晶的石头一直看,思维一下就回到了当时得到这块石头时的情景。

  那是在南都市文侯区第一人民医院上班的时候,有天傍晚他在宿舍闲的无聊,天气炎热也迫使他想出去凉快凉快,透透气。于是出门就沿着医院边上的河边一路走了起来。这河边听说市政规划要改造成一条酒吧特色街,正在大兴土木,到处都在拆迁、在修建。由于张叶华的爸爸有收集石头的嗜好,所以张叶华看到正在到处挖坑的建筑场地,一时兴起,决定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让老爸感兴趣的怪石头。慢无目的到处瞎找,并没找到张叶华认为可以送给老爸的石头,这时张叶华看到靠河边的堤坝上堆了一大堆不知从哪里拉来的河卵石,心中一喜,暗道:说不一定这里有发现哈。于是赶忙走了过去。

  这堆石头堆在一个临时的材料场内,周围歪歪倒到拉起了一片围栏,围栏只有一个出入口,入口处有个看管材料场的老头,在那生火做饭。张叶华走到门口,向那个老头打招呼:“大爷,才做晚饭啊?”

  老头转过身,看到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觉得他和自己打招呼有点不合乎逻辑,于是点点头,有点疑惑的道:“是啊,你这个娃儿是不是迷路了,来问路吗?”

  “不是的,我就是旁边区人民医院的医生,出来散步,看到你这有很多河卵石,想来看看。”

  “看河卵石?石头有什么好看的?”老头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一脸好奇看向张叶华。

  “呵呵,是这样,我老爸喜欢收集些样子奇特的天然石头,所以我就来看看有没有,如果有的话我就拣几块,大爷你看,你不介意吧?”

  “哦。是这样啊,那没得问题,去拣就是了,想拣多少就拣多少。那么多石头,够得你慢慢选的。这些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你拣几块石头又不影响啥子。去嘛去嘛!”老头子听后很爽快的回答,然后转过身继续做饭,不在搭理这个在他认为吃饱饭没事干的小屁孩子,收集石头?城里人可真会折腾!

  张叶华笑了笑,看看老头埋头专心做饭的样子,摇了摇头,知道他肯定不理解自己的行为,所以也不介意,转身兴致勃勃的开始找寻看的上眼的石头来。

  从那以后接连好几天,张叶华天天去材料场拣石头,一来二去,和老头渐渐熟悉起来,老头姓李名方德,是个孤老,现在没力气种田了,把家里的田地交给了自己的兄弟,只身一人来南都找活干,他不想靠人,不想看自己兄弟姐妹那难看的脸色,所以想在自己人生最后阶段来大城市看看,开开眼界,顺便找份能养活自己的差事,就这样也算不冤枉过一回。张叶华的脾气和说话方式,很对李方德的胃口,也很喜欢这个皮肤黝黑的帅小伙,有时候还叫他一起吃他做的饭,没几天的接触,一老一少成了忘年交。李方德明白张叶华找石头是出于孝心,所以更觉得这小伙子不错,这天,看到张叶华空着双手准备离开的时候,问道:“怎么了,小华,今天又没收获吗?”   “是啊,李大爷。”   “要不我帮你再找找吧?”

  “不用,李大爷,你休息你的,这种事情讲究运气的,能碰到就是你的,碰不到再找也白搭,顺其自然吧。反正我也给老爸找了两三块,下次回家可以让他高兴一阵了。有块石头上可是有个极似中文字的造型,能有这些收获,已经很不错了。我老爸还有一连好几年都找不到合适石头的记录呢,我这已经算非常高效了。呵呵。”   “哦,这样啊,那坐会儿再走吧,咱两爷子聊聊天。”

  “要得哈,李大爷把你茶缸子给我,我喝点,渴死我了。”

  “你个小屁娃儿,老子的茶叶这么瞥(差的意思),你还真就一点不嫌弃哈。”   “安?我觉得不瞥喃,我喜欢喝这个苦丁茶的味道。”

  “我就喜欢你这个脾气,可惜了,老子要有你这么有出息的孙子,睡着了都会笑醒。”

  “那有啥子嘛,你以后就当我是你孙子不就行了。以后我就叫你爷爷好了。”张叶华心理也很喜欢这个李大爷,尤其是在听到他是孤老以后,心理不自觉的想给老大爷做点什么。

  “对了,我天天喝你茶叶,不如我去买点茶叶来,咱爷孙一起喝。反正我天天来找石头的。”知道李大爷很不喜欢别人送他任何东西,张叶华碰了几次壁后,今天看是个机会,马上出言试探。   “用不着,我这茶叶多的是,再说又不值几个钱。”   “你和我见外的话,那我下次不来了。”

  “你个小屁娃儿,敢威胁老子!”李大爷心理还真怕小屁娃儿不来,这几天和他聊的很投机,寂寞的心理有种暖暖的触动,这种多年未有的感觉仿佛要重新回到他的心间,所以李大爷一听这话就有点不依不饶的样子。   “那好,下次喝我买的茶叶。”

  “哼!~”李大爷在始终拉不下面子,骨子里面也是很傲气的,不然也不至于自己孤身一人至今。

  看李大爷转头继续持弄他手里活计,张叶华展颜一笑,“爷爷!”   “唔......,嗯?你刚才叫我爷爷?”   “呵呵,是啊,爷爷!”

  “好好,看你这个小屁娃儿比较懂事,老子就让你买点茶叶来孝敬老子。哈哈......”李大爷说完笑的极为开心。

  就这么一声称呼的改变,让这个孤独生活多年老大爷,忽然感觉到原来这生活也是有些美好的。

  张叶华的经济其实也属于入不敷出那种类型,他自己本来就不会计划花钱,所以也拿不出很多钱来买茶叶,在超市左选右选,选了袋15元的茶叶,价钱不贵分量也够多。在接连值了两天班后,张叶华提着买来的茶叶去见李大爷。

  看到远远走来的张叶华,李大爷脸上绽放了开心的笑容,转身走进屋,拿了一块石头出来,在门口坐下,点了一支烟边吸边等他的这个便宜孙子过来。

  “爷爷,我来了,这是孙子孝敬你的茶叶,我钱不多,买的便宜货哈,你不要介意。”

  “小屁娃儿,老子喜欢的是你孝心,茶叶好不好关球事。”

  “来来,老子今天真高兴,算是正式收你这个便宜孙子,我们两爷子也算有缘分。我这有个石头,是这两天你没来,老子去石头堆堆里面千辛万苦找来的。样子不咋地,你不准不要哈。”

  “安?你好久也学会找石头了哦?”张叶华大惊小怪的大声说道,不过心里那份高兴还是从眼神中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同时,他赶紧双手接过那块石头,仔细端详起来。   “嗯,拿着它,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

  “安?”正在看石头的张叶华抬起头来,“答应什么事情?”   “永远不要抛弃它!”李大爷脸上突然非常严肃。

  “啊!?......哦,没问题!”张叶华有点不知所措,但又立马干脆的回答。赶忙又仔细看手中的石头。不至于吧,一块石头而已,还是这两天拣来的,需要这么慎重和严肃吗?像是给我一块祖传宝贝似的,张叶华心中升起了无限疑惑,感觉李大爷今天的举动有点匪夷所思。

  说实话,这块石头按张叶华目前的眼光来看,绝对没什么收藏价值,石品就不说了,不像是目前最常见、最受欢迎的四大名石——太湖石、英石、灵璧石、昆山石,也不像戈壁石、阳春孔雀石、潮州蜡石、广西大化石等。色泽更差,基本没什么色泽,和河滩里的很多石头相比,还不如河卵石的色泽。再看润度,手感粗糙,入手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最后看外形,椭圆形状,像个缩小的橄榄球,大小和拳头差不多,表面纹路倒是很多,像是树的树纹,一道一道无穷无尽。或许这个纹路是这块石头唯一具有收藏价值的地方。当然,张叶华对石头还停留在非常肤浅的认知,心里想的是回家让老爸好好鉴定鉴定。看老头子这么重视这块石头,张叶华也想知道答案。

  “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李大爷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明知故问的说道。

  “嘿嘿,我不太懂,不过它有没有价值不重要,你送我的东西,就是无价的,关键是心意。就像我送你的茶叶,你喝的不是茶叶的味道,喝的是孙子我送你的那份心意。嘿嘿...”

  “小屁娃儿,挺会说的嘛。不过老子觉得还真就是这个意思。哈哈,好!”李大爷不由大声的喊了声“好”,“不过记住我说的话,我认为这块石头是个不寻常的石头,你要慢慢去研究,永远都不能抛弃它!明白吗?”

  “孙子明白!~”张叶华原地来了个立正,一本正经的回答,勾得李大爷又一阵开怀大笑。

  “对了,告诉你个事,材料场石头马上快用完了,这个材料场也要拆了,你爷爷我得另找地方了。咱爷孙俩以后得分开了。”李大爷看着张叶华,平静的说道。

  “知道,看着这些日渐减少的石头和材料,我就知道迟早我们都要分开的,不过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这是我的传呼,爷爷你留一个,想我就给我打个电话,我来看你。反正你肯定还在南都上班的。”

  “要得要得。”李大爷接过张叶华写好的传呼号码,小心翼翼的保存好。

  这晚,爷孙俩聊天到很晚,张叶华去买了些烧烤和啤酒,第一次招待李大爷吃了顿夜宵。张叶华不知道的是,李大爷没有告诉他,那块石头的真正来历,其实这石头真是李大爷上辈传下来的东西,但老一辈从未说过这块石头有什么用,只是说要好好保留,同时叮嘱:这个东西能帮家族避一次灾祸,只传有缘人,不在乎是否传给子孙,千万不要有贪恋,贪恋只会带来灾祸。因为,这神奇的东西也是老李家上辈从别人那继承来的。而这块神奇的石头真的帮助李大爷在家族一次灾祸中化险为夷,所以李大爷坚信上辈的话。

  这石头随后在张叶华回家的时候拿给老爸鉴定了一下,老爸说,没什么收藏价值,不过因为是李大爷送他的,建议他自己好好保留,不能辜负了老人家的一片善良的心意。于是张叶华一直保存着这块石头,直到认识姚苏亚,他觉得送她这样东西更能代表自己的心,虽然它只是块普通的石头,但它的意义却不普通,这石头凝聚着一份沉甸甸的爱。张叶华认为,爱就是在普普通通的生活中所凝聚出的坚贞和忠诚,像石头一样,虽历经千年,即使被磨平了表面的尖角,但依然包裹着那重要的、一直需要坚守的部分。

  思绪回到列车上,张叶华心想,爷爷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一般1个月左右我们会联系一次,但这次因为辞职的事情,还没及时和爷爷联系,等到回南都先去看看爷爷再回家。看到再次回到自己手里的石头,张叶华不自主的感慨万千。反复翻看手里的石头,石头表面的纹路还是那么多,虽然多但并不显得杂乱无章,冥冥中仿佛按照某种逻辑有规律的排列着,看久了就会有种陷入进去的感觉,仿佛通过这些纹路,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宇宙、飘渺的星空,看到了除了地球以外存在银河中的那不知在何方的外星人。这种感觉真怪,张叶华也为自己想法有点匪夷所思,摇了摇头,将石头放进背包,下床准备去餐车吃饭。

  石头在被放进背包后,表面的一丝纹路突然发出了一丝深蓝的光芒,从一头闪到另一头,最后闪烁了一下,瞬息不见。

  银河系,离地球遥远的地方,一颗充满生机的星球内,一头蓝色长发的人看到摆在房间内的椭圆形水晶状石头忽然蓝光大涨,但瞬息暗淡。一会儿,石头上面出现了一个立体图像,赫然就是张叶华现在的样子。

  “哦,又有生命体得到它了?这是第三个了吧。刚刚繁衍,生命周期如此短暂的生命体,能这么快又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不容易啊。看来水蓝星的新兴生命体真值得我们期待啊。看这次能有什么惊奇等我们呢?”

  正在大口大口吃饭的张叶华,突然感觉心口一紧,有种天玄地转的感觉,无数图像瞬间充满了他的大脑,混身蓝色的长着三只手的怪人、各式各样的太空战舰、类似恐龙的庞然大物、怪人和恐龙的战争场面......,几秒钟的时间,张叶华就像看了场科幻电影,头疼欲裂,难以忍受,“啊————!”的一声长长的惨叫,吓坏了餐车所有的人,随即,大家都看见了一个个子高大年轻人从座位上狼狈站起,四处乱撞,双手抱头,面色狰狞的正在痛苦的嚎叫。列车长正好在餐车,见状立即组织人上去按住了这个快要发狂的年轻人。

  几分钟后,张叶华睁开了眼睛,发现眼前很多陌生脑袋在自己眼前正专注的看着自己,一个带大檐帽的脑袋张口问道:“好些了吗?”

  “嗯.......唔....,我怎么了”,张叶华拨开那些脑袋,翻身站了起来,“我躺地上干嘛?”

  “小子,你力气真够大的,我们五个人才按住你,你刚才像得了狂犬病一样,四处嚎叫。”旁边一位膀大腰圆的大叔甩了甩自己的双手,回答张叶华。   “是啊,你刚才......”   “。。。。。。。”

  随即,大家都开口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大意就是张叶华如何像个怪物,旁边的五位猛男在列车长的英明指挥下,如何努力才拨乱反正,将“怪物”制服于地下,避免了列车可能会造成的意外事故,保证了全列车旅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张叶华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面带愧色,赶紧给大家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在列车长的示意下,和列车长一同向卧铺车厢走去。

  在张叶华赔付了餐车的损失,并再三保证没有什么先天癫痫、遗传疾病之类的话以后,列车长才带着疑惑的眼神放张叶华回到他自己的车厢,同时车长还在一旁反复叮嘱了该车厢列车员好几遍,生怕这位生猛的帅哥再次突发狂躁病。

  突然的发生事情让张叶华自己也莫名其妙,他自认自己一向是吃嘛嘛香,身体健壮的像个小牛犊,而且父母也没有需要他“继承”的什么遗传病啊。今天这是怎么了,自己也是学医的,很难解释今天突发的这些症状啊,算了,等回到南都,找家医院检查一下吧。张叶华懒得再去想这些费解的事情,他就是这种性格,拿得起放的下,没结果的事情想也白搭,不一会儿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就在列车规律的声音中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