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绝望的张叶华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47字数:174215

回到南都,张叶华去看了李方德爷爷,顺便将在j省买的一些土特产孝敬给他的这个外姓爷爷。对于这么孝顺懂礼的孩子,爷爷非常知足,能对一个萍水相逢、没有利益瓜葛的人做到这些,除了心里感慨,更觉得送石头给张叶华是个很正确的决定。还关心的问他石头是否还保存着,张叶华随即拿出那块保存的很好的石头,外面还包着一个姚苏亚专门请人缝的一个漂亮的布袋。看张叶华这么看重他给的东西,爷爷开心的笑了,看来这小子不是个重利忘义的人,确实算是有缘人啊,看来不用等到我老头子死去之前,就可以告诉这个小屁娃儿石头的故事了吧。

  春节在家里过的比较愉快,张叶华没告诉家里他又辞职了,只是说事业不错,很有“钱”景。张妈妈一贯相信自己的儿子,张爸爸只叮嘱了一句话:尽力做好每件事,学会承担责任。哥哥和嫂子很喜欢这个懂事且很会关心家里人的弟弟,看到他有出息,心理都很高兴,张家这个年,过的非常满足和快乐。

  春节后,张叶华从家里又来到了南都。除了再去看爷爷外,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工作。

  到人才市场很快就应聘了一家制药厂,也如愿按照自己的意愿,被分配到了j省他原来所负责的市场,就等公司两个星期培训完毕后,就可以回到j省了。张叶华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龙宇、张博和姚苏亚,大家听了都很高兴,尤其是姚苏亚,在电话里那头快乐的直拍手,放佛张叶华已经回到了她的身边。不过,姚苏亚告诉了张叶华一个消息,“哥,单位里要公派几个人去澳洲学习6个月,我爸活动了很久,终于把我也加进了名单,本来我很不想去,但是看到老爸那么辛苦才得到这个名额,不去的话我又很内疚,你说我去不去啊?”

  “去,怎么不去,你去学习你的,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了,不就6个月时间吗?回来后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啊!再说了,我婆娘去学习回来后更能干,咱们以后的小日子过的更滋润不是,你说呢?”

  “什么小日子啊,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又没答应要嫁给你。哼!~”

  “安?你敢不嫁给我啊?我都已经把你当我老婆打算了,连下半辈子如何过都计划好了,你现在给我说八字没一撇?我的老天,咋就上了你的瓜当了啊,我纯洁的心灵就这么被骗的稀里哗啦,脆弱的小心肝已经被你折磨的流满了鲜血......”

  “好啦,好啦!”姚苏亚忙不迭的打住了某帅哥阿庆嫂式的喋喋不休,赶忙转移方向,“给你说正经的啦,如果我去学习的话,等你来丽晶我已经走了啊。”

  “没事儿,一切等你回来再说了。我坚定不移的支持你去学习,我不能拖你的后腿,你放心的去吧,家里一切有我了,咱爸咱妈有什么事我会照顾的,你不要有任何一点点后顾之忧。”张叶华一点也不见外,虽然还从没见过未来的岳父岳母,但口号喊的是那个齐整,胸脯拍的那是山响。

  姚苏亚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觉得今天他的叶华哥哥怎么这么可爱,虽然每次他都这样逗她开心,但每次她都觉得有不同的感觉,心中不由问自己,或许这就是恋爱吧?

  一星期后,姚苏亚与张叶华电话告别,踏上了去澳洲的飞机。

  两星期后,张叶华学习完毕,与爷爷告别,踏上了去j省的火车。

  三星期后,张叶华的上级领导通知他,公司知道了他以前的事情,公司不喜欢一个殴打上司的职员,不管这个职员因为什么原因。张叶华失业了。   一个月后,张叶华应聘丽晶当地一家药厂,未成功。

  两个月后,张叶华回s省应聘另外一家药厂,成功后重复前面的经历,又失业了。   三个月后,继续重复......

  四个月后,终于丽晶当地有家药厂聘用了张叶华,但明确告诉他知道他的一些前科,但考虑到他确实是个人才,决定派他回s省,做实习医药代表,一年后根据他开发客户任务完成的好坏决定是否转正。张叶华强压下自己打人的冲动,转身就离开,继续他失业青年身份。   五个月....   六个月....

  姚苏亚好像还没从澳洲回来,也没有电话。由于担心国际长途费用太高,两个人一直都是书信往来,但也没收到信件。   七个月....   八个月....   九个月.....

  又到年底了,张叶华拒绝了龙宇和张博给他庆祝生日的提议,只说自己脱不开身。他两个好兄弟还不知道张叶华到现在都没找到工作,只听他说的是在丽晶当地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做销售代表去了,老出差。所以他们两一直没见到张叶华。

  张叶华以前的老底吃的快差不多了,他一年不到时间换不下10家公司,换了10个行业。失业、女朋友没音讯两个对他来说不小的打击导致他心浮气躁,干什么事情都没有耐心,加上性格高傲,直来直去,不是得罪公司领导,就是一点也不合群,要不把一些客户骂的狗血喷头。一年下来,张叶华的收获其实也不小,那就是积累了丰富的跳槽经验,知道如何快速应聘到一家公司并迅速失业,他成了名符其实的跳槽专业户,成了最‘时尚’最‘潮’的年轻新一代。

  我们的年轻新一代目前正在自己的租住屋里吃着难以下咽的廉价方便面,他已经连续吃这东西两个星期了,看着这东西就想吐。现在的他是面黄肌瘦,头发凌乱,二目无光,神情呆滞,活脱脱就是电影里周星驰的经典潦倒样。张叶华放下方便面,转身一头躺在好几个月没换洗过床单被套的床上,思绪混乱,一会想姚苏亚为什么要抛弃他,一会想为什么公司都和他过意不去,一会想爸爸妈妈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会如何伤心,一会想自己创业如何才能重新站起来......

  翻个身,叹了口气,张叶华听到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格老子,是不是哪家人结婚哦,老子去趁浑水摸鱼,混一顿饭吃,肚子受不了那鬼方便面了。去他妈的面子,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两小时后,在那家为人办结婚喜宴的餐馆门口徘徊了两小时后,摸摸咕咕直响的肚子,看着结婚喜宴都差不多结束了,张叶华转身悻悻的往家走去。“他妈的,老子咋硬就拉不下这个面子喃,哎,面子思想害死人啊!”虽然没混到饭吃,张叶华反而有点高兴,心里为自己没有堕落而庆幸,张叶华想起了那句话:宁肯站着死,不肯跪着活。感觉这句话就是在说自己,于是心情大好,觉得回家吃方便面也会很顺利的倒进肚子里。

  张叶华七拐八弯,就要到租住屋时,看见了路边拐角处一条黄色的小狗痛苦卷缩在地上,眼中充满绝望的眼神突然警惕的看着逐渐走来的张叶华,屁股后面拉了一大滩黑呼呼稀便,老远就闻到一股恶臭。张叶华心猛烈的抽缩了一下,突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看着这浑身不断抽搐的小狗,张叶华脑子一片空白,站那停滞了几分钟,快步走上前去,也不顾小狗是否干净,毫不犹豫的抱起小狗,朝最近宠物医院跑去。

  “估计是细小病毒感染,这狗不是被其他宠物传染了,就是在你遛它的时候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造成的。治倒是还可以治,但是药有点贵哦,估计要花300多块钱。必须立即给它输液或打针才能控制,你算是找对地方了,一般的宠物医院没法治这种病,也就是我这里,可以给它治疗这种病,再拖一天,估计这宠物你找谁也治不了了,你考虑考虑吧。”宠物医院的老板一脸诚恳的告诉张叶华。

  张叶华摸摸兜里的两百元钱,这是他现在所有的资产,心里想到就是全花了也不够治愈这个小狗的命,可是就看着它在自己面前死去?学医出身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自己面对这样的现实,可是自己没办法医治动物啊,一瞬间,一股无力感充满了全身,连续以来没工作,没有女朋友的消息,都没有给他现在这么大的打击,但现在他感觉自己真的是个没用的人,连一条狗都救活不了,这人生对他来讲,突然变得如此暗淡无光,眼里仿佛再也看不到任何光明。

  宠物店老板看这个小伙子神色不对劲,连忙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喂!小伙子,你没事吧?”

  “没,没事——”张叶华僵硬的回答,两眼只看着那只浑身还在抽搐的小狗。

  “别难过,你要是很喜欢他的话,就马上给他治吧,啊?”

  “我....,我........,考虑一下。”张叶华蹲下地,用手轻轻的抚摸小狗,有点迟钝。

  “哦。”老板察言观色的本事不低,一下明白了原因,和颜悦色的建议,“小伙子,你要是钱不够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别养宠物了,这东西,可是很花钱的,先顾着自己吧。可能我说的话不好听,但这就是现实啊,这年头,哪样不要钱哦。”老板回转身,准备拿点宠物粮食送给这个小伙子,“我喃,送你些狗粮,你拿回家喂喂它,让它安安静静的去吧,完了最好把它烧了,别传染给其他宠物。”

  张叶华什么也没说,接过老板送的一小袋狗粮,抱起小狗,失魂落魄的往租住屋走去。

  此时的张叶华,感觉手中抱着的不是一条狗,而是他心中一直努力要坚守的某样东西,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忽然间他就想到了爷爷给他的那块石头,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像那块石头一样保护自己最后的坚守,他快要失去自己所有的东西了,他真的要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了,失去了所有,还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吗?

  远处,看着渐渐离去的张叶华的背影,宠物医院老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关上门回到了店中。夜幕逐渐降临,路上断续续亮起的路灯,将张叶华的影子拖的老长老长,小巷中偶尔响起的犬吠,显得孤独而单调。

  “砰!”租住屋的门被猛烈的打开,张叶华抱着小狗平静的走进屋内,拉亮昏黄的电灯,将小狗轻轻放到铺了几张报纸的地上,“噗嗤——”抽搐的小狗又拉了一滩黑泥,它好像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害怕的眼神看向张叶华有点躲躲闪闪。张叶华仿佛没闻到那瞬间布满整个屋子的恶臭,而是轻轻的拍拍小狗,轻轻的说道:“想吃东西吗,我给弄点狗粮。”说完转身将袋子里的狗粮用一个盘子盛好,递到小狗的嘴边。小狗埋下头用鼻子闻了闻,对狗粮一点不感兴趣,仿佛很疲倦,放下四肢匍匐在报纸上,呜咽了一声,将头搭在了自己双脚,继续抽搐。看着还不断抽搐的小狗,张叶华第一次发现自己很想哭,泪水不由自主的布满了眼眶,但他还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一直都认为男人哭是很没出息的表现,不管有没有人在自己面前,他都不愿意掉眼泪。

  张叶华不再管小狗,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来,从枕头下拿出一个精致的布袋,倒出了那块石头,默默的看着,眼眶中盈满的泪水啪啪的掉在了石头上,“爷爷,我很没用。我不能像石头一样坚强,......”张叶华很久没有向人诉说心中的痛苦了,一下像找到了知心朋友,稀里哗啦的像祥林嫂一样诉说着自己的心声,手中的石头虽然被滴上了不少的泪水,但是一点没有像普通石头一样被浸润,而所有滴在上面的泪水都被那些表面的纹路给吸收了,不断的闪着不起眼的蓝光。‘祥林嫂’还没发现这个神奇的现象,继续在那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倾诉他心中的苦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