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38字数:174192

这是一个难得的艳阳高照的日子,斯托克家的马车慢悠悠地行驶在德比郡的乡间小路上,轱辘辘的车轮轧过路边干燥的尘土。车队转过一道种满高大乔木的山坡,便看见不远处静静矗立在半山坡上的彭伯利大厦,壮观,威严。

车队打头的两匹矫健的黑马上各骑着一位绅士,看见此景,都勒马而观。

“终于到了。”其中一位浅金色头发的青年长舒了一口气,他调转马头,慢慢踱到车队中央的黑色马车边,“朱莉,你现在还好吗?我们已经到了,外面的空气很好,不如我陪你散散步。”

听到他的声音,马车的窗帘被拉开,露出一张红扑扑的苹果脸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肤色微黑,一双不算大的蔚蓝色眼睛闪烁着愉快的光,先是十分新奇地打量了一下窗外的景色,又迅速移到青年英俊的面庞上,声音轻快地说道,“斯托克少爷,朱丽叶小姐她刚刚睡着。”

一向心疼妹妹的朱利安斯托克闻言,立即摆手让朱丽叶的女仆将窗帘放下。

他吩咐马车夫再慢些,自己则守着马车一侧,拉着缰绳让马儿随着马车的速度慢慢往前踱步。

另一位马上的绅士见此情景,只得无奈地耸耸肩,他一路上见识了朱利安对妹妹无下限的宠爱,觉得未免有些夸张。若是由他独自一人,从伦敦到德比郡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可是朱利安斯托克为了他有些晕马车的妹妹活活走了半个月。但为了不惹怒这个他一心想交好的年轻人,他也只能努力配合他们的行程。如此,见到彭伯利阔朗壮观的庄园,他此时也不由暗地长长松了一口气,为能结束这个枯燥而漫长的旅程。

“嗨,斯托克先生,我先行一步,”他朝着斯托克做了一个手势,“在彭伯利恭候你的大驾!”

朱利安向他诚恳地道谢,“得多谢您,菲茨威廉上校,也带我向您的表弟达西先生致谢。”

菲茨威廉见他寸步不离身边的马车,叹了一声气,打马向不远处的彭伯利庄园而去。

尽管朱利安斯托克想让妹妹再多睡一会儿,但目的地还是到了。车队在德比郡著名的欧格登旅馆门前停下,女仆唐娜也及时的唤醒了熟睡的小姐,从随身携带的梳妆盒里拿出梳子替她抿了抿垂下的散发,并给她戴上了一顶蕾丝软帽。

当朱丽叶斯托克小姐扶着唐娜的手下了马车之后,一向关心妹妹的朱利安斯托克听见周围的赞叹声以及热切的目光不由又同时感受到了与有荣焉和心存恼怒两种矛盾心理。

年轻的朱丽叶斯托克小姐拥有惊人的美貌,只可惜此时青黑的眼圈,苍白的面色使她失色不少,尽管如此,还是万分吸引人。

朱丽叶到了旅馆的头一件事就是扶着唐娜的手上了二楼,迷迷糊糊地任由唐娜替她拆了辫子,脱了衣裳,然后扑向枕头,埋头就睡。

这一觉一气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唐娜来唤醒她,期间朱利安来看过多次,想叫她吃晚饭,可见她倚着枕头睡得香甜,只好作罢。

横竖旅馆是有专人收拾的,唐娜只拉开了窗帘,让屋外早晨清透的阳光照射进来,将早餐摆放在床上小几,就去浴间替朱丽叶放洗澡水。

当朱利安再次进来时,朱丽叶正晾着半干的头发坐在阳光盈盈的飘窗上读一本书,继承了斯托克夫人的金色头发如同将阳光编织进去的东方绸缎,睡饱了后的两颊泛着蔷薇花的色泽,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梦中美景。

朱利安脸上浮起笑容,摘下帽子,随手搁在门边的衣帽架上,“亲爱的朱莉,睡得好吗?”他俯下身吻了吻妹妹的发顶。

“啊,当然,”朱丽叶放下手中的书,从宽阔的窗台上站起身,她仅有十七岁,可身量在女孩子中不算矮。她微笑着拈去粘在朱利安肩膀上的一片细小的树叶,“我起来后,听说你出去打猎了,玩得还好吗?”

“收获不错,我猎到一只毛皮极为光滑的狐狸,可以给你做一顶帽子或者手筒。”朱利安挥了挥手招呼唐娜将楼下马车中的箱子拎上来,一边解释道,“顺便去了村里的邮局。”

不多时,男仆在唐娜的指引下进来,放下两只黑皮箱子,行了礼便退下了,顺便还掩上了门。

一套动作做得极为神秘。

“打开看看,”朱利安宠溺地看着朱丽叶睁大的眼睛。

原来是三套极为精致的裙子和一件皮裘大衣。

“天呐!”

“虽然有些早,但是我还是得说,生日快乐,朱丽叶。”朱利安摩挲了一下双手,“这是两个月前在巴黎订的,我得说,出了一些意外,要不然能赶上在伦敦安布尔姨妈为你开的沙龙……”

“不,我很喜欢。”朱丽叶打断她,她的愉快显而易见,眉眼弯弯,笑容比世界上最香的蜂蜜还甜,她张开双手拥抱了朱利安。

“好了,好了。”朱利安原本还笑着回拥住妹妹,可渐渐地觉察到胸口一片濡湿的滚烫,便有些无措起来。

这是自从斯托克夫人去世后,朱丽叶第二次情绪如此波动,第一次是一年多前斯托克夫人的丧礼上,朱丽叶沉默了一天一夜后悲声痛哭直至昏厥,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让朱利安心酸。

唐娜早就极有眼色地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这对兄妹。

“下午还有约,亲爱的,”朱利安努力装作不知道朱丽叶方才的哭泣,若无其事地道,“你得换上漂亮的衣服,彭伯利庄园可是全国都排得上的美丽庄园。我今天早上遇见了庄园的女主人,特地拜托她带着你在庄园里好好看上一看。”

朱丽叶的脑袋在朱利安的怀里蹭了蹭,才抬起头道,“也不算什么,布兰得利就比它漂亮许多。”

朱利安只当朱丽叶不服气,便顺着毛道,“是,是,你说的没错。”

***

朱丽叶扶着唐娜的手,拎着裙摆下了马车,此时她身上穿的正是朱利安替她在巴黎订的其中一件裙子,虽然是两个月之前,可是巴黎的样式在彭伯利仍是新颖得夺人眼球。

衣美,人更美,嫩绿色的长裙,光是掐腰的那一段弧线就足以让在场的男士晃了眼神,朱丽叶浑然没觉得有何不妥。她上一世也算难得一见的美人,T台上再露骨再新奇的衣服也穿过,对胶着在她身上的视线已是习以为常,再加上这身衣服一字领连锁骨都半遮半掩,比之在场半露酥胸的美人保守了不知多少,压根不知道腰间那道圆滑而盈盈一握的弧度有多诱人。

她走得很稳,目光也清澈,不见扭捏,不见做作,可偏偏步伐轻盈又优美,戴着同色的长手套的手上也没有附庸风雅地拿着折扇,而是松松交织在腹前。金色的头发一部分编成辫子像是花环一般在头顶绕了一圈,余下的松松挽在脑后,明眸善睐,端庄又妩媚,像是画中走出的春之女神。

这样的朱丽叶斯托克让宴会的女主人伊丽莎白达西都闪了神,不免产生一种结了婚到底比不上未婚姑娘的自相形秽之感。

心虚之余,她不免极其热切地抓住朱丽叶斯托克的手,以亲昵真诚的语气道,“斯托克小姐!欢迎您来彭伯利做客!”

朱丽叶终于亲眼一见这位大名鼎鼎交了好运飞上枝头做了贵夫人的伊丽莎白达西夫人,她的目光扫过她以活泼出名的黑眼睛,露出一个微笑,“幸会,达西夫人。”

又是一个带着社交面具的无趣之人。伊丽莎白心中暗自叹息,结婚两年多来,这样的微笑她几乎每次聚会都会见到。想到此,她方才产生的自卑感一飞而空,笑容也不由自主地淡了。

一向善于观察他人情绪的朱丽叶隐隐有些察觉,不由有些好笑,这位夫人从做姑娘起总也脱不去“偏见”两个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