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2字数:174192

朱丽叶在离开彭伯利的第三天上午抵达布兰得利,她从小到大的家庭女教师玛格丽特小姐正站在大门外焦急地等着她。

“哦,亲爱的,你看起来吃了不少苦头,”玛格丽特小姐第一时间就上前拥抱了朱丽叶,“可怜的孩子,你遭了不少大罪。”

“是的,她坚决不肯在路上多做停留,”朱利安下马在她们身后补充道。

“那是因为我太想你们了。”朱丽叶有气无力地解释道。她的头发都没来得及整理,披肩和帽子都歪歪扭扭地戴在身上,看上去很憔悴。

“快进来吧,快进来吧。”

温德尔伯爵正在大厅里踱来踱去,他决意不叫两个孩子看出来他实在很想念他们,于是他想找到一个背靠着大门的椅子,拿起一份报纸,好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可是他竖起的耳朵出卖了他。

他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和压抑着的几声笑声,紧接着,他那淘气又美丽的小女儿已经张开双臂像只早晨的鸟儿般,扑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爸爸!爸爸!”他的小女儿在逗他,“你的报纸拿反啦!”

“胡说!没有反!”他故意虎着脸反驳道。

然后方才那几声压抑的笑声一下子清亮起来,正是跟在后头看好戏的朱利安。

玛格丽特小姐站在门边慈祥地看着兄妹俩。

布兰得利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

当布兰得利进入十一月份的时候,就开始热闹起来,门廊,花园都叫蔷薇装饰得极为娇艳,算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可当格里菲夫人推开房门进来时,她就瞅见一个比蔷薇花还要美丽的风景。

朱丽叶斯托克穿着一身海蓝色的裙子,从腰间直至下摆,由疏到密缀了许许多多的珍珠,组成了花叶的形状,她的腰间系着一条绣着白色蔷薇的宽腰带,勾勒出弧度优美的腰线。

“怎么样?”朱丽叶转过头见是她,就偏了偏脑袋问她,她金色的长发还没有挽起,披散在肩头,站在从窗户外斜射进来的透亮阳光里,简直美极了,就像是一位水泽女仙。

“太漂亮了!”格里菲夫人毫不吝啬地大加赞赏。

玛格丽特小姐端着一盘才剪下的蔷薇急匆匆地进门来,看见房间里多了一位陌生的年轻妇人微微一愣。

“这是我的家庭教师,也是我最好的伙伴,玛格丽特。”朱丽叶自动地坐在梳妆台前,替两人做介绍,“她是乔治安娜,我在彭伯利认识的朋友,彭伯利男主人的妹妹。”

玛格丽特小姐礼貌地向格里菲夫人点点头,手上不停地开始拿起梳子替朱丽叶编起头发。

一旁的唐娜正戴着手套准备在烤炉上烤热卷发用的铁棒。

朱丽叶从镜子里瞥见,立刻叫起来,“哦,我不需要那样东西,我的头发很好,我觉得不必使它太卷,这让我想起安布尔姨妈的爱宠。”

玛格丽特小姐一只手拉着她的一缕正在编的头发,一只手空出来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坐好,别动!”

格里菲夫人立即笑了,她摸了摸额头两边卷卷的清晨才烫的鬈发,笑道,“我从来没发现梳妆也是这么一件有趣的事。”

说着,她站起身,走到镜子前,替玛格丽特小姐递上一朵粉蔷薇,斜j□j在朱丽叶如绸的头发里。

花园里已经热闹的喧嚣起来,温德尔伯爵为朱丽叶的十八岁生日大费苦心,这一场宴会从午后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

布兰得利庄园里摆满各种令人消遣的东西,搭建牢固的射箭靶子和帐篷,摆在暖房里的牌桌,草地边有专门的乐队供宾客们跳舞,甚至连阅读室都开放了一部分。

“看,他们名义上为我而来,可事实上,我还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而我都不知道我在这些人当中能不能认识其中的十分之一!”最后一丝头发都已经完美无瑕地待在了它该待的地方,朱丽叶站起身,望了一眼喧闹的花园,感慨地说道。

“不过我想,当你出现在人们前面的时候,他们定然全部都会记住你的,亲爱的。”格里菲夫人轻声说道。

确实,当温德尔伯爵领着爱女出场时,全场那一刻屏息和惊艳目光,叫这个老人自豪极了,做了简短的介绍和祝福后,他一刻不停地带着朱丽叶与老友交谈,在各种言谈中,都能想方设法不着痕迹地夸一番继承了他所有优点的女儿。

在接下来的舞会中,朱丽叶斯托克终于享受到了脚趾头快断了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格里菲夫人在人群中看着光彩照人的朱丽叶,感叹地对身边的人道,“她可真美,大约社交界没有姑娘能出其左右了。”

达西先生只若有若无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可真不礼貌,哥哥。”格里菲夫人不满地道,“你都没有向朱丽叶道一声祝福。”

达西心不在焉又饱含深意地敷衍回道,“她大概会很感激我这么做。”他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这一次因为格里菲先生的临时有事,便由他护送从未出过远门的格里菲夫人前来布兰得利,他原本是满怀不情愿地放下彭伯利的事务来到布兰得利——这叫他想起一个外人得知他们夫妻不和的事情,可当他进入到这里时才发现,这对于他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老达西先生还在世的时候是一位被一些一流贵族所看不起的“新贵族”,他有工厂有钱,只可惜没有地位,直到结了一门好亲事——娶了一会儿侯爵的小女儿,这样的情况才有好转,再加上老达西先生为人善于经营,等到了达西手上时,半个德比郡都已经属于达西这个姓氏,有工厂有钱有地产——达西家这才正式跻身贵族一流,剩下的遗憾大概是头衔了。这大概也是达西的母亲曾经希望他娶安妮德波尔的原因——不仅仅是罗新斯需要一个善于打理钱财的人,还是因为已逝的德波尔先生拥有男爵头衔。结这一门亲事,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只可惜,只有双方的家长有此意。

而今天在布兰得利出现的许多人都带着一个闪亮的头衔,或者是一些经常出入宫廷的人物。

达西在人群中站了一会儿,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曾经在剑桥的同学,他立即决定抓紧这个机会,“乔治安娜,你可以独自待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她已经看见朱丽叶退出舞池,坐在了玛格丽特小姐身边。

朱丽叶显然也看见了她,她的脸上带着明媚的笑意,朝着她招了招手,一下子,格里菲夫人觉得有许多目光都投向了自己。

“真是要命。”她笑着准备穿过人群走到那个熠熠发光的姑娘身边,丝毫没注意到,朱丽叶的目光滑向她身边的男人时,两个人同时一愣,之后短暂地交换了一个冷漠又空洞的眼神。

当格里菲夫人到达朱丽叶身边时,她的身边已经坐了一个青年男子,朱丽叶正满脸含笑地听着他说话,而玛格丽特小姐则故意坐得远了些。

格里菲夫人想了想,就悄悄地从朱丽叶身后绕到玛格丽特小姐的身边。

“那是谁?”她悄声问,并在玛格丽特小姐的身边坐下。

“那是乔伊斯卡尔,是个聪明幽默的年轻人,去年刚从剑桥毕业。”玛格丽特小姐饶有兴致地向格里菲夫人介绍道。

“哦!这么快你就知道他那么多消息了?”

“他是温德尔伯爵老朋友的儿子,小时候和朱丽叶一起玩过。”玛格丽特小姐笑得意味深长,又凑近了对格里菲夫人轻声道,“你不觉得他们的发色格外相配吗?”

乔伊斯卡尔也有一头金色的头发,格里菲夫人从她自己的方向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可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英俊的侧脸就足以吸引很多姑娘的目光。

“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正在律师学院学习。”玛格丽特小姐以一种赞叹的语气道,“现在很难看到像他这样家境富裕优越却上进的年轻人,半点没有敷衍塞责的习气。不过他的父亲很不赞成他干律师这一行,毕竟他也是一位男爵的儿子,男爵先生既不乐意让他从政,也不乐意让他上庭辩护。”

她们关于乔伊斯卡尔的话题到此就告一段落,因为主人公已经随着朱丽叶的视线将注意力转移到这里来了。

“嗨,”他主动向两位明显在关注他的女士打招呼,“请容许我做一个自我介绍,乔伊斯卡尔,朱丽叶的朋友。”

相当简短的一个自我介绍,没有身份背景,也没有过多给自己加上形容词,只有和朱丽叶的关系,显得既自信又谦虚。就像他干净的笑容,简单磊落得让人心生好感。

乔伊斯体贴地将座位稍微朝这边移了移,使四个人恰巧围坐了一张桌子。

乔伊斯卡尔是一个机智聪明的年轻人,格里菲夫人再一次下了定论。他的健谈并不是高谈阔论,也不是喋喋不休,他聪明地始终把话题掌控在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内——当然大部分都是朱丽叶感兴趣的话题,并且善于倾听。

当又一个邀舞者被朱丽叶婉转地拒绝后,格里菲夫人和玛格丽特小姐交换了一个暧昧富有意味的眼神。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