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37字数:174192

乔伊斯刚走到门厅,就被善意的女佣人告知朱丽叶小姐正在向阳的那件休憩室里。他礼貌地道了谢。

这样的情况在从朱丽叶十八岁的生日后一直到现在的这三个月里发生过许多次。这个英俊又有风度的年轻人几乎每隔上几天就会骑马沿着山路出现在布兰得利的大门外。

布兰得利的女佣人们甚至私下里打了赌,赌这个脸庞英俊得如同阿波罗的年轻人将在不久之后就能赢得美丽的伯爵小姐的芳心。

这些乔伊斯都不知道,不过就算他知道,也一定会觉得这是一番十分切合自己的心意的好意。

朱丽叶此刻正在画画。她的人躲在阴影里,画板小部分露在阳光下。听到门被轻声扣了四下后,朱丽叶习以为常,头也没回地道,“你来了。”

乔伊斯斜倚在门边,看着她的侧脸微笑,并没有说话。

朱丽叶此刻正围着作画的围裙,这简单的衣服并不叫她难看,头上还扎着一只三角巾,几缕调皮的金发从如玉剔透的耳边跑出来。

她紧抿着粉嫩的嘴唇,专注的模样相当耐看,就像一个孩子似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反正乔伊斯觉得他本人百看不厌。一直到她停下笔,微倾斜过上半身来看他,乔伊斯才依依不舍地将眼神从她的脸上挪开,走到她身边去。

“我是个外行人,尊敬的小姐,不过,”他恭维道,“仅仅从我个人的感情出发,我喜欢这幅画,它叫我想起傍晚时分的布兰得利,那个时候我正骑马远离她,”他的声音在此微妙地顿了顿,“我从中感到了不舍,留恋,以及对下一次见到她的期待和欣喜。”

朱丽叶抿了抿唇,仿佛没有听出其中的一语双关似的,她并没有看乔伊斯,目光放在面前的画布上,上面其实只是布兰得利花园的一隅而已。

如果一个男人愿意,那么女人往往能从他的表现中察觉到爱情。

就好比乔伊斯。

虽然他从来没有直接地表达过他的爱慕,可他的每一句恭维的话都出自真诚。他的表达是让朱丽叶最舒服的一种方式,隔上那么几天才会出现在她面前,不急躁,不咄咄逼人,更没有把人燃烧得透不过气的热情,只是带给她新出的小说,或者讲述最近的见闻,甚至仅仅就她正在做得事情聊一聊天。

他的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哪怕是此刻站在朱丽叶身边看同一幅画,他身子只是微微前倾,没有暧昧的呼吸喷到颈边。可是他高高的个子,英俊的面庞以及率直,不虚伪的态度却也叫人无法忽视。

温柔得让人无法抗拒。

就是这样,乔伊斯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布兰得利,不知不觉在朱丽叶心里,是一件惯常的事。

甚至连温德尔伯爵和玛格丽特小姐都暗暗默许了这件事,给这对年轻人自由发展的空间。当然朱利安除外。

“今天你带来了什么新鲜的事儿?”朱丽叶将画笔随手扔进一边的画桶里,反手去解围裙的系带。

乔伊斯对她的逃避不免有些失望,再镇定自若的心也有些急躁。

他上前替她揭开系带,在她放下手的一瞬间,将她的手紧紧合拢在双手中,“朱丽叶,我就要走了。”

“哦,”朱丽叶有些呆滞,“是吗?”

她忘记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中抽出来,这个事实使乔伊斯的心里好过了点儿,他决定不让自己主动提醒这件事,努力使自己嗓音柔和,“我离开学院太久了,现在必须要回到学院去,接受导师的指导,并且参加我的第三次考试。”

“哦?哦。”朱丽叶为自己略有些失落的心情感到烦躁,她努力打起精神来,“那么祝你好运,乔伊斯。”

“不,朱丽叶,我想让你祝福我的并不是这一部分。”乔伊斯使劲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带到沙发上——此刻朱丽叶才察觉到她的手一直在乔伊斯的手中。

他单膝跪在朱丽叶的膝盖边,抬起苍蓝色的眼睛看着她,“朱丽叶,我的情感和骄傲不允许我再继续沉默下去。这三个月来,每一次来到布兰得利是我最欢乐的时光,从山路的另一边看到布兰得利的影子,我就开始懊悔时间过得太快,我盼望每天都能看到你。每一次从布兰得利离开,我就失去了全部的精神,有时候心痛得像滴血,甚至下定决心要在下一次来布兰得利的时候一定要毫无顾忌地用眼神将你看足够。——我这么说,希望你不会觉得我轻浮,我发誓,尽管我是如此想的,可我害怕我的贸然举动会使你退缩。噢,朱丽叶,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稍微大一点儿的动静都能叫你躲得远远的。”

朱丽叶能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她很清楚不是自己的原因。她静静地用目光逡巡着乔伊斯。

“你在想什么?”乔伊斯的心七上八下,他实在害怕此时的沉默。

“我在想……”朱丽叶温和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直接吻吻我的手,告诉我,你爱我?”

乔伊斯怔愣了几秒,突然开怀大笑起来,“啊,我最最亲爱的朱丽叶!”他激动万分并且从善如流地握起朱丽叶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了几下,并告诉她,“我爱你。”

心愿以偿的激动和兴奋使这个年轻人容光焕发。

这对新出炉的恋人觉得这个向阳的休憩室已经过于狭小了,盛放不了此刻的激动心情,于是朱丽叶提议他们可以到阳光下散散步。

“我参加完这次考试,正好到了复活节,社交季正好开始,那时你会来伦敦吗?我很想在我拿到博士学位后就见到你。”乔伊斯满腔的愉悦之情都从他欢快的语调中体现出来了。

“当然,”朱丽叶笑道,“我希望我没有影响到你的考试。”

“啊,千万别这么说,亲爱的朱蒂,”乔伊斯停下脚步认真说道,“你挽救了我岌岌可危的注意力,每次看到书本我就会想起我亲爱的朱丽叶将等着我荣耀加身。我想在那个时候征得你父亲的同意,使他能高看我一眼,把他的掌中宝放心地交给我。”他的眼神里带着点紧张看向朱丽叶,嘴唇也不由的抿紧了,让他看起来有些严肃。

朱丽叶不动声色地道,“好呀。”

她的表情使乔伊斯愣了一秒才明白幸运是怎样砸在他的头上的,他忍不住用炙热的语气道,“朱丽叶,你这个坏姑娘!”但是他爱她。

两个年轻人心照不宣地隐瞒了他们订婚的消息。在以往分别的时间,乔伊斯很郑重地向温德尔伯爵和玛格丽特小姐道了别,交待了他接下来的去向。

一无所知的朱利安甚至不掩幸灾乐祸的语气祝福了他的好运,最后,他深深地看了朱丽叶一眼,才转身骑上马渐渐消失在暮色里。

——————

再如何冷静的朱丽叶都无法独自怀揣着订婚的秘密度过平静的每一天,终于在某个清晨她向玛格丽特小姐吐诉了这个重大的消息。

“天呐!你这个胆大的姑娘!”玛格丽特小姐惊讶了大半个钟头后,又觉得这是一件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事。乔伊斯卡尔对朱丽叶的感情傻子才会瞧不出来。

“离复活节只剩下不到一个月了!”玛格丽特小姐十分惊奇朱丽叶竟能忍住这么久都没有说。

“噢,其实除了您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朱丽叶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乔治安娜。她一直写信给我,大概有那么几次我在信中提到乔伊斯的次数多了些,叫她察觉出端倪,一直来信打趣和逼问我,我就告诉她了。”

“那可真让我伤心,”玛格丽特小姐道,“我以为我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朱丽叶立即表示她第一个想起来要分享的人就是玛格丽特小姐,只可惜她每次都由于过于羞涩,不好当面开口讲。接着她又恳求玛格丽特小姐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温德尔伯爵,“反正乔伊斯说他会和父亲说的。”

她的面庞在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染上了娇艳的蔷薇色,玛格丽特小姐只恨她没有一幅巧手立即将这幅美景画下来,不过事后她通过回忆努力画出了一幅堪堪能表达出她心中朱丽叶美貌的画,并且这幅画在不久的将来,被某个谁也想不到的人视为珍宝。

乔伊斯的信依旧很勤快地送往布兰得利,每次都是长长的二十几页纸。直到最后的几次,朱丽叶回信的时候都不免担忧提醒他,临近考试,还是别让她增加负罪感了。

复活节很快就到了。

布兰得利的佣人们很快地收拾好主人的行礼。

距离她私下和乔伊斯的订婚已经过去了将近二个月,她前往伦敦的雀跃心情比起以往的一次都都要热烈得多,以致于温德尔伯爵都察觉到小女儿的坐卧不安,更不要提关心妹妹的朱利安。

当玛格丽特小姐带着两个人的委托前来“关心”朱丽叶的时候,忍不住笑话她,“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冷静的孩子,感谢上帝,那个人终于将你不镇定的一面引诱出来了。”

“快来安慰安慰我,亲爱的玛格丽特,”朱丽叶担忧地蹙起双眉,“我总觉这次伦敦之行让我心惊胆战。”

“可怜的孩子,是你太紧张了。”玛格丽特小姐理解地将她搂进怀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