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35字数:174192

舞会后的第二天,朱丽叶难得地很早就醒了,她静静地躺在床上,直到天光将窗帘照亮,然后,大宅的走道里传来细细,节制的脚步声,那是佣人们在打扫房间,又过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拉响床边的铃铛。

唐娜步伐轻快地推门进来,替她拉开窗帘,帘环在雕花的罗马杆上发出清脆悦耳的碰撞声,阳光从窗户外透进来,照在屋内,形成一圈金色的光晕。

“早安,小姐,今天天气可真好!”唐娜语气愉快。

今天,朱丽叶特意挑了一条白色的纱裙子,腰带是鲜草的嫩绿,裙摆低调却美丽,在裙裾处层层叠叠地铺展开,就像一朵清香纯白的铃兰。她将一头浅金色的头发全部束到头顶上,露出饱满美丽的额头,并且在发髻上别了一朵绢质的纱花。

“你这样真美,”玛格丽特小姐从门外进来,她将一只手放在坐在梳妆台前的朱丽叶的肩膀上,从镜子里凝视了她一会儿,又俯下腰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祝你幸运,亲爱的朱丽叶。”

朱丽叶仰起头,眨了眨长长的羽睫,她那双蓝色的眼睛若仔细看,才会发觉还带着一点点深绿色,就像幽谷中的一湾清潭,让人倾心,“我有点担心,或者是焦虑……总之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承认,我有点害怕,玛格丽特。”

“可怜的姑娘,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那焦虑又期待幸福的心情,”玛格丽特小姐揶揄地笑道,“不过我可以一整天都陪着你,不过大概,到那个象征幸福的敲门声响起时,你就不需要我了。”

“哦,别说了,你现在让我更紧张了。”朱丽叶将脸埋进玛格丽特小姐的衣服里,并用双手环住了她的腰。

玛格丽特小姐就像小时候一样轻拍着她的背哄她。

等她稍稍能平复一下心情后,才让玛格丽特小姐给她一个鼓励的吻,好让她走到温德尔伯爵的书房里。

“亲爱的爸爸,能让我和你聊几句吗?”

“哦,我可怜的小蜜糖,”温德尔伯爵从一摞文件中抬起头,温和地看着她,“有什么难题吗?”

朱丽叶规规矩矩地在桌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爸爸,我想请您下午务必在家,接待一位可能会很重要的客人。”

“他是谁?”

“一个与你的女儿未来戚戚相关的人。”

“噢,真是太让我吃惊了!”温德尔伯爵愣了一会儿,他伸手摘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又搓了搓被压疼的鼻梁,露出一个颇显苦恼的表情,“告诉我,朱莉,你是想告诉你可怜的父亲,在你踏入社交界的几个月后,就有一个可恶的年轻人要从我的手中把你抢走了吗?”

“爸爸!”朱丽叶有些着恼地看着他。

温德尔伯爵碧蓝色的眼睛和朱丽叶极为相像,也因为这双富有感情的眼睛使他看起来就像一位态度和蔼的绅士。

“好吧。”温德尔伯爵有些赌气地将笔搁在了桌上,甚至连面前正在签署的文件都不愿意看了,“虽然我愿意相信你,亲爱的朱莉,可至少你该告诉我是哪一个……”

“爸爸爸爸爸爸……”朱丽叶高兴起来,她轻快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到大桌子后拥抱了温德尔伯爵,“你就等着好吗?我保证,你的女儿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你看不上的人跑到你面前让你不快乐。”她满怀谢意地亲吻了他有些谢顶的圆脑袋,“让我读报给你听吧!你就躺在摇椅上,在温暖的阳光下闭上眼睛,好吗?”

“哦,那么,这享受还是托了某一个人的福?”温德尔伯爵不满地嘟囔道,“可别指望这样就能让我对他多出一哪怕一丁点儿的好感。”

朱丽叶微笑地看了他一眼,将羊毛毯展开盖在他的膝盖上,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替他念起报纸来。

不用带重重的眼镜,耳边听着朱丽叶悦耳的声音读着自己最爱的报纸,温德尔伯爵露出一个极为惬意的笑容。只可惜这样的时光并不是很久,管家进来打断了他们,因为格里菲夫人来访了。

她仅仅带着一个女仆就上门了。

会客厅门口,朱丽叶有些吃惊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格里菲夫人听到开门的声音,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怎么了,亲爱的……”

话还未说完,格里菲夫人听到朱丽叶的声音,立即像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甚至顾不上礼仪,抓着裙摆飞快地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朱丽叶的脖子,她将脸埋在朱丽叶的肩膀上,吐出的声音颤抖又小声,以致于朱丽叶不得不努力去听清她在说什么。

“天呐,我知道我这样来拜访你不符合礼仪,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甚至不能一个人独自待在一间屋子里——一件可怕的事情……是的可怕,羞耻……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没有人会想到——可它竟然发生了……”

朱丽叶没有阻止格里菲夫人的絮絮叨叨,她学着玛格丽特小姐哄她的样子,慢慢用手抚摸格里菲夫人的脊背,偶尔轻轻地拍打两下,让她冷静下来。尽管她内心同样焦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才会让这个可怜的姑娘,不顾仪态,不顾礼貌地躲到她这里颤抖着寻求安慰。

等格里菲夫人抬起头时,朱丽叶白裙子的肩窝处已经洇湿了一大片。

“哦。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格里菲夫人显然也发现了,她直接用手指去抹脸上的泪水,抽噎地道,“我不该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今天才会赶来伦敦,我原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和你一起分享幸福。哦……”她说着说着,泪水又控制不住地流下来,甚至顺着脸颊流进她的嘴巴里,她慌忙低下头,飞快又胡乱地擦拭着。

朱丽叶轻叹一声,从会客厅的柜子里拿出一叠干净的手帕递给她。

格里菲夫人直接捧着它们将脸埋在里面。

大概又过了一段时间,格里菲夫人才抬起头来,“谢谢你,朱莉。有你在旁边使我好过了些,”她的大眼睛周围一直到太阳穴都是红通通,浅色的睫毛粘在一起,头发也蓬松凌乱,十足地狼狈。

她们在沙发上坐下。

“我本不应该将这件事情告诉外人——朱莉,我不是说我拿你当外人,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意思是,家以外的人,毕竟家丑不外扬。可是我想到其中捣乱者的名声,哦,我能想象的到,这件丑闻大概也不会遮掩多久,就会从彭伯利飞快地传遍整个伦敦。”她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膝盖上的手,眼睛一直盯着它们纠结地交握在一起,甚至关节处因为用力有些发白,“这是一件丑闻。”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朱丽叶看得出她的纠结,便好心地道,“倘若不能说,乔治安娜,并不需要告诉我,我保证我们之间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影响。而你伤心的时候,依旧可以找我。”

“不,我不是顾忌你,我是顾忌我可怜的哥哥。”说到此处,格里菲夫人又哭了,她连忙用帕子捂住嘴。

她的脸色苍白,顶着大片不正常的红晕,看起来就像是快要晕过去似的,朱丽叶连忙起身从酒柜中拿出威士忌,倒了小半杯递给她。

格里菲夫人一口气将它喝干,又拍了拍胸膛,仿佛才让她好过点儿。

“我是来寻求你的帮助,”格里菲夫人急切地说道,“格里菲先生他本人在印度,我根本指望不上他。朱丽叶,我请求你能陪伴我……去一趟彭伯利。”

朱丽叶有些犹豫,她对彭伯利的回忆并不是很愉快,甚至有些抵触。

“哦,朱莉!”格里菲夫人看出来她的犹豫,她又看了看好友身上象征着纯洁的白裙子——它往往在婚礼上出现的频率更高,她有些退缩——却带着一种被抛弃似的可怜。

朱丽叶承认她被格里菲夫人打动了。

“我写封信。”她说,迅速地站起身,匆匆坐到桌前,随便撕了一张纸,飞快地写了一张便签。

“我觉得你该洗洗脸,乔治安娜。”她起身唤了唐娜进来,吩咐她替格里菲夫人整理仪容,紧接着又派人将便签送到乔伊斯卡尔先生在伦敦的住处,并使人告诉她亲爱的哥哥朱利安,希望他能抽出时间,送两位孤苦伶仃的女士一段路程。

事情在朱丽叶的吩咐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个钟头后,一切准备就绪,朱丽叶在踏上马车之前,吻了吻温德尔伯爵的脸。

“虽然你又离开我了,不过我知道这一次是暂时的,我突然很高兴你临时有了这样一个外出计划,我真希望能无限延长我见那个年轻人的时间,”温德尔伯爵道,他回吻了朱丽叶,“路上小心,宝贝。”接着,他又恶狠狠地威胁朱利安要尽到保护人的责任,并万分殷切地拜托玛格丽特小姐能照顾好两位年轻的女士。

“一定,请放心,先生。”玛格丽特小姐回答道。

尽管一路上有玛格丽特小姐的精心照顾,可朱丽叶到达彭伯利时,面色还像是生了一场大病。推拒格里菲夫人一再邀请,朱丽叶坚持住在了欧格登旅馆。

于是直到第二天,她才听闻了那个震惊整个德比郡的丑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