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38字数:174192

听到那则消息是在下午茶的时候。

朱丽叶和玛格丽特小姐坐在旅馆装饰古朴的休息大厅里,她们坐在墙边。朱丽叶戴了一顶紫罗兰色的帽子,黑j□j纱放下来遮住了她半张脸,这样时新的打扮引来了不少关注,不过比起露出她的脸蛋吸引目光,这样的关注好多了,因为它们大多来自于女性。

就在这时,她们听到来自隔桌的交谈。是两个上了年纪的夫人,她们离壁炉比较接近,穿着体面,面容保养得宜,用餐礼仪也端正,可这些并不能说明她们不乐衷于八卦。

那位穿着黑色大衣的女人照例开始了她下午茶的开场白,“嗨,亲爱的,你听说了吗?关于那个不幸的男人?”

“哦,你说辛思顿先生?是的,他不仅在银行投资失败,连爱情也一并输光了,那位世故的小姐——他正在追求的对象,立即答应了另一位求婚者,据说在下个月举行婚礼。”她的同伴以一种忧郁的语气感叹道,“我真替他感到不幸。”

“哦,是的。但我说的另有其人。”穿着黑大衣的夫人明白到了她发挥的时候,立即向同伴绘声绘色地描述起前几天在彭伯利发生的事情。

这真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让正常人都会为之羞愧的事情,以致于她们听到一半时,玛格丽特小姐要起身带着朱丽叶离开,却被她一把按下手臂。

“让我把它听完,亲爱的。”

玛格丽特小姐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看着朱丽叶,不过她厚着脸皮忽视了。

事情的主题是有关两个人的奸、情被撞破的经过,这两位主人公都是当地有名声的人,一位是彭伯利的女主人,一位则是彭伯利男主人的表兄。当两个人衣衫不整地被一个满脸是疮的人大叫地着吓出灌木丛时,正巧一位佃户在不远处经过目睹了这一幕,这个可怜的老实人恰巧是来彭伯利看望他在庄园做女佣的女儿,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出使人震惊的戏。

这个老实人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以致于那个满脸脓疮的人从他身边跑过去,飞奔出彭伯利的大门,他都不知道。

“真是使人震惊,”同伴吃惊地重复道,“天呐,我还记得彭伯利那位可敬的年轻人当年那桩令人吃惊的婚事!当时我就觉得不赞同,后来瞧瞧那个姑娘在伦敦宴会上出的洋相,好在她还有自知之明,再也不出现那种场合了。偏僻乡下来的姑娘们可没什么教养,她们接受的教育自由散漫,据说晚间还随意地外出!你瞧瞧,现在就出了这样可怕的事!那个可怜的年轻人该有多么伤心啊!”

那位夫人啧啧地摇摇头,难得说了一句公证话,“哦,亲爱的,你可不能以偏概全,乡下还是有不少可爱纯洁的姑娘的。只不过这一位——最令人吃惊的消息还不是这个,那个撞破这桩事情的可怕人物,竟然一路从村子里路过,大声说着那个女人的风流趣事,他自曝她们年轻时有那么一段,甚至还宣扬了那位夫人漂亮的黑眼睛,性感的双唇,还有让他觉得热烈的活泼性情!真是匪夷所思!”

“哦!天呐!天呐!”她的同伴只能用连连惊呼表达她的惊讶之情,“那个可怕的人物是谁?怎么会出现在彭伯利?”

“这更让人觉得羞愧了,那位满身是疮的疯子是那位夫人的妹夫!”

“真让人听不下去,这可真混乱……”她的同伴以一种抑郁的语气说道,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她熠熠发光的眼睛。

玛格丽特小姐站起身——她是一位真正的淑女,她忍无可忍地看着朱丽叶,温柔的嗓音里透着严肃,用一种强调的语气说,“我们出去散散步,亲爱的。”

满足了好奇心的朱丽叶有些心虚,她立刻站起身,挽上玛格丽特小姐的手臂。

然而,她们并没有得到安宁,整个乡间都在窃窃私语这件事情,甚至朱丽叶还听到了后续:那个满脸脓疮的疯子——现在朱丽叶知道他就是维克汉姆先生——没有人敢上来阻止这个浑身是疮的病人,于是他得意地宣扬了热闹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栽倒在地一动不动了,有个大胆的小伙子上前一看,原来这个可怜的疯子已经停止了呼吸,他睁着一双可怖的眼睛,看不清面目的脸上还带着扭曲的疯狂和报复的快意。

“……那儿,他就躺在那儿,天呐,这辈子我都没遇过这么疯狂的事情!”一个女人夸张地指着一块儿草地对同伴说道。

“可怜的达西先生,我真是没有遇见过比他还好的人了,可是上天怎么会让他遭受这样的不幸?”这是佃户或者农夫在同情被无辜卷入这件丑闻的男主人。

看着朱丽叶不自觉竖起的耳朵,玛格丽特小姐意识到她不会有机会在这样的氛围下教育她什么,于是她再也没有什么心情再散步了,她要求回到旅馆去。

可是她没想到旅馆里也有一个让她操心的年轻人。

朱利安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迎上来,他说道,“你们准会对我将要说的话题感到惊讶,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熟人!菲茨威廉上校……”

“朱利安!”玛格丽特小姐终于失控尖叫道,“你对你妹妹说这样的事情像话吗!”

“喔?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朱利安抓了抓手中的帽子,“我以为这是让我亲爱的妹妹认清一些事实……”他看着玛格丽特小姐青黑的脸,咽下要说的话,立即举起双手,“好的,好的,尊敬的小姐,我保持沉默,发誓坚决不对朱丽叶提起这件事情的一个字……”

朱丽叶默默地瞅了一眼玛格丽特小姐,迅速低下头。

这个时候,她和朱利安这对兄妹的神情极为相似,十足认错的模样,简直不知让玛格丽特小姐说什么才好。

“我想,我们可以收拾收拾立刻赶回伦敦去。”最终,玛格丽特小姐以斩钉截铁地态度说道,“我会亲自给格里菲夫人写一封信,我们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我不能担着朱丽叶的名誉待在这个满是流言蜚语的地方,她会体谅我们的。她既然回到了家里,应该不会缺少家人的陪伴,我们即使在这里也不能为她多做什么。”

朱利安偷偷瞥了一眼妹妹,示意她立刻答应。

朱丽叶听话地回到房间,不过她还是征求了玛格丽特小姐的用意,留了一封信给格里菲夫人,并说会留下几个能干可信的男仆,以供她或许需要的时候驱使。

就这样,他们急匆匆地来,又急匆匆地走,没有激起半点波澜,可朱丽叶丝毫不知道,远在伦敦,她自己却卷入了一道传闻中。

他们在路上的第二天,朱利安就收到了家中男仆送来的信,他撕开封口的火漆,阅读了几分钟后,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不过,只一小会儿后,他立刻像没事儿似的,将信卷成一团塞到上衣的口袋里,甚至没有让旁人察觉到他的异常。

只是在当晚朱丽叶睡着后,他敲响了玛格丽特小姐的房门。那时玛格丽特小姐已经戴上了睡帽,在床头昏暗的灯光下阅读一本诗集。

“哦,非常冒昧,”朱利安看到她头顶着圆圆的还带着花边的睡帽,架着一副可笑的圆眼镜前来开门,竟没有像玛格丽特小姐以他一惯的性格所推测的那样笑出声,他严肃地说道,“不过,玛格丽特小姐,您一直陪伴着朱丽叶,我想,您可否听说过——她和这位年轻人订下婚约?——我从我父亲那里知道有这么个人,并且他的确有些猜测,但我们都不能肯定确有其事。”说着,他递过一封有些皱巴巴的信纸。

玛格丽特小姐立即吃了一惊,她让出位置,以便让朱利安进来。她拿着信纸,凑到灯光下,细细地读了一遍,脸色立刻变了。

“天呐……”她捂着嘴巴,眼睛中闪烁起泪光。

朱利安立即明白了,同她妹妹的订婚的确确实实正是信中所说的那个年轻人。他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正是令人难以相信,玛格丽特小姐您竟然知道这件事。我以为,和男人互相来往这种事情,至少应该在我的看护下进行……”

“很抱歉……”玛格丽特小姐难过说,她确实过于自大了,“我根本没有想到,从伦敦出发的那一天,原本就是他该来拜访的日子……”

“可是他却干了一件全伦敦都在耻笑的事情!”朱利安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父亲要我们立即带着朱丽叶返回伦敦,她这几天没有在舞会上出现,就像隐隐证实了这条传闻似的。我们要立刻回去,高调回伦敦,并且记住朱丽叶没有和任何人订婚!所以,她必须明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是您和她说,还是由我来?”

“我真希望我有足够的勇气能和她说起这件事。”玛格丽特小姐伤心地摘下眼镜,擦了擦泪眼。

“那我……”

“不,还是由我来吧,”玛格丽特小姐坚定地道,“你是个好哥哥,朱利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