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38字数:174192

朱丽叶随意地将手交叠搁在膝上,腰背坐得直而不僵,整个人从上到下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道优美的风景。任是由谁看来,都知道这是一个教养十分好的姑娘,无形之中就给彭伯利会客厅的女士们带来一点压力,尤其是坐在她身边身子越来越僵硬地凯瑟琳贝内特。

女主人伊丽莎白有些不自在地动动挺得有些酸痛的腰背,给自家四妹递过一个略显同情的眼神,然后扯起一抹微笑,主动打破安静,侧头对一旁的菲茨威廉上校找到一句话题道,“亲爱的吉姆,离上次见你已经过去两年了,你可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潇洒!一个人!”

吉姆菲茨威廉正有些吃惊于斯托克小姐的美貌,一路行来,在朱利安对妹妹的极度保护下他从来没见过朱丽叶斯托克,而且他也没有在意——他不是没有打过斯托克家女儿的主意,可是见识过朱利安的妹控程度后,他很轻易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再加上从朱利安斯托克偶尔的只言片语中,他将朱丽叶勾勒成一个体弱多病,面色苍白的娇小姐,不由有些敬而远之,就算斯托克家的贵族头衔和巨大的财产再令人眼馋,他也不会娶一个只会令自己受罪的妻子。因此他竟是不知道,朱丽叶其实是这样一个面色红润的大美人!这份震惊再加上心里隐隐约约的懊悔使他不由张口喊出,“斯托克小姐——”他的话才冲出口,就看见对面朱丽叶有些诧异地抬起眼睫看了他一眼。

被忽略了的伊丽莎白笑容微顿,有些尴尬地拨弄了两下手套,随即又语气活泼地自嘲道,“当然啦!在像斯托克小姐这样的美人面前,我这样的已婚妇人自是要倒退一射之地。”

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吉姆菲茨威廉连忙道歉并恭维她道,“达西夫人您太过谦虚了!像您这样的人,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都是一颗闪耀的明珠,无人能替代您的倩影。”

朱丽叶也极为客气地跟着菲茨威廉恭维了几句达西夫人的机智美貌。

“你们真是太抬举我了。”

菲茨威廉上校见伊丽莎白嘴角有露出了欢欣的笑容,便故作风趣地挤了挤眼角,“不,完全不是抬举,想必这条真理达西才是最了解的。”

伊丽莎白的微笑不受控制地寡淡了起来,她飞快地睃了一眼正立在落地窗前同客人说话的达西,努力压抑心头涌上来的烦躁和失落,敷衍地继续同在座的客人聊了一会儿,便起身接待起别的来客——受邀来彭伯利庄园参加晚宴的客人也陆陆续续地到了。

——————晚宴的分割线——————

彭伯利庄园的大厅大而华丽,明亮的灯光将富丽的壁顶照耀得清清楚楚,在跳过两场舞后,朱丽叶以累了为借口婉拒了接下来邀舞的绅士,坐在偏僻的一隅,顺便逃离了前来搭话的夫人和小姐,先是观赏了一会儿大厅天花板上的壁画,一个个胖乎乎的果着身子的小天使,垂眸温柔充满母性光辉的妇人,和边沿纯金的雕花,在心底暗暗和布兰得利做了比较之后,又饶有兴致地观察起舞会上的人物。

朱丽叶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家兄长。朱利安斯托克没有跳舞,他被围在一群人当中,脸上挂着和善得体的笑容与众人交谈,他出生富裕的贵族家庭,是温德尔伯爵的长子,不仅可以继承爵位,本人也是年轻有为,才二十四岁已然受封上校。近日才从部队光荣回来的朱利安斯托克无疑是整个上流社会最受欢迎的人之一—最重要的,他还是单身,尤其是受上了年纪爱做媒的夫人和年轻爱做梦的小姐的欢迎。

而宴会的主人,朱丽叶找寻了一番才在人群里看见了与菲茨威廉上校交谈的伊丽莎白达西夫人,她神情很愉悦,看得出来十分健谈,不时被菲茨威廉上校逗得大笑,露出极为整齐雪白的牙齿。

而男主人达西先生,朱丽叶则在离自己不远处瞅见了。他握着一只酒杯,正与他身边一位大腹便便的有些谢顶的男士交谈,他衣饰简单,白色的高围领外毫无装饰,板着面容,看上去极为冷清,与整个热闹的宴会有些格格不入。

说老实话,与95版P&P中那个性感漂亮的达西先生相比,眼前的这个达西令曾经也花痴过科林费斯的朱丽叶内心有些失望。

年届三十的达西先生与爱说爱笑的达西夫人相比颇露老态,他很瘦,枯瘦的脸颊就算不笑,也已经能很明显地看出他的法令纹。更叫人万分惊奇的是他的面色也不太好,苍白无血色,除了一双浓眉能给他增添点精神外,整个人都十分颓唐和落魄。至于他深邃而又迷人的眼睛,恕朱丽叶眼拙,她暂时还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在男主人脸上停留了太久,朱丽叶忙移开眼神,将注意力转移到大厅中央正在跳舞的人们身上。

菲茨威廉达西并不是一个感觉迟钝的人,他敏感地察觉到方才有人仿佛正拿着放大镜一寸一寸地打量自己,直到这种令人不虞的感觉消去,达西才微微移了眼神,就看见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姑娘,坐在角落红木圆桌边的扶手椅子上,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肘搭着高扶手,体态优美,只可惜脸上透露出的神情显示出这个姑娘此刻觉得无聊和无所事事。

尽管见识过贝内特家有名的美人——无论是温柔的宾利夫人还是美艳的维克汉姆夫人,达西还是觉得眼前这个略显孩子气的姑娘漂亮得有些晃眼,他扫了一眼,立即把这位姑娘和场中那位炙手可热的年轻人联系到了一块儿。

想起带着这两位客人而来的吉姆菲茨威廉一向的愿望,达西自作主张地一瞬间“明了”这位表弟的目标。

出于对未来表弟媳的礼貌,达西先生在朱丽叶视线再次转移过来的时候,礼貌却不失冷淡地微微点了点下颔。

十几年训练下来的习惯使内心惊呆了和尴尬得要命的朱丽叶面无表情地回了一个礼。殊不知,正是这样冷冰冰的表情使达西因她先前不礼貌的视线而来的不虞消去了些。

达西自认为观察地不错,果然过了不久,一身红制服的菲茨威廉上校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斯托克小姐,热切地邀请她与他跳一支舞。

朱丽叶觉得自己也不好再装作壁花,免得别人觉得自己太过清高不合群,便同意地将手搭在了菲茨威廉上校的手心里。

菲茨威廉上校是一个十分健谈的人,一场愉悦的小圆舞曲下来,两人之间竟毫无冷场,他总能找到愉快的话题,甚至朱丽叶身上这袭从法国定制的长裙也叫他发表了一番看法。

“亲爱的斯托克小姐,我不得不说,一路上我错过了许多好时光!”最后趁着最后一个旋转,菲茨威廉上校极快地握住朱丽叶的手,在音乐的尾声中给了她一个的吻手礼。

朱丽叶挽着菲茨威廉上校的胳膊刚刚走出舞池,就遇上了无时无刻都抽出时间关注妹妹的朱利安和女主人伊丽莎白。

她正笑容满面地微侧着脸和朱利安说着什么,那双活泼会说话的黑眼睛却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向两人看过来。朱利安虽然脸上还带着微笑,可朱丽叶已经看出来兄长的眼神里已透出微微的恼意。

见此,朱丽叶默不作声地将手从菲茨威廉的胳膊里抽了出来。

不过还不等达西夫人开口说出打趣的话,达西先生已经大步走来,彭伯利的女管家雷诺兹夫人小步地跟在他身后。

“各位,抱歉,”达西先生阴沉着脸,他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夫人,冲着众人微微颔首,歉意道,“我恐怕有些事情需要我的夫人来处理一下。”

“啊,没有关系,请便。”朱利安立刻说道。

朱丽叶看见伊丽莎白扫了一眼垂手恭敬站在达西先生身后的雷诺兹夫人一眼,脸上的笑容便像年代久远已开始脱落的壁画,已经挂不住了。

菲茨威廉上校表示亲爱的表哥完全可以消失一会儿先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不需要顾虑他们。

伊丽莎白尽管有些狐疑,却仍是匆匆朝众人行了一礼就跟随着自己的丈夫往门口走去。朱丽叶顺着她的背影往前看去,只看到一个穿着夸张,身形窈窕的高个女郎在门口刚刚解下围在头上色彩艳丽的头巾,想要往大厅里来,就被一个女仆拉住,带进了大厅边上的小门。

过了一会儿,伊丽莎白和达西一前一后都进入了那扇黑色的雕花小门。

“又是他们!达西真是干了件蠢事!”

朱丽叶听见菲茨威廉喉咙里低低地咕咙了一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