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0字数:174192

“喔,”安布尔夫人停顿了一下,似乎觉得不该让场面继续冷下去,她侧身向因为害羞显得格外动人的伊拉说道,“柯雷尔小姐一定想当面同达西先生道个谢——因为他对你的画所做出的赞美。要知道达西先生的赞美比任何人都具有说服力。”

伊拉柯雷尔在安布尔夫人隐隐地鼓励下,从母亲的身后露出整张脸,她行了一个礼,声音带点儿小颤抖地向达西道了谢。

伊拉柯雷尔是一个容貌秀美的姑娘,浅褐色的头发和琥珀般的眼睛都让她显得格外纯真柔美,就像湖畔刚刚发出嫩芽的新柳。

达西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原因无他,眼前这个姑娘乍一看同乔治安娜有点相似——不过细看之下还是差远了,乔治安娜远远比她有气质得多。

他这一眼,让人觉得他似乎被伊拉吸引了一秒。柯雷尔夫人甚至露出了欢欣的笑容。

安布尔夫人心里隐隐觉得遗憾,她其实并不太看好伊拉与眼前这个年轻人,伊拉性格过于内向,不善与人交流;而达西先生的眼神过于深沉内敛,让人不太容易看透,想必是父母早逝的缘故,这在安布尔夫人的眼里就是缺少活力,两个人的相处必定沉闷。再加上是刚刚才过去的离婚风波,又让她觉得达西先生未必是一个肯安心过平静日子的人——这对踏入婚姻的年轻姑娘来说最致命。

可是架不住柯雷尔夫人看上了他。达西先生刚刚拥有男爵的头衔,勉强能算是一位身份一流高贵的人物,并且还家财万贯——这对孤儿寡母的柯雷尔夫人母女来说远远比华而不实的贵族头衔强多了。而且他还年纪轻轻,虽然有过一次婚姻,但没有儿子——完全不会给将来的妻子造成什么坏影响。

柯雷尔夫人虽然相貌纯真,可性子并非纯净地不食人间烟火,她只有一个女儿,丈夫留下的财产她只能继承三分之一——在每年只有很少的进项下,柯雷尔家的生活已经颇为捉襟见肘,毕竟她要为伊拉存上她的嫁妆。

“真是太棒了。”柯雷尔夫人暗暗地想,显然她觉得既然达西第一眼能对伊拉有印象,那么接下来好办多了。

果然,安布尔夫人顺理成章地介绍了达西的身份,又请求他多讲讲德比郡的风土人情。朱丽叶的身份明显是安布尔夫人怕伊拉过于尴尬而参与谈话的未婚姑娘。参加沙龙的另外几个客人都是安布尔夫人的老朋友了,他们知道安布尔夫人的沙龙大多时候是派上什么用场,因此当看到安布尔夫人的重头戏所在,他们便知趣地在别墅里大厅里找到他们的自己的兴趣——安布尔夫人总是很贴心。

事实上,这几个人的谈话进行地很吃力,大多时候是安布尔夫人的声音不停地在做出某个提议——这让她自己都有些尴尬,然后柯雷尔夫人不迭地应和,偶尔达西低沉地说上几句,伊拉的声音根本就听不到,无论柯雷尔夫人多么焦急地冲她使眼色,这个可怜的姑娘脸都快憋红了,只能挤出蚊子哼哼似的声音——她实在太清楚自己出现在沙龙上的目的,可正是因为这样,面对眼前的男人时,她才更加紧张。

终于话题在谈论到达西的彭伯利时,出现了转折,情形是这样的:

安布尔夫人以一种雀跃的语气对伊拉说道,“亲爱的,你还不算见识过德比郡最美的地方,”她看了一眼达西,对他脸上一直维持着的冷淡表情感到有些头疼,不过仍是硬着头皮道,“彭伯利可是有着全国最美丽的森林!”

“斯托克小姐曾在彭伯利做客过一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机会知道您对彭伯利的看法,”达西突然开口,“您是否也认为彭伯利的森林名副其实? ”

听到自己的名字,正在偷偷神游的朱丽叶默默地将发散的思绪收拢回来,她顶着安布尔夫人惊诧地眼光看了达西一眼,随即她有些牙疼地觉得此刻那双看着她的黑眼睛里分分明明闪烁着一种名为“报复”的光彩——大概是为她先前表现出了太明显的看戏神色。

达西一直都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还没有察觉出安布尔夫人的用意——并非不受欢迎,只是他觉得自己在离婚过后紧接着谈婚论嫁未免有些太急促,他还没做好准备。

“那几天一直在下雨,先生,很遗憾我浪费了欣赏它的机会。”面对着众人看过来的目光,朱丽叶顿觉芒刺在背,却不得不回答他的问题。

其实话题到此,安布尔夫人也知道再进行下去或许没有了意义,因为双方都没有表现出积极性。

“柯雷尔小姐太害羞了,可她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沙龙散场后,安布尔夫人不免对自己今天的一场徒劳有些抱怨,“她既然已经确定好目标,在条件都为之创造好的情况下,她应该主动点儿。”

“这大概是她天生的性格,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害羞纯真的性格,才能使她全心全意地沉浸在画作里。”朱丽叶道,此时壁炉上的画还没有被取下,她仰着头又欣赏了一番,“不得不说柯雷尔小姐十分忠实于细节。”

“不管男人自己是否有活力,但他一定不愿意娶一个连对自己说话都害羞的女人做妻子,”安布尔夫人将手中的骨瓷杯放下,坐直了身体,看向朱丽叶,“你对达西先生怎么看,亲爱的?”

“我?”朱丽叶吃了一惊,回过头看着安布尔夫人。

“没错,”安布尔夫人似乎没有看到她脸上的惊诧似的,她深灰色的眼睛显得很平静,仿佛像要听朱丽叶讲述一个故事,“我觉得……你们之间,”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摸了摸脖子,若有所思地继续道,“大概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交集。”她抬起眼睛,紧盯着朱丽叶,仿佛想从她的举止中探出一丝答案。

“你真敏锐,亲爱的姨妈,”朱丽叶后背紧绷,她明白一味的否认在安布尔姨妈面前是不管用的,既然她已经察觉,你必定要给个令她觉得满意的答案,于是她将自己不小心偷听到达西与他前任夫人的谈话说了一通。

安布尔夫人不置可否,“那他看来的确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是一个头脑冷静的聪明人。”她难得地开了一个玩笑,“大约伊拉柯雷尔小姐的确适合他——他恐怕会对性格活泼的妻子望而却步了。”

朱丽叶暗松一口气——但是还为时太早。

“亲爱的朱莉,姑娘家总会对那些在困境中向自己伸出手的人产生一些除了感激之情以外的……好感,”安布尔夫人说得很慢,仿佛在强调又仿佛是在思考,“但我想你知道,这种感觉往往是一种错觉,并不是那么可靠。”

“噢!”朱丽叶吃了一惊,她有些懊恼地看着安布尔夫人道,“我并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这件事呢?这会让我觉得你心虚!”安布尔夫人严肃地道,“你父亲已经明明白白地在信中告诉过我流言平息后你又做了件什么样的蠢事,我并没有批评你是因为紧接着朱利安就向我来求情,他说你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恳求我不要在这件事上继续让你伤心了——可是这不代表你能忽略这件事情!你为什么不同我说呢?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爱撒谎的姑娘,那么是因为达西先生在其中发挥出的作用让你不好提及?——作为感谢这位可敬的年轻人,我可以将他引进最上流的贵族圈子,可以给他介绍最温柔的新娘,但不代表我乐意我亲爱的外甥女跳进他的婚姻陷阱!”

“您大可以明明白白地问我,何必这样试探?我确实是单单不愿意提起那件事情。”朱丽叶委屈地皱了皱鼻子,“事实上是您想太多了,姨妈,他只是一个相对熟悉的人而已——我很感激他,可我并没有对他产生那种感情。还有达西先生绝不是设置什么陷阱的卑鄙人物。”

“就算现在没有,可今晚你和他的互动未免太多了!比伊拉柯雷尔都多!你看见那可怜姑娘瞧你的眼神了吗?”安布尔夫人声音愈发严厉。

朱丽叶委屈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明白今天是和达西多说了两句话,可她自认这并没有超出正常礼仪的范围,她伸手快速地抹了一下眼角,不乐意地咕哝道,“人家还没有看上她呢!我多说了两句话她有什么不乐意的!”

话音刚落,她立即明白自己说了一句极为失礼的话,不等安布尔夫人出声,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似的,连看都没敢看安布尔夫人一眼,刷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奔上楼了。

只留下安布尔夫人又觉生气又觉好笑。

第二日一早,安布尔夫人的女管家平克尔顿夫人将女主人最爱的早餐端进房里,她脸上显然带着十分意外的表情,“早安,夫人,您可真想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朱丽叶早上回家了?”安布尔夫人漫不经心地压了压耳旁的有些泛银灰色的头发——曾经它们是和朱丽叶的头发如出一辙的灿烂金色,她瞥了一眼平克尔顿夫人,笑道,“这姑娘一大早上动静那么大,甚至在我房间的门口叫人安排马车,我会听不到?”

平克尔顿夫人立即笑道,“我真是难得看到朱丽叶任性的样子。”她有些回忆地道,“大概还是在她小的时候偶尔会因为说不出完整的长句子和朱利安闹别扭。”

“她在布兰得利任性的时候多了去了,你要看可以去斯托克家去看,”安布尔夫人道,“我可以给你写封介绍信。”

平克尔顿夫人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故意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夫人。”

安布尔夫人随即有些不乐意了,“人人都当布兰得利是个好地方。那两个孩子一听到我这里来,就不高兴,好像我这儿有什么能吃了他们似的。我让他们守规矩,难道不是为了他们能有一个好名声?又不是让他们连笑都不笑。还有老斯托克也是!什么坏事都让我来干,他倒好,扮了慈父那么多年。”她咬了一口蛋白甜饼,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以后我也要摞担子了,由着老斯托克心烦去吧!总觉得伦敦不再适合我了,我需要到乡下呼吸新鲜的空气,小雏菊空了那么多年,也该回去住一住。可在乡下,还是需要年轻姑娘和小伙的笑声,才不显得空荡荡,你觉得让朱丽叶和朱利安来陪着我怎么样?以后还有他们的孩子,围着小雏菊又笑又闹的模样才让我觉得没有白活这一回。”

“真美好。”平克尔顿夫人喃喃地道,“不过既然如此,您也该耐心和蔼地对朱丽叶,又何必要惹她不高兴?既然您能邀请那位达加布尔男爵进沙龙,这代表您认可了他,就算朱丽叶……”

“因为时间不对,”安布尔夫人打断她,“今年这位男爵先生在社交圈未免太过招摇了,倘若他现在就结了婚,和朱丽叶,那么总会有些不堪的谣言,譬如他们在男爵离婚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能让朱丽叶遭受到一星半点这样的猜测。”

“那那位柯雷尔小姐呢?”

“她远远没有朱丽叶优秀,完全不会有人因为嫉妒中伤她。”安布尔夫人极为傲慢地道。

平克尔顿夫人在一旁无奈地笑,或许这才是安布尔夫人真正的模样。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