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3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2字数:174192

朱丽叶从安布尔夫人的别墅里不告而别,不代表她听不进安布尔夫人的话——尽管她为安布尔姨妈并没有写信来斥责她感到不安,她也不知道安布尔姨妈会不会发现她藏在沙发坐垫下幼稚的控告信——她真的是委屈透了。

她此刻正挽着玛格丽特小姐的胳膊站在国王陛下歌剧院的门口寻找自家的马车,夜晚的风带来一丝凉意,她不由缩了缩肩膀,才懊恼地发现披肩落在了剧院二楼的包厢里。

玛格丽特小姐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天气晚上还凉得厉害,你找一个避风的地方等着我,哦,但愿不要叫那些打扫包厢的人捡走。”她抱怨了一句,匆匆地返回剧院里去取。

朱丽叶抱了抱肩,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春衫,衣裙仿佛在夜风中侵透了凉意,贴在皮肤上,让她凉得有些哆嗦,于是她踮起脚尖,在剧院门口一众马车的灯火闪烁中想找到自家的马车,好上去躲一躲不时吹拂的冷风。

当她的视线从一辆马车上挪开时,她见到了导致她和安布尔夫人不愉快的话题人物。

达西先生戴了一顶时髦的礼帽,少有地在高围领外装饰了丝巾领花,他似乎也在寻找马车,不过他看到了正站在阶梯上的朱丽叶,于是将帽子摘下,正准备打个招呼——朱丽叶立即转过身。

“真是疯了。”朱丽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不由有些愤愤地自言自语,“我有什么好心虚的。”为了证明这一点,她又转过头去,叫人吃惊的是,达西先生正在原地注视着她——面色绝对称不上好看,朱丽叶立即避开视线。

隔着台阶上台阶下这么一段距离,朱丽叶都能看清他嘴唇紧抿出的严肃线条还有那双在灯光下愈发黑黝黝的眼睛。

“他太吓人了,”朱丽叶自我安慰,“任是谁都会被吓一跳的,既然伊拉柯雷尔中意他,免得让她和安布尔姨妈误会,当作没看见虽然不礼貌了些,但绝对合情合理。”

但为了避免站在这里被两束刺人的目光盯着,朱丽叶立即决定往剧院里走。

没走了几步,就遇到取了披肩返回的玛格丽特小姐,她匆匆将手中的披肩搭在朱丽叶的肩膀上。

“亲爱的,还冷不冷?”一边说着,一边她的视线朝朱丽叶后张望。

“怎么了?”朱丽叶有些心虚地问,她依旧没有回头看。

“我们的马车来了。”玛格丽特小姐道。

“哦,是的。”朱丽叶回头,她装作不经意地扫过某个地方,原先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她微不可闻地舒了一口气。

当事情有了一次后,似乎接下来就自然多了,在舞会上,又一次对达西装作视而不见远远地避开后,有一个人站到了她身边。

起先朱丽叶并没有在意,她正专注着将一块奶油布丁夹到自己的盘子里,直到一种有些奇怪的吭哧吭哧地喘气声在她身边响起,吓了她一跳。

“哦,你好……屈维斯先生。”她努力克制自己的笑意,向来人打了一个招呼。

屈维斯先生是一个相当肥胖的年轻人,他此刻将自己憋得面红耳赤,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候向朱丽叶打一声招呼。

“斯托克小姐,我能请你赏光跳个舞吗?”他紧接着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布丁,有些笨拙地补充道,“在……在你吃完布丁之后。”

朱丽叶当然不可能在他的注视下安心吃完这个布丁,她略带遗憾地将它放到长桌上,正巧一舞终结,她只好将手伸给他,“现在就可以,屈维斯先生。”

屈维斯先生一根的手指头抵得上朱丽叶的两根,手掌心还带着潮湿,朱丽叶隔着一层薄薄的丝手套都能感觉得到,软黏得有些让人腻味。

他的大腹便便让他的动作无法灵巧,在和舞伴来回穿梭互换位置时,他总是会用自己粗壮的胳膊将其他跳舞的人撞一个趔趄,惹来抱怨的眼神无数。

朱丽叶觉得自己脸上恐怕和屈维斯先生一样,都涨成紫红色了,好不容易到一曲终了,她克制自己立刻跳开的心情,向他匆匆一礼后,就去找她先前错误抛下的奶油布丁。

“你打算将你的未来交给那个肥猪来主宰么,亲爱的朱丽叶?”乔伊斯卡尔捏着一只酒杯,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倾睨着她。

“我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刻薄,卡尔先生。”朱丽叶脸上还带着红晕,表情却已经冷淡下来,“只是一场舞而已,没有你联想得那么多。”

“这可难说。”乔伊斯看向人群中,屈维斯先生显然极为兴奋,那双挤在肥肉里的小眼睛闪烁着光彩,还不时地朝这边张望,他有些厌恶地移开眼,“屈维斯先生刚刚死了父亲,继承了一大笔遗产,身家丰厚的年轻人。不过……”他突然凑近朱丽叶的耳边,“我的好女孩,别被他笨拙老实的外表给骗了,你绝想不到他在女人上有多精通。”他直起身子,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用装模作样的语气说,“……睁大你的眼睛。”

“谢谢你的好意,卡尔。”朱丽叶心里顿时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恶心感,她匆匆低下头,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不过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列丁小姐的表情就像是仿佛要吃了你,或者是我?”

“不用管她,如果她能顾忌到她可怜的父亲,她对我的恨意就不会占了理智的上风,选择在这样的场合发疯。”乔伊斯的声音提到埃莉诺似乎有些疲惫,话虽如此说,但他还是很快地放下酒杯,从朱丽叶身边走开了。

朱丽叶自嘲一笑。埃莉诺的恨意里夹杂的却是对乔伊斯卡尔的爱——或许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许列丁先生因为乔伊斯手中的把柄不得不把女儿嫁给他,可埃莉诺为什么也愿意呢?她爱着他,而他却一无所知,这真是叫人悲伤的故事。

她用力把自己的长手套拔下,刚刚沾了屈维斯先生的手汗,叫她觉得有些恶心,正当她找长桌上的湿手帕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拎起它将它递了过来。

“哦,”朱丽叶有些呆滞地看着来人,觉得自己避无可避,只好挤出一个干巴巴的假笑,“……乔治安娜还好吗?”

“她很好,”来人皱着眉头,简短地回答了一声,又继续道,“我想乔治安娜绝对不会忘记给她的密友写一封信告之她的去向,还是她的朋友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关心她?”

朱丽叶顿时尴尬万分,觉得放着点心的长桌边真是一个危险地带,她有些后悔因为想要逃离枯燥的话题从玛格丽特小姐的身边走开。

“很抱歉,达西先生。”朱丽叶有些狼狈地道,“乔治安娜确实已经告诉过我格里菲先生即将回国,她得和老格里菲夫人一道在庄园里等他。”

“你确实应该感到抱歉。”达西淡淡地说,“却是为你对我做出的奇怪反应——非常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对我有这样的态度,但如果不是你的追求者众多,”他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些挖苦,“我恐怕会高估自己,以为你是在玩贵族小姐常玩的把戏——对我欲擒故纵。”

朱丽叶目瞪口呆,她想了好一会儿,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缓缓道,“你说得没错,达西先生,这样做确实有点可笑。”

“不论你什么原因,小姐——我猜想你一定不会告诉我。”达西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指点了点桌面,他的目光转而注视着自己的手指,“我不习惯有人对我做出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当然,我并不是来谴责你,斯托克小姐,”他顿了顿,“我请您向安布尔夫人转达我的歉意,我恐怕不能参加她下次举办的沙龙,有一桩事情需要我马上离开伦敦。”

“噢……”朱丽叶不自然地拖长了尾音,她脑海中立即想到伊拉柯雷尔失望的样子,像一只惶惶不可终日的小绵羊,脸上不由浮现出一种遗憾混合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收起你的想象力。”达西毫不留情地道。

朱丽叶立即挣扎着把那段极带主观色彩,不礼貌的想象扔出脑海,她这才想起一件事——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和安布尔姨妈闹别扭的根源,立即道,“您不能自己同安布尔夫人说吗?她几乎每一天都会在家。”

闻言,达西忽然笑起来——这种极为孩子气的表情,朱丽叶简直不敢相信会在达西身上出现,可他确实笑了,虽然只是昙花一现,随后他板着脸,但语气相当愉快地道,“某一程度上,我的好奇心大概得到了缓解,如果这件事使你为难的话,斯托克小姐,我会亲自向安布尔夫人解释的。”

朱丽叶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愤愤叹了一口气,她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被大人宽宏大量的纵容着原谅了。她看了一眼一直到现在都无缘进入到口中的奶油布丁,想了想,为了避免在长桌旁再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她还是决定好意地放过它,回到玛格丽特小姐的身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