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38字数:174192

就在朱丽叶对每一天重复着的生活开始乏味了的时候,安布尔夫人的一封信拯救了她。她极难得在信中用温柔的笔触表示出她的歉意,并表示她们完全可以摆脱在伦敦的社交面具,在这样大好的季节里,将马车布置得舒舒服服,不赶时间地一起去乡下潇洒地游一转。

朱丽叶难以置信地将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哦,亲爱的,我可真佩服你,”朱利安装腔作势地道,“安布尔姨妈也叫你的魅力征服了!”

“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朱丽叶看着信问道,“我觉得我没有这个魄力回绝安布尔姨妈的提议,况且我确实觉得这个季节旅游不错,天气暖和和的,白天又那么长,正适合悠闲的过日子,而不是每天赶场去无聊的宴会,我觉得我的脚踝肿了。”

“正好顺便摆脱那个烦人的屈维斯先生!”朱利安道。

“你会和我一起去吗?”朱丽叶问。

“他当然不会,亲爱的朱莉。”温德尔伯爵从书房里探出头来,“朱利安!你已经二十四岁了!该为这个家担负责任了,为了让你妹妹能无忧无虑地玩上一辈子,请你立即到书房里来,看一看账单好吗?”

朱利安向朱丽叶耸耸肩,一摊双手,表示无可奈何。

平克尔顿夫人正在为安布尔夫人收拾行李,她一心决定退出伦敦这个舞台。

“您还没有给朱利安找一个合心意的姑娘,朱丽叶也十八岁了,到了该定亲的年纪,”平克尔顿夫人一边收拾,一边不解地道,“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正好能给他们提供可靠的建议,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要住到小雏菊呢?”

安布尔夫人正戴着一副夹鼻眼睛给她几个老朋友写信,她微微颔首,从眼镜上方探出深灰色的眼睛,看向她忠诚的老管家,“正是因为在伦敦待久了,看多了,亲爱的,我才发现,要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满意的对象是多么不容易。伦敦的圈子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可心的却没有几个。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想带着朱丽叶去乡下走走,你知道,总有几个可爱的年轻人,他们热爱宁静安详的乡间生活,也不愿意踏足这个越来越叫人失望的伦敦了。”

平克尔顿夫人默默无言。

“柯雷尔小姐的画作给她送回去了吗?”安布尔夫人问,她写完了最后一封信,正封好它放进托盘里。

“哦,是的。”平克尔顿夫人回答道,“那个可怜的母亲看上去十分沮丧,她看中的那位男爵突然离开伦敦显然让她觉得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还向我隐晦地询问是否知道男爵先生的去向。”

“在我看来,在那个年轻的男爵先生心中,理智和情感将无时无刻不在打架,”安布尔夫人评价道,“他就是一座沉默的火山,前段失败的婚姻只是让他暂时沉寂。他瞧不上柯雷尔小姐,原因无非是不喜欢她——沙龙上,可怜的伊拉都快急哭了,他也完全没有替她解围的行动,连绅士基本的怜香惜玉都没有。他或许很可靠,可是前提要永远打动他的心,若是他从来没有结过婚,他将会是一朵难以企及的高岭之花——从这点看,他的前任妻子真了不起。”安布尔夫人突然低声轻笑,“柯雷尔夫人恐怕得寻觅下一个合适的人选了。”

平克尔顿夫人也笑了,“柯雷尔夫人大概也需要像您一样,到乡间去找可人意的女婿。”

安布尔夫人轻轻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她侧耳听了听,起身站到窗前向下望去,微笑道,“我亲爱的外甥女来了,你觉得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平克尔顿夫人捂嘴轻笑,“好极了。”

因为是出发的前一天,所以朱丽叶按计划提前住到安布尔夫人的宅邸里,可是她看见了什么?

往常高贵大方的安布尔夫人今天的妆扮和任何一个乡间老夫人没有区别,她站在台阶上,戴着一顶圆圆的软帽,还有不显腰身的棉布裙子,灰色的丝外套,甚至她连夹鼻眼镜都没有取下。

朱丽叶迟疑地扶着马车门,有些疑惑地道,“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平克尔顿夫人顿时笑出声。

安布尔夫人不满地看了她一眼,“难道我这个样子不像一个亲切又可怜的,急需外甥女陪伴的老姨妈吗?”

“您完全不需要这样,”朱丽叶有些拘谨地看着她——她很不习惯安布尔夫人这样的形象,“我不知道您从哪里找到这一身衣服,但我觉得……我更喜欢原来的,本来的你。”

“真让人感动。”安布尔夫人匆匆说,她上前轻轻拍了拍朱丽叶手臂,“我也正觉得这身衣服让我不自在。好了,亲爱的,让我们好好休息一晚。”

只有平克尔顿夫人看出来安布尔夫人隐藏下的害羞。

马车从伦敦出发一路向英格兰北部行走,一直到凯布里亚的湖区,在那里消磨了大半个月才途径约克返回诺丁汉。

等她们到达诺丁汉的小雏菊时,天气已经到了九月份。

小雏菊庄园精致小巧,占地面积不算很大,完全同她的名字一样,灰白色的拱门和窗户上爬满了鲜花,她坐落在海里镇的尾巴上,占据着较高的地势,有自己的草坪,树林,还有湖水,并且还毗邻一个小村庄,。

安布尔夫人极为满意,觉得这样的乡间风景正和她的心意。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有没有遇到可心的小伙子足以配得上朱丽叶,这三个多月的行程让朱丽叶和安布尔姨妈之间建立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亲密关系,她们还能是彼此的朋友。

久遭人猜测的小雏菊庄园突然有了人气,让周围的邻居们都有些好奇,小地方通常故事都会流传的很迅速。很快,大家都知道这间漂亮的乡间小庄园里住进了一位高雅的夫人和一位漂亮的年轻小姐,后者往往是气氛高涨的根源。

朱丽叶陪同安布尔夫人去了镇里的教堂,参加了牧师夫人的下午茶会,每个人都带着淳朴的热情。

“这里和布兰得利不太一样,”晚上休息时,朱丽叶有些兴奋地同安布尔夫人说,“布兰得利太孤独了,她高高独矗在山上,遥遥望着山脚的村庄,可小雏菊这里很热闹!”三个多月的旅行让这个年轻姑娘晒黑了,这使她精致的面容粗糙了一点儿,却增添了一种喜闻乐见的生命力。

“热闹也有热闹带来的坏处,”安布尔夫人说,“小地方的可恶就在于,只要你在镇子里转上一圈,你就可以听到每一个人的故事。”

“危言耸听并不可取,亲爱的姨妈,”朱丽叶笑道,“不过我喜欢你这种语气说教。”她得意地郎声大笑了一声,在安布尔夫人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如果明天天气不错,我想骑马。牧师夫人是个热情人,她愿意借我一匹温顺的小母马。”

“那么,祝你玩得愉快。”安布尔夫人温和的道。

小雏菊的马厩里也该添上几匹温顺可爱的马了,安布尔夫人看着朱丽叶轻盈的背影暗暗地想。

第二天,天高气爽,十分契合朱丽叶的心意,牧师夫人准时地拜访了小雏菊,她是一个刚刚结婚不久的女士,秀丽迷人,年轻姑娘的活泼劲儿还没有在她身上消褪——用安布尔夫人的话来说,她还没有成长为一位牧师夫人应该有的模样。不过朱丽叶认为她这样就很好了。

她们一起走到距离小雏菊不远的公共草坪上,那里已经有两个年轻人骑在马上等着,看见她们遥遥地在马上脱帽致敬——都是镇上的居民,一位不久前才继承了爵士的贺顿先生,一位是海军少校。

“哦,我不知道他们也会来。”朱丽叶看了牧师夫人一眼,没想到会有这样两位年轻人。

艾米丽巴顿夫人冲她眨眨眼,“亲爱的,牧师先生得准备他的布道,可是我们总要一些骑士为我们保驾护航。”

牧师公馆的老车夫扶着朱丽叶坐在了马鞍上,她调整了一下宽檐帽的角度,挡住阳光,便握住了缰绳。

他们一行人的速度并不快,享受着迎面吹来清爽宜人的晨风,缓缓地穿过草坪。

“斯托克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打算在这里待上多久呢?”过了一会儿,贺顿爵士忍不住催马靠近朱丽叶。

“大概不会很久。”朱丽叶给出的回答让贺顿爵士以及另外一个竖耳倾听的年轻人一阵沮丧。

看出朱丽叶对两位年轻男士的冷淡,艾米丽巴顿聪明地转了转眼珠,十分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道,“嗨,前面就是普特赖斯村,我们直接走村子中经过,然后在到湖边绕上一圈怎么样?”

大家都没有意见。

然而,巧合的事情总会不期而遇。

当他们一行人已经走到村子的尽头时,艾米丽巴顿指着离村子里大路不远处的一幢乔治亚式的建筑道,“那可是普特赖斯村里的有钱人家,这一家人两年前才搬来布里奇,除了男主人有个妹妹十分不讨喜外,这一家人也算是难得的和善人啦!我还没见过这样大方的有钱人,普特赖斯村的村民若是有什么金钱上的难处求上门去,只要不遇上那家的小姐,绝对能解决。”她脸上难得露出与她身份相符合的悲悯,“可是有再多的钱财和善心也不能挽留一个可爱的小生命,老天实在太不长眼了……”

朱丽叶没有听清艾米丽在说什么,也没有顺着她的指引侧过头去欣赏那户不幸的人家。她的目光凝聚路的前方,那里正有两个渐渐靠近的人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