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7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39字数:174192

布里奇的房间不是很多,当初宾利看中它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它离德比郡比较近,宾利夫人为能住在靠近妹妹的地方而欣喜,并且这片地产没有限制继承权的困扰。有了这些足以让人满意的条件后,宾利并没有再考虑其他——比如剩下的空房只剩下两间,当来客人,或者将来再添丁时,一大堆的人该如何安置呢?

当然,现在宾利先生无需为此烦恼,他的客人只有达西先生一个。宾利小姐出于私心,把他暂住的房间安排在二楼走廊的最尽头,每当他的牛皮靴咚咚地踏在地板上,回响在走廊里,她有足够的时间和心机制造与他无时无刻不在偶遇的场景。

可惜这一次,宾利小姐眼巴巴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听到那脚步声越来越远,只能干坐在沙发上,将气撒向手中的诗集。

达西打开房门,瞧见他的床边的柜子上摆了几封信。他在床头坐下,随手翻了翻,发现除了一些账单和事务汇报之外,还有一封来自雷诺兹夫人的信。

他随手拆开信,发现信封中又掉出一封信。雷诺兹夫人表示彭伯利一切都如常,只有凯瑟琳夫人命人送来了这一封信,因为这位夫人曾经有一大段时间都未有信件寄到彭伯利,因此她怕信中写有什么重要事件,只好随信转寄到布里奇。

说实话,达西也有些好奇,他捡起掉落在地上信封,惊异地发现他不善于动笔的姨妈竟密密麻麻写了一整张信纸,不过从那娟秀整齐的字迹和一两处内容来看——必定是她口述并找人代写的——科林斯夫人很诚实地将凯瑟琳夫人的语气半分不落地记录在信纸上。

亲爱的达西:

我最亲爱的外甥,让我以极大的欣喜和骄傲来告诉你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我亲爱的安妮以她一贯坚强的性格勇敢地于前天晚上为布鲁克先生生下了一个健康强壮的男继承人。天呐,你不知道小布鲁克的小腿多有力!他一脚就蹬掉了他外婆的长柄眼镜!——科林斯夫人,我希望我说得每一句话都要完整真实地记下来,一个字不落!我不允许你私自进行润色,我担心以你的书信水平无法表达出我的意思。

布鲁克先生为此多么欣喜啊!他甚至当着众人的面亲吻了躺在床上的安妮——我真害羞,却又不知羞耻地为此感到高兴——你千万不要以为你的姨妈我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在那样令人兴奋的情形下,达西你会发现,任何有些失礼的举动都是被允许的。我可爱的安妮是多么坚强啊!你没有看到她脸上虚弱又满足的微笑,世界上简直没有人能比过她的美丽。

哦,在这样高兴的时刻,我都没有忘记你。看到人人欢欣的布鲁克大宅,我难免想到冷冷清清的彭伯利大厦。为了避免我们之间再次不愉快,我不想过多的把笔墨浪费在你那没有礼貌,缺少教养,无法无天,叫人讨厌的前妻身上——科林斯夫人,不要因为她是你的朋友,就略去这几个形容词——单单是这几个词语还不足以表达我对她的痛恨。

不过,想到你还能在有生之年迷途知返,大家都为你感到欣慰,现在迫在眉睫地一件事情就是彭伯利大厦还缺少一个继承人。布鲁克先生只比你大上一岁,你若努力,争取早日娶一个妻子——能给彭伯利以及我们大家脸上都能赠添光彩的妻子,你说不准还能赶上他此刻的意气风发。

亲爱的达西,我以极大的热心和真挚的关心替你相中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一位谈吐才华横溢,举止高雅大方的迷人淑女,连布鲁克先生也承认这位美丽的姑娘足以和你的彭伯利的相媲美。她出身高贵,祖上也同样曾经受到国王的封邑。

当然我还没有向那位姑娘透露出我对这件好事的想法,我担心你或许在哪个地方碰上一个姑娘,最后造成大家的不愉快——最好不要这么做,想一想你的彭伯利和年迈的雷诺兹夫人——她一大把年纪还要替你忠心耿耿管理庄园和教区的事务,只因为彭伯利缺少一位能干的女主人和女庇护人。

我言尽于此。

以热切地心情盼望你的回信,并希望能告知来罗新斯的准确时间,我得精心安排一场舞会,好让彭伯利多出一位众望所归的女主人。

愿上帝祝福你。

你的姨妈

达西面色平静地将信按原来的折痕叠起来,塞回了信封。他往后仰倒在柔软的被面上,目光空茫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空无一物的米黄色天花板让达西感觉到一阵难得地轻松,他闭上双眼,这些日子以来的一件件事情仿佛德比河潺潺的水流从他的脑海中静静淌过。那些曾经沉重的,使他心神疲惫不堪的思绪似乎已经不知不觉中淡忘,在渐渐覆上眼帘的睡意中,他似乎看见一道朦胧的不可捉摸的身影,于是他嘴角含着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这样的睡着的结果导致达西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微微有点头重脚轻,他坐在餐桌前自我安慰,虽然味蕾尝不到食物的美味,可鼻子也同样不需要遭受宾利小姐身上浓郁得有些过分的香水。

有关宾利的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达西决定给自己放几天假,思考一下凯瑟琳夫人在信中提到的问题——或许真的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午后,他巧妙地避开宾利小姐的视线,从布里奇走出来,沿着普特莱斯村的主要大道慢慢地散步。

阳光温暖,日光照耀下的一切都是那么安详无邪,当达西看到那个坐在草地上写生的人影时,他的眉毛不由自主地上扬起来,他依旧以缓慢地步伐走到她身后,想看一看她低着脑袋,在画板上涂抹什么。

“你挡着我的阳光了,先生。”然而朱丽叶头也未抬,达西能看到她弯下去纤细的脖颈,从高高在上的角度看过去,它干净又脆弱,仿佛昨天那一段路程中令他惊心动魄的活色生香都是幻觉。“你一来,我就感觉到凉飕飕的。如果你想炫耀你的身材高大,完全可以站到我面前来,不过我可能不大乐意见到您。”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懒散——一点也不尊重。

达西被她的态度给逗笑了,“是什么出卖了我?”他也在清新干净的草坪上席地而坐。

“投射到地上的影子,还有你出现在我眼角余光中的鞋尖——我有幸昨天近距离地见过它一回。”朱丽叶歪着脑袋,不过目光还没有从手中的画板上挪开。

“你的脚怎么样?”达西有些抱歉地问。

“只要不是让它负担太重,慢慢走路完全没有问题。是不是让你负罪感减轻了一点儿?”她反问道。

达西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不能好好说话吗?”他转头看了看朱丽叶,突然用怀疑的声调有些迟疑地问,“你……是不是在害羞?我发觉你一直没有抬头看我。”

话一出口,达西立即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朱丽叶的脸立即涨红了,她用力地转过头,碧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用恶狠狠地语气说道,“谁说我害羞了?就因为没有看你?那我现在看着你!你长得很好看,很漂亮!我看得目不转睛!”

明亮的太阳光线使她碧蓝色的眼睛透明清湛,水汽充沛地仿佛能看到德比郡河谷诱媚的景色。达西不免恍了一下神,又被她直言“夸赞”弄得神经紧张,哭笑不得。看着那张直逼眼前的精致面孔,他的呼吸不免有点加快,脑袋有些晕——也有可能是感冒的缘故。他偏了偏脑袋,这回是他先移开了目光。

“我知道你没有害羞。”他先妥协了。

朱丽叶气呼呼地转过头,拿着画笔用力地在画板上点了两下。

达西又默默地转过头来,“这幅画被你自己毁了。”

“我知道,反正我本来就是为了消磨时间,”朱丽叶斜瞄了他一眼,嘴唇微抿,似乎刚刚的恼羞成怒还有点意犹未尽,“是不是没有柯雷尔小姐画得漂亮?”

达西板起脸,“你不该拿别人的名声来胡闹,斯托克小姐!”

“我只是问一问,又没有别的意思,你为什么心虚?”朱丽叶小声嘟囔,不过倒底有些底气不足,飞快地睃了他一眼。

“你……”达西觉得他仿佛成了一只底部破了一个小洞的水罐,只要稍不注意,蓄满了的水就会从洞中汩汩地溜出来。他双肩微垂,无计可施,觉得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她的怒气似乎消散了。像孩子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斯托克小姐,你心血来潮的脾气十分不可取,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像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一样,并不是人人都能心怀仁慈性格宽宥。人总要学会抑制自己的情绪,自我克制——还有掌握说话的艺术。”

达西话音刚落,就看到朱丽叶以一种类似敬畏的眼神看着,“这是你的经验之谈,达西先生?”

“这不仅仅是经验之谈,斯托克小姐,这是每一个人必须都要掌握的课程。”

“您真是一位时时刻刻都严谨克制的绅士——可是对姑娘们来说,这多乏味啊——当然有些天生文静的好姑娘不会这么想。我承认,我有时是坏脾气,态度也不好,甚至举止算得上粗鲁,男孩子气。可是如果不让我找一个时机松散松散,那么,我就没办法在重要的场合冷静自持地维护我的淑女形象。更何况这里没有别人,”朱丽叶反驳道,她又用力地强调,“没有一个心胸狭窄,爱挑毛病,又爱弄舌的人。”说完,她看向达西,脸上的表情好像就在问,“你是吗?”

达西默了默,迅速道,“你这是歪理。”

朱丽叶哈哈一笑,灿烂的笑容就像是阳光在她细腻的皮肤上跳跃,“我以为歪得很有道理。达西先生,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正因为我对你表示了信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