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0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9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我不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但我这么相信——她应该是家中的长女。”安布尔夫人说。

“您猜得没错,据我所知宾利夫人确实是贝内特家的长女。”朱丽叶有些好奇,她紧挽着安布尔夫人的手臂,侧过头微笑道,“我不明白这和她可怜不可怜有什么关系。”

“她身上的气质。”安布尔夫人看了看四周,放低了声音道,“这往往是家中第一个孩子才会有的气质——他们常常协助大人做事,从小就有了能担负责任,照顾别人的能力。可这样的气质在婚后会被隐藏,而不是放大——除非她嫁了一个仍然需要她像孩子,像弟妹一样去照顾的丈夫——宾利先生是一个没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旁人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一点。”

朱丽叶努力去回想宾利先生的模样,除了他那一张仍然纯洁得像个男学生的脸,其他什么都没有给朱丽叶留下深刻的印象。

“然而这并非一无是处。”安布尔夫人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她看了看朱丽叶认真倾听的神情,笑了笑,“朱莉,这大概很能给你一点值得学习借鉴的经验——宾利夫人轻而易举地掌控了她的丈夫。不要低估了她这样的姑娘,往往她们温柔的外表下有着坚强的个性,这会使得她们在家庭贡献这方面作用的力量有时比男人还要大。”

朱丽叶忍不住笑了一下,“哦,姨妈,就算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承认事实就是如此。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像宾利先生那样的人做丈夫。这只是特例。”

“你说得有些道理,如果简宾利遇上的是达西先生,那么或许她只能做一个温顺服从的妻子——但世事并无绝对。掌控与被掌控从某一程度上来说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情。”安布尔夫人轻声道,“这就要看做妻子的是否有本事,善于利用自己的武器;也要看做丈夫的是否心甘情愿被诱惑。”

这时候他们已经接近了小雏菊,只要沿着环绕小山坡的小路转半个圈,就能看见它的正门,因此,朱丽叶不受拘束地笑出了声,“听你如此说,安布尔姨妈,婚姻是一场战争,是否幸福,权看对方有没有臣服。”

“哦,朱莉,你错了,”安布尔夫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就算你用你的容貌和智慧掌控了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而他也心甘情愿地臣服在你的裙下,我敢肯定你也不会幸福——除非你真心实意地爱上他的三层下巴和他被脂肪腐蚀得空空的脑袋!哦,见鬼!”她低低地抱怨了一句。

朱丽叶也相当震惊地看着屈维斯先生的马车停在小雏菊门口,而他本人手里拿着一把长柄雨伞,极有风度的摘下帽子朝着他们弯腰行礼——这场面相当危险,叫人怕那把细小的雨伞撑不住他的体重,使他呼溜呼溜地滚下来——没有人能阻止他庞大的身躯。

尽管这不速之客不受欢迎,可他还是乐呵呵地在下午茶时间再一次不请自来。

下午茶的地点设在小雏菊充满明媚阳光的花园。

“介意我加入你们吗?”肥胖给屈维斯先生带来的好处就是他的笑容无论怎样看,都带着一种愚蠢的憨气——这是一种很能令人放松的面具。

“您已经自己坐下来了,先生!”安布尔夫人毫不客气地说。

她心疼万分地看着自己精致小巧的扶手椅被塞进了屈维斯先生巨大的身躯,不堪重负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朱丽叶只能借着茶杯掩饰嘴角不礼貌的笑意。

“小姐,有您的一封信。”女仆莱蒂斯从花园外走来,她有些羞赧地将信封地给朱丽叶,“大概是早上取信的人太马虎了,我发现它掉在小路边上的花丛里。”

“哦,谢谢你,莱蒂斯。”朱丽叶瞥了一眼信封上的字迹,安布尔夫人发现她的脸色突然有些疑惑,“恐怕我得失陪一会儿,我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看一看这封信。”

“您随意,亲爱的斯托克小姐,不必顾虑我。”屈维斯先生极为殷勤地说道——安布尔夫人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她的不满。

朱丽叶绕过房子,走到花园的另一边,在花坛边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拆开信封——尽管信封上没有任何写信人的落款,可朱丽叶认出了属于乔伊斯卡尔的字迹。

她匆匆念完信,却不知道该表现出怎样的神情。

这封信大概解释了关于屈维斯先生为何会找到她在小雏菊的原因:埃莉诺偷听到了乔伊斯和朱利安的谈话——尽管那谈话进行得毫不愉快,但埃莉诺还是知道了一些她想要的信息,并转手将它卖给了一直卖力讨好朱利安却始终不得青眼的屈维斯先生,后者在他得知消息时已动身离开了伦敦。

乔伊斯卡尔为自己的不谨慎再一次给朱丽叶带来麻烦而感到深深地自责,因此他鼓足勇气给她写了这封信,并且他努力找到一件足以帮助朱丽叶摆脱屈维斯先生的事情的证据——以此来弥补他的过错。

“他完全不需要用这样谦卑的语气。”朱丽叶自言自语,她又仔细地看了一遍信,小心地将它重新折叠起来,她坐在花坛边发了一会儿呆,想到信中所说的内容,突然很不想回到那个有屈维斯先生的圆桌边。

几个月前还在伦敦的时候,每一场舞会,屈维斯都能用他庞大的身躯挤开其余的邀请者,虽然十次里有八次朱丽叶都礼貌不失诚恳地婉拒了他,可剩下的两次也足够让朱丽叶觉得厌烦的了。

屈维斯在此方面简直就可以算的上是个聪明人,他的进攻乍然看上去猛烈,可力道却含蓄,并且防御甚好,只要他一次没有明白地表明他的意图,朱丽叶就不能明白地表示拒绝,而那些委婉的,隐晦的拒绝之意,似乎都打到了他浓厚的脂肪上,给解除了力道。

然而,你不去找事儿,事儿就会来找你。

屈维斯用他肥厚的手指捏着一朵半开的蔷薇出现在屋子的拐角,他慢慢走到朱丽叶身边,说道,“亲爱的斯托克小姐,请允许我把这朵娇嫩的花儿送给你,尽管它及不上你万分之一的美丽。”

“噢!”朱丽叶吃惊地从花坛上站起身,并倒退了两步,“你吓了我一跳,屈维斯先生。”她瞥了一眼被捏在一只肥手中看上去可怜兮兮的蔷薇正色道,“屈维斯先生,我希望这朵花并不是从小雏菊的花园里摘的,如果是这样,那爱花如命的园丁一定会伤心透了,他必将视你为凶手。”

屈维斯先生只尴尬了一秒后,又露出招牌式的愚蠢笑容,他将蔷薇插在了上衣的纽扣眼中,变戏法似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条珠光璀璨的宝石项链。

他颇有些志得意满地对朱丽叶说道,“亲爱的斯托克小姐,鲜花只能衬得女人一时的姣美,唯有珠宝才能给美丽的女人添上永恒的光彩。我可渴切地盼望这条只属于屈维斯女主人的项链能亲吻你细腻的肌肤,成功完成它的使命,也好让你为它的生涯添上光彩夺目的一笔。”

说着,他上前就要握住朱丽叶的手臂,急切地想俯身亲吻她的手背。

“屈维斯先生,您何必这么心急?”朱丽叶灵敏地躲开,突然笑了,她看了看他手中的那条宝石项链,“我还没有问您一句话,您用它欺骗了多少姑娘纯洁的心灵?”

屈维斯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受到侮辱的表情,然而没等他的厚嘴唇再吐出什么叫人恶心的话,朱丽叶已经开口了,“对于那些聪明伶俐,有点头脑,有点野心,渴望荣华富贵却有些不切实际的姑娘们来讲,老实说,你的这招使得不错,成本下得也足——这种在法国最近流行起来的样式花了你不少钱吧?”她看了看屈维斯难看的面色,又道,“或许我冤枉你了,先生,也许宝石本身确实是你母亲流传下来的,不过,它真正该属于的应该是一个为你生下了儿子的可怜女人。”

屈维斯脸上的肥肉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他吭哧吭哧地道,“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小姐,如果你是看不上屈维斯女主人的位置大可以直说,何必造谣,在我身上泼污水?”

朱丽叶不感兴趣地摆摆手,“我确实看不上您身边的位置,先生。不过我也不必为您花上造谣的心思——事实的真相如何,在您心里大概一清二楚。您完完全全可以现在立即动身返回伦敦,您的事迹大概此刻已经传开了吧——那个可怜的信奉天主教的女孩儿正抱着您的儿子徘徊在屈维斯的大宅外等着您呢!”

屈维斯面色青紫,不知怎么他忽然抖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出怒气冲冲的神色,他用力扯下扣眼里的蔷薇花将它使劲儿地扔在地上,又用力地跺上几脚,随后才踏着重重的步伐转身走了。

然而朱丽叶并没有露出胜利的神色,她呆呆地看着地上被蹂|躏得脱形了的蔷薇,出了一会儿神。

安布尔夫人站在高高的露台上,以她的角度可以将整个花园的边边角角一览无余,此刻她有些不高兴地对身边的平克尔顿夫人抱怨道,“那个年轻人是个傻子吗?没看见我可怜的朱丽叶正孤独悲伤地站在原地吗?怎么会如此的不开窍?枉我如此看好他——艾比,这是一次机会,如果他不走向她的话,我完全不想对他另眼看待了。”

“哦,夫人,你看,”平克尔顿夫人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她有些激动地指着房子的转角处,“他动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