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7字数:174192

然而,她还没有走上几步,她的胳膊猛然就叫人狠狠地抓住了。

“你为什么走开?”

朱丽叶冷不妨被吓了一跳,有些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因为达西此刻看上去似乎十分凶狠,黑眼睛里冒出的凶光让她一阵心惊肉跳,还有用力捏着她胳膊的手,朱丽叶轻微挣扎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胳膊一定被捏红了。

“你向来这么没有耐心吗?”见她站住了,达西便放开手,只无措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板起脸,语气严肃地训斥她,“再怎么离经叛道也该有个度,这些话该由男人对你来说。并且,在你说完后,你难道没有耐心等待或者就不想要一个答案吗?”

朱丽叶看着他,呼吸突然有些急促,她颤抖着声音问,“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达西凝视了她一会儿,短促地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回伦敦?或许我先去请求安布尔夫人的允许?”

“噢!”朱丽叶惊呼一声,她涨红了脸,有些讷讷地看着他,“我完全不是故意……”

达西并没有听她说什么,他站在原地目光低垂顿了顿,然后便伸出手臂示意朱丽叶挽上来,“朱丽叶——请允许我从此刻起称呼你的教名。只是我要说上一句,我十分赞同你的观点,终身的同盟者,合伙人和朋友。但愿你在往后能一直这么理智。”

红晕渐渐从朱丽叶的脸上褪去,她沉思了一分钟,迅速地权了利弊,于是把手伸给他,“就如我以往说的,共享生活,互相帮助,彼此承担责任。”

她看起来很平静也很冷淡,完全不像一个刚刚给自己找了一个丈夫的甜蜜姑娘。达西的手臂不由紧了紧,然而感觉到她挽着自己的重量,突然又放松了下来,身体里仿佛充满了一种不可言喻的感觉,很涨很满,可是太轻了,让人飘飘荡荡定不下来。

“我们去找安布尔夫人吧。”他说。

他们要找的安布尔夫人此刻却疑惑地抓着露台的栏杆,努力往下倾着身子,望着这一对挽着手仿佛在散步的男女,她当然不能从这个寻常的礼仪中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原本这两人在花坛边坐了太久,久到安布尔夫人都觉得有些无聊,可是突然朱丽叶的离开和达西猛然的起身,让她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达西先生冒犯了朱丽叶?然后他们又和好了?”

平克尔顿夫人也十分遗憾地摇摇头,“这里太远了,风向不对,夫人,完全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走了,我们也得赶紧下楼去,”安布尔夫人直起身,她拍了拍裙摆,又摸了摸鬓边的发髻,“有没有被风吹乱?”

“相当好,夫人。”

安布尔夫人回到起居室刚刚坐定,然而听达西说完一句话,就惊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噢!”她先看了一眼平克尔顿夫人,后者同样一副被惊呆了的模样,她皱起眉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年轻人,“这是怎么发生的?”她简直不相信在自己的眼皮下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朱丽叶立即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然而达西抢先开口了,“是我向朱丽叶求婚了。她正是我理想中的妻子,而我不想错过,所以才会把握住这次机会。”

显然这回答并不能叫安布尔夫人满意,她看向似乎有话要说的朱丽叶。

“哦,姨妈。”朱丽叶接到了达西看过来的一个眼神——她不免觉得有些滑稽,在几分钟前还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人,现在却用一个眼神来表示他们站在同一条线上,共同对安布尔夫人说一句谎言,然而朱丽叶不想过多的描述刚才的事情,她只是说,“达西先生是一个好人。”

在场的人似乎都在等她说下去,然而她说完了,美丽又无辜的眼睛扫了起居室一圈,仿佛在奇怪为什么大家都盯着她。

不止安布尔夫人不满意,甚至连达西都隐隐地觉得遗憾,他觉得她既然那么能言善辩,至少能再说出几句动人的句子,然而——只有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

安布尔夫人狐疑地看了看两个人,最后,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看来我得写信给老伯爵啦!达西先生,我希望你能尽快收拾你的行李,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去伦敦。”然而,她突然又回过身说道,“外面阳光还很好,你们不出门继续散散步吗?”

平克尔顿夫人急匆匆给了他们两个人一个温和慈爱的笑意,并对达西邀请道,“请务必来小雏菊用晚餐,哦,我必须去镇上再转一圈,看看有什么新鲜的材料。亲爱的,你爱吃什么?”

“谢谢,请随意,夫人。”达西道。

等到平克尔顿夫人也出门后,起居室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此时,才有一种沉默的尴尬在两人之间蔓延开,他们彼此互相望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朱丽叶叹了一口气,首先站起身,“出去散散步吧,达西。”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她不再像以往一样叫他达西先生,也没有称呼他的教名,然而正是因为这样,最后一个发音仿佛是从她唇齿之间不小心泄露的芬芳一样动人缠绵,带起微微的气流声,让他为之一颤。

于是他沉默着没有纠正她。

正是下午四点多钟,还没有到海里镇人们习惯散步的时间,因此路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他们依旧穿过公共草坪,往普特莱斯村走去。

朱丽叶没有挽着达西的手臂,她两只手在身前漫不经心地转着一只从路边采下的野花,步伐走得有些慢。达西不得不放慢脚步来配合她,然而心里却十足的轻松惬意,思绪便信马由缰起来,他甚至想到要赶紧将几天前凯瑟琳夫人的信回了,他简直能想到她尖声惊叫的模样,但是一旦得知朱丽叶的身份,或许她会满足地点点头。他不禁为自己能找到一个能让凯瑟琳夫人满意的妻子而高兴——总是辜负她的一片好意,达西也会觉得万分愧疚。

然而他们遇到了另一对散步的人。

朱丽叶有些大吃一惊地看着宾利小姐趾高气扬地挽着屈维斯先生的手臂迎面走过来,更叫人吃惊的是,屈维斯先生也一心一意地恭维她。

这对人看见了朱丽叶和达西。

屈维斯先生不耐烦地看了他们一眼,把目光移开了——在朱丽叶看来,或者是心虚。

宾利小姐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达西,脸上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情,她依旧以一种高傲地态度同朱丽叶打招呼,“斯托克小姐,又和你的老师散步吗?”

“哦,是的。”朱丽叶以一种奇特的表情看了她一眼,“达西先生不仅是我的绘画老师,更是我人生的导师。”

宾利小姐不由嗤笑了两声,她早已经看出来这两个人关系的不同,想到达西这个她用了这么多心思的男人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因此才让自己刚刚在布里奇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一个决定——嫁给身边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查尔斯却表现出一副欢天喜地的傻模样,她就觉得有些难受,因此她决议该给他们添添堵,活该他们遇上她,于是她掩嘴装模作样地笑了两声,对达西说道,“你可真长情,达西先生,喜好一直没有变,这一个同前一个一样会说话。”

她说完就得意地挽着屈维斯先生的粗胳膊,踩着摇曳生姿的步伐走了。

朱丽叶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突然说,“她这样腿没有绷紧了走,头也抬得过高,走得一点也不稳也不好看。我猜,她待会儿会腿抽打个滑。”

果然,宾利小姐这样走了一段距离,身子就晃了晃,然后她腰肢摆动的幅度就小了点。朱丽叶满足地露出一个笑容,然而她一转过头,就见达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除了宾利小姐的走路姿势,你就没有什么想关注的吗?”他说。

“关注什么?”

“我发现,装傻是你一项尤为擅长的技能,”达西有些恼火,“听完宾利小姐刚刚的话,你难道没有一点点想问我的吗?”

朱丽叶看着他,“就是因为它太过隐私了,而我以为每个人都会有秘密不想让别人知道。”

达西觉得自己简直有些不可理喻,心底仿佛有把怒其不争的火在烧,“这不是什么秘密,朱丽叶,这是你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因为你现在的身份,将来你必会遇到某些像宾利小姐那样无聊的人为我们将来的合作关系添乱——你应该把它弄清楚!”

朱丽叶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达西,你现在是教导我,你现在的未婚妻,努力弄清你的秘密——或者换个词,你过去的恋情和婚姻?”她看着达西黑如锅碳的脸,忍不住扑哧笑出声,“别这样较真,达西,我完全不在意,你不必担心会有人能够破坏我们的同盟关系——当然从内部的破裂不算。”她努力想了想,试图安抚他,“既然你说这是一个避无可避的问题,当日也因为我拒绝回答我的看法,使你拒绝了我的下午茶邀请——既然身份已然不同,那么我就说上一说。老实说,我大概知道你过去的事迹,很浪漫,又极其具有道德说教意义,”她讪讪地笑了笑,“不过我把它当故事,就是结局不算太美好就是了。”

达西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他重重地道,“你很好!”说完他就大步往前走。

朱丽叶追了两步,没有追上,索性就慢下步伐自己走自己的,然而,只过了一小会儿,前方那个黑影又气冲冲地走回来,拉起朱丽叶的手臂挽在自己的臂弯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