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3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3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朱丽叶努力让自己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而达西也仿佛将自己刚刚的失态忘却脑后。两个人散了一个很短小的路程,就往回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又与宾利小姐和屈维斯先生狭路相逢。不过当宾利小姐看到两人手挽着手一副平静的样子,只是潦草敷衍地点了头,便仿佛感到无趣地转过去和屈维斯先生说话。一串有些眼熟的项链在她纤长的脖子上闪烁。

“她这是和屈维斯先生订婚了?”等他们走过去,朱丽叶又转过脑袋去看,“难怪屈维斯先生没有急着回伦敦,他既然找到了一个配得上他身份的妻子,那个可怜的姑娘自然不能成为他以后婚姻上的障碍了。只是宾利小姐是否知道这一切呢?”

达西有些没好气地道,“斯托克小姐,再热衷八卦也请你看一看场合。当你挂在我的手臂上,却拼命扭头往后看的时候,你让我作何感想?更何况,她订婚与否,都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实在不必要你大发慈悲来操心。”

“我只是心有戚戚焉,达西先生。宾利小姐也有地位有钱,然而她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丈夫。在这个丈夫就是以后生活的保障的社会里,她无疑要独自品尝一番这个选择带来的滋味——可话又说回来,这何尝是她主动愿意选择的呢?假设他们是真的订婚了,如果没有屈维斯的求婚,难道宾利小姐会主动向他求婚吗?她一定是被迫于某些无奈的考虑。”

她的猜测已经很接近事实了,然而达西的关注点却不在宾利小姐的无奈处境上,他停住脚步,直等到朱丽叶的注意力移到他的脸上,他才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你怎么就知道她不会呢,朱丽叶?”

朱丽叶听懂他的言下之意,也不害羞,她甜甜一笑,似有无限感慨地道,“那是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我啊,达西,你该有多幸运啊!”

达西不免被她的厚脸皮逗得笑出声,至此,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尴尬才消散了。

小雏菊的晚餐散后,安布尔夫人尽管还有些仿佛置身在云雾之中的困惑感,但欣喜的确占了上风,她甚至特意开了一瓶珍藏在小雏菊二十多年的白葡萄酒,邀请平克尔顿夫人睡前共饮上一回。

她舒服地靠在卧室里的扶手沙发上,满足地啜饮了一下手中的美酒,得意地道,“艾比,我相信我的直觉和敏锐的观察力。虽然我是看不出来那个年轻人深不见底的眼里到底有没有一汪深情,但是他心情十分好。你注意到细节了吗?他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朱莉!并且我始终抱着这样的看法,若不是没有一点情感驱动着理智,他永远不会定下自己的婚约。”

平克尔顿只顾着乐呵呵的笑,“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安布尔夫人还有些怅惘,“还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朱丽叶的态度,她很坦然——可是又太坦然了。女人独舞固然美丽,然而两个人一起跳才不会感到寂寞。”

平克尔顿夫人道,“不过至少能保证永远不会有什么伤害到她。”

“没错,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安布尔夫人缓缓道,“这正是我为什么看上达西先生的原因——他正直,可靠。只是我还想让她幸福点儿。”她叹了一口气,把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从沙发里站起身,“明天就得动身回伦敦,我老啦,得一路慢慢的来,就让老伯爵一人在伦敦焦心思吧!”

“您可不能把伯爵大人得罪狠了,夫人,您在伦敦还得住在斯托克府邸呢!”平克尔顿夫人大概叫几杯酒给灌醉了,圆乎乎的脸蛋红扑扑的,她朝着安布尔夫人开玩笑道,“柯雷尔夫人恐怕会埋怨你抢了她中意的女婿呢!”

安布尔夫人愣了一秒才哈哈大笑起来。

尽管朱丽叶一直打算以冷静的态度来看待她又订婚了的事实,可惜实际上她还是无法镇定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入眠,她在柔软的丝绸被里打了几个滚,终于想起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比如给亲爱的父亲以及哥哥一封自白信,给玛格丽特小姐原原本本介绍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亲爱的乔治安娜,告诉她自己看上了她最亲爱的哥哥——朱丽叶完全可以想象仅仅这四个人就可以引发一场飓风。

在给温德尔伯爵和朱利安的信里,她冷静地解析了嫁给达西先生的好处,客观地将自己印象中的达西所拥有的道德评价了一番,“他虽然看不上我的头脑,对我所拥有的容貌也不屑一顾。然而,以他对自己妻子的包容(无论是过去的还是将来的)和树立在他心中无法摧毁的道德标准还有他高于常人的‘财能’,我恐怕能有一个轻松而愉快的下半生,而不必像大多数嫁了人的姑娘一样战战兢兢地去担心丈夫的坏脾气,私生子或者破产。”

而写给乔治安娜的信则颇有异曲同工之处,然而,朱丽叶巧妙地用了一种热切洋溢的语气将上述达西的优点夸赞了一番,其中缀上许多溢美之词,使它看起来像一封热恋中的书信。这封信将朱丽叶自己也逗得哈哈大笑。

她心满意足地将三份信封好,就打了一个呵欠,爬上床了。

显然这个夜晚,还有不睡的人在干着同一件事情,达西快速地写好了给雷诺兹夫人的信,凯瑟琳夫人的信,然而面对属于乔治安娜的那一封时,他着实不知道该如何下笔——这时候他才惊异地发现他的未婚妻竟然如此年轻,比乔治安娜还小上一岁。

“亲爱的乔治安娜,见信如晤。我将知悉你一件喜事——希望不会叫你大吃一惊。我将会有一位未婚妻。”写到这里,达西就不知道该如何往下写了。然而,敲门声也在此刻响起。

达西匆匆地将写了一半的信折好放进写好封皮的信封。

“请进。”他说。

门开了,出现得是宾利。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他看了看,“你是在写信吗?”

“写完了。”达西有些不自在地说。

宾利摩挲了一会儿房门的把手,“噢,达西,我听说了一件事。晚饭的时候就听说了,我只是奇怪你会在哪里用晚饭,卡罗琳告诉我,呃,在你的未婚妻家。”他难掩好奇地看向达西,“这是真的吗?我是否真的得向你道一声恭喜?”

达西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没错,是这样,但是还没有正式宣布……”

宾利立刻露出雪白的牙齿,他的高兴劲儿都写在了脸上,“真是太好了,达西,我真替你感到高兴。”他完全忽略了饭桌上自己的妻子在听到这个消息时难过的神情还有宾利小姐难掩讽刺的目光。

“谢谢。”达西停顿一下,然后继续道,“正好我要向你辞行,我需要立刻动身回伦敦,明天一早就走。”

宾利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是他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舍而挡住朋友追求幸福的脚步,他祝福道,“真希望你能永远幸福,永远像我一样享受到爱情的甜蜜和妻子的温柔。”他浑然忘记了面前的达西也是有过婚姻的人,把他当成单身汉似的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才和他道了晚安。然而回到房间里,宾利看到妻子殷切的目光,才发现自己光顾着朋友的幸福,而忘了替妻子解决疑惑,他只好有些讪讪地道,“总归以后还会见到达西的妻子,他的结婚仪式上绝对不会忘记给我们寄上帖子。”

简有些气闷,然而一贯温柔的秉性却使她说不出责备丈夫的话,于是她有些郁郁寡欢地道,“那我就再等等吧,可是我可怜的小伊丽莎白身子那么瘦弱——她一直离不开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福分看一看卡罗琳口中的绝色美人。”

宾利立即心疼地道,“既然卡罗琳对这件事一清二楚,我明天就向她打听个明白。”

简朝丈夫温柔一笑。

达西被宾利的一顿唠叨搞得头疼无比,于是在没有眼色的宾利欢天喜地地走后,迅速躺倒床上。在黑暗中,他直直地凝视了一会儿虚空,然而心腔传来的有力跳动仿佛震响在耳边,让他浮躁不堪。他一个翻身将自己深深地埋进枕头里。没有人看见——他自己也没有发觉,嘴唇轻轻上扬了一个弧度。

达西就这样睡着了,第二天甚至起晚了。他急急忙忙地穿衣洗漱,迅速地用了早餐,就骑着马去了小雏菊。

可以想象得到,当那封只写了几句话的信和朱丽叶热情洋溢的情书,还有雷诺兹夫人的报喜以及凯瑟琳夫人的探询陆陆续续达到格里菲夫人手上时,她是多么震惊!

“天哪,”她忿忿不平地对格里菲先生道,“这就是我亲爱的哥哥!只有寥寥的,冷淡的,不清不楚的几句话!他甚至没有旁人给我解释得清楚!”她又拿出朱丽叶的那封信,“虽然达西是我的亲哥哥,可我多么想叫亲爱的朱丽叶不要嫁给他!”

格里菲先生迁就纵容地看着她,“你完全可以将达西先生的行为控告给斯托克小姐听,让她对达西先生的行为进行审判。”

“你说得没错,”格里菲夫人立即起身要去找信封。

她刚一动,格里菲先生就小心地扶住她,“你得小心点儿。”

格里菲夫人笑眯眯地道,“尼克,你太夸张了,才刚刚检查出来而已,我的行动还灵活得很呢!”

她边说,同时边不忘将达西的那封信装进信封里。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塞拉妹纸和14651211菇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