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4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5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书桌上有两封信一字摊开摆在温德尔伯爵面前,伯爵本人正戴着眼镜将两封信来回比较了好几番。

他收到信的时候原本准备动身回布兰得利过冬,然而这个叫人吃惊的消息不得不让他中断了他的计划。

安布尔夫人的信和朱丽叶的信,若不是他辨认得出两个人字迹的不同,他还以为是寄信人的名字写反了。然而正是因为安布尔夫人的热情劝说和朱丽叶的理智剖析让温德尔伯爵不得不考虑到朱丽叶的决定是否受到了安布尔夫人的影响,在不违背社会大前提的条件下,他完全不希望小女儿拥有一门勉强的婚姻。

因此,当这一群人到达斯托克宅邸时,温德尔伯爵似乎毫无察觉这一群人从小雏菊赶来伦敦是为了什么的。他既没有询问安布尔夫人,也没有同达西先生做超出两位绅士友好见面外的举动。

在潦草用过一顿饭后,温德尔伯爵将朱丽叶唤到书房里。

安布尔夫人对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儿也不感到吃惊,她指挥着佣人将带来的东西都收拾进客房,就惬意地坐在沙发上,随意翻看放在茶几上的报纸。

玛格丽特小姐独自坐在离沙发有一段距离的圆桌旁做针线,不过显然她心不在焉,针尖总是戳错了地方,她借着地利之便不时打量端坐在沙发上的达西。

除了他的面色过于凝重,关于他的五官,玛格丽特小姐挑不出任何过错来,她努力回想朱丽叶信中所说的细节,好一一与这个年轻人对应起来。

安布尔夫人抖了抖报纸,头也未抬地道,“菲茨威廉,放轻松点儿,你紧张得空气都凝滞了。”

达西身子僵了僵,不自觉地蜷了蜷放在膝盖上的手指,面色反而更加严肃了。

“玛格丽特小姐,”安布尔夫人从报纸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于是说道,“麻烦你取一本书来——随便什么,给这个可怜的年轻人分散分散注意力。”

玛格丽特小姐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大大地惊讶了一番,然而她很快地镇定下来,应了一声,迅速将那方完完全全已经绣坏了的手帕塞回篮子里,就走出大厅。

“亲爱的朱莉,从你出生后,我就想好会有那么一天,一个或许几个小伙子纷纷来恳求我将我的掌中明珠交给他们——直到我为此厌烦,才替你从中挑出一个最出色的,把你的手交到他的手中。”温德尔伯爵用一种幽默的语气道,“我完全没想到你会这样替我省事!亲爱的,就只有外面那一个,你是否对此感到满足,不需要再享受一下姑娘被人追逐的虚荣感了吗?”

朱丽叶哈哈大笑,“完全不需要,爸爸。我信中说得很清楚,当一个优秀的人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唯有紧紧把握住,瞻前顾后就会失去难得的机会,待价而沽是一件极具有风险的事情。”

温德尔伯爵低头挑了挑桌上的信纸,他高高扬起眉毛,“信,没错,就是这封信才让我疑惑。你在信中说得很中肯,完完全全用了一种正确的态度在思考问题。”他顿了顿,有些犹疑地问道,“亲爱的,你得老实告诉我,你是否因为乔伊斯卡尔的缘故才会变得如此客观?这封信让我感觉你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

“我不太清楚。”朱丽叶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然而我对于那件事除了有些遗憾外,完全没有痛苦。爸爸,这样将一件事看得清清楚楚不好吗?您自己觉得呢?我不相信这么多天,您没有在了解达西先生的为人上下工夫。”

温德尔伯爵不得不承认,“除了他的离婚案让人诟病外,其他都很完美。”

他还要说什么,就被朱丽叶飞快地打断了,“爸爸,无论是选择卡尔还是达西,其实对于我来说都像是踏上一条前途不明的路程,我自己都无法判断是和卡尔在一起快乐,还是选择达西更加快乐,但我能肯定的是,如果将他们都比作大海,前者是波澜湍急,而后者则是包容宽阔,我能从中领悟到的乐趣各有不同。然而,无论再怎样惋惜卡尔,他都已经不再成为选择,而我,似乎只能喜欢不急不缓的日子。”

温德尔伯爵闻言深深凝视了她一眼,“过早地向往平静并不是一件好事,朱莉。”他又看了一眼朱丽叶的信,将它折好放进带着锁的抽屉里,“如果你是真的心甘情愿的话,将那个年轻人叫进来吧,假使他不想节外生枝等到朱利安回来。”

朱丽叶站起身,双手撑着桌子,俯身亲了一下他的脑门,微笑道,“谢谢你,爸爸。”

朱丽叶回到大厅里,她的脚步轻盈,然而玛格丽特小姐立即迅速抬起头看到了她,她调皮地将手指放到唇边比了比示意她噤声,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达西的沙发后。

她刚刚伸出一根手指,结果还没有碰到他,就咯咯笑起来。

达西猛然回过神来,合上手中始终翻开在第一页的书,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望着她。

朱丽叶抑制不住嘴边的笑意,将他手中的书抢过来,翻了翻,“没想到你这么有童趣,达西先生,这还是我小时候看得呢!”

达西这才发现他手中刚刚一直拿着的是一本由德国的儿童读物《小鲁滨逊漂流记》翻译而来的英文读本,里面还配了不少插图,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安布尔夫人闻言看了一眼玛格丽特小姐,倒是没有想到她会那么促狭。

“你……”达西先生嘴角抽了抽,似乎也想笑,然而却笑不出来似的,他看着神情欢快的朱丽叶,有些更紧张了,声带像是因为紧绷着所以音调有些高,“你是来叫我的吗?”

“当然,爸爸在等着你。”朱丽叶看着他微笑了一下。

等待对于朱丽叶来说并不难熬,她在达西原来坐的地方坐下,找到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正儿八经地开始重温小时候看的书来。还没有翻过去多少页,达西已经出来了,他的脚步很快,客厅里所有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意气风发。安布尔夫人甚至惊奇地发现她终于窥见了这个年轻人隐藏至深的心思的冰山一角。他的嘴角抿得紧紧的,然而安布尔夫人发誓这绝对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汹涌的情感暴露出来所致——他亮得惊人的黑眼睛已经露出了端倪。

他飞快地走到朱丽叶的座位前,在她面前跪下一条腿——这让朱丽叶吓了一跳,不过被他的冲动所慑,她没有动。

“让我吻吻你的手吧,亲爱的朱丽叶。”他说,声音低沉悦耳,却又似乎夹杂着因为弓在琴弦上跳跃而发出的颤音。

“哦,恭喜你,达西先生。”朱丽叶讷讷地说道,并把手伸给他。

达西笑着在她的手背上印上一吻。

结局尘埃落定,皆大欢喜,安布尔夫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恭喜了这对年轻人,就上楼休息了。

玛格丽特小姐欣喜地拥抱了朱丽叶,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达西先生看着她,开口道,“玛格丽特小姐,我知道你是朱丽叶从小到大的家庭教师,她一定对你的陪伴习以为常,如果,您不嫌弃,也没有别的打算的话,我十分希望您能到彭伯利继续陪伴朱丽叶。”

这下,朱丽叶和玛格丽特小姐都吃惊地看着他。

“哦,你真是太好太好了,先生。”玛格丽特小姐对他的好感陡增,“我当然愿意,十分愿意。”

朱丽叶为他能自动自发地想到这一点而感动,她原本想说一些煞风景的话,不过看在他似乎挺高兴的份上,又咽了下去,坦然接受了他的好意。

当晚,在朱丽叶的房间,玛格丽特小姐在谈到她的出格举动时,仍为她感到心惊胆战,“如果你当真看好达西先生做你的丈夫,你应该隐晦地给他鼓励,促使他说出使你幸福的话。朱丽叶,我当真当真没有想到反而是你主动这样做。幸好,他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物,否则我难以想象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在一开始的时候,朱丽叶还能为这桩突如其来的婚约感到不可思议,然而这么多天过后,她已经觉得很正常,“相信我,亲爱的玛格丽特,我完全是因人而异,若不是因为他品格高尚,我就不会因为一时松懈而忘记带我的脑子。”她有些自嘲地道,“或许还要归功于我的一时冲动,否则恐怕就不会有这桩婚约。至于你说的鼓励之类的话,”她脑海中想象那副画面,顿时笑起来,“我完全没有那股聪明劲儿使他听了既不反感,又能明明白白。”

玛格丽特小姐不赞同地看着她,“朱丽叶,我发现你有些偏执,你对达西先生的感情有失公允。”

“饶了我吧,玛格丽特小姐,”朱丽叶从靠枕上滑进被窝里,闷声道,“虽然我为我的勇气感到自豪,可我当真不愿意再提这件事啦!”

订婚的消息公开后,不管从汉普顿赶回来的朱利安如何闹别扭,订婚的宴会还是在布兰得利——朱丽叶出生的地方如期举行了。不少人回忆起当天温德尔伯爵家小姐的丽姿都扼腕叹息,上流社会又一颗明珠被他人摘撷走了。男方虽然沉默寡言,却仍然不容忽视,人人都觉得达加布尔男爵人生终于获得圆满——身家丰厚,社会地位也有所提高,拥有了一个家世显赫的妻族附带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除了一个继承人——这总会有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