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5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0字数:174192

乔伊斯•卡尔捏着酒杯站在宴厅的角落,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朱丽叶精致的侧脸,穿着一条美丽的白裙子,和她脸上含着的微笑一样清纯动人。她这幅模样在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然而,他不知道,朱丽叶确确实实为他这样打扮过,只是命运,或者说他身后那个朝他走来的女人将一切都改变了。

埃莉诺•列丁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杯子,将酒杯中余下的酒液统统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她得意地瞥了一眼已经完全不在乎她做了什么的卡尔,将杯子又塞回到他的手中,“可怜的乔伊斯,你心爱的姑娘已经决定嫁给别人了,你再黯然神伤也改变不了她根本就不爱你的事实。”

乔伊斯•卡尔嫌恶地看了一眼手中沾了她唇印的杯子,走了几步,随手将它搁在侍者的托盘上,又走回那个能让他不受打扰的角落。

埃莉诺得意洋洋地又取了一杯酒,凑到他身边,“乔伊斯,哦,可怜的乔伊斯,对不起,我忘记了,是你先向我求的婚,所以那个姑娘才不得不转嫁他人。不过,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婚约?”

乔伊斯漫不经心地道,“埃莉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心急的不害臊的姑娘,每次一见面总要问我什么时候结婚。”他转过头,恶意地突然欺身靠近她的脸,满意地看到她原本苍白黯淡的脸上陡然多了两抹红云,他的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你为什么就不死心呢,埃莉诺?我的答案当然是等啊。”

“等?等到什么时候?”埃莉诺咬牙切齿,“我为什么每次都会问你,因为只能在公共场合才能见到你!因为我现在连卡尔庄园的门都进不去!乔伊斯•卡尔!我给过你机会的,”她斜了一眼不远处的准新娘,突然露出一个神经质的笑容,“如果我立即在这里大声揭穿你和斯托克曾订过婚,你猜猜看,那可怜的姑娘将会怎么样?”

“我不用管她会怎么样。”乔伊斯冷冷地看着她,“如果她身边的男人因此抛弃她,我会更加开心,因为我也会抛弃你,转而去娶她。名声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障碍了。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对你有好处的话,埃莉诺,我随便你,或许还会因此感谢你——只要你有一点点伤害她的行为,我都会依照上述所说而行动。”

埃莉诺的唇角顿时撇下去,神经质的笑容消失了,虽然这会儿她看上去正常许多,然而她原本有些憔悴的面相更难看了,她低声说,“我不理解,我一点也不理解我自己为什么会疯狂地爱上你。”

“我也同样不理解你会把爱当做可笑的理由来毁灭我的生活。”乔伊斯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埃莉诺,看在你已经躺倒在病床上的老父亲份上,我再容忍你一次,乖乖地待在家里,如果你再做出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情,届时不仅仅是卡尔庄园对你封闭而已。”

乔伊斯丢下她,瞅着朱丽叶正在和一个高个姑娘单独聊天时,走到了她面前,他神色正常,以大家都会有的热情语气道,“恭喜你,亲爱的朱丽叶。”

“谢谢你,卡尔。”朱丽叶报以微笑。

然后,他甚至没有敢仔细近距离地看看她,就走开了。

宾利小姐看着他的背影融入人群中,才继续道,“我刚刚说到哪儿啦?”

“如果你将感谢我的话转眼就抛之脑后,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诚意了,宾利小姐。”朱丽叶飞快地看了她一眼。

“哦,是的。虽然你我之间并无大的交情,然而在你的信到达我手上的那一刻,性质就完全不同了。我知道你大概不稀罕我的友谊。”宾利小姐的声音有点有气无力,“你那些随信附上的证据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或许我知道达西先生为什么会看上你,斯托克小姐,你和他一样高尚,他也同样写了一封信给我的哥哥。不过,我还是和尼尔•屈维斯订婚了。”

朱丽叶皱起眉头,她看了一眼人群中的达西,他此刻正跟在温德尔伯爵身边,一道听人讲话,似乎感觉到有人看他,他迅速地抬起眼,对上朱丽叶的眼神,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朱丽叶移开视线,“宾利小姐,我可不敢说我品德高尚,只是同为女子我清楚婚姻是头等大事,而我恰巧知道这件事情,因而对你提出建议罢了——不过你似乎主动跳进了火坑里。你真正辜负的大概是达西先生的好意,难道你哥哥允许你这么做吗?”

“他尤其反对,他和简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我会选择一个人品如此低下的人。”宾利小姐低头一笑,“你不知道,有时候他们的想法还很天真,他们认为我该嫁一个真心喜欢我的人。如果真有这种好事——既喜欢我,人品又高尚,那我就不会直到现在还没有嫁出去了。”

朱丽叶看着她。

宾利小姐自嘲地补充一句,“当然,还有钱。”

“我很遗憾——”朱丽叶说,她觉得她们之间有些交浅言深,于是想匆匆结束这次谈话,然而,宾利小姐不这么认为,她声调有些微妙地打断朱丽叶的话。

“不过简说服了他——她比查尔斯要理智多了或者冷酷多了。那些证据足以让我掌控尼尔•屈维斯的弱点,足以让我过得自由自在。那个女孩儿被送进了修道院,她生下的那个孩子被屈维斯的姨妈抱走秘密地送到了哪个庄户人家。你知道他虽然舍不得那个孩子,但是他依旧不能忤逆他的姨妈,她可是决定着他的资产能否在她死后添上大大的一笔呢!”

“宾利小姐,”朱丽叶不得不打断她,直言道,“我觉得我大概很难替你感到高兴,你大可以认为我是一个如此虚伪,如此假仁假义的人物。我在你叙述的这件事中,为我给你的那些证据所起到的作用感到难过——它不仅没有让你拯救自己的人生,反而让另一个姑娘陷入了更悲惨的命运。你完完全全可以利用它来重新考虑未婚夫的人选。”

“但是没有一个会让我过得比现在舒服,更何况时间不等人。”宾利小姐苍白着脸坚定地回答道,“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她看着朱丽叶,嘴唇抿了抿,扬起了下巴,眼尾挑得更高了,“斯托克小姐,你大概是叫幸运砸昏了头,你竟然会忘记你的身份,去同情一个行为可耻的女孩儿。”

“不,”朱丽叶思索了一会儿,“我不同情她,正如我也不同情你——因为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只要你认为你所选择的是正确的。”看着她又恢复了高傲的模样,朱丽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点点头,“那么祝你好运,宾利小姐。”

她从宾利小姐身边走开,她此刻的心情算不上愉快,以宾利小姐的角度来说她做的不错,在有限的条件下,甚至算得上有魄力。这完全是时代造成的悲哀。她也在以各种客观的眼光量各种条件,寻求一个男性的依靠——其实她自己和宾利小姐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她选择的达西是比屈维斯先生英俊,比屈维斯先生人品高尚,然而,男人本身并不能成为评判她们,区分她们的准则。她们一样在谋求一份叫妻子的职业,追求一份令人满意的薪水。

她走到达西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她看到达西转过头来朝自己抿了抿嘴角——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笑容。

“我注意到你和宾利小姐聊了一段时间,”达西瞅空对朱丽叶道,“她说话夸张,十有□都是她自己的臆想,我希望你不至于笨到会相信她。”

朱丽叶睁大眼睛看着他,“这似乎不是你的风格,达西,在背后说人长短,还是一位女士的长短。”

他立即哼了一声,从眼角瞥了她一眼,“要想让旁人看不出来,朱丽叶,你就需要控制你的面部表情,恐怕大厅另一头的人,都能察觉到你的不高兴。”他顿了顿,又道,“今晚是个特殊的日子,朱丽叶。”紧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希望你因为表现失常而丢脸。”

朱丽叶惊讶莫名,“我不会认为宾利小姐说要嫁给屈维斯先生是一则她用来骗取我同情或怜悯的谎言。那样也太可笑了,她没有理由这么做。我也绝对没有理由会为她失常到丢了布兰得利的脸面。”

达西的表情微不可见的僵硬了几分,他颇有些咬牙切齿地从齿缝中透出几个音节,“……仅此而已?”

朱丽叶微笑着与他对视,小声道,“仅此而已。你这个抱有成见的顽固家伙。我现在笑着呢,你满意了?”

他顿了几秒,冷然回道,“朱丽叶,我想让你知道,再过几个月,或许只要过了今晚,你大多时候代表的是彭伯利的脸面。”

“哦,是的,没错。”朱丽叶挽着他的手臂,将脸蛋送给一位向他们送祝福的老夫人吻了吻,等她走后,才又继续道,“所以你才会在写给乔治安娜的信上,连未婚妻是谁都羞于提到。”

达西在词穷的同时不免暗暗觉得乔治安娜太不体谅自己的哥哥,他思索了一小会儿,决定立刻将这个失误忘之脑后,顾左右而言他道,“朱丽叶,我希望你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

凯瑟琳夫人终于在乔治安娜给出肯定答案并善解人意地附上一份关于朱丽叶•斯托克小姐身世的详细报告后,大发慈悲地亲自提笔写了一封信邀请未婚夫妻到罗新斯住上几个星期。

朱丽叶脸上的笑容忍不住大了几分,落在达西眼里则灿烂得有些刺眼——这个笑容隐藏的意义他俩都心知肚明,达西的小把戏朱丽叶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过她好意地放过他,“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听您的吩咐,先生。”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