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6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3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他们是上午抵达罗新斯花园的。

穿过一座座布局优美的花园,富丽堂皇的罗新斯大厦呈现在眼前,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远远比优雅的布兰得利来得气派。

朱丽叶走进会客厅时,一位穿着同大厦一样豪华的夫人正站在壁炉前,她听见管家的通报,立即转过身来,第一眼就定在了朱丽叶身上,她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她身材高大,哪怕上了年纪,面色也保养得很好——她和达西长得有些像。就是发髻略微夸张,装饰着羽毛做的头饰。

“达西,我亲爱的外甥,又是许久不见,”凯瑟琳夫人就这样上下打量了朱丽叶一眼后,扬着头走向达西,并伸出手,“我总是热切盼望你能来罗新斯。”

达西上前一步握着她的手吻了一下,起身道,“姨妈,这就是朱丽叶。”

朱丽叶低下头,向凯瑟琳夫人行了礼,“您好,夫人。”

凯瑟琳夫人短促地噢了一声,又将视线移到朱丽叶身上,赏赐一般吐出一句,“你好。”

众人沉默了片刻,达西为凯瑟琳夫人的失常觉得奇怪——不管是不是初次见面,她一向是滔滔不绝,长篇大论的人。

“达西表兄!”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会客厅里响起。一个体态略显丰腴的女人——安妮布鲁克夫人从凯瑟琳夫人的身后探出半个身子,她有些歉意地扶着沙发的靠背,“很抱歉,离着暖和的壁炉太近,我不小心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完全可以再休息一会儿,亲爱的,小乔治太爱闹腾他的妈妈了,”凯瑟琳夫人道,“这里谁都不会指责你的失礼。”说完,她看了朱丽叶一眼。

“当然不会,夫人。”朱丽叶收到暗示立即道,她看到布鲁克夫人歉意地朝她一笑。

他们四人重新在沙发上坐下,起初,气氛不是很热烈,只听到布鲁克夫人温柔的声音低低地在询问他们一路行程,间或凯瑟琳夫人插上一两句对沿途驿站的不满以及相关人员的不尽心。

直到他们用过午饭。

“下午茶时间我邀请了柯林斯夫妇——他们是我管理教区的得利助手,我总是乐意和他们保持亲密友好的往来,这对于一个教区的管理者来说很重要。”凯瑟琳夫人顿了顿,对朱丽叶道,“斯托克小姐,我注意到你年纪轻轻,我恐怕你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是的,”朱丽叶诚实地回道,“那些事儿总是由我的父亲出面料理。”

“仅仅靠一位粗枝大叶的男人!哦,这样是完全行不通的,”凯瑟琳夫人声音立即高昂起来,仿佛终于找到了聊天的乐趣,她看着朱丽叶道,“这就是年轻女孩儿结婚当家后普遍都存在的问题,认识不到一位温柔细心的女性在教区管理中起到巨大的作用。我不得不说,斯托克小姐,在这一点上,我做的比你父亲强,在安妮还没有出嫁的时候,我经常坐着马车带着她在村中去倾听一些居民的烦恼和不幸遭遇,让她看着并学习如和解决他们的难题,调节他们之间的纠纷——现在安妮做的棒极了,完全给年轻的妻子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布鲁克夫人的脸叫她母亲夸得红透了,她和凯瑟琳夫人明艳深刻的长相不同,是一种安安静静的美,一头乌黑的长发中分梳在脑后盘成一个低髻,她没有反驳她母亲的意见,她知道都是出于对自己孩子的爱意——当德包贝尔先生,她的父亲去世后,而她母亲膝下只有她这么一个身子有些病弱的女孩儿,凯瑟琳夫人所有的心血都倾注了在了她身上。

这个时候,管家通报柯林斯夫妇前来拜访。

“他们肯定是知道我这里来了客人,柯林斯先生总是担心安妮出嫁后,由我一个人招待客人会让我太累,每次一来客人,都会让柯林斯夫人来帮我的忙。我其实和他们说过许多次,我完全可以应付得来——总是这样客气。这也是和你的帮手关系太好的缘故,他们无时无刻不想回报你,帮助你。”凯瑟琳夫人似乎在向众人解释,为何他们会比规定的下午茶时间早了一个钟头,“柯林斯夫人完全是一个合格的牧师夫人,她做事又严谨又和蔼,斯托克小姐,你完全想象不到她在刚结婚时和你一样,是个对教区事务一无所知的姑娘,可是现在她精明能干——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地方,当然她已经做得很好了。人人都夸她。”

朱丽叶笑了笑恭维一句,“想必您的功劳居伟。”

“我是提供了一点帮助,当然,可能不止一点。”凯瑟琳夫人抿紧了嘴唇,似乎想掩饰她的洋洋得意——抿唇的这个表情似乎和达西有些像,于是朱丽叶看了达西一眼,在他一头雾水之后,又飞快移开视线,露出一个笑容——果然是像得很。

达西想努力弄清楚朱丽叶笑容的含义,然而未等他仔细看清楚,布鲁克夫人就轻声对他道,“达西表兄?能否陪我到外面转转?”

“哦,去吧去吧,”凯瑟琳夫人耳尖地听到了,慈爱地看着她,“经常呼吸新鲜空气是好主意,不过不要到外面去,外面太冷,你受不住。达西,亲爱的,你得看着她,就在走廊的窗子边站一会儿。我正巧要叫柯林斯先生来对斯托克小姐说一说如何才能掌管好一个教区。你们都是个中高明,完全不需要再听一遍。”

柯林斯夫妇正好进门。

“好的,妈妈别担心。”布鲁克夫人急匆匆地道,她听到柯林斯先生各种花样百出的恭维就有些头疼。

达西似乎想说什么,然而看了一眼毫无危机感的朱丽叶,他又默默地将话咽了下去,在有限的几次和凯瑟琳夫人的相处中,他发现,若是他的话变多了,那么他的妻子很可能被挑毛病的地方也就多了。他决定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什么也别说的好。

“尊敬的夫人,我完全不能想象您的气色为什么会如此之好,我一定要向您讨教经验,好让我亲爱的夏绿蒂也能有你如此的风范。”柯林斯先生在行完礼后就立即恭维道。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们一直按着我说的生活习惯去做。”凯瑟琳夫人回答道,“这位是我外甥达西的未婚妻,斯托克小姐。她是一位出身高贵的伯爵小姐。”

“这完全可以从这位小姐的气质修养就能看得出来。我没想到我能在认识夫人您,还有尊贵的布鲁克夫人后,再认识一位高贵女性。”柯林斯先生欢天喜地地道,仿佛能见到一位活着的伯爵小姐是一件值得他万分开心的事。

凯瑟琳夫人矜持地点点头,她对坐在这位表情一本正经,语气却夸张万分的先生旁的女人到,“哦,柯林斯夫人,你愿意去指导厨娘做一些上回你送来的小点心吗?安妮特别喜欢,不过厨娘试了几次都做不出来,我知道你心灵手巧,这方面一向出众。”

“当然可以,我的荣幸,夫人。”柯林斯夫人站起身。

朱丽叶不清楚她是否在起身那一瞬间飞快地瞥了自己一眼,不过她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任何动作由她做来都像跳跃的白鸽子一样灵巧敏捷。

“柯林斯先生,你来的正好,我希望你能教导教导斯托克小姐,你可以讲一些教区的事务给她听。”

听着身后传来的交谈声,柯林斯夫人一路想着自己的心思往厨房走去,当她准备在前方拐弯时,一句低低的话语因为一个熟悉的名字跳进了她的耳朵里,让她不由停住了脚步。

“……我知道这样提起菲茨威廉表兄难免会让你想起伤心事,但是大家都是亲人,妈妈虽然口上不说,心里却的的确确为他感到痛心,她对印度一向没有什么好印象,怕他在那里沾上乱七八糟的病——但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这个声音又轻又温柔,仿佛充满悲天悯人的情怀,柯林斯夫人知道这是一种最不会让人反感的声音,她有时在拜访教区需要帮助的穷人时,会下意识地模仿这个声音的主人。

“他不在印度。”另一道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他其实并没有去印度。”

“哦!”布鲁克夫人声音里充满了惊讶,“那他……”

“他去了美国。”达西的声音压得很低,语速也很快,“他到了美国后寄过一封信给我,告诉我这是他日夜思考后的决定,他觉得既然因为他一时的不明之举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没理由他自己重新回到印度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决意用他有限的财产在另一个更加自由的舞台上创造自己的财富,并娶一个同样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的姑娘。”

柯林斯夫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布鲁克夫人急促地问道,“你是说伊丽莎白也在美国?”

柯林斯夫人惊讶地用手捂住嘴巴,过了一会儿,达西的声音才回道,“是的。他已经遇到了她。”

柯林斯夫人强压着自己为朋友感到激动的心情,使自己偷听的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我完全没有想到,”布鲁克夫人说,“你的宽容让我大吃一惊——当然,你从小就有这种原谅别人的天赋。我完全想象不到,”她似乎有些语无伦次,想了很久才继续说道,“现在看来,你更加值得同情。你知道,我们一家,包括我自己,都不喜欢你原来的妻子——原谅我的直接,但我一直觉得是因为她对我们的态度真的十分不讨喜。当一个人不喜欢你的时候,并且她又不善于隐藏,其实你很能轻易看出来的。哦,首先不提菲茨威廉这样的做法合不合理,光是想到伊丽莎白,我完全不能想象她现在又和我们的家人纠葛在一起。我不得不去谴责菲茨威廉表兄,他既然想到这样去弥补伊丽莎白——一个和他同样是犯了错误的人,而忽略了你的感受——你这样一个受害者。你难道一点点都不介意吗?”

达西先沉默片刻,然后才道,“我并不是一个受害者,你们完全不需要将同情怜悯这种感情放在我身上,除了彭伯利的名声某个时间受到损失外,其余一切皆好,并且这件事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我希望她能得到幸福——这其实也是我坚持要和她离婚的一个原因。如果她永远冠着达西这个姓氏,因为这件事,她势必要躲在庄园里郁郁终生。她是一个好姑娘,善良天真,感情也细腻敏锐,也向往自由,”他顿了顿,“你知道悔恨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而我并不希望彭伯利成为埋葬她积极情感的坟墓。至于吉姆,他对我这个所谓的受害者做出的弥补是,他将一生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这也是我没有告诉你们的原因,我希望你同样保守这件事,并不需要告知你的母亲,或者,等他真的娶到了莉琪——她现在是威尔夫人,一个化名,花些功夫和金钱很容易办到的事。”

“可怜的菲茨威廉表兄。”布鲁克夫人难过地道,她停顿了一会儿,轻轻地问道,“你还爱着她吗?”

“不。”达西很快地回答道,“她将会是我的朋友,而不再是爱人。”

“我该为你这句话感到高兴,”布鲁克夫人道,“否则客厅里那个女孩儿该有多值得同情啊。斯托克小姐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姑娘。”

达西轻轻笑了一声,“安妮,将你的同情放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吧!她和伊丽莎白不同,你知道最大的不一样在哪儿吗——她一点儿也不仁慈。”他在心里莫名其妙地又补充了一句,或许这也是她令人着迷的一个地方。

“哦!”布鲁克夫人惊诧莫名,“我完全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她冷静有头脑——虽然往往在她干完某些冲动的事情后才姗姗来迟,即便这样,她的理智也算是她那个年纪的姑娘中的佼佼者,有些想法叫我都会觉得害怕。”达西勾了勾唇角,他的眼睛看向窗外,“她的方向很明确,没有对爱情抱有幻想,她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好的婚姻合伙人——我原本一直希望和伊丽莎白说清楚这一点。但朱丽叶她很清楚,她从一开始就清楚这一点。”

“似乎,你很了解她。”布鲁克夫人觉得从他的话中闻到一股让人觉得可怜兮兮的酸味,她有些心事重重地看着他道,“达西表兄,我的同情必须要给一个人。我衷心地希望你能在将来某一天赢得你未来的妻子的心。”她伸出手挽住他的胳膊,“现在让我们回去吧,斯托克小姐在接受母亲的教导——希望她一直有耐心下去。”

其实达西也在担心这一点,他毫无异议地和布鲁克夫人一道返回客厅。——于此同时,柯林斯夫人灵巧地闪进了一旁的小隔间。

他们回到客厅时,柯林斯先生正在高谈阔论,滔滔不绝地讲述他正在教区为敦促邻里亲谊做出的贡献,正是因为他的兢兢业业,才能使得居民个个都友好相处。

朱丽叶脸上挂着一丝浅笑,似乎听得很认真——然而达西知道她的表情很空洞,她完完全全已经走神了。

凯瑟琳夫人却对此很满意,在下午茶的时候,她已经亲切地改口叫她“朱丽叶”,在随后的两个星期,她甚至像当初带着布鲁克夫人一样,也带着朱丽叶坐着马车在教区里像女王一样出巡。

当他们在罗新斯的做客结束后,凯瑟琳夫人对达西说道,“朱丽叶是一个好姑娘,她温和有耐心,懂得尊重别人——完全没有那种让人看了就厌恶的可笑的自尊心。当然,她远远称不上无可挑剔,她的才华和麦特卡尔小姐一比就差远了,我原本中意她做你的妻子。不过,她漂亮脸蛋弥补了这一点——我完全可以指望将来的达西小姐在继承了她母亲的容貌同时,才华要比她母亲出众,我得从现在就开始寻觅一个好的家庭教师——我一向就擅长这个,麦特卡尔小姐新换的家庭教师就是几年前我替她找的,瞧,她和以前一比出落得多好。”

“我完全没料到你能获得凯瑟琳夫人的青眼。”回程的马车上,达西说道。

“这其实很简单,”朱丽叶微微一笑,“她是长辈,我只要从来不顶嘴,她说什么,我就回答,您说的没错,夫人。”

达西讽刺道,“你一向是如此虚心好学的学生,可你在面对你人生的导师时,有时候并不像这么乖巧。”

“哦,是的。”她回答道。

“既然你已经认识到你的错误,那你应该虚心改正。”

“您说的没错,先生。”

达西有些迟疑地道,“你这是用对待凯瑟琳夫人的回答来回答我?”

“是的,先生,这都叫您看出来了。”她眨眨眼睛,一本正经地道。

达西有些气闷地将头转向马车窗外,他觉得有时候她对他的顶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总比她敷衍的态度好得太多。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更新5000字,虽然比不上双更的量……提前预告,明天就是婚礼。

感谢修米酱的地雷,也感谢达卡,jane,楠瓜,脑残四爷粉,yasmine,,neko,漫漫,小叶,喝杯花茶,花啊花,葡萄子……等等还有好多的妹子的支持~~群么一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