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7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39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婚姻无论对男女而言,都是一辈子的头等大事,对于婚礼的准备这大半年以来一直是布兰得利所有人的最重要的任务。

这是复活节过后的第一个星期日,而明天那个重要的日子就要来临了。晚上布兰得利有一场餐会,邀请的都是与之亲密相关的人物,

凯瑟琳夫人也来了,还带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正是麦特卡尔小姐,她原本想让这位娇客当朱丽叶的女傧相,只可惜该位置已经早有人选,是朱丽叶的一位远房堂妹和她的几个好姐妹,她们在半年前就搬到了布兰得利,和准新娘培养感情。

不过,麦特卡尔小姐本人对此毫不介意,她原本的目的就是来认识更多的人,看能不能找到让她中意的未来夫婿。比起与她们同一天到达的风尘仆仆的准新郎,显然相貌俊朗,拥有一头金发的准新娘的哥哥让她更为心动。

朱利安丝毫不知道大厅里有一位姑娘因为自己动了芳心,他有些烦躁地和朱丽叶抱怨,觉得婚礼的日子未免定得太早,朱丽叶太年轻了,她还没有到二十一岁呢!

“请你想一想新郎的年纪,斯托克先生,”格里菲夫人坐在朱丽叶身边,颇为不满地回道,“虽然他依旧称得上年轻有为,但许多像他一样年纪的年轻人已经有了自己的继承人……”

朱利安立即跳脚,“这就是朱丽叶必须这么早出嫁的理由?”他转向一直笑而不语的朱丽叶道,“亲爱的朱莉,不要提前展示你新娘的娇羞,你得仔细想一想,年龄悬殊会给婚姻带来多大的不幸啊!”

有人在他身后用一声咳嗽打断了他,“我很抱歉我的年纪给你带来这么大的意见,斯托克先生,但你此时说这些话未免有些太晚。”达西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当他刚刚找到未婚妻的所在,他就听到了朱利安的这一番见解。

“朱利安,你这种抱怨我几乎每天都在听,到了今天,你应该知道你半点也没有说服我,”朱丽叶笑着站起身,走上前挽住达西的手臂,为她未来的丈夫撑起腰来,“你说得太夸张啦,朱利安,达西先生的年龄刚刚好。”她又加了一句让准新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话——因为他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她道,“我很满意。”

朱利安有些耷拉着肩膀看着自己的妹妹,泄气万分,格里菲夫人得意地笑起来。

见此,朱丽叶松开挽着达西的手,又笑着去拉朱利安,努力说一些讨好卖乖的话,使他露出笑容。他攀住朱丽叶的肩膀,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后朱丽叶便歉意地回头朝他们笑笑。

格里菲夫人微笑着看他们走到另外一个地方,才对达西道,“来坐一会儿吧,亲爱的哥哥,别为未婚妻抛下你而感到失落,朱丽叶以后与你相处的时间必定比斯托克先生多得多,以前你也同样看尼克百般不顺眼——尽管他是你点头赞同的人。”

“我现在依旧看他有些不顺眼。”达西简捷地道。

听到他十分认真的话,格里菲夫人笑了,“别这样,哥哥,尼克他很崇拜你。”她有些怅惘地叹了一口气,“我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么好骗啦。不管你和朱丽叶的婚姻出于什么原因——我不能肯定是不是真的出自喜爱之情,但我仍旧衷心地希望你们能过得幸福。”她转过头去握住了达西的手,“老实说,朱丽叶要做我嫂子的这件事可能会影响到我和她的友谊,因为我总是无条件地站在你这边的,真希望你们不会发生让我为难的事情。”

达西笑了笑,“这不是一个好的婚前祝福,乔治安娜。”

格里菲夫人笑了。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当载着新娘的马车在人群的欢呼中到达教堂的门前时,达西感觉到他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其实婚礼的流程作为第二次当新郎的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可他还是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他的目光扫过坐在前席的乔治安娜,她显然依旧像第一次一样为哥哥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不过与以前相比,她找到了一个能安慰她并让她依靠的格里菲先生。安布尔夫人坐在对面的席位上,她与以往不同地穿了一件相当高调的紫红色缎袍,她灰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喜悦,达西看得清清楚楚。

门被缓缓地打开,带着白色头纱的新娘挽着温德尔伯爵的手缓缓地向圣坛上的达西走过来。

她的裙子像云雾一样美丽,达西紧张地想到,她似乎在某封信里提到过它的样式,不过他当时无法只凭借她那些无影无形的比喻想象出具体模样。她手中的捧花,当然是玫瑰,布兰得利一年四季都不会缺少玫瑰。还有她金发上熠熠发光的蓝宝石发插,是的,她也曾在信中提到过,是她母亲的遗物。

还没有等他胡思乱想个够,温德尔伯爵已经用碧蓝色的眼睛盯住了他,他低低地道,“我把我手中珍宝交到你的手中了,年轻人。”

达西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晚他在征求这位睿智的老人的同意时,他对自己说的一番话,“我们都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不会没有看出朱丽叶对你没有丝毫男女之情,可是你依旧站在了这里。我不奢望你是出自对朱丽叶疯狂的爱慕,但我也知道你绝不是因为她三万磅的嫁妆。我不明了其中的原因,但我不得不提上一句,朱丽叶或许很难相信一个人,但是如果得到了她的信任,她势必将回报你最大的诚意。而她自己或许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对你的信任远远超出你所预料的。显然这让我觉得吃惊,甚至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是你。不管你的条件如何出色,达西先生,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喜欢你做朱丽叶的丈夫——原因,咱们心知肚明。但是男人理解男人,婚姻使人成长。达西先生,一段失败会让你吸取很多教训,保持戒备和敬而远之远远不是进行过自我认识后该做的正确事情。逃避不是一个男人的行为。以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去包容她,或许你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惊喜。我同意了,先生,因为朱丽叶对你斩钉截铁般的信任,我以一个父亲的自豪和自得告诉你,你将会娶到整个英格兰,不,是整个世界最美好的姑娘当你的妻子,不要压抑你的热情,去吻吻她吧!”

此时此刻,达西将胳膊伸给那个全世界最美好的姑娘,一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臂轻巧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这只胳膊的重量在他心中却重逾千金,他眼前朦朦胧胧闪过朱丽叶在面纱下的那双剔透的蓝眼睛,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心底油然而起的是一阵欣喜。

神父的询问结束了,没有人对这桩婚事表示异议,他高声宣布了菲茨威廉达西已经和朱丽叶斯托克小姐已经结为夫妇。

所有人都站起身为他们祝福,他们从圣坛上走下来,穿过长长的宽阔走道,穿过众人的祝福目光,穿过高高的拱门,上了一辆被鲜花和白纱装饰的马车,他们将遵行最古老的仪式,去度过独属新婚夫妇的甜蜜时光。

新婚的马车在一家已经预定好的旅馆停下,达西扶着朱丽叶下了马车,两个人换上方便出行的衣服后,又再次坐上了马车,正式开始了他们的旅行。

朱丽叶属意的游历地是苏格兰。尽管达西已经去过许多次,但出于对新婚妻子意见的尊重,他没有任何意见。

“达西先生,新婚愉快。”朱丽叶看着他说。

“同样也祝福你,达西夫人。”达西微微一笑。

这大半年来,这对夫妇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使对方了解自己,他们并不是经常见面,但通信的频率很高,每一封信都交代了自己做的每一件琐事。使对方好了解自己的生活习性。这或许是个笨方法,但不得不说,对于他们而言,或许很管用。

他们一路上聊天轻松自然,完全像相交多年的好友。达西早年在苏格兰游历的经历,更是朱丽叶一直兴致勃勃追问的话题。

朱丽叶对苏格兰的印象完全来自前世的一部电影,时光或许模糊了情节,但是模糊不了当时的震撼,还有那始终萦绕在耳的悠扬风笛乐声。

然而,她发现在她亲眼见到憧憬苏格兰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横亘眼前。当晚,他们歇在了奥尔顿镇的一家旅馆。

洗完澡的朱丽叶毫无轻松的余地去欣赏洋溢着路易十五时期风格的房间内饰,和上次两个人一起去罗新斯不同,这回他们住的一间新婚套房。

朱丽叶坐在柔软的床边,想了想,就掀开属于自己的那半边被子,钻了进去。

当达西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就看见房中间的大床上鼓出一个人的形状,朱丽叶虽然规规矩矩地睡在右边,但是她那一头*的长发却被她忽略了,一路蜿蜒到床的正中央,将被子和枕头都洇湿了一大片。

达西走到床边,俯身看她,他有些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新上任的妻子正闭着眼睛装睡,或许是怕自己发现,也大约是察觉到自己的靠近,呼吸从微不可闻到没有起伏——明显在憋气。达西伸出手挑了她的一缕湿发贴了贴她的脸颊,“朱丽叶,如果你不起身叫女佣重新整理一下床铺,亲爱的,我们今晚或许谁都睡不安稳了。”

朱丽叶冷不防他会直接拆穿,有些懊恼地坐起身,摸摸脸颊,看着他,“我想喝酒。”

达西对此报之一笑,见她从床上下来,就将一边的外套递给她,动手拉了铃。

只一会儿,旅馆高效率的女佣已经将新换的床被铺好,朱丽叶要的酒也已经放在了床边的小圆桌上。

“我想要白兰地,不要淡啤酒。”朱丽叶再次从浴室出来时,看着圆桌上的酒杯向达西道。

达西正坐在床上看书,听到她的抗议,不由扬起眉,不赞成地看着她,“我不认为你今天睡觉前喝白兰地是个好选择,我并不希望在新婚第一天就得知我的夫人竟然是个酒鬼。”

朱丽叶站在那里有些踌躇,看着他欲言又止——这很奇怪,达西头一次见到她露出这样的一面,这大半年来,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已渐渐趋向一个合格的淑女,偶尔有些顽皮,但她本人都是大大方方的,或者这样装扮的朱丽叶也叫他感到新奇,她刚刚在浴室里努力把头发擦得半干,毛毛糙糙到乱七八糟地堆在肩头,外套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的长睡袍,下面是两只光光的脚丫。

一切都率真的像个孩子。

达西微微一笑,拍了拍右手边的枕头道,“如果你不想喝它,就来睡觉吧!”他话音刚落,就惊讶地看见朱丽叶猛地端起酒杯将它一饮而尽。

她憋红了脸,一鼓作气地跳上床,可谁知,床铺太过柔软,她一下子扑倒在枕头上。

达西惊诧万分地看着她一系列的举动,倾过身,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想将她从枕头里扶起来,揶揄地问道,“达西夫人,我能问一问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朱丽叶死死地拽着枕头的边角,她的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你不让我喝白兰地是一个错误,达西,我没法鼓起足够的勇气去履行妻子的义务。”

朱丽叶说完这句话,房间顿时安静极了,然而这寂静只维持了大概一秒或两秒后,达西爆发出一阵愉悦的大笑。

他将手中的书放回床边的柜子上,不动声色地看着朱丽叶依旧埋在枕头里,他蹙着眉头,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会让一个已经羞涩万分的人恼羞成怒,否则他新婚的第一夜或许可能真的要泡汤,他道,“达西夫人,鉴于以往一件使我万分后悔的事情,我觉得你今晚你完全不需要履行妻子的义务,而是由我,来履行作为丈夫的职责。”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angsat妹子的地雷哇!称呼太*了,我完全软倒在地,哈哈!

朱爸的话其实对达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转变,给他敲了脑门子,再给他点自信:我家闺女信任你啊!感情长久的基础是什么?就是信任啊!

订婚到婚礼大半年的时间留给达西做深刻的自我认识。其实,个人突然感觉这也是两个闷骚。她强他就弱,她弱他就强。以前貌似朱丽叶占了上风,可新婚之夜,她就弱爆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