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8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1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对于朱丽叶而言,让她清晰地分析感情中的利弊,她或许能分析得头头是道,此时她冷静又理智,把她所有的关于爱情是怎样不靠谱的知识有理有节地说出来,事实上,谁都想不到这只是一个初恋无疾而终的年轻姑娘——或许还算不上初恋。她只是看多了分分合合,冷酷的现实完全像一个自然的现象在她的脑子里形成根深蒂固的概念,或者简单来说,她带着独属于现代人的通病。

她或许对情感的理论知识掌握得足够丰厚,自我控制的也很好,然而夫妻之间的实践着实让她败下阵来。

第二天的某个时辰,朱丽叶从深深的睡眠中醒过来,她才动了动,就觉得自己仿佛是一架生了锈的机器,然而,还没有等到她反应过来身处何地,她的额头已经被印上了一个吻。

“早上好,朱丽叶。”达西的面前放着一本书,他此时侧身,用一只手臂环着朱丽叶的肩膀,手指将黏在她脸上的发丝拨开,“从今天起,你被允许在床上吃早饭了。”说完,他就坐直了身体,仿佛刚刚那样暧昧的动作完全不是他做的。

朱丽叶觉得这场婚姻的开头似乎对自己很不利,她感觉有一部分底气从她身体里消失了,她原本可以从容自在游刃有余地扮演达西夫人这一角色,然而,当她惊慌失措地发现她光|裸的双腿还纠缠在一个温暖的地方时,她立即意识到自己的窘迫的处境。

达西默不作声地看着她的脑袋一下子钻进了被窝,他体贴地将一边的睡袍放到了枕头上,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从被口钻出来摸索,待摸到睡袍,又嗖地将它拽了进去。

达西忍着笑,看着那团东西在被窝下七扭八扭,偶尔碰到自己就会短暂地静止一下,大概过了七八分钟,被子掀开了,达西看着朱丽叶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皱巴巴的睡袍,东倒西歪地跑进了浴室。

他叹了一声气,却愉悦地勾起唇角,拉响了床头的铃铛。

早饭很简单,也很精致。

朱丽叶磨磨蹭蹭地从浴室出来,默默地爬上自己的那一边,开始吃早饭。整个过程中都没有看向达西一眼。

或许早几分钟前,达西还为她的羞涩感到愉悦,然而当做妻子的一眼都不看丈夫后,他就觉得这个状况有些令他头疼了。他没法想得到朱丽叶会如此羞涩——他也不愿意拿别人来同她作比较。

“朱丽叶,你今天要穿哪一条裙子?”他绞尽脑汁才问出这一句,语气颇为和蔼,循循善诱,完全像在哄一个正在生闷气的十岁小女孩儿。

正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盘头发的朱丽叶知道这是他正在递梯子给自己,她努力暗示自己完全可以大方点儿,昨晚的意乱情迷完全是那种情况下无法避免的反应,然而她一转过头去,就立即将刚刚所有竖立好的心里建设统统抛之脑后,她闭紧眼睛有些气急败坏地道,“你为什么不能把你的扣子扣扣好?”或许她能目不转睛地欣赏杂志上的男模,但却无法大方地欣赏眼前这个突然变得性感外漏的男人。

“你不会是一个刻板的姑娘吧,朱丽叶,难道你是吗?”达西看了看自己敞开的衬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动手将纽扣一粒一粒地扣上,他看见朱丽叶仍然死死地闭着眼睛,五官都皱成了一团,觉得颇为有趣,忍不住走上前捏了捏她贝壳似的耳朵。

粗粝的指腹流连在柔软娇嫩的耳垂上,忍不住让朱丽叶打了一个颤,这个小哆嗦盛放在达西的手心里,不免让他一愣,两人都不约而同想起昨夜那场仿佛壁炉里霹雳啪啦燃烧的柴火突然暴扬起的绚丽火光般的情事。

达西的手指渐渐从她的耳边摸到她的脸颊,又沿着脸颊滑向脖子,将手指插|进她柔软的发丝里。

朱丽叶睁开眼,愣愣地看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脸。她脑袋杂乱,心里涌上的是道不清说不明的复杂情感,或许有些害怕,或许有些惊慌,或许还有一些莫名所以的期待,她想抬起手臂推开他,然而她浑身发软,心脏跳得很快。她拼命回想曾经看过的书或者电影或者电视剧,在这种情况下她应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制止接下来可能让她无措的事情,然而她回想不到可以借鉴的素材。随着唇上一热,她的脑袋已经完全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个吻时间不是很长,朱丽叶太过被动也是让达西有些遗憾的原因,他的唇再次轻轻碰了碰她的唇角后就离开了。不过他依旧俯身凝视着她。

从这样近距离的仔细观察,朱丽叶发现达西的的确确长了一双如子夜般深邃的黑眼睛,他的眼睫毛出人意料的浓密,尤其是下眼睫,将原本就形状漂亮的眼睛点缀得更是深情,她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达西的手指从她温暖的头发里退出来,托住了她的下巴,“朱丽叶,你得用眼睛看着我,我是你的丈夫。你嫁给了我,就意味着你我之间将永远会如此亲密。”

“永远”这个词在朱丽叶听来十分刺耳,她的唇角刚动了动,想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达西的一只手指已经重重擦过了她的嘴唇。

“不要说任性的话,达西夫人。你得为你的选择负责。”

朱丽叶不明白为何一夜过去,他的气势变得如此强势,让人不容忽视。

达西松开她的下巴,走到床边,在床上一大堆散着的衣物间,挑出一件宝蓝色的裙子,“穿这件好吗?蓝色很称你。”

他的举动在朱丽叶看来过于轻佻,她不由对他怒目而视,起身从他的手中夺下那条蓝裙子,她有些傲慢地道,“我更喜欢那条黄色的。”说完看了他一眼,仿佛这样就能找回她的气势。

然而她忘记了她还穿着睡袍,红晕还残留在她的脸颊上,玫瑰花苞似的双唇才被抚摸过,盘起的头发已经被达西的手指捣乱得蓬松凌乱——简单的来说,毫无气势可言,却带着一种女孩儿成长起来的娇媚。

总而言之,达西觉得她可爱得不可思议。在这样的好心情下,他乐意去纵容她。

这大半年来,达西思索过很多,从一开始到现在。他确定他爱慕过伊丽莎白,也确定那样的热情在一日一日的繁琐和烦心中消磨光了。爱情经过最热烈的那个点,进入冷静的审视和反抗——外界太多的因素使他们出现裂痕,内部也有太多的磨合需要彼此完成。然而,达西还没有找到能继续爱伊丽莎白的理由,他们就分开了——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他们可能会找到一种新的相处方式,完美的相携一生,也或许他们在日复一日的疲劳中成了相看两厌的“倦侣”。生活有如此多的不确定性,达西遇上了另外一种选择。

朱丽叶抱着裙子看达西依旧站在原地抱胸看着她,不禁有些气闷,她含糊地道,“你到浴室去,我想在这里换衣服。”

如此理直气壮。

达西用手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道,“不必保持神秘,达西夫人。在昨天,你已经一一都向我展示过了。”

朱丽叶恼羞成怒地将手中的裙子用力向他掼去。达西轻轻巧巧地接住这条柔软的长裙,笑笑,转身走进了浴室,并带上门。

等到朱丽叶勉强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亲手将自己选择的那条黄色的衣裙扔了出去,她赌气地撇开最上面的蓝色裙子,从箱子里翻出另外一条银白色的刺绣衣裙。

朱丽叶不想唤女仆进来,她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自己将睡裙脱了下来,她有些不自在地瞥了一眼梳妆镜中映照出来的身体,就急急忙忙地套上胸衣和衬裙,她努力地将手往后伸想将内衣的系带抽紧点儿。

“你不要这件裙子了吗,朱丽叶?”浴室的门打开了,达西声音响起的同时,朱丽叶手臂还保持着系带的姿势,飞快地转身,怒视着他。

达西手里举着那条黄色的衣裙,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她,语气仿佛在说自己的无辜,“我是一片好意,达西夫人,我只是想起你说要穿这件。”看见她的姿势,他脸上似乎露出一丝诧异,“你没有让女仆进来帮你吗?”说着他走上前来,将裙子轻轻放在床上,伸出手似乎想帮她。

这个人今天早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戏耍她,简直让朱丽叶怒不可遏,她松开手,也不管细棉布胸衣的系带还松松垮垮地挂在身后,她猛地扑进达西的怀里,迅雷不及掩耳地用双手沿着他衬衫门襟用力地一扯,纽扣在地面,墙壁上弹出噼里啪啦的一连串声音,达西的衬衣只剩下末排两只可怜的扣子,却也遮挡不住他岌岌可危的春光。

达西高高地扬起眉看着她。

朱丽叶不甘示弱,她扭着自己有点疼的手指道,“达西先生,你该先顾着你自己的衣容,不必替我操心。”

达西哈哈大笑,他双臂一用力,掐着朱丽叶的纤腰将她抱起,一个转身已经将她压倒在床上一堆凌乱的衣物里。

他黑色的眼睛逼视着她的脸。

朱丽叶虽然慌乱,但仍然使自己努力镇定地回望着他。

“真了不起。”达西语意不明地夸赞了一句,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认真道,“朱丽叶,我希望我们相处时能更加自如,彼此身体柔软,这样我们才能及时坦诚内心,发现问题。”

朱丽叶皱起眉,觉得他的话虽然没有毛病,但总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有点要求太多。

她的手从达西的衬衣下摆伸进去,慢慢沿着他的背部摸索到裤子的边缘,她的指尖轻轻一勾,手指就轻易地滑进去一半,被达西按住了。

她停下动作,挑眉看着达西,“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能做到身体柔软?”

达西有些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

朱丽叶,理论知识虽然重要,但实践出真知啊……

码完字,胆战心惊戳手机看评,一下子看到neko妹纸的评,感动得要死要活,一扫这两天萎靡不振的状态顿时满血复活啊。neko啊,咱有了你,啥都不在乎了,咱现在不把那孩子放心上了,扫都不扫她的回复,反正也看不懂她说啥。你,还有那些支持俺的妹子们才是咱的心头宝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