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5字数:174192

达西思考时皱在一起的浓眉在面对妻子时散开了一点,他努力使自己疲惫的声音温和,“什么事,莉琪?”

虽然有一大堆的东西堵在心里想要吐诉,可真正面对达西的脸时,伊丽莎白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她听见自己用平淡单调的声音问道,“你准备拿乔治维克汉姆怎么办?”

达西心头有些失落,也有些轻松,他从沙发上站起身, “别担心,默克尔医生医术高明,既然维克汉姆已经不能兴风作浪再做什么坏事,德比郡也不是没有隐秘的房子租赁。明天雷诺兹夫人会在德比郡看看合适的房子。”

伊丽莎白心底突然就窜起一股怒气,压迫着她的心脏,叫她不爆发出来就难受极了,于是她叫起来,“彭伯利这么大,难道就没有一间屋子能让他们住下的吗?”

达西迅速瞄了她涨红的脸皮一眼,冷静地道,“就算没有这个不名誉的疾病,我都不会让他们再长久地待在彭伯利。莉琪,我以为我们都达成了共识。”说完,他就越过伊丽莎白,自顾往楼梯走去。

伊丽莎白顿时觉得自己是被抛下了,这让她觉得十分难堪,她不管不顾地大叫了一声,“菲茨威廉达西!”

达西的脚步顿了顿。

“我的家人已经让你感到难堪无法忍耐的地步了,对吗?外面的是用怎样的语气说我这个攀上高枝的达西夫人的我可是一清二楚,你也这么想对吗?我配不上你,对吗?你敢说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别人会怎么说,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我无法改变别人的看法。可无论外面的言语是什么样的,你仍旧是达西夫人,仍旧是彭伯利的女主人,”达西有些苦涩地闭了闭眼,他的声音低沉,平静,从背后几乎看不出他脸上痛苦的表情,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向伊丽莎白说明白这个道理,尽管他说了很多次:他们无法改变外面世界的太多无奈,这是早就回注定的风波——从他们决定结婚开始,主流社会的观念就不看好他们的婚事——可他们如果足够坚定,完全可以一直和睦下去,可惜现实并非如此。半晌他低声道,“已经很晚了,莉琪,去睡吧。”

立在原处的伊丽莎白看着他头也不回地上了楼,一下子将自己摔在了沙发里,捂着脸呜呜的哭泣起来。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雷诺兹夫人心底叹息了一声,默默地退出门厅,将大厅留给了这个伤心哭泣的女主人。

“雷诺兹夫人,”女仆索菲正拎着一盏油灯等在她的房门口,“厨房都已经清理好了,梅让我替她向您请一天假,她的母亲病了。”

雷诺兹夫人插着手进了房间,屋子里的壁炉已经燃起来了。

“梅已经走了吗?”

“是的,”索菲将油灯搁在屋内的小方桌上,“是莫德送她回去的。”

“明天的早饭分开送去先生和夫人的房间里。”

索菲应了一声,她明亮的眼睛突然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神情疲惫的雷诺兹夫人,出声道,“先生和夫人又吵架了吗?”

雷诺兹夫人一惊,抬起头严肃地打量她。

索菲被她锐利的眼神吓了一跳,连忙道,“我只是听莫德提了一句,他说这几天日子不好过,让我谨慎些。”

听到这话,雷诺兹夫人精神一松,不由自嘲地笑了笑,这还是个孩子呢。

“没关系,”索菲似乎察觉到气氛地松动,用愉快的口吻道,“等到彭伯利有了小少爷,先生和夫人就不会像个孩子似的吵架了,我哥哥和嫂子就是这样的,有了孩子,好像他们一下子就长大了。”

这句话因为故作老气横秋反而更显得孩子气了。

雷诺兹夫人却觉得心情愈加压抑了起来。已经两年多了,彭伯利还没有继承人出生——而男主人和女主人似乎从半年前乔治安娜小姐出嫁后再也没有同房过。

索菲没有察觉出雷诺兹夫人的心事,她愉快地向她道了晚安,带上门,就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天气就阴沉沉的,天幕低垂压抑,阴霾的云朵遮住了天空每一寸清新的蓝色。

朱丽叶在自己的房间吃早饭时,朱利安披着一身被毛毛细雨打湿了一层绒毛的斗篷走了进来,他摘下头上的帽子,伸出手胡乱地拔了扒金发,将它们搞得乱糟糟的,“嗨,这种天气,刚刚我问过旅馆的园丁,恐怕连续几天都会下大雨。亲爱的,我们必须得顺从老天爷的脾气延迟几天上路了。”

朱丽叶切下一块培根送到嘴巴里,这才鼓着腮帮有些不乐意地道,“迟几天……早知道路上再快些就好了,说不定这个时候我已经坐在布兰得利陪伴我可怜的父亲了。玛格丽特小姐上个月写信告诉我露比已经生下了小马驹,是一匹小母马,她偷偷告诉我,父亲让她瞒着不告诉我,想让我回去有个惊喜,我猜他一定是等着我回去给小母马起个动听的名字呢!”

朱利安对妹妹私下里有时毫无仪态的吃饭方式司空见惯,笑着弹了弹手中的帽子,“亲爱的朱蒂,你最没有资格抱怨,要是早几天,我们可就错过昨天彭伯利的舞会,若不是你的请求,我可不会答应菲茨威廉上校的邀请,要知道,因为你在一个月前被安布尔姨妈带领着进入社交界,而我们可怜的老父亲却无法到场,他已经够生气的了。他可是心心念念着要在你十八岁生日那天给你举办第一场盛大的舞会。若是他知道我提前带着你在彭伯利的舞会上亮相过一次,那我可就糟糕了!”

“昨天的宴会也不过如此,”说完,朱丽叶皱眉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彭伯利昨日来的宾客虽然多,但大多却是临近彭伯利的住户,我想只有很低的可能性,才会在我的舞会上见到他们。毕竟,布兰得利离彭伯利还有好一段距离呢!”

“你说的对极了,”朱利安表示接受了妹妹的安慰。

“先生,小姐,有一位菲茨威廉上校来访。”唐娜敲了敲门。

“哦,请他到我的房间去,唐娜。”朱利安站起来,想了想又俯身凑近朱丽叶的耳边道,“亲爱的,请听兄长一句忠告,他对于你来说太老了,崭新璀璨的珠宝更需要一只精致的盒子,而不是已经生了锈的老古董。”

朱丽叶脸不红心不跳地将盘子中最后一块煎蛋塞进朱利安的嘴里,才甜甜地笑道,“真是毫无意义的忠告,亲爱的兄长,不过我接受它。”

对于现在的朱丽叶来说,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

于是,朱利安嚼着煎蛋,心满意足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去见那只“生了锈的老古董”。

菲茨威廉上校的来意开门见山,“嗨,朱利安,看来是老天爷都在替彭伯利留客。我代表我的表兄邀请你和你的妹妹去彭伯利住几天。要知道旅馆再怎么好,也没有宽阔的彭伯利舒适。雨天在异乡的旅馆里多无聊,何不在彭伯利暖和干燥的大厅里来几场牌呢?至于斯托克小姐,格里菲夫人——也就是达西的妹妹今天就会到彭伯利,想必十分乐意去认识令妹这样的好姑娘。”

毫无疑问,朱利安被这只老古董打动了。见朱利安略显犹豫,菲茨威廉上校便继续鼓吹起雨天在彭伯利的好处,先是庄园的仆人比旅馆的仆人周到,接着是斯托克小姐必定不会觉得无聊,再然后彭伯利比旅馆要安全许多,总是无论如何,下大雨无法赶路的几天,住在彭伯利比住在旅馆好多了。

朱利安尽管上过战场,可还是年轻面嫩,抵不过菲茨威廉的热情邀请,最终让唐娜征询过妹妹不反对的意见后,便点头答应了。

菲茨威廉上校纯属先斩后奏,他哼着歌,冒着毛毛细雨骑马回了彭伯利,直接闯进了达西的书房,告之了自己的邀请。

尽管家中恼人的事情一桩桩,达西还是体谅了表兄弟急需解决人生大事的迫切心情,写了帖子,派遣了雷诺兹夫人和几个男仆去欧格登旅馆接斯托克兄妹。

斯托克家的下人只有唐娜和两个车夫一并去了彭伯利,其余人依旧住在旅馆里。

和彭伯利庄园一板一眼的女管家坐在一辆马车里,朱丽叶无论是言谈还是举止不自觉显示了十七年精细的教养,倒叫这位年逾五十的老妇人想起了半年前将将出嫁的达西小姐——现在的格里菲夫人,想起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姐今晚回家,心里因为男女主人不和的阴霾微微散开了,连带看着朱丽叶的目光也变得十分慈祥和柔软。

再次应邀去彭伯利的朱丽叶,这次则是被已婚的达西小姐诱惑了。

说到底,还是该死的好奇心。朱丽叶心底暗暗鄙夷了自己一番,不过,转眼又摆起十七岁少女独有的天真笑容将这番一点不诚恳的自我鄙夷抛之脑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