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9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这句话搁在其他的境况下,达西或许可以让自己认为这是朱丽叶对丈夫的调笑,然而,今天的他却无比清晰地看出她说这句话时掩藏着的漫不经心和敷衍。

他有些生气,在屋里来回踱了两步,终于出声道,“朱丽叶,这就是你对生活的态度!”

朱丽叶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严峻的语气对她说过话了。她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我想我不太能明白你的意思,达西。”

“那是因为你一直没有明白过。你一直对万事敷衍塞责,从不认真!你对事情的看法也从来没有轻重的概念!”达西被她那微露戒备的模样惹得更是恼火万分,毫不留情地指责道。

朱丽叶深吸一口气,使自己的语气平和,“你至少该让我清楚是我的什么行为让你想起这样有高度的控告。”

“那就太多了。”达西迅速地接口。

“那就从眼前的说起!”朱丽叶的语气有点冲。

达西憋了一会儿,似乎在平稳情绪,又似乎在思索,终于道,“好,那就提一提你在陌生人面前毫不掩饰地替卡尔先生这样轻浮,冲动,愚蠢的人毫不犹豫地压上你的名誉做了‘诚恳’的辩护!”

朱丽叶尽量保证自己看起来很耐心,“我倒认为那正正是显出我负责认真的态度才对。我有责任和义务告诉警察我真实的想法。你不能因为一个警察的话就对卡尔的看法有失公允,他们总是多疑的。”

达西脸上没有丝毫笑容,黑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她,“不要在我的面前替他遮掩。想一想你的身份,达西夫人!不错,他们正是多疑的,并且多嘴,只要自以为发现了任何蛛丝马迹立即吹嘘得沸沸扬扬以示自己了不起,你竟然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些,难道你希望你再次和卡尔先生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吗?我完全记得清清楚楚,达西夫人,你大概忘记了是谁在那个莽撞愚蠢的人手中挽救了你的名誉——我真真切切地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能如此宽宏大量原谅那样一种人!难道那件事不足以证明卡尔先生的没有头脑吗?我完全有理由相信警方的推断没有失误,他虽然有冲动的前车之鉴,却未必不会再一次头脑发热。”

“这是两件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根本不能混为一谈!你不能因为那件小事,就认定他会在冲动之下杀人!”朱丽叶不耐烦地道。

“小事!在你的心里,这就是件小事?达西夫人,如果我没有拦截到那辆马车,你现在就要被上流社会所唾弃,隐姓埋名躲在乡间承受因为这件小事情所带来的种种苦恼!你的父亲,你的兄长,还有我——我的妹妹将会为你痛心不已!性质有何不同?都是明知绝对不能去做的事情,而偏偏做下了。达西夫人,不要因为他对你的爱慕之意就虚荣心大涨从而抛弃你的公平公正!这两件事在我看来同样都应该送他去绞架!”

“不可理喻!”朱丽叶从沙发上站起身,“有失公平公正的是你!你不能就这样认定他杀了人!如果他因为冲动犯下的错误就该被认定为杀人犯,就该被送上绞架,那同样犯下错误的我呢?”

“你是被迫的。但正如我所说……”

她飞快地打断他,“可是没有逼我一定要去赴这个约会!我同样愚蠢,冲动,同样有不理智的时候,那么你也因为这评判我有可能成为一个杀人犯吗?”

“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已经改变你对那件事的态度,认识到你的错误。难道说,你为了替他辩护,再一次推翻你之前的认知吗?”达西深吸了一口气,尽管他努力克制,可他的声音依旧可以听出勃发的怒气,“你完全不需要再三地将自己的名字同他的联系在一起,你非要这样做比较才行吗?”

朱丽叶停顿片刻,“关于那件事,我真的很感激你,达西。他对于我来说,远远没有那么重要,所以我才不会太过记恨他。也或许……或许有你说的虚荣心从中起到了作用,但我并不是诚心非要提到他——话题是你先提起的。”

或许是因为她的语气软了下来,也或许是因为她对某位先生重要性的看法,使达西的怒气也消散了些,不过他依旧加了一句,“你完全可以否认你曾经和卡尔订过婚这件事。”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纠结于此事不放,”朱丽叶语气有些急躁,“我宁愿闭嘴,也不愿意说一个根本不可能隐瞒得了的谎言欺骗别人!谁也无法料到这一句谎言会不会给以后带来很大的麻烦,隐瞒只会让他们更加兴奋!”

“很好,”达西看着她,他似乎在思考,“我很高兴——为你的诚实感到很高兴。那么,告诉我,没有紧闭嘴巴的你那一刻有没有考虑到你丈夫的感受,或者换句话,你爱你的丈夫吗?”

朱丽叶诧异到不敢相信的表情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的红唇都说明了一个答案。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滞了,达西的表情渐渐变得肃穆又冷漠,他再也没有看愣在原地的朱丽叶一眼,飞快地走出了会客厅。

门被“砰”的一声关上的同时,躲在转角的索菲吓得一个哆嗦,她飞快地伸出脑袋瞥了一眼男主人怒气冲冲的背影,小声地问站在她身边的雷诺兹夫人道,“第一天就吵得这样厉害……我们还要不要去见新夫人?”

雷诺兹夫人极为淡定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当然要见。”她亲切地看着索菲笑了笑,“我亲爱的孩子,可别小看这一场吵架,吵得越热闹才越好呢!走,咱们走吧,去看一看夫人有什么吩咐——顺便再啰嗦一句,应该把‘新’字去掉,索菲。”

达西怒气冲冲地进了自己的书房。尽管几个月没有踏足这里,但书桌和书架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他拉开窗帘,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努力平息了一会儿怒气和无论如何都止不住的失望难受。他甚至想起宾利小姐曾经说过的话——她形容贝内特家或许有女巫血统——可是现在看来,有女巫血统的另有其人。

从上一段婚姻结束后,他对爱情唯恐不及,甚至觉得爱情除了它的消逝会使人更加痛苦之外对婚姻毫无益处。他没有预料到自己又会受到邪恶的吸引——没错,朱丽叶身上的的确确带着女巫的邪恶气质。冷酷,无情,毫不仁慈,捉摸不透!在订婚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他一次又一次地反反复复地去回想决定和朱丽叶订下婚约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或许是她说的观点太诱人,又或许是她本身太诱人。然而,当他在教堂里把她的身份变成达西夫人的时候,他就明了了——她,她自己本身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促使他做出决定的原因。没有确切的原因,他找不出任何确切的让他着迷的原因。他并非看不出她身上的缺陷,可依旧认为她拥有与众不同的智慧。

他赞同她的观点,他愿意去当她的朋友,她的老师;他乐于用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去满足她的好奇心,乐于用自己的想法和人生态度去慢慢教导影响她有些还不成熟的看法。可是他更加希望他在她心目中不仅仅是朋友,不单单是老师——还要再亲密点。

或许他还有些心急,达西长长出了一口气,在书桌前坐下来,迫使自己埋首于一大堆未来得及处理的教区事务,从而能将朱丽叶那可恶的脸庞暂时驱逐到脑海之外。

一直快到晚饭时间,达西才猛然想起来今天是朱丽叶新婚后第一次来彭伯利,他竟然因为一场争议就将她给忘了。他立即站起身推开椅子,大步走出房间,沿着楼梯几乎有些不顾风度地飞快往下奔,将提着裙摆正在上楼的雷诺兹夫人吓了一跳。

不等雷诺兹夫人说话,他就匆匆追问,“朱丽叶在哪里?”

雷诺兹夫人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叫得是女主人的名字,她飞快地瞥了他一眼,“我正要和您说,达西先生,夫人说她累了,让您不需要等她一道用饭。”

“她在哪儿?”达西心里一刺,皱着眉问道。

“她已经在她自己的房间睡下了,”雷诺兹夫人含含糊糊地道,她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大悟地补充了一句,“啊,达西先生,波尔先生前来拜访你,他有一大堆委员会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达西沉默了一会儿,“让他和我一道用晚餐吧。”说着,他继续往楼下走,不过这一回,他的脚步慢了许多。

波尔先生将几个月来教区发生的事件以及一些问题和达西讨论完毕后,已临近睡觉时间,他颇有些歉意地道,“照理您新婚,我应该再晚点儿上门才是,可是弗里茨先生的事情不能再拖……”

达西表示完全没有关系。

波尔先生笑道,“委员会的人们都高兴您娶了一位身份高贵的妻子,他们想给夫人办一场宴会,就邀请教区的几户人家,但担心她不乐意参加,就让我顺便来问一问夫人的意见。”

波尔先生极为高兴地发现他们教区的地方长官在这场有些高攀的婚姻中依旧掌握着主导地位,他没有让人询问妻子的意见,直接道,“多谢你们的好意,届时一定去,我能肯定她一定非常乐意。”

达西送走了兴高采烈的波尔,才有些疲惫地松了松领口,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洗了一个澡,一个人孤单单地躺在床上时,很难控制住自己的思绪不去想朱丽叶。

正当他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达西僵硬着身子,强压着自己跳动得过于快速的心脏,静静听着熟悉的脚步声慢慢走近,接着身边一沉,一个充满馨香的柔软身体已经从身后抱住了他。

他听见朱丽叶委屈地柔声控诉道,“你太坏啦!第一天就不给我撑腰,结果我没有自己的房间啦!我可不想睡前达西夫人睡过的房间。”

正在自己房间整理床铺的雷诺兹夫人连连打了几个喷嚏,觉得新上任的达西夫人未免有些奇怪,第一个要求竟是让自己把新整理出来给她的房间重新锁上,将她的行李全部搬进原本达西夫人的卧室里去,却不要人整理,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

她丝毫不知道朱丽叶拿这件事做了借口正向达西讨要梯子,索性男主人对她的品性深信不疑。

达西冷静地回道,“我不认为雷诺兹夫人会如此的不尽心。”

朱丽叶丝毫没觉得她的诡计被拆穿有什么好害羞的,没有点灯的黑夜更增添了她的胆子,她的双臂将他搂得更紧了,她的声音更加委屈了,“与雷诺兹夫人有什么关系呢?事实上,你的确将我忘了呀,我现在也确实没有房间。你不愿意收留我吗,达西?”

达西在这样的情形下怎么可能让自己像她一样冷酷无情,他忘记了彭伯利还有无数空闲的房间,翻身将朱丽叶搂进了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兔小圆的地雷~~么么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