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1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51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到达西的眼皮上,将他从甜黑的睡梦中唤醒。他动了动,举起空闲着的右手捏了捏额头。他从枕上微微转过头,轻轻在依旧好梦正酣的朱丽叶的额头上吻了吻。她似乎有些不耐烦,秀气的眉毛拧了拧,就埋头往达西颈窝更深处去。

近半年的朝夕相处,达西深知朱丽叶睡懒觉的习惯,他小心翼翼地从她的脑袋下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失去一个温暖源对朱丽叶来说完全不受影响,达西有些无奈地看着她顾自转了个身,将脑袋埋进被窝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却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粉腻的美背。于是他只好弯□,将被子重新替她掩好。

朱丽叶从美梦中彻底清醒过来时,身边早已没有了达西的影子。她穿好衣服,有些兴味索然地走出房间。

她对彭伯利完全不熟悉,也毫无立即观赏的兴致。她恹恹地沿着摆满雕像的精致走廊走到楼梯中央。

“哦,夫人,您醒了。”大厅里正有一个年轻女仆拿着白棉布擦拭金器,见到她从楼梯上下来,立即向她问好。

朱丽叶曾经见过她,还依稀能回忆起她的名字,“你早,梅?”看见她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朱丽叶知道这个名字没有错。

“厨房已经准备好了早饭,夫人。”梅将手中的棉布放到一只花瓶的后面,两只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您想在哪里用餐?”

“达西先生呢?”朱丽叶问道。

“先生他一早就去了伦敦。”

朱丽叶有些惊讶,不过没有说话。

早饭做得很精致,可朱丽叶发觉她的胃口并不是很好,她潦草地吃了一小块煎蛋,就把早饭应付过去。

雷诺兹夫人在稍晚的时候出现了。她对这个时间点儿看见朱丽叶吃早饭毫不吃惊,只是对她的胃口有些不满意,“你得再吃点儿,夫人。”她从头上解下外出的帽子,对朱丽叶解释道,“达西先生有急事需要去一趟伦敦,他给你留了一封信在他的书房里。”

朱丽叶应了一声,问道,“他的书房在哪儿?”

雷诺兹夫人动作顿了顿,立即意识到面前这位达西夫人竟然对自己的家还不熟悉。她又看了看朱丽叶似乎充满了倦意的脸庞,有些拿不定主意是否带她将大厦介绍一番,她怀疑她没有体力将大厦都浏览上一圈。

朱丽叶看出她的犹豫,“你只要告诉我书房在哪里,雷诺兹夫人。”

“三楼东南角靠着一道小楼梯的那间,夫人。”

朱丽叶向她道了谢,并表示自己实在吃不下了,也许是旅途太过劳累影响了她今天的胃口。

达西在信中的解释和朱丽叶所猜想的一样,他决定去伦敦是为了避免那两位警察没有信守承诺而导致流言的产生。他并没有再提到关于卡尔就是凶手这一观点,尽管从他的字里行间,朱丽叶仍然能看出他对卡尔的不屑一顾。

昨天那场争吵似乎了无痕迹,他在信的末尾依旧用极为克制情感的语调让朱丽叶好好休息,并且可随意翻看他书房里的书籍。

对于朱丽叶来说,达西这个时候离开彭伯利,实在是一件好事。尽管他俩似乎达成了和解——用朱丽叶的方式,可问题依旧存在。他们争吵的原因——他对卡尔的偏见,对她敷衍态度的指责完完全全可以忽略,最让朱丽叶忐忑不安地是他最后一个问题——她也无法忘记他最后的那个有些冷漠的表情,着实让她胆战心惊。

目前为止,这场婚姻给朱丽叶带来的感觉要比她设想的好得很多。或许有许多尴尬的现实问题她婚前想象不到,但只要习惯,她完全可以应付得来。达西是一个好丈夫,知识渊博,细心体贴,足以让做妻子的尊敬他,崇拜他。

然而昨天他的神来一笔的的确确吓到了她。她从未想到过他们之间需要提到“爱”这个字眼——这让她在那一刹那觉得达西有些幼稚得可笑。在震惊过后,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可能她被他这半年来的体贴和热情迷惑了,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似乎十分受伤——是感情得不到回应后受到的伤害,以至于她在下午那么长的时间内体会到了一丝愧疚。

她看着信,努力想从中窥出一丝爱慕之意,可过了一会儿,她的脑子似乎有些混沌,眼皮也沉得厉害,她觉得大概是没有睡够,才会导致她思维缓慢,得出这样一个令人吃惊的答案,还傻乎乎地寻找证据。她需要一点时间,把事情好好想一想,把思维好好理一理,反正达西还要好几天才会回来,足够了。想到这里,她立即将信随手塞进一手边的一本书中,站起身,不愿意再想这些令人头疼的问题。她最需要的是再来一场睡眠,她也弄不清楚到底哪一间才是真正属于她的房间,索性走回达西的卧室,晕晕乎乎地爬上昨晚已经熟悉了的大床。

彭伯利离伦敦可有一段相当不小的距离,达西骑着马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到达伦敦。他没有浪费时间梳洗和休息,按着地址找到了列丁家的宅邸,令人吃惊的是,列丁家已经举行过了第二场葬礼。

在教堂后面的墓园里,达西遇见了站在墓地前的卡尔。他形容憔悴,满脸胡茬,连那头灿烂的金发都似失去了光泽。他听见脚步回头见到达西时,眼睛亮了一瞬。

“她没有来。”达西不情愿地一眼看穿他的所思所想,慢下步伐,走近他。达西对这桩事情出乎意料的结果也说不出话来,只好道,“节哀,卡尔先生。”

卡尔扯了扯嘴角,“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达西先生。”他看着这座新起的坟墓,“我解脱了。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也是一个让人怜悯伤心的可悲姑娘。”

达西皱起眉头,他什么话也没说,仅仅摘下帽子对新坟行了一个礼。事情的结局很出乎他的意料,事实上,没有等布莱恩警督带着他的最新的可靠求证回到伦敦,事情已经水落石出。

谁也不是凶手——列丁先生死于自杀,大概他知道自己所剩时日不多,据佣人的证词,似乎他从某一时间后,身体就突然变差了,并且经常和女儿发生矛盾。几天前,他再一次和列丁小姐大吵了一架后,就一直面如死灰,消沉得厉害,唯一开口的话题就是问清楚了他正在吃的药物里面帮他止痛和镇定的有一种药叫佛罗那。据探长的推断,他大概是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自己起身吃了平时十倍左右的量。

至于列丁小姐本人,她在得知事情真相后,情绪一时失控,又犯了酗酒的毛病,当晚死于酒精中毒。

事情落下了帷幕,值得幸运的是朱丽叶没有被牵扯其中,既然达西来伦敦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他决定不做任何停留立即返回彭伯利。

可卡尔却不肯轻易放过他,他在背后叫住他,“以你我之间的关系,你不和我聊一聊吗,达西先生?”

达西向他冷冷地回道,“你和我毫无关系,我们之间有什么话题可以聊?”

“你说这话也不显心虚,真叫我感到惊奇。”卡尔直视着他的眼睛,这双黑眼睛与他记忆里的完全吻合,“达西先生,虽然以前我没有听说过你的大名,可是你的样貌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一直忘不掉那个将朱丽叶从我身边带走的人——后来他将她永远的带走了。我不知道该感叹命运的神奇还是悲愤它的不公。”

达西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他有些克制地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如果我是你,卡尔先生。我绝对不会去感叹命运,而是将永永远远没有脸去提自己做了怎样一件卑劣而不可饶恕的事情!”

卡尔立即笑起来——这个笑容带着点嘲讽和不羁,或许会让女人着迷,但却让达西愈加深恶痛绝。

“你的道德感真令人望而生畏。”卡尔有些玩世不恭地说,“我想你一定很失望,朱丽叶可不是规规矩矩的女孩儿,她不会喜欢圣人。”

达西决定不再听他令人恼怒的废话,转身就走。

“朱丽叶和埃莉诺很像,我其实第一眼看到埃莉诺的时候就应该隐隐知道了,所以我才会如此照顾她,可这一切都成了悲剧的源泉。我似乎成了她所有感情的倾注者——可这是一个错觉。”卡尔突然道,“朱丽叶或许没有她那么病态,可依然存在着共同点——她们不缺乏感情,却同样都没有爱的能力。”

达西顿了顿,紧紧皱起眉头,却不受控制地停住了脚步。

卡尔似乎急切地需要一个倾听者,他像沉浸在回忆里,目光迷茫地自顾自地往下说,“埃莉诺没有母亲,父亲忙碌而冷淡,家庭教师也常常更换。我翻阅她的遗物,发现她生前陪伴她最多的恐怕就是他父亲整理的一桩桩令人发指的犯罪案件手稿。自从了解到这一点后,我就再也不怀疑她会长成这样的性格——不受道德的拘束,眼里只看得见她自己和她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以为她仅仅是和朱丽叶一样不容易敞开思想。事实上她比朱丽叶骄傲,比朱丽叶更加偏执,谁若是不能顺了她的心意伤害了她高傲的自尊,她一定会找到机会报复回去——我花了不小的代价才明白这点。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像看到了布兰得利的朱丽叶——一样的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从小就喜欢朱丽叶,你远远想不到,她小的时候比现在更为冷漠,小小的一个人独自坐在那儿也不会不耐烦。可是她父亲慈和,母亲温柔,连玛格丽特小姐也是在她六岁时就一直陪伴身边。我想象不到她为何没有受到这样温暖的感染。我一直认为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可朱丽叶没有这种能力,尽管我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温暖许多,她学会了爱布兰得利,爱家人,可她依旧缺乏这种能力。朱丽叶哪怕是在答应我求婚时她的眼神也清澈无比,毫无情绪。可我毫不失望,朱利安花了许多年才让妹妹眼睛里有了他,我也可以耐心花上许多年让朱丽叶的眼睛里有我。爱对她而言是一种艰难的探索和学习,可是只要我耐心教他,她必然会举一反三,回报于我。”

“我不得不说一句抱歉,这大概是你的痴心妄想。”达西终于忍不住开口,中途他有好几次想开口打断他——朱丽叶的名字从他满含情感的口中说出来让他无法忍受,可是希望对朱丽叶能更加理解的渴望又让他忍耐住了。

卡尔苦笑了几声,“我现在依然有这个信心。只是希望全叫躺在地下的这个女人给毁了。”他收起了笑容,又静静地凝望着墓碑,“你回去吧,达西先生。我真希望永远都不再看到你。”

达西拿不准他这一大番说给自己听到底是何意,但如果真是出自他的肺腑之言,那他不得不克制自己的厌恶去感激他一番。

他大步踏出教堂,却遇上了在教堂外等候他多时的安布尔夫人。

尽管有些诧异她会在这里等着自己,不过他还是摘帽向她问好。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neko的脸蛋~谢谢你的地雷~

卡尔:以你我之间的关系,你不和我聊一聊吗,达西先生?

达西(惊):你别胡说!我们有什么关系?

卡尔(忧郁地):你都忘记了我们曾经相遇过。那是一个微风习习的傍晚,你高大的身影就矗立在路边,那一刻,我好希望你从马车上带走的人是我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