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2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7字数:174192

安布尔夫人坐在马车里,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对他的风尘仆仆表示诧异,但转念一想她就明白了,“看来那讨人厌的狗鼻子已经嗅着气味去了彭伯利,你已经听说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吧!”

“是的。”

安布尔夫人看了一眼教堂的大门,又转了回来,看着达西,“我很欣慰,我才得到你们回来的消息,你已经身在伦敦了。”

达西还有些神思不属,只是点了点头。

“新婚夫妇回来,我按理应该先上门拜访,不过主人家就在眼前,我还是乐意能听到他的邀请。”安布尔夫人看着他道。

“当然,”他说,“我十分高兴您能来彭伯利做客。”他顿了顿,继续道,“请恕我不能等您一道上路,朱丽叶……彭伯利还有一大堆亟需处理的事务。”

安布尔扬起眉毛,视线突然从他身上移开,看向教堂的大门处,她喃喃道,“我认出昔日情爱之火的余烬……”

达西困惑她为何会突然吟出维吉尔的诗句,顺着她的目光,正巧看到卡尔出现在教堂门口。看样子,他也看到了达西和安布尔夫人,不过只是在原地顿了顿,匆匆点了点头,就走了。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卡尔和朱丽叶的事情,”安布尔夫人看着卡尔的身影转过街角,才对达西说道,“我完全可以说实话,我不喜欢他。他的感情太热烈了,毫无道理可言。这对婚姻来说可不是一桩幸事。要知道,喜欢比爱更真实,更能长久。”

达西知道安布尔夫人或许对卡尔存在一些误会,但他也无意为卡尔辩解,他的脑子里还在回想卡尔在墓地前的一大段话。

见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安布尔夫人眼睛里难掩焦虑,虽然她看似好心地将他放走了,不过她觉得这一场彭伯利的探访势在必行。

不管安布尔夫人是如何替远在彭伯利的朱丽叶担忧,实际上她也确实在进行一场难熬的拜访。

雷诺兹夫人在朱丽叶休息好的第二天就好意地提醒她可以和她一道去村中给穷苦人家的孩子分发小甜饼。

朱丽叶明白虽然此类事情看起来微不足道,但确实是身为达西夫人的职责之一,便欣然答应。

刚开始一切进行的顺利,朱丽叶自然大方,遇到一直盯着她看的孩子也能逗着他和他聊到一块儿去。雷诺兹夫人听着她叽叽喳喳和村中的孩童说一些孩子气的话,不由觉得好笑。

她这样活泼,还能绘声绘色地根据孩子们指给她看的一根小草或者一朵小花编故事,很快就吸引了好几个孩子围在她周围。

熟识的戴森夫人瞅着空子凑到雷诺兹夫人身边悄悄道,“她看起来似乎很好相处。”

雷诺兹夫人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隐秘地看了她一眼,也悄声回道,“出乎我的意料。”

戴森夫人示意她看不远处的树下,那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咬着手指看着被包围着的朱丽叶。

雷诺兹夫人立即会意,她走过去和善地道,“马丁,你不过去吗?”她伸出手,拿出帕子将他脏兮兮的小爪子擦了擦,牵着他走到朱丽叶跟前,“我知道,这些小甜饼里有你最喜爱的蛋黄馅。”

朱丽叶立即会意,从身边的篮子里找出一个蛋黄馅的小甜饼递给他。

马丁似乎犹豫了一会儿,但雷诺兹夫人和朱丽叶都微笑地看着他,还有村里一堆孩子也盯着他看,他也就从背后伸出一直扭捏着的手接了过去。

然而,斜地里冲出一只手使劲儿拍了马丁的小手一下,那只小甜饼顺着力道砸到了朱丽叶的小腿,顺着她的裙摆骨碌碌地滚到了尘土里。

小马丁一下子放声大哭起来。朱丽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惊讶地站起身。

“哭什么哭!没出息!”突然冒出来的女孩儿揪住马丁的耳朵,她个子比朱丽叶矮上不少,不过扬起下巴瞪着她的模样也可谓气势汹汹,她虽然在呵斥马丁,但旁人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冲着朱丽叶而来。

朱丽叶刚要说什么,可一股直逼鼻尖的血腥味让她胃里一阵翻涌,她话还没有开口,倒是发出了一声类似呕吐的声音。

虽然朱丽叶立即知道大事不妙,紧紧捂住了嘴巴。可这半声不雅的声音还是侵犯了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她涨红了脸,脸上的雀斑像是要跳起来,她似乎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朱丽叶,紧闭的嘴巴用力蠕动了两下,就“呸”了一声唾沫在朱丽叶的裙角上。

朱丽叶被惊得浑身僵硬。

有孩子立即大声喧闹起来,还有刚刚听了故事的大孩子上前去推搡那个女孩儿,吵吵嚷嚷闹成一团。

雷诺兹夫人紧张地掏出帕子要将朱丽叶裙摆上那团恶心的粘稠东西擦去,还没等她弯下腰,已经有一个裹着头巾的妇人挤进人群,抢先蹲□用身上的围裙去擦。

事实上,这更坏了事,一股比刚刚还要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朱丽叶再也忍不住心中泛起的恶心,她连忙抢过雷诺兹夫人手中的帕子捂着嘴,连连退后,背过身,吐出一口酸水——索性她早上吃得并不多。

那扎着头巾的瘦高个的女人揪着围裙无措地站着,她看了看周围,顺手就甩了身边的女孩儿一巴掌,那女孩儿忍不住哭出声,推开她的母亲跑掉了。

朱丽叶稳了稳情绪,转过身,抱歉地道,“对不起……”

戴森夫人突然大声打断她,“哦,亲爱的!”她哈哈大笑起来,瞥了一眼皱紧眉头的雷诺兹夫人,“这可是好消息!”她从手提袋里掏出好几个先令塞给身边一个大个子男孩儿,“丹尼,用最快的速度把默克尔先生请来。”

男孩儿抓过钱,立即吹了一句欢快的口哨,好几个孩子立即跟着他撒着腿丫子跑了。

“哦!哦!天哪!”雷诺兹夫人被戴森夫人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反应过来,她立即跳起来,急匆匆地都踢翻了放小甜饼的篮子,她又手忙脚乱地蹲□去收拾,趁着脸对着地面的时候,拿手背抹了抹眼睛。

她扶好了篮子,就微笑着用手扶住一脸迷茫的朱丽叶,“坐下来,好孩子。”

戴森夫人笑眯眯地看着她们,又对那瘦高个的妇人道,“帕金森太太,你不必紧张,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教民们可盼了好多年。此事虽然你立不了头功,但发现的大功劳绝对少不了你。”

帕金森太太茫茫然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使劲搓着围裙,一个劲儿地小声道,“真是对不住您,夫人,您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艾琳她有点牛脾气,转不过弯儿,我回去一定狠狠教训她……”

说着她往前走了几步,被道森夫人赶紧拽住了,“我说帕金森太太,你***的精明劲儿哪里去了?达西夫人现在可闻不得你身上的血腥味。”

朱丽叶正出神,听到这话立即看住戴森夫人。

戴森夫人被她的傻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她待要忍不住说出心中那个猜测,默克尔医生已经气喘吁吁地被一大群熊孩子拽来了。

事实上,朱丽叶在戴森夫人的表情和语言中已经窥见端倪,她仔细回想自己的经期和最近的状态,心中已经隐隐肯定了答案,默克尔医生只是将这个答案公之于众了。

一大伙人听到默克尔医生的诊断都快乐的大笑,纷纷道恭喜,帕金森太太知道了喜讯,也放下心中的忐忑,使劲儿又擦了擦自己有些黏糊糊的手指,站在离朱丽叶稍微远了点儿的地方微笑。就连估计不知道什么叫怀孕的孩子们也转着圈叫着跳着。

被欢笑声围住的朱丽叶感觉很茫然,她知道自己的脸上的笑容一定很勉强很僵硬。不过大家似乎都没有在意,甚至戴森夫人还十分肯定地和别人道,“这姑娘一定高兴得傻了。”

雷诺兹夫人欢天喜地地道,“我们该回去了,夫人。天哪,这个好消息大家得保密,”她向来冷静的脸庞今天容光焕发,笑容像是停不下来,她对大伙儿道,“要知道,最该有知情权的人还在赶路呢!”

她小心翼翼地搀着朱丽叶的胳膊,好像她是一个易碎品,朝大家打招呼,“我们走啦!”

回去的路上,雷诺兹夫人突然话变多了,像只麻雀似的啁啾不休,不时要让朱丽叶注意脚下,前方有个小石子,一会儿又觉得今天应该将索菲一起带着,过了一会儿又唠叨朱丽叶最近吃得太少。

“那个女孩儿……”朱丽叶出声提醒道,“她似乎很不喜欢我。”

“别想着她,夫人,一个不懂事没礼貌的女孩儿,”雷诺兹夫人有些不满地道,“全镇最没教养的女孩儿。”

朱丽叶看了看她,小声地问,“是因为伊……达西的前一个妻子吗?”

“噢!”雷诺兹夫人停下脚步,“别胡思乱想,亲爱的。”她顿了顿,“大家都很喜欢你……当然她以前是和那一个关系好了点儿,”她敷衍着过去,语气有点不耐,似乎无意多说,并迅速地转开了话题,“……你晚上想吃什么?你不能再像这几天一样只吃一点点……”

朱丽叶识时务地闭上嘴巴,她不自觉用手摸了摸仍然还很平坦的肚子,“您觉得什么好,就吃什么,我都听你的。”

雷诺兹夫人笑了一声,温和地看了她一眼,“这可是你说的。”她的声音里似乎充满了干劲。

雷诺兹夫人对镇上的大伙儿说要保密,可事实上她没有管得住自己的嘴巴,她春风满面地告诉了每一个她遇到的人,还没有到晚上,彭伯利上上下下都知道有一个新生命将在八个月后降临。

朱丽叶的每顿饭都被一众希冀的目光盯着,每当她大口吃完每一顿晚餐,这希冀的目光立即转变成欣慰——这让她不得不尽力完成每一个人的好意,尽管她每天早上都要在床边吐得天昏地暗。

彭伯利的这股兴奋像是锅炉上被烧得沸腾的开水,只等着唯一一个缺席的人揭开盖子,欢腾的蒸汽才能喷涌而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