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8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1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安布尔夫人对玛格丽特小姐的情感很复杂。第一次见到她时,安布尔夫人是爱斯伯罗家已经出嫁却又守寡的长女,玛格丽特小姐则是镇上寄宿学校的才入职的女教员。安布尔夫人或许曾赞赏过玛格丽特年纪轻轻却沉稳的气质,然而在自己的弟弟劳伦斯爱斯伯罗疯狂地爱上她后,她就再也没法对她产生好感了。

安布尔夫人不能批评劳伦斯爱斯伯罗没有眼光。玛格丽特小姐多年以前哪怕容貌尚稚,思想和举动也同现在一样娴静,无可指摘。她忠诚,恬静并且传统,如果不是她姣好的面容和这些让人欣赞的美德唤起了劳伦斯的爱火,安布尔夫人大概会对这位举止穿着都和她地位相匹配的真正淑女产生好感。

劳伦斯为自己的将来选择的妻子让一家人都不满意,无关玛格丽特小姐本人,而是庄园的继承人执意要娶一个父母早逝的女教员这条消息的本身就冲击着整个家族的价值观。

玛格丽特小姐或许拥有一切淑女的美德,然而却不具备勇敢。她清楚自己的身份,自我审视的尊严始终让她保持着理智,在与劳伦斯的爱恋中,她看得清清楚楚,也能感受到未来的一切不定的种种对他们之间爱情的威胁。于是在劳伦斯积极捍卫自己的感情时,她留下一封信从镇上消失了。

目睹过之后劳伦斯的消沉和痛苦,年轻时也曾浪漫过的老爱斯伯罗先生无奈之下只能松口满足儿子的意愿。

或许故事到这里可以美满的告一段落。然而朱丽叶记得十分清楚,六岁时的某一天清晨,母亲从父亲手里接过一封信后的失声痛哭。几天后,她人生里第一次参加了葬礼,葬礼的主人就是她母亲的兄长,劳伦斯爱斯伯罗。他在大雨滂沱的夜晚骑马赶路,结果因为一时不慎,滚落在地,死在了自己的爱马蹄下。

朱丽叶始终记得那个躺在棺材里只留下凡躯的金发男人,可怜的劳伦斯舅舅,他冒着大雨热切地从爱斯伯罗庄园赶往邻郡,就是为了想告诉他胆怯畏缩的情人,父亲终于松口同意了他们的婚事,一路上他想必为两个人美好的未来编织了一个最美丽的梦。可惜这个梦是如此短暂,他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人生却因为他的迫不及待和鲁莽终止了——他的脖子在摔下马时扭断了。

葬礼上所有的人都为这个前途大好的年轻人的不幸遭遇而悲痛,亲近的人不愿意苛责已经死去的劳伦斯,玛格丽特小姐就成了众矢之的。彼时朱丽叶对这段以悲剧仓促收场的爱情并不感兴趣,也对躺在棺材里的年轻男人没有直观的印象,年幼的朱丽叶在爱斯伯罗庄园闲逛时,遇见了躲在树后偷偷哭泣的玛格丽特小姐,她甚至清晰地记得她当时的样子,裹着一件大概是向谁借的大得不合身的黑色外套,年轻的苍白面容上满是悲痛。大约是她惨淡和黯然失色的模样震撼到了朱丽叶,她静静地坐在玛格丽特小姐身边听她哭泣了一个下午。

再次见到她时,离劳伦斯的葬礼已经过了两个月,玛格丽特小姐的身份已是前来应聘的家庭教师。她递交了介绍信给斯托克夫人,就双手交叠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斯托克夫人性格温婉,面对兄长生前热爱的女孩,她选择了善待。尽管那一刻她同样深深地埋怨玛格丽特小姐,认为她是一切悲剧的源头。可面对一个同样伤心,同样怀念着劳伦斯的人,斯托克夫人却说不出半句刻薄的话,她留下了玛格丽特小姐——尽管安布尔夫人对斯托克夫人所做的决定毫不满意,甚至为此很少踏进布兰得利的大门。

玛格丽特小姐选择来当朱丽叶的家庭教师,不仅因为朱丽叶是那个在自己最悲痛时,分享时光的小女孩,更因为她是劳伦斯最亲近的人。从朱丽叶的身上她很容易找到劳伦斯的影子。

玛格丽特小姐在爱情中退怯的勇气,在劳伦斯死亡后统统爆发了出来,她依旧用她的忠诚延续着已经死去的爱恋。

对此,除了怨恨她的不告而别,连安布尔夫人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也是朱丽叶万分不愿意向玛格丽特小姐提起里奥先生的原因——她清楚地明白爱情是玛格丽特小姐人生中最痛苦的经历。

安布尔夫人的怨恨有些道理,但也有迁怒;玛格丽特小姐或许有错,可以她的角度,无可厚非。一个没有资产没有依靠的年轻姑娘,和一个身家丰厚,英俊爽朗的年轻小伙,地位的不对等,感情的不对等,玛格丽特小姐无非是惧怕爱情的风险性——朱丽叶一直很赞赏的态度。

或许朱丽叶已经明白婚姻或者爱情不可能是一件没有风险的事,但她也不能指责年轻的玛格丽特小姐。

事情发展到两个当事人回忆起旧事的程度,关于里奥先生的问题根本不需要出场。

朱丽叶默默退出玛格丽特小姐的房间。

当晚,她尽量详细地将玛格丽特小姐的往事讲述给达西,她感叹地道,“我只知道玛格丽特小姐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可我不知道往事在她心里依旧鲜活。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种只存在瞬间的情感支撑着她走过了大半个生命。”

达西听着妻子的感慨,心里难免有些不悦,尽管朱丽叶似乎对他敞开了心扉,承认了某种情感,可下意识里她对他的态度里少了对情人的亲昵——这段话完全露出了端倪。她认为爱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达西从来不知道过于浪漫的妻子会让人头疼,可丝毫不浪漫的妻子也同样让他伤脑筋。鉴于妻子的肚子里揣着一个彭伯利上上下下都翘首以盼的宝贝,达西在蜜月旅行中无往而不胜的武器却无法施展。环境的恶劣和条件的缺乏让原本沉默的达西在妻子面前嘴巴愈发厉害,他学会了时时强调,时时宣布自己的情感,“朱丽叶,人不会因为年纪变大了就不会爱了。玛格丽特小姐十六岁的爱情和她三十五岁的爱情当然不会用同一种方式表达。你不能质疑人的情感。一个表面上沉默且不善言辞的男人永远不会像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伙那样热烈,可他心里却在忠心地爱着他面前为他生儿育女管理庄园的女人——尽管她的心是那么硬,可我永远都不会绝望。”

朱丽叶努力做出面无表情的模样看着他。

达西微微一笑,他的嘴巴不仅用来宣布情感,也可做它用。他弯下头亲吻朱丽叶的红唇,直吻得她气喘嘘嘘,面露红晕,再也维持不住那副故意装出的死人脸。

朱丽叶有些气恼地推开达西,赌气用手揪了揪他的鬈发,直到它们凌乱地堆在达西的脑门上才作罢。

“里奥先生怎么办?”她问。

达西对她因为害羞而转移话题毫不吃惊,他的手始终放在她羞红的脸蛋边,不时地摩挲,“他的年纪比我们都大,我们实在不必替他操这份心思。如果凭借他自己并不能打动玛格丽特小姐的芳心,那我们也不能强求玛格丽特小姐忘记她那个用生命使她记住的鲁莽情人。”

朱丽叶听出他对可怜的劳伦斯舅舅不以为意,可她自己也同样无话可说,那个可悲的年轻人,她几乎都要将他忘记了,完全是玛格丽特小姐对他的真挚怀念才使他在她的记忆中有了价值。在不久前,她还曾戏谑地称里奥先生没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可这种说法对玛格丽特小姐的情感来说是多么令她羞愧啊。

她两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坚贞的情感,玛格丽特小姐的所作所为比任何故事所描述的,比任何人嘴里说出来的都要好。

她伸手把玩着达西胸前的扣链——不知道达西早上为何会想起来佩戴它,不过朱丽叶觉得十分好看。她有些沮丧地道,“我其实热切盼望玛格丽特小姐能获得幸福,可我又十分不忍破坏她对劳伦斯舅舅的坚定怀念,看来我十分没有做红娘的天分。”

达西握着她的手吻了吻,“你十分不善于此,不必对此耿耿于怀,朱丽叶。”

与其说安慰,不如说打击。朱丽叶愤愤地抽回一直被他占着便宜的手。

里奥先生还等着达西的回复,但看到他饱含遗憾的眼神,里奥立即明白了,他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其实我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她是一个高尚的女人,大约看不上我冷酷的行为。”

达西挑了挑眉,“其实与你无关,休伯特。因为内子甚至都没有提到过你的名字。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段往事,虽然我并不方便透露,但是我得说她是一个传统又忠诚的女人,她仅凭一个人就将年轻的爱情尝试成了永恒。”

里奥先生不禁对那个能获得如此坚贞爱情的产生了嫉妒,并为他放弃一个好女人而感到气愤。他自己的婚姻并不幸福,死去的妻子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而他从不幸婚姻里明白,无论是谁,无论男女,人生任何事都比不上婚姻幸福重要——它是陪伴人一生最长最密切的社会关系。

“我能否冒昧地问上一句,那个幸运的男人近况如何?”

“他已经死了。”

里奥先生心里涌起的情绪顿时复杂难言。

等他的思绪回转过来时,他听到达西道,“我想要立一个遗嘱,里奥先生。我听了玛格丽特小姐的故事后,只有一个感慨,人生太过无常,谁都不知道下一刻有什么危险,可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使得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妹妹,那些我关心的人们,在我发生了意外后,不至于没有依靠。”

“彭伯利没有限制继承权的束缚,先生。”里奥先生惊奇地看着他。

“我知道。”达西笑了笑,“但我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尽管他或她可以得到彭伯利,可我得要保证,我的动产,我的妻子有全权处理的资格。”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