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9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44字数:174192

朋友您看的是[傲慢与偏见]二次婚姻小说,注册会员,写建议,发现错误章节,都会得到积分奖励,支持聚轩阁,全文字,更新第一!

玛格丽特小姐身上浆洗过的衣裙随着走动沙沙作响,她敲了敲玫瑰木的雕花大门,随着主人的一声回应,她进了宽敞明亮的书房。书房的主人正坐在书桌后,从一堆账单里抬起头看着她,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惊讶。

玛格丽特小姐有些吃力地将怀里抱着的匣子轻轻放到书桌上。

“这是什么?”达西露出探问的神情。

“您可以打开看一看,先生。”玛格丽特小姐微笑着将一把精致的小钥匙放在匣子上面。

达西挑了挑眉,用那把小钥匙打开了匣子,几乎是打开的立刻,他的视线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玛格丽特小姐解释道,“我不敢说我十分擅长画小像。但是,这些朱丽叶的画像确实是我自己珍藏的东西,不属于布兰得利,不属于任何人。从她六岁开始,每一年都会有一副。”

“不,您画得很好。”达西伸手从匣子里的十二幅小像中挑出一幅,仔细地端详画中的人,“我十分喜欢这一幅。”他将手中的小像转过来给玛格丽特小姐看。

玛格丽特小姐伸长脖子瞥了一眼——是她在朱丽叶告诉自己她和卡尔订婚后画得一幅。玛格丽特小姐有些不自在地在凳子上调整了坐姿,“哦,为什么会是这一幅?”

“我喜欢她这样甜蜜的表情,”达西轻轻回答道,他又抬起头问道,“我十分贪心地问上一句,玛格丽特小姐,你能否将这幅小像送给我?”

“当然,当然,这些都是给你的,达西先生。”

达西先生显然很吃惊,“我能否问上一句,是什么使您如此慷慨?”

玛格丽特小姐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您是一个十分有包容心的好人。直到里奥先生在离去前告诉我那条关于遗嘱的消息后,我就丝毫不再怀疑你对朱丽叶的情感——你把你的所有,有价的财产,无价的爱都毫无保留地交付给了她,自己却依旧沉默寡言。”

“里奥先生真是一个热心人,总是乐意替别人宣扬事迹。”达西对此付之一笑,不在意地评价了一句,“我只是让事情变得尽量如意一些。我得请求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朱丽叶。”

“哦,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这对你未免太不公平,先生。”玛格丽特小姐忙道。

达西平静又认真地看了玛格丽特小姐一眼,“我不需要这种因为感动的公平,玛格丽特小姐。我做这件事也并不是寻求朱丽叶的回报。她是我的妻子,我做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上的匣子,微笑道,“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安,这些小像足以回报我了。”他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您最能明白我,玛格丽特小姐,这些有最亲爱的人陪伴美好日子,不是钱财交易,也不是田间劳作——我不知道能收获什么。然而只要她在我身边一直微笑以对,我就别无所求。”

“爱并不是一条静静的长河,波光粼粼的河面必然折射出数不清楚的欲|望。”玛格丽特小姐聚精会神地听着,然后过了一会儿才清晰地回道,“你的别无所求也只是目前,也不过是因为朱丽叶在你身边。我毫不怀疑,你一直希望她能更爱你一点,最好是一样同你毫无保留。”

“只要她幸福。”达西回道。

“了不起的骑士精神。”玛格丽特小姐回道,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她看了他一眼,“我不打扰你了,达西先生。”

达西看着她的背影走出了书房,她又重新恢复成那个严肃又温和的家庭女教师形象,仿佛她身上从来没有停驻过爱情的脚步,仿佛她心中不曾藏有一段顽固的,坚定有力的感情。

里奥先生最终没有能打动玛格丽特小姐的芳心,伦敦的事务使得他不能再停留徘徊在彭伯利追求他心目中的纯洁和柔软,因此他不得不放弃计划返回伦敦。他的来去丝毫没有在玛格丽特小姐的心湖上激起一丝涟漪。

时间转瞬就到了第二年的复活节,朱丽叶的肚子已经鼓得老高,走路也早已没有以往轻盈的姿态,她扶着彭伯利大厅那些镀金的楼梯扶手,脚步有些迟缓地边下楼边听唐娜向她汇报晚餐的准备情况。

她和达西婚姻已经有一个年头。连唐娜都在雷诺兹夫人的教导下,都成了一个做事渐渐沉稳老道的贴身女仆。在朱丽叶的自我认为中,经过这一年的成长,她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虽然称不上对丈夫俯首帖耳——达西也不需要这样的妻子,但也通情达理,她已经竖立了对于婚姻中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坚定信念。

任何人都不能反驳这一点。哪怕身怀有孕,她也能一丝不苟地做好每天的家务,每个星期四她都会拜访教区里的穷人,她乐意参加每一次委员会夫人邀请的下午茶,她和唱诗班的男童们关系格外要好。

达西从来没有这种体验,无论他走在田埂上,还是乡间的小路上,总会有热情的人让他给自己的妻子带去问候。他每天都会带着愉快的心情亲吻妻子美丽脸庞,去抚摸在母亲肚子里逐渐成长的小达西。

朱丽叶的肚皮很薄,小宝贝每一次在肚子里的翻身,出拳或踢脚,都能在她的肚皮上鼓起一个个小包,这给达西和朱丽叶带来很多欢乐和甜蜜的同时,也让朱丽叶格外痛苦。因为肚子绷得太紧,她的动作幅度不能太大,胃也被顶得难受,为了保证营养,她不得不每顿吃少少的量,一天吃好几顿。

于是今年的伦敦社交季,朱丽叶注定要与之错过,索性她已经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并不急切地需要在婚姻市场上频繁亮相来含蓄地推销自己。考虑到她现在的身体,达西决定也不再出门拜访朋友和亲人,而是请他们来彭伯利一聚。

这几个月是彭伯利最美的时候,在德文特河谷剔透清澈的湖水灌溉下,高大的山毛榉和桦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参天的古树底下开满了各种颜色的花朵。大厦前由灌木丛组成的喷泉迷宫重新变得新绿可爱。花圃中,不管是白玫瑰还是郁金香,都是正在怒放的季节。

收到邀请的人,没有人会因为想念伦敦那些乏味又劳累的舞会而放弃来这样可爱的地方度过一年里最惬意的季节。

格里菲夫人自然是第一个到的,她带来自己的儿子安德鲁。安德鲁正是一岁多的年纪,他安静地坐在母亲的怀里,啃着自己的手指。那双和他母亲如出一辙的褐色大眼睛,天真又好奇地望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虽然怀孕使朱丽叶的脑袋渐渐有些迟钝,但她对孩子的感情却与日俱增。她十分渴望抱一抱安德鲁,但达西说什么也不同意。他怕安德鲁不时动来动去的小脚会踢到她鼓得有些吓人的肚子。

格里菲夫人无比赞同她哥哥的话,她十分经验老道地摸了摸朱丽叶的肚子,正巧小达西伸了一个懒腰,小拳头砸在她的手上,把她逗得哈哈大笑。

“再忍耐一个多月,亲爱的朱莉,”格里菲夫人含笑道,“你就不会再眼馋别人家的孩子啦!”她将安德鲁放在地上,又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些小天使的确拥有让你为他发笑,发狂,发疯的魔力,他牵引着你每一丝感情。”

安德鲁在原地慢慢转了一个圈,歪着脑袋看了母亲一眼,就迈开小短腿,跌跌撞撞地扑到父亲的膝盖上,抱着他的腿,跐溜地滑坐到地上。

格里菲先生已于一年前大不一样,他蓄起了胡子,看起来似乎比达西还要老成,他弯腰抱起安德鲁的样子的的确确像是一个已经成熟的父亲,他熟练地拍了拍安德鲁的衣服,从商业贸易的问题毫不费力地转移到自己的儿子身上,“这个可恶的小伙子总是毫不费力地夺取他母亲的全部注意力,达西,我要说,有了孩子之后,你得再尝一尝单身汉的滋味。”

达西囧囧有神地板着脸听面前这个长满大胡子,却比自己小上六七岁的男人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儿子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多少不变,一边动作轻柔又不失亲昵地替儿子整理面前的小手帕,替他擦一擦不时从嘴角流下的口水。

他看向自己的妻子,显然她也正聚精会神地听格里菲夫人传授自己的亲身体验,虽然感觉有些窘迫,可达西还是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拿出在学校时听课劲头,将格里菲先生每一句牢牢地记在脑子里。

传授育儿快乐和痛苦交织的经验课并没有上多久,来访的客人一一到来了。

宾利的到来并不让人吃惊,最奇怪的是,卡罗琳屈维斯夫人也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从马车上下来了。

她并没有理睬简在她身后充满不赞同的目光,直接踩着轻盈的步伐走到朱丽叶面前停下脚步,她站立的姿势很巧妙,极为明显地突出她纤细的腰肢,她骄傲地像只孔雀一样,居高临下地问道,“亲爱的达西夫人,你欢迎我的不请自来吗?”

或许只有朱丽叶看到她眼睛里不自觉透露出来的善意,她语气平静地道,“来者是客,屈维斯夫人。”

宾利很久没有见到达西,他自是十分激动地上前拥抱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简在原地伫立片刻,才慢吞吞地走上前,“达西……夫人,您好。”她依旧不太乐意说出那个原本属于自己妹妹的称呼,这声音像有块鱼骨头卡在她的嗓子眼似的。

朱丽叶拼命想调动迟钝的脑子,然而站得太久已经使她有些撑不住了,她也不废脑筋讨好面前这个女人,伸出手客套地道,“您好,宾利夫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