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1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5 23:17字数:174192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被唐娜匆匆拽来的雷诺兹夫人紧张万分环顾了一圈在场的人,看到艾琳帕金森时,她立刻皱起了眉头,然而在看到场中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时,她不免惊呼出声,“太胡闹了!”

达西的手臂始终紧紧环绕着正在出神的朱丽叶,他没有搭理任何人,目光一动不动地只凝视着朱丽叶的面孔。但是朱丽叶的心思他全然没有看透。

她脸上的表情很茫然,既没有看到这一容易让人误会的场景后的愤怒,也没有类似感到背叛后悲痛欲绝或心碎等等。达西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抓不住妻子思维的恐慌感,他的心脏骤然紧缩了一下,忍不住用手捧住她的脸,轻声唤道,“朱丽叶,朱丽叶?”

神采渐渐又涌回到朱丽叶碧蓝色的眼睛里,她看向达西的那一眼神情很奇怪。然而她却没有躲避达西的意思,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向雷诺兹夫人,“我恐怕一群人都在这里影响会不好,我和达西直接回到茶会上去,雷诺兹夫人,得麻烦你带着……”她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伊丽莎白。

然而达西立即提醒道,“威尔夫人。”

朱丽叶望了他一眼,继续同雷诺兹夫人说,“您带着她请一定要避开客人们,准备一个客房安置她。哦,唐娜——”她转过头看向正目光炯炯打量伊丽莎白的贴身女仆,“你悄悄地去茶会上通知宾利夫人——我想,”她这才正式地将目光投放到伊丽莎白的身上,“这位夫人一定很乐意和她的姐姐见上一面。”

伊丽莎白站直了身子回视她,脑子却拼命回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一张脸。茫然的表情消去后,这张脸的美丽顿时生动起来,尤其是看到她女主人的做派,让伊丽莎白原本的轻松自在消失了。

“至于艾琳帕金森,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她的嘴巴严守这个秘密。”朱丽叶相当坦白,对这个姑娘语气里丝毫没有透露出好气,她对伊丽莎白说道,“或许她需要不是新衣服和干净裙子,而是你的精神安慰。夫人,我不管您用什么方式——带着她也好,打发她走也好,但请您一定要让她把嘴巴闭紧。我说这些完全不是出于自己本身的利益,或者彭伯利的利益,也同时关切着您自己的利益,如果你不希望传言再次甚嚣尘上,打扰到您和您家人的生活。哦,大概您不知道,您有一个可爱的外甥女,小伊丽莎白宾利。”

伊丽莎白觉得自己顿时语塞,气势全无,她有些生气地道,“你在威胁我?”

“与其说是威胁,你不如把它看成警告。”朱丽叶淡定地看着她。

在场的人,都对朱丽叶显而易见的火药味敬而远之,只有达西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满足感——他再一次感受到关于朱丽叶信任的力度。

雷诺兹夫人板着脸,立即行动道,“威尔夫人,请和我来吧,”她看了一眼正在原地踌躇的艾琳,不耐烦地道,“你也跟着来,帕金森小姐。”

对于他们坦然又虚伪地称呼自己威尔夫人,伊丽莎白虽然不快,却无话可说,她顶着这个称呼在美国过了一年多,原本早该熟悉,可在这样的情形下,她仿佛重新回到了刚开始的时候,违和感和不自在。然而,她也清楚,此时在超出她预料的情况下,她别无选择,只能跟着雷诺兹夫人走一条遮遮掩掩的小道,往大厦走去。

看着她们走远,朱丽叶伸手挽住达西的胳膊,“我们走吧。”

达西将另一条空着的臂膀伸给卡罗琳。

“容我冒昧地问上一句,威尔夫人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她难道再嫁人了?”走了一段距离后,卡罗琳终于忍不住问出声。

朱丽叶没有出声,而达西原本毫无解释的意愿,但在沉默气氛的驱使下,他不得不把事情的真相解释了一遍。他在叙述过程中语言尽量客观,丝毫没有表示出自己在其中任何的情感动向,这使卡罗琳屈维斯听得一点都不满足。

她责备似的说道,“达西先生,尽管你的妻子就在身边,但是她一定能理解你当时的行为,毕竟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认识她呢。”

朱丽叶忍不住微笑,“你错了,卡罗琳。那个时候我们实际上彼此认识。”

“哦!”她发出了一声惊呼,仿佛像探寻到什么真相似的猛然回忆起来,“你是乔治安娜的朋友——最常见的认识模式,朋友的哥哥。”

朱丽叶仿佛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继续平稳地说道,“你还是错了,卡罗琳,我认识乔治安娜的时间和认识达西的时间一样长。而那个时候,达西对我绝无好感。”

卡罗琳表示不相信,“当我见到你的时候,达西夫人,我敢肯定,达西先生对你抱有相当多的好感。”

“其实,”朱丽叶慢慢地道,“我也在好奇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因为事实上,真相总出乎你的意料。”

达西闻言,立即停下脚步,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妻子,忍不住微笑道,“哦,朱丽叶,你这是在责怪我吗?”

宾利小姐妹未听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但是她难得的通解人意,“哦,需要我躲开,给你们一个单独的空间吗?”她停顿了一两秒,快速地道,“看来,我还是识趣地先走好啦!请留步,不必不耐烦,我的步伐速度很快的。”

“谢谢你,卡罗琳。”达西沉稳地说。

卡罗琳表示对于他的感谢,她很受用。

等到她离他们的距离一超出她所能听到的范围外,达西立即说道,“朱丽叶,我不知道你还在耿耿于怀关于求婚的事——我早有预感这件事迟早会成为我们之间坦诚布公的话题开端。”

朱丽叶脸上的神情变得肃穆起来,她回望着达西,“我对那件事并不困惑,但它发生得是如此巧合。时至今日,因为我的情感,所以我很想听一听你对它的辩解。”

达西的眸光微动,“虽然这话说出来会让我觉得羞愧,但事实上,第一段婚姻过后,我对爱情保持着一种戒备的态度,我甚至还没有考虑过再次拥有一段婚姻,即便我知道继承人的事情迫在眉睫。我曾经打算在政治上发挥一下我的才能,就像我的祖辈一样——你恐怕不知道我的祖父以及父亲都属于辉格党人——然而当我见过那位即将登基的……”他看了她一眼,消去了几个词,“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哪怕我的爵位来得如此没有意义——没有对国家和国王的登基做出大贡献,仅仅是解决了他的经济危机。但我相比之下还是情愿把我的一辈子消耗在彭伯利,我热爱的这片土地上。”

这时,朱丽叶体贴地小声提醒他跑题了。

“不,不,这是我在向你阐述我自己,朱丽叶。结婚一年多来我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说到这里,他再一次停了下来,声音变得沉静而又缓慢,“一段婚姻让我吸取教训,它告诉我上流社会是如此地团结,违背社会信条的教训就是它的某些方便之门再也不会向你打开,因为你背叛过一次你就不再值得它信任。我是个有虚荣心的懦夫,朱丽叶。我从此决定如果我要娶第二任妻子,她必定要能给彭伯利增光添彩。”

“事实上,我的身份并没有吸引你,否则也不会有我先向你求婚的事情了。”

“不,或许刚开始我曾有过此种念头,我不能否认那一刻没有这种原因在其中作祟。但后来我才发现,事实上,是你的人在影响着我。”达西握住她的手,吻了吻,用低沉又温柔的口吻道,“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一点,你身上的一切都很神秘,都很矛盾,你的某些看法让我着迷。朱丽叶,我知道,基于相遇的爱情是不可靠的,可是我再一次的冲昏头脑,却下了一个结果让我惊喜的赌注。当我掌握了和你相处的诀窍,你每一天带给我的都是惊喜。我要感谢你特别的处世之道,感谢你的忍耐、包容和信任,让我的灵魂饱满而坚定,让我能在永恒的时间中去感受这种强烈的情感。”

“你把我说得太好了。”朱丽叶低声回道。

“轮到你向我坦白了,朱丽叶。”达西以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如果从一开始,你实在不必期待。我尊重你,达西。这种情感已经能够维护一段婚姻了。”朱丽叶轻轻地将脑袋挨到他的肩膀上,她并不想过多的剖析自己的情感历程,她也无法完完全全清晰回顾每一个细节,因此她道,“在刚刚过去的某一刻,我透过灌木丛的空隙,看到你和她站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身体受到某种感情的支配——我想上去用力推开她,想让她不要那么亲昵地叫你菲茨威廉,想大声让她不要扬着下巴侧着脑袋那样妩媚地看着你。在卡罗琳出口的一瞬间,才把我从那样激烈的感情漩涡里拖了出来。你没法子知道我那一刻的感受是多么震惊,当我意识到这种情感就是嫉妒的时候。”

达西立时明白了她那时候脸上茫然表情的由来——这无异于一场变相的表白。

朱丽叶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不喜欢那种情感,达西。嫉妒使人丑恶。”

达西对于她的这种情感坦白感到万分狂喜,然而他发誓不会让她再经历这种感情经历。

他们又在花园里走了一会儿,彼此低低地说了几句甜蜜柔情的话,才出现在茶会上。他们之间彼此的信任使得伊丽莎白的出现完全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当他们回到茶会上后,立刻被不少人发现了。波尔先生带着牧师和几个其他委员会先生围住达西,他们正热烈讨论是否在镇上到村子里修路或怎样修路的问题,谁也拿不定主意,非要达西明明白白地给个参考。

朱丽叶则被朱利安拉走还没有几分钟,安布尔夫人和凯瑟琳夫人已经联袂而来,两位夫人风格各异,但目光却同样敏锐。

凯瑟琳照例发表了一番男女主人将客人丢下,消失这么长时间是绝对不可取的看法,旨在让朱丽叶自己坦白消失的那段时间到底是处理什么事情去了。

而安布尔夫人按照以往惯例单刀直入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朱丽叶明白事情不可能瞒住面前两位精明的夫人,她也不愿隐瞒,她很轻松地说道,“伊丽莎白达西回来了。”

凯瑟琳夫人的情绪立马忍不住激动起来,恨不得即刻见到无礼的伊丽莎白,好对她破口大骂一番,才能发泄出去。

安布尔夫人安抚了她的情绪,对此,她的确有一手。一直到茶会结束,一家人在长长的餐桌上用完晚餐,凯瑟琳夫人才道,“我希望男士们没有过多的话要谈,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客人没有和我们见面,虽然我不乐意再次见到她,但我的的确确想要了解她到底在想什么。女士们,我们先去客厅吧。”

格里菲夫人不明就里。

知情人卡罗琳满不在乎地将杯子里最后一点雪莉酒喝进肚子里。

简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餐巾从手指尖滑落,掉在了地上。

达西询问地看向妻子,朱丽叶朝他点了点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