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2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54字数:174192

事实上,凯瑟琳夫人期待的众人齐心协力,一致谴责的场面并没有发生。绅士们在知情后不愿意以这样一种方式去羞辱一位女士,他们结伴去了台球室。

而朱丽叶,格里菲夫人以及安布尔夫人都不赞成将事情大张旗鼓地再次拿出来宣扬一遍。于是事情的范围只压缩到伊丽莎白,凯瑟琳夫人以及简三个人之间。

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说了什么。余下的众人坐在二楼的客厅里,等了一小会儿,因为安德鲁吵着要母亲陪,格里菲夫人只好先回房去。

大约不到一个钟头,凯瑟琳夫人使劲摇着手中的扇子怒气冲冲地冲进客厅,她感到她在方才的谈话中受到了冒犯——每一次见到伊丽莎白她都会有这种感觉,然而别人都不明白她为何会一直乐此不疲。“无法忍受,我一点都无法忍受!他们竟然可以躲开制裁——在另外的地方逍遥快活!现在这个世道对道德的要求太宽松了!更让人生气的是菲茨威廉竟然娶了又一个贝内特!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女人姓贝内特?我深切怀疑他的头脑是否冷静……达西呢?他人在哪里?我要见他,立刻马上!他竟然能容许这种事情的发生!”她气得颤抖不已,没有等任何人的回复,也不需要别人来回复,又立即风风火火地走出客厅。

又过了一会儿,简也走到客厅里告诉大家她们的决定。不管伊丽莎白是因为钱财或者感情而回到英国,她将以威尔夫人的名义——宾利夫人的某个远房亲戚住到诺丁汉的布里奇里去。她们会在明天一早就启程。

尽管卡罗琳对这一结果表示不满,可是简宾利的话已经完全可以做得了布里奇和她哥哥的主。

“朱丽叶,”卡罗琳靠着沙发背扭过头,当着简的面道,“你大概会好心地请我留下来做客吧!”

朱丽叶正被朱利安送来的那些教导如何做一个好母亲的书逗得发乐,她头也未抬地应道,“随便你待多久。”

简难免被这两个人的态度搞得有些难堪,她大概在原地站了一两分钟,觉得她在客厅里并不能找到能让自己舒心的事情,于是她转回了伊丽莎白的房间。

伊丽莎白正坐在床上发呆。这一年里,她瘦了很多,脸色也不象做姑娘时那般红润有光泽。简在她的身边坐下,握住她放在膝上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

伊丽莎白抬起头来看着她,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刚才和凯瑟琳夫人据理力争的精神气,两边的鬈发乱糟糟地覆盖在颧骨上,黑色的眼睛里涌动着泪光,看上去十分无助。

简心里为她感到难受极了。

“可怜的莉琪,”她轻声说,“你总是那么要强。你为什么不能在凯瑟琳夫人说话时保持冷静呢?非要大吵大叫,耗尽你的精力,还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她原本什么都不知道的——如果你不说出来,后来她那些指责的话你完全可以不用听了。”

“我不想让别人——尤其是她可怜我。我受不了。”伊丽莎白将腿蜷缩到床上,仿佛感到冷似的,用双手将它们抱得紧紧的。

简看着她,叹了一口气,温和地道,“她不会可怜你,你也没有做什么会让她可怜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不用说一句话,只要她发泄完毕……”

伊丽莎白打断她,“可是我凭什么要坐在这儿听她那些难听的无礼的话?”

简有些错愕,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她仍旧道,“不提你拿了四千英镑的赡养费,单单就如果你不想给凯特招惹麻烦的话——她原本压根儿就不知道上校娶了凯特。”

伊丽莎白抬起眼睛,“亲爱的简,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忍气吞声,包容一切,忍耐一切。要是我,我一定做不到。她把自己想像成一个独裁者,事实上她根本不可能左右别人的意志,其实她只是一个愚蠢自大又烦人的老太太,随便她说去吧!如果上校因为一个老暴君的话就厌弃了凯瑟琳,那么她迟早就能明白她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

简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儿了,是伊丽莎白的态度,她有些严肃地道,“莉琪,我简直没办法理解你。凯特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诅咒你自己的妹妹生活不幸?”

伊丽莎白原本苍白的脸立刻涨红了,她辩解道,“这个词未免太严重了!我这不是诅咒她,我怎么会诅咒她?但你一点都没办法理解我当时是什么感觉——是背叛,简,是背叛!她背叛了她亲姊姊的感情,投奔了一个毁了我幸福生活,令我不幸的男人。”

简霍得站起身来,她垂下眼睑看着她,“老实说,我不认为上校是令你生活不幸的根本原因。我恐怕是你使她们生活不幸,使我们生活不幸。玛丽和凯特没有任何过错,就要被别人解除自己原本的婚约,就要被迫同你一道踏上异国的土地。你也不知道我和爸爸妈妈有多痛苦。我每天晚上都在担心你们,为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伤透了心!如果我也能说出一句不负责任,使人伤心的话,莉琪,小查尔斯的死全赖你,如果不是为你伤心,我怎么可能会忽略了他?”

闻言,伊丽莎白颤抖着嘴唇看着她。

简沉默地站了一小会儿,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当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往事,抱怨于事无补,莉琪。小查尔斯去世之后,我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人不能只想着自己,只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曾埋怨过达西先生,可后来我才明白他才是所有人中最仁慈的一位——他给了你钱,给了你重新生活的机会,他没有在众人面前宣扬过任何一句对你不利的话!要不然每个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你。如果你的名声毁得彻彻底底,你凭什么以为我还能有底气做宾利夫人?这个社会对女人远远比男人苛刻,就连现在的达西夫人也有人暗地里嘲笑她是一个傻瓜,就因为她出身高贵却选了达西先生,一个二流贵族做丈夫,可对于达西先生,人们却顶多说上几句酸话艳羡他攀上好运。你不能用老眼光,老角度——或者换句话说,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情。我知道你能明白,也能想通其中的道理,因为你是一个如此聪明的姑娘,只是难过、愤怒和不知所措遮掩了你原本明亮的智慧。”

伊丽莎白迟疑了一会儿,才道,“不,简,我觉得我依然头脑清醒,甚至比以前更清晰。你也很清楚社会对女人的不公,可是你却能包容这种弊端。”

“你太极端了,莉琪。”简不赞同地道,“这不是包容不包容的问题,也不是忍气吞声——我已经变了,莉琪,每个人都会变,你也变了。但是如果你还想做一个讨人喜欢的伊丽莎白,你仔细想想你的变化到底是好是坏!用你的智慧,用你的心,用你的道德,而不是用你受到伤害的感情,感情用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错误,你自己也会愈加得执迷不悟。”

说完,她不再看一眼似乎还要争辩什么的伊丽莎白,顾自踏出了房门。

时间已经是深夜,朱丽叶突然从睡梦中醒过来,小达西在肚子里扭来扭去,小脚丫踢得她骨头生疼。她伸手慢慢抚摸了肚皮两下,有些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借着壁炉微弱的火光,她看了一眼旁边睡得很沉的达西,小心翼翼地轻手轻脚地摸下床,随便捡了一件晨衣裹在身上,又从床边拿了一只蜡烛,用壁炉的炉火点亮了。

她觉得肚子坠得有些厉害,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太过劳累的缘故,双腿也有些无力,她一只手握着蜡烛的托盘,另一只手慢慢扶着墙壁想去厕所。

万籁俱寂的夜晚,任何一点动静都能放大,在打开房门的时候,朱丽叶清晰地听到对面的房间——原本属于达西夫人的房间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她顿了顿,最终还是轻轻敲了敲半掩着的房门。

伊丽莎白正站在曾经熟悉的房间里,感怀往事,听到敲门声,吃了一惊,转过头来,她看见一星温黄的摇曳不定的烛光笼罩着一张精致的脸庞出现在门口,金发披肩,仿佛画中美人。

“朱丽叶斯托克,”她喃喃地道,“我见过你。”

朱丽叶的面色很平静,她点点头,环顾了一下黑暗的房间,很客气地问道,“您需要灯吗?”

伊丽莎白转过身,她用手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才出声问道,“你是出自诚心诚意,还是出于讽刺?”

“要看你怎么理解,不同的理解会导致不同的看法。”

伊丽莎白的神色有些恍惚,“你们一向这么模糊不清,让自己进退有余,从来不给人一个清晰的看法吗?”

“我们?”朱丽叶有些不明白地重复了一遍。

“你们这些教养良好的,礼仪堪称典范却毫无主见的名门闺秀,最擅长的就是将别人问的问题再抛回去,这就是你们交流的技能,给你们一整天的时间从头说到尾,统统都是毫无意义的废话,没有几句有用的,甚至这样滔滔不绝地聊上半年,大家彼此都没有得出结论知道对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伊丽莎白想起她在这类小姐和夫人身上受到的无数挫折,难免有些没好气。

“每个人的性格有所不同罢了,”朱丽叶淡淡地说,心中对她的言论多少有点失望,在春寒料峭的深夜里,她也不打算继续继续和她聊下去,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你的情绪太过激动了。”她说着,把手中的蜡烛留在了一边的小桌上,想转身回到房间重新拿一只。

伊丽莎白整个晚上都躺在床上没有睡得着,她努力想给自己这一年多来的行为找一个有力的辩解,来反驳简对她说得那些话——她确定自己的想法没有错,如此积极,如此美好,可是简的话却看似不无道理,它们一直萦绕在她的耳边,让她无处躲藏,让她疲惫不堪。她索性起身走出那间对于她来说格外陌生的客房,脚步慢慢地不受控制上了三楼,走到她曾经熟悉的房间,她原本的卧室——她踌躇了许久,才轻轻推开了它的房门,已经面目全非,家具统统变了样子。

这让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只余深深的悲伤。

她一直都没有得到过一个答案,关于她和达西之间爱情是如何溶解的。可是当白天她看到达西看向朱丽叶的眼神,她就知道,那个答案只有她一个人在意。

现在看着朱丽叶的背影,她有些不受控制地道,“我知道我想问的问题一定很冒昧,但请原谅我一向克制不住自己。你一定耳目通灵,我不相信外界的看法你会一点也不知道。你被人暗地里嘲笑,难道一直如此无动于衷?你明明拥有如此有利值得别人眼红的条件,却不认为女人应该获得和男人一样的自由——你为什么会嫁给他?是因为世俗的利益,还是爱?”

“威尔夫人,”她顿了顿,“或许我在你眼里很庸俗,很没有思想,但是对于我的婚姻,你现在是一个局外人。你和其他人一样无权论断是非,也无须探寻我在其中获得或失去什么。”朱丽叶没有转身,她的肚子开始有点隐隐作痛,她皱了皱眉头,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焦躁,“很抱歉,我想您一定认识回去的路。”

伊丽莎白对她的回答不满意,也察觉到朱丽叶的不耐烦,她刚想说什么,然而朱丽叶突然一声有些痛苦的呻|吟吓了她一跳。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有些笨拙的身影突然挨着门框滑坐到地上。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房门开了,露出达西惊慌失措的脸。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