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3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50字数:174192

这注定是一个极为不平静的夜晚,彭伯利灯火通明,所有的人都紧张不安地聚集在一起,等待着一个幸或不幸的消息。

每一个人都觉得时间是如此难熬,它好像已经静止了一般。

达西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他将惨白的面色深深埋在双手里,周身萦绕的气氛让人觉得沉重不安,然而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开口打扰他。

格里菲夫人将脸埋在丈夫的怀里,她不敢让别人看见她流泪的脸——这个时候的眼泪是一种罪过和可怕的预言,可是她就是无法控制住。

凯瑟琳夫人身板挺得直直的,嘴唇抿得相当紧,虽然她身上穿着一件华丽到可笑的睡袍,然而她凛然不可欺的气势却让她是整个大厅里最镇定的人,“不用怕,”她说,“安妮那样孱弱的身子都能挺得过去,朱丽叶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的话音刚落,伊丽莎白敏锐地察觉到达西的身子不可抑制地抽搐了两下,她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她忘不了达西脸上的焦虑,那一刻他的眼睛里只有朱丽叶,借着地上闪烁不定的烛光,伊丽莎白从来没有看到达西那样吓人的样子。他俯身抱起地上的朱丽叶,嘶声在走廊里叫人的模样就像一只要吃人的野兽,可即便那样,他都没有忽略朱丽叶微抬起手臂拉扯他衣袖的轻柔力道。他立即安静下来,柔顺地俯下头去倾听朱丽叶颤抖微弱的嘱咐声。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见她,一点都没有。

她垂下眼睑,不再看向他。她孤零零地坐在客厅的角落里,没有人能陪她度过这一痛苦冰冷的时刻,所有人都忽略了她,连简也是——当她看到沾染到朱丽叶白色睡袍上的血迹时,她立刻自告奋勇地跟进房间帮忙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简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有勇气的女人。

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一分一秒都在煎熬着大家的心,没有人说话,在这间一丝风也透不进来的客厅里,气氛凝滞得可怕。

“我要守在门外。”达西突然从沙发上猛然站起身,他的声音就呼哧呼哧喘气的风箱,沙哑难听,客厅里的人在灯光下从某个角度甚至看见他脸上有潮湿的痕迹。

众人都无法回答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大步跨出房门。于此同时,凯瑟琳夫人长吁了一口气,软倒在沙发上,她两只手纠结在胸前,“上帝啊。”她低低念叨了一句。

达西发现他就算从客厅跑到产房外也于事无补,他听不见里面传来的任何声音,他死死地盯着那道隔开他和朱丽叶的雕花大门,心被痛苦,焦躁,恐惧撕扯得厉害,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乱想。

过了一阵子门开了,唐娜慌里慌张地从里面跑出来,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走廊里还站着一个人,达西紧紧贴着墙壁,门开的一瞬间,他恍惚听到另一个遥远的世界里传来朱丽叶的抽噎声。

门开开合合过好几次,期间,从镇上请来的产婆气喘吁吁地爬上楼看了他一眼,可是他不敢问,也不敢动,他僵硬着身子,喃喃地道,“求你。”他不知道那个头发蓬乱的女人有没有听到,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进了房间,然后就悄无动静。

他已经记不住那阵兵荒马乱是如何度过去的,雷诺兹夫人的脸,安布尔夫人的脸,简的脸,还有匆匆赶来的产婆的脸统统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可最清晰地还是朱丽叶坐在地上,抱着肚子,哭泣着看着自己。还有她睡袍上的一丝血迹,在昏黄的灯光下也那样触目惊心。

“不要怕……”达西想起她在进房间之前那声颤抖着的嘱咐声,心脏就一阵剧烈的痉挛。

他怨恨自己不能分担朱丽叶的痛苦,可是除了等待,他不知道能做什么才能让他从现在这个无力的状态里解脱出去,他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房门上,仿佛这样就能离朱丽叶近一点。

当天际泛白,走廊尽头的窗户送进来晨曦的第一缕光,那道牵引着众人心思的房门打开了。

简有些疲惫的脸首先出现在众人眼前,她有些吃惊地看了一眼坐在房门外地上的达西,他面色憔悴,好像短短的几个钟头内大变了一个样。

面对着他有些空洞的黑眼睛,简突然觉得她带来的这个消息终于能使她有底气直视着这个助他们良多的男人,“一切都好,达西先生,朱丽叶平安生下一个男孩儿。”

达西闭了闭干涩的眼睛,“谢谢。”他说,声音嘶哑地让简差点没有听清楚。

众人知道这个消息都长吁了一口气。

朱丽叶已经怀孕34周,大概是太过劳累和情绪波动过大,才有了今天这惊险的一幕。虽然孕期还没有足月,生育的过程也十分惊险,但小达西还算强壮。雷诺兹夫人不敢让小婴儿见风受凉,她极为细心地用温水在壁炉旁给小达西擦拭干净身子,又用柔软的细棉布做成的襁褓将他包裹好,才带着他在为他牵挂了一夜的众人面前露了一面。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小心翼翼地倾斜着身子,让大家看婴儿的脸,“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说句老大的实话,达西先生出生的时候远没有他漂亮!”

凯瑟琳夫人一听到是个男孩儿,就已经将一夜的焦急不安一扫而空,重新精神起来,也不管有没有听众,开始滔滔不绝地念叨起如何保护好脆弱的小婴儿。

而格里菲先生只来得及看了一眼襁褓中有些泛红还带着褶皱的肉团子,就不得不接住软倒在臂弯的妻子。

卡罗琳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从他滑溜溜的脸蛋上触了一下,立即决定她将屈尊纡贵地去喜欢这一个婴儿。

宾利握了握自己劳累了一夜的妻子的手,为自己的朋友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凑过去,不敢离婴儿太近,使劲附和雷诺兹夫人每一句夸奖的话。

伊丽莎白坐在角落里,也不免为此时煎熬过后的欢喜留下眼泪。

达西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没有人会以产房不吉利为理由阻止这个一夜都饱受煎熬的男人,女仆们默默地收拾好房间,就退了出去。

安布尔夫人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亲手用毛巾替朱丽叶擦脸,见到他进来,将食指抵在了嘴唇上,轻轻地道,“她睡着了。”

达西走到床边,看着朱丽叶紧紧闭着眼睛的苍白小脸,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见过孩子了吗?”安布尔夫人问。

达西的喉咙干涩,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好点点头,目光却紧紧攥住朱丽叶的脸庞,一刻也没有离开。

安布尔夫人看着他憔悴的面庞和害怕失去的目光,有点不忍心,她放下手中的毛巾,“好好陪着她吧。”她站起身,给他让出了位置,等她走到门口,回身替他们带上门时,她看见达西俯身去亲吻朱丽叶的额头。她眨了眨眼睛,想把湿润的东西眨回去。

朱丽叶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有多久。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在云里雾里,然而当她看到达西那双黑眼睛,记忆一下子回笼了。

“孩子……”她抬了抬脑袋,脑门一下子被人拍了下去。

朱利安站在床的另一边,气恼无比,他万分没有想到他前脚才踏出彭伯利的大门,他亲爱的妹妹就早产了,他最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在这样痛苦难熬的时刻,他没有陪在妹妹的身边。因此他难免对达西愈加看不顺眼,然而,这个男人一概沉默以对。好在让他心里颇为安慰的是,尽管小达西头上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是黑色的,然而他偶尔睁开的眼睛却像是最纯净的天空。

显然有了儿子,朱丽叶完全忘却了其他事情,头几天,她因为身体虚弱,只能躺在床上用眼睛眼馋地干瞪着那团小宝贝。等到她能坐起来后,第一次把那个柔软甜香的小身体抱进怀里时,她感动得无以名状,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达西坐在她旁边,抱着她的肩膀,也不嫌弃她许多天没有洗澡,紧紧地吻了吻她的脸颊,将泪水从她的脸上都吻去了。这几天以来,他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委员会的人们体谅他继承人来之不易,只要能解决的事,统统不来烦他。达西每天的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朱丽叶身边,看看她,时不时亲吻她和自己的儿子。甚至她亲自给小达西喂奶的时候,他也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

当达西再一次缠绵悱恻地亲吻过她后,朱丽叶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她偏过脑袋,伸手将他的脸推远了些,又指着头顶上那块把长长的金发全部都包裹在里面的有些可笑的蓝布,愤慨地道,“我这样你也忍心下手吗?你不能安安静静地在房间外呆上一个月,等你的妻子不再像一个小老太太一样,然后再亲吻干干净净的她?”

达西一面笑,一面捉住她的手,“你要是小老太太,也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老太太。”

小达西在一边歪着脑袋睡得正香,完全不知道爹妈之间与众不同的调|情。半个月来,他脸上的褶皱已经消失不见了,皮肤也从粉红变得白嫩嫩,他被照顾得很好,很壮实,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不足月的婴儿。现在房间里很暖和,他穿着又舒适又吸汗的衣服,无意识地动了动小嘴,两条胖乎乎的小腿像一只青蛙似的张开着,睡得四仰八叉,半点也看不出他在妈妈肚子里的顽皮。

小达西虽然身体健康,外面的天气也渐渐回暖,可大家还是不敢带着他去教堂洗礼。因此他的洗礼仪式由教区的牧师在彭伯利的礼拜堂里主持。

洗礼结束后,小达西正式拥有了他的名字——理查德约翰逊达西。镶嵌了他两位祖父的名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