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5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8字数:174192

在理査德达西来到世界上头几个月的岁月开始,他每天晚上都要和他的父亲斗智斗勇争夺取母亲的注意力,尽管大部分时候,斗争的胜负都要取决于母亲的心情。但是当天气渐渐转冷的时候,理査德达西的胜利就少了起来——母亲似乎格外眷恋父亲温暖舒服的怀抱,因此他只能投奔奶娘宽广的胸怀。

在真正的冬天来临前,夫妻俩齐心协力地完成了一项对彭伯利的大改造。他们将大厦南翼一间特别大的屋子改造成了温泉室。首席设计师是温德尔伯爵极力推荐的一位年轻人,刚刚才从学校毕业,满脑子的大胆想法,他才为布兰得利的玫瑰花圃做出了贡献,立即马不停蹄地奔向彭伯利。

温泉室的建造大约花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当它彻底地展现在眼前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份,进入到冬天。

引入的地下水在圆形的古罗马式的水池中蒸腾起白色的雾气,缭绕的充沛水气使整个温泉室如梦如幻,恍若仙境。水池中央高高矗立着的白色大理石雕像被笼罩其中,那个双手呈捧姿的小天使,因为手太小,装不下不断汩汩流动的水流,清澈的源源不断的温泉水从他的指缝中倾泻而下。

朱丽叶站在其中简直要被这热气腾腾的场景勾走了魂魄,她情不自禁地蹲□,将手伸进温暖的水里,然而她转身看到达西望着她充满深意的目光,顿时有些气恼。

“朱丽叶,你不想现在立即试一试吗?”他问。

当然想,可是也要看时候。朱丽叶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参观完整个温泉室,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在此后的一个月里,达西无论如何旁敲侧击,朱丽叶始终不松口去试验一番温泉室的舒适,甚至她还老借着小达西将他拒之门外。神神秘秘,鬼鬼祟祟。

不过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某一天晚饭过后,达西准备去书房处理一天下来未尽的事务,此时他还不知道他今晚的归宿在何方,然而当他转过楼梯的转角,才踏上几步台阶,就听见走廊里朱丽叶正在吩咐奶娘夜晚照看小达西的事宜。

达西不仅耳目聪明,头脑也相当聪慧,从达西夫人说完此话后经过楼梯口,微微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他,并递给他一个极富有深意的微笑之后,他顿时明白了其中无言的邀请。他立即决定将书房里的事务往后挪一挪,立刻回到房间,然而房间已经失去了朱丽叶的身影,她狡猾地从另一扇门出去,通过佣人的专属通道逃开了,却留下一条关于她去向的线索,和一枝半开的粉色玫瑰,一切都符合一个香|艳的召唤。

达西不禁暗自好笑,他既然知道达西夫人的去向,就不必去匆匆追逐她的脚步。他体贴地留给她足够的时间逃到她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十足配合她的节奏。他一边笑着,一边拿起桌上的银剪刀,将半开的玫瑰减去枝干,插进了衣服扣眼里,这才踏着不急不缓的步伐,往大厦南翼的温泉室而去。

咚咚地脚步声在寂静的室内回响,除此之外,只有小天使手中倾泻的水流注入到池中的叮咚声,缭绕氤氲的水气和笼在雾蒙蒙灯罩里的昏黄灯光,让达西看不清朱丽叶到底藏身于何处。

达西停住了脚步,充分显示出他追捕猎物的耐心。他并不着急追寻问题的答案,反而慢条斯理地抽掉领间的丝巾,脱掉厚重的外套和鞋子,他光着脚,踩着不规则的山石堆砌成的石阶慢慢踏入水中。

当他身处这被烛光渲染成橘黄色的温暖水雾中时,他也未迷失了方向,一步一步地走向池子中间的小天使。因为前行而向两边撩开的水流声仿佛一首暧昧抒缓的情歌在耳边回荡。

在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眼前的浮光掠影中突然冒出一条柔软的身影,她从水中露出半截玉石一般的身子,在缓缓流动的丝丝缕缕白色水气中显得格外魅惑,仿佛是在看不见的航线的茫茫大海上,迎着湿润的海风,站在甲板上眺望时,却只看见礁石上海妖的背影。

达西面前的这个妖娆的背影是他在今夜遇到的海妖,让他迷失了航线。他甚至能清晰地看见晶莹的水珠反射着幽光沿着她蛊惑人心的光|裸背部曲线慢慢而下,停留在腰间微凹的腰窝里。于是那股痒也沿着达西的喉咙停留在男人该停的地方。

不,这还没有完,当海妖慢慢转过她的背影时,达西一口即将呼出的气却又窒在了嗓子眼。达西从来没有觉得朱丽叶那长齐腰间的金发是如此碍眼,为了露出美背,这一头浓密的金发都被撩到一边的肩上,湿漉漉地铺在她的胸前,挡住了原本以为可以一览无余的春光。

倘若这个时候,达西还有耐心,恐怕他就要检讨一下自己的感情和性别。他不容置疑地向她伸出手。

已然做到这个地步的朱丽叶毫不羞涩,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他,金色浓密的长发飘荡在水中。直到达西用力把她揽到身前,俯下|身狠狠吻她时,才发现她的底气来源于她还穿着一件十分奇怪的裙子——它将她前胸风景遮挡得严严实实,而背后却极度缺少布料。达西不耐烦研究到底如何将她脖颈后那条细细的带子解开,他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摸索,终于找到一处方便的地方,直接用手从那处勾人心魄的腰窝摸索往下将它撕裂开来,他挥手将那片始终不得见其全貌却碍眼无比的布料从朱丽叶的身上扔开。

朱丽叶也不甘示弱,她攀附着达西在水中稳重如山的身体,两只小手飞快地解开他的衬衣扣子,两只脚丫也绷紧了在他的腰间蹭来蹭去。

达西摩挲着她不知何时恢复的秾纤合度的腰身,将她托高靠在池子中央的雕像底座上,在水中解除了最后一层束缚,合身附了上去。想起她在前一个的月的神神秘秘,他的唇流连在她光滑细腻的脖颈上和丰润柔软的胸前,含糊地道,“你做了什么,朱莉?”

朱丽叶的声音就像是从她耳畔掉入水中的粉玫瑰,随着他们的动作而荡漾开去的水波上下起伏,左右飘荡,“已经被你撕掉了呀。”

很快,他们不再关注于那片可怜的布料,它被女主人精心准备了一个月,如今却毁于男主人挥手的一瞬间,可怜地飘荡在水面上,听了大半夜吟哦喘息和哀声求饶,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它命运多舛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它时运不济跟错了主人。

当朱丽叶醒来时,她已经躺在自己房间舒适的床上,显然昨晚的记忆出现了断层,她望着天花板怔忪了许久,才回忆起那一星半点就叫人害羞不已的疯狂。她有些懊恼地坐起身,按响床边的铃铛。

足以让朱丽叶气急败坏的还不止她自己挖坑自己跳的行为,她站在镜子前,发现哪怕扭上了衣裙直到脖颈的最后一颗珍珠纽扣来遮挡住肌肤上的痕迹,可她红肿得有些过分艳丽的嘴唇却无法遮掩,向人昭示了昨晚到底发生如何激烈的战况。她不理会唐娜的偷笑,自觉无法这样不端庄的出现在人前——哪怕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她自欺欺人地躲在房间里吃了早餐,就决定今天一整天都不踏出房门,将剩下的时间都用来陪伴每天都乐呵呵已经发展到爱啃自己脚丫的小达西。

她暗暗发誓,下一回再也不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

而一早就起床精神抖擞地在书房处理昨晚留下的事务的达西丝毫不知道妻子暗地里发的誓言。他甚至已经开始琢磨多久一次才能将温泉室的作用发挥到极大,想到这里,他不禁抽出一张信纸写一封感谢信,若是了解达西的人看到,想必会大吃一惊,在信中,达西大概用上他平生最热情的语言将温泉室的首席设计师大大夸赞了一番。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