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7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46字数:174192

理査德达西长到五岁的时候,烦恼就来了。因为父亲向母亲提出了意见,觉得她太过宠爱儿子,理査德已经到了可以接受教育的时候了。

由此,他不得不把玩耍的时间减缩了一半,每天坐到父亲的书房里开始做计算题。

理査德双脚离地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借着图书的遮挡,偷偷抬起眼睛观察了一会儿父亲,见他正专心致志地阅读面前砖头似的厚书,就静悄悄地从椅子上滑下来,蹑手蹑脚地踩着厚厚的地毯往门外走去,然而还没等到伸手够到门上黄铜雕花的把手,他的后衣领已经被黑着一张脸的父亲给拎了起来。

理査德苦着脸,眨巴着眼睛看着父亲,还没等他酝酿好感情,达西已经厉声道,“不准哭!”

这下,理査德完全不需要时间来培养泪意,他哇的一下子哭出声来,双手舞动着要逃开达西的钳制。

达西被他的哭嚎声吵得无可奈何,正当他再准备训斥他时,朱丽叶已循声而来,她慌里慌张地问道,“这是怎么啦?”

达西只好松开手,眼睁睁地看着儿子投奔妻子的怀抱,还不停地扑棱着往上跳,想要把手臂挂在母亲的脖子上。朱丽叶只好蹲□,听他含含糊糊地哭诉,她不由瞪了达西一眼。

达西看着与自己妻子长得极为相像的儿子,眨巴着纯净的蓝眼睛,还委屈地憋着小嘴,扳着手指在妻子的怀里唧唧歪歪,额上青筋就直跳——简直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他一把拉过已经得到母亲温柔抚慰的理査德,也不顾朱丽叶的劝阻,一把拉下理査德小裤子,动手就在他粉嫩的小屁股上留下两个大大的红掌印。

理査德不仅因为屁股上的疼痛,更因为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为此简直要哭晕过去。朱丽叶尽管十分心疼,可她为了让达西在孩子面前竖立威严,虽然私下的调|教方式有很多,却从来不会当着理査德的面反驳他。她紧紧搂着理査德,心疼万分不停揉着他的小脑袋,瞪了达西几分钟后,就抱着儿子离开了书房。

当晚,达西回到房间,没有看到妻子的身影,这才微微有些歉疚地想起白日里的事情。他回想起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对自己动过一只手指头,便不由暗暗反省自己的行为太不绅士,对理査德太过暴躁了。他静悄悄地走到儿子的房间前,发现门未关紧,还留着一条缝。他甚至能看见朱丽叶伏在理査德的床边,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慢慢地摸着已经躺在被窝里的理査德的额发,和他讲话。

“为什么不好好做算术题呢?算术很重要啊。”朱丽叶柔声道,“只有学好了算术,你将来才会做很多事情,今天爸爸也是太过着急才会教育你。”

“可是我会啊,”达西听到理査德细细的声音道。

朱丽叶笑道,“你会吗?会什么?”

“我知道爸爸的年纪减去妈妈的年纪等于十一,爸爸比妈妈大十一岁。”理査德回答道,“我还知道如果爸爸陪妈妈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么他陪他的书是五倍的时间,就是五个小时。”

朱丽叶忍俊不禁,俯下头去亲吻他,“你真聪敏,宝贝。”

达西的脸绷得紧紧地,继续听儿子开始用甜蜜的口吻讨巧卖乖,“妈妈,爸爸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他喜欢他的书比喜欢你还要多,可是我最喜欢你了,我想永远都陪着你。”

话音刚落,他就被一团高大的阴影笼罩其中,黑着脸的达西站在床边看着自己刚刚还在挑拨离间的儿子立即闭上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还有朱丽叶嘴角怎么也消不下去的笑容,有些气闷地道,“赶紧睡觉!”

理査德立即听话地闭上眼睛。

朱丽叶被达西气势汹汹地一路拉进房间时,还不能控制自己嘴边的笑意,直到达西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她,问道,“亲爱的,你的算术怎么样?”

朱丽叶诧异地看着他,“你不都知道吗?你很久以前就夸过我十分具有算术的天赋……”

达西微笑着打断她,“不,我打赌,你连最基本的数数都不擅长。”

朱丽叶狐疑地看着他,直到他自己动手开始解身上的扣子,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过去,她才诧异地问道,“你做什么?”

达西笑而不答,他看着朱丽叶双颊不由自主涌上的红晕,再一次惊叹自己妻子容易害羞的体质,他抚摸着她的脸,开始品尝他百品不厌的红唇。

朱丽叶原本以为这是一场同往常并无二致的缠绵情|事,可事实上事情超出她的预料。当手段繁多的前戏过后,达西在进入的于此同时,轻轻啮咬着她的耳垂道,“开始了,朱丽叶。”

朱丽叶闷哼了一声,意乱情迷之中迷迷糊糊地反问道,“什么开始了?”

达西头埋在她的脖颈里,却依旧不忘劳作地回道,“当然是数数,亲爱的。”

朱丽叶完全没有听懂。然而不需要多久,她就明白了。

达西紧紧掐着她的细腰,在一次又一次卖力的冲击中还不忘喘着气暧昧地问她,“你数了有多少下吗,朱丽叶?多少次轻,多少次重?”

朱丽叶用尽全力地攀附在他强劲的背上,被他撞击得眼眶湿润,她头脑昏沉,被一阵又一阵地波涛骇浪似的快|感挤出了唯一的理智,娇声只顾央求他慢点,哪里还能够数清楚,给他正确的答案?

更何况,这答案恐怕连上帝也不知道。

第二天,当朱丽叶醒来时,回想达西昨晚给自己出的难题,难免气恼地捶了他两下。

理査德实在不知道母亲也在父亲的权威下败下阵来。当他再一次踏入书房时,发现母亲也正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还不由暗暗高兴。然而当达西给他布置了一大堆的算术题后,接到儿子的苦脸,朱丽叶只能回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大约是惩罚达西那夜太过贪食,朱丽叶时隔五年再一次怀孕了。

虽然彭伯利早已有了继承人,可只有理査德一根独苗苗未免太过寂寞。更何况,以达西先生的身家,完全不需要担心财产不够儿子们平分。彭伯利上上下下再一次陷入兴高采烈之中。

由于生理査德时早产的前车之鉴,这一次,所有人都格外小心,雷诺兹夫人重新出山,带着她的得意门生唐娜,接手了彭伯利大大小小的事务。理査德也被父亲告知不要再鲁莽地扑进母亲的怀里,不要再惹母亲生气,睡觉前不要再吵着让母亲陪……总之一大堆的不要。

理査德难免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湿漉漉的蓝眼睛望着往常对他关怀至备的人们如今都脚底生风地走来走去,也不再停下来和他多说两句话。他踌躇着站在朱丽叶的房间门口,只伸进一个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正坐在床上的朱丽叶。

朱丽叶好笑地招手让他进来,让他坐到自己的身边,揽着他。

“妈妈,你有了弟弟之后就不要我了吗?”他扬着头,使劲用自己的脸蛋去贴朱丽叶的脸颊,还一阵一阵地摩挲着。

“怎么会?你永远是我最亲爱的宝贝。”朱丽叶笑眯眯地亲了一口他软滑的脸蛋。

理査德只要有人安慰很快就恢复精神,他垂下眼睛,紧紧盯着朱丽叶的肚子看,“那弟弟在哪里?我听说在妈妈的肚子里,我也是曾经在妈妈肚子里的吗?如果妈妈早点有弟弟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在肚子里陪他玩了。”

朱丽叶这个问题毫无办法,她紧紧盯着理査德天真的面孔,暗暗检讨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儿子养的太过天真无邪。

正巧达西从门外进来,看见理査德正坐在朱丽叶的怀里,亲昵地挨着她的身子,小手还在摸朱丽叶的肚子,而朱丽叶本人却正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他立刻黑了脸问理査德,“你又做了什么让你妈妈不高兴的事了?”

理査德抬起头看了看达西,委屈地转过头又看了看朱丽叶,他突然伸出两只小手点了点朱丽叶的唇角,“妈妈,妈妈,你快点笑一笑吧,爸爸又在冤枉我了。”

朱丽叶拿这对总爱互相拆台的父子丝毫没有办法。

理査德尽管总爱用弟弟来称呼朱丽叶肚子里的小宝宝,可事实上,她在九个多月后却生下了一个女孩儿。依旧是黑发蓝眼,却长得极像达西。

当范妮长到八岁的时候,这种相似愈发明显了。朱丽叶从凯瑟琳夫人的身上就能窥见达西的容貌若是换成女人必将十分艳丽,可范妮却因为气质极似父亲,远远没有凯瑟琳夫人那样咄咄逼人。

已经被达西赶去伊顿念书的理査德最乐于在学校炫耀的是自己妹妹的温顺可爱以及美貌无比——可他从来都吝啬地不肯把他胸前口袋里的小怀表拿出来给别人瞅一瞅范妮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这一点,他果然被证明了是他父亲的儿子。

当又一年达西的生日时,朱丽叶趁着达西入睡,偷偷摸进他睡袍的口袋——她老早就发现他极为钟爱一只怀表,总是形影不离,甚至连表链都已不再闪闪发亮,依然被他珍爱地贴身带着。

朱丽叶暗地里请著名的钟表匠重新给那只怀表配了一条金链子,作为她送给达西的生日礼物。她慢慢地从他的口袋里取出怀表,换上了新的表链。然而当她打开准备看一看时间时,她讶异地盯着它却久久不能回神。

这只怀表根本不能看到时间,只有十八岁的朱丽叶在画中正朝着她羞涩地微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