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5:53字数:174192

好奇心满足之后,朱丽叶已经深深为自己的草率后悔不已,她半点也没有觉得彭伯利比欧格登旅馆舒适。

拘束,尴尬,压抑的彭伯利,比起宁静,轻松的旅馆房间,最让朱丽叶头疼的是她实在不好意思在算是陌生人的主人家里赖床。

她痛苦地拥着被子坐起身,迷糊着任由唐娜替她打理头发。

窗外的世界依旧是大雨滂沱,阴沉的天色使得屋内愈发的昏暗了。

彭伯利的早餐桌上,除了生活重新恢复刻板的达西先生,只剩下三个未婚人士,年轻的格里菲夫妇和达西夫人都未露面。

朱丽叶和朱利安作为客人,自然谨守礼仪,眼观鼻,鼻观心地吃完一顿早餐。

刚刚饭毕,菲茨威廉上校立即抓紧时机诚挚邀请了斯托克兄妹打上几局桥牌,以消磨上午漫长的时光。

朱丽叶婉拒了他的好意,表示行李箱中还有几本未看完的书。

“大厦二楼的东南角有一间阅读室,”达西先生突然开口提议,“斯托克小姐如果想找一个光线充足又宁静的地方,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噢,谢谢。”朱丽叶礼貌地道了谢。

他目光微垂,只轻轻颔首,表示接受了朱丽叶的谢意——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地拿起餐帕擦拭了手,就离开餐桌。

“达西一向这么没趣,我以为他婚后还会变好一点。”菲茨威廉上校耸了耸肩,一只肩膀耷拉着靠在椅背上,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敞着怀,里面的衬衣松着一个扣子,丝毫没有他表弟的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板板正正的严谨,而且微微有些发福,不过一头浓密的金发还是给他的外表加了不少分。

他故意有些斜坐在椅子上,这样目光正巧落在了朱丽叶的身上。

朱利安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意图,心中十分不满,只好隐晦地提醒似乎毫无所觉的妹妹,“亲爱的,你不是要去看书么?”

还未等朱丽叶有回应,菲茨威廉上校立即接口道,“那间阅读室我知道,由我带朱丽叶小姐去吧。”

慢了一步的朱利安咬牙切齿地看着朱丽叶果然搭上他殷勤的手臂,还偷偷回头冲他狡黠地眨眼,只好不情愿地跟着二人身后。

彭伯利大厦这间二楼的阅读室并不大,却布置得很温馨,三个人进去的时候,屋子里暖洋洋的,显然是因为被主人吩咐过,壁炉的火已经生了一段时间。阅读室的光线很足,朝南是一块很大的落地玻璃窗,窗下是一个小巧的可以躺卧的沙发,上面还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条羊毛毯。

朱丽叶注意到这间阅读室里的书并不多,她走到靠墙放置的一排小小的书架,上面有些杂乱地摆着十几本书,除了几本诗集,大多是通俗浪漫小说。朱丽叶微微一想便明白了这间阅读室的主人——伊丽莎白达西夫人,或许还有她的小妹妹凯瑟琳。

“这儿真不错。”菲茨威廉走到朱丽叶身边,伸手随意拿起书架上的一本小说,见缝插针地对她搭话,“在下大雨的天气里,在暖洋洋的壁炉旁边,静静看一本书,就像一幅画一样……嘿!”

他的话被人打断了。

朱丽叶转头扑哧一笑,她看了看将胳膊搭在菲茨威廉上校肩膀上的朱利安,明明是一脸严肃,可是她却看得出他眼睛里的促狭。

她眨了眨眼睛,拿起自己的书在窗边的沙发上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就不再搭理这两人。

菲茨威廉看着沙发上的那个倩影简直入了迷。朱丽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专注着看着书,她淡金色头发扎着翠绿色的发带,穿着一条乳白色的带着嫩草色花边的连衣裙,用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抚过书页的样子,真是异常的妩媚。菲茨威廉上校欣赏过不少上流社会的美女,她们或轻盈舞蹈,或弹琴高唱,又或是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的同时又不失妩媚,可他还没有好好静下心来欣赏这样一种还带着某种儿童稚气的妩媚。

尽管有人欣赏自己的妹妹,可是朱利安还是不大高兴,勉强过了一会儿,硬是将菲茨威廉上校扯出房间。

“让她好好看一会儿书吧!这个可怜的孩子惦记着故事的结局可有一段时间了!”他故意重重咬了“孩子”这个词。

菲茨威廉或许是被朱丽叶专注的孩子模样所打动,又或许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耐心读完手中这本完全是捏造出来欺骗女人感情的浪漫小说。于是从善如流地跟着朱利安走下楼梯。

菲茨威廉上校未必没有察觉到朱利安的阻挠之举,不过他也不甚在意,最美的鲜花总是绽放在最高的枝头上。像斯托克小姐这样惹人喜爱的漂亮姑娘,值得人为她耗上一大番心思。

暂时达成一致,想法却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在大堂里找到了新的乐趣。在床上用过早餐的格里菲先生邀请他们一起去活动室打上几局桌球。

而格里菲夫人则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做。

聪敏的格里菲夫人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出彭伯利男女主人之间疏离,她在出嫁前虽然就察觉出苗头,可鉴于她未婚姑娘的身份和家庭教师一贯的教导,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因此,在她出嫁后回到彭伯利的第二天,她就急于寻找问题的来源和答案。

她第一个要找的自然是达西。

她脚步轻盈地踏上东南角的楼梯,走到三楼达西的书房门前,轻轻地扣了扣门。雕刻华丽的大门过了一会儿才被拉开。

格里菲夫人冲来人盈盈一笑,随即又有些不满,“这屋子里的光线太不好了。”

格里菲夫人出嫁后比她做姑娘时活泼了不止半点,此刻她已钻进自家哥哥的书房,环顾了一圈后很自在地找到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下来,要是放到从前,她准是腰板直直地立在一边,让她坐才坐。

可是这样的格里菲夫人让达西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嘴角微微扯了扯,就这样一个动作似乎费了极大的劲儿,掩藏不住的深深疲惫,一点儿精神气儿都没了似的,看得格里菲夫人心里边酸酸的。

“噢,亲爱的哥哥,”她有些动情地叫道,她顿了顿,迫使自己忍住即将冲口而出的问题,她决意缓缓委婉地了解,于是便聊起自己的婚后生活,除了一些过于私人的事情,依旧十分依赖哥哥的格里菲夫人事无巨细地汇报了自己的生活。

达西不发一言,却听得很认真。

直到格里菲夫人讲得有些口干舌燥,才猛然从美好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她竟然忘记了此行的初衷。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亲爱的哥哥?”她细声细气地问,这是她以前经常爱问的一句话,此时就连神情模样还如同未出嫁前一般。

可这次达西却没有信心给出令她满意的答案,因为他自己的婚姻都是一团糟糕。

“婚姻应该使人幸福。”半晌,他干巴巴地挤出这一句话,“乔治安娜,你是一个好孩子,你做得很好。”

格里菲夫人皱了皱秀气的鼻子,故意用愉快地语调道,“当然,地位和财产相当并不能构成一个幸福的婚姻,真诚的爱才是婚姻必不可少的条件,就像哥哥你和亲爱的莉琪那样。”

“不,我现在不这么想了。”达西低声又快速地反驳道,他顿了顿,站起身,轻轻吻了吻亲爱的妹妹的发顶,“乔治安娜,现在我觉得,你和尼克幸福的首要条件就是你们门当户对。当然,你不用想这么多,好好享受你的生活。”

“噢,真是令人吃惊。”格里菲夫人被这一段话惊吓地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天呐,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想,莉琪告诉过我你们的看法总是一致的。如果尼克不是那个正好令我动心的人,那么,你们情愿我嫁给一个善良淳朴的农民,也不会同意我嫁给一个高高在上,只拥有一个高贵姓氏的贵族……”

“那我真是万分庆幸是尼克格里菲这样一个贵族能以他的高尚吸引了你。”达西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乔治安娜,这样的蠢话我可不希望再从你的嘴里听到,结了婚并不代表你可以忘记家庭教师教给你的一切。”

他严肃地警告过她一番后,表示他还有一大堆的事务急需处理,他拉开书房的门,“二楼的阅读室,斯托克小姐大概会在那里,她出生良好,与你年纪相当,想必定能同你很谈得来。”

可怜的格里菲夫人浑浑噩噩,饱受打击地从沿着楼梯下来,盯着阅读室的门看了一会儿,才想起达西的话,她思考了几秒,听从兄长建议的习惯,使她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门。

“哦,请进。”她听到一个悦耳的少女声音。

格里菲夫人推开门,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视线不由自主地胶在了斜倚着沙发扶手的少女身上,真是让人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美人。

朱丽叶看见来人惊讶了一番,她以为会是凯瑟琳贝内特,没想到却是格里菲夫人,她坐直身体。

她脸上的惊诧忘了遮掩被格里菲夫人看得清清楚楚,几乎是立刻,格里菲夫人对她好感大增。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