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小说:二次婚姻作者:桃阿李更新时间:2019-01-16 14:59字数:174192

“这里可比我哥哥的书房暖和多了。”格里菲夫人在朱丽叶的左手边坐下。

“多谢款待。”朱丽叶想起烧得旺旺的壁炉,由衷地说了一句。

“噢,我这样说可不是为了索求斯托克小姐你这一句的感谢,”格里菲夫人笑着打趣道,“或许我是为了下一次去布兰得利时能得到更好的招待。”

朱丽叶没想到原著里的羞涩的萌妹纸乔治安娜其实这么健谈,明显有些怔愣,不过仍是应对得体地道,“布兰得利的玫瑰能得到格里菲夫人的喜欢可真是它的荣幸,鲜花配美人,只有这样,它才不至于没了用武之地。”

“快别恭维我啦!”格里菲夫人微微一笑,“叫我乔治安娜。”

她浅褐色的眼睛十分好看,十分纯净。

“朱丽叶。”朱丽叶将手中的书放到一旁,对格里菲夫人微微睁了睁眼睛,露出一个笑容。

朱丽叶知道自己这样的笑容十分讨喜,因为她用这一招笑容不知换了温德尔伯爵不知多少次的偏心。

果然格里菲夫人再开口时连语气都温柔了几分,“哦,朱丽叶,你还是一个孩子。看着你真高兴,”她似忧愁地叹了一口气,“做姑娘时真是无忧无虑。”

朱丽叶觉得十分有意思,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提醒她自己马上就十八岁了,“乔治安娜,”她顿了顿,似乎为自己就这样理直气壮地叫出格里菲夫人的名字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你也未必比我大上多少,你可是在十八岁前就结婚了的幸运姑娘!”

“可是结了婚,要发愁的事情就多了许多!”

“哦?”朱丽叶看着她一副认真较劲的模样,就拖长了音调道,“我以为结了婚之后,只需要发愁怎样才能顿顿吃到对方不喜欢,可自己却喜欢不得了的东西……”

“噢!那也是需要考虑的种种事情之一。”她突然压低声音,认真问道,“亲爱的,告诉我,你愿意将来嫁给一个怎样的男人?门当户对?还是因为真挚的爱情而结合?”

“天呐,乍一听这可真难选择。”朱丽叶笑道,“你是在吓唬一个可怜的未婚姑娘吗?乔治安娜,看看你自己,我就知道,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哦?”

“这可不是两个相悖的选择。”朱丽叶解释。

“你看起来像个孩子,可是想法却不象,比我想像得稳重多了。”格里菲夫人叹口气,“可若是现实的情况就是相悖呢?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朱丽叶笑了,“看来你是非得让我做出一个选择才善罢甘休啦!我可能会给出一个让你万分失望的答案了,我一向认为平等才是婚姻的保证,结亲的两个人之间必须相配,习惯和爱好必须非常和谐,身份,财产和地位相当,没有谁看不起谁。哦,就像一位神父说得那样:‘为了使婚姻幸福,必须门第相当’。至少我不会自找麻烦,最重要的是,我可不会让可怜的温德尔伯爵因为我选择了一个地位悬殊的人而感到伤心!”说完,她眨了眨眼睛,飞快地弯起嘴角,狡黠一笑,“会不会让你很讨厌?”

格里菲夫人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位漂亮到惊人的少女,还是一位伯爵小姐,家世显赫,可是奇异的,这样一番现实的话没有让她觉得讨厌,反而让格里菲夫人觉得她带着一种孩子般的“纯真”。这可真是一番奇异的体验。

“没有人会讨厌你的,亲爱的。”格里菲夫人微笑道。虽然她此刻脑子里的想法有些混乱,莉琪的话,达西的话,还有朱丽叶的话,让这个一直幸福懵懂着的妇人心里乱糟糟的,不过她决意再听听别人的看法。

或许是亲爱的尼克?雷诺兹夫人?或者莉琪?

达西悄悄从门外移开脚步,他可不是故意做这样不体面的行为,他觉得他的态度多多少少有些伤害了满怀关心的妹妹,加上他此刻有些不情愿乔治安娜再被伊丽莎白灌输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于是他跟着下了楼,看着她踏进阅读室后,就准备转身回到书房里,只是在听到他亲爱的妹妹问出那个问题后,他的脚步慢了一拍。

“看来我真是自找的……”达西喃喃了两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类似讥讽的笑容。

因为真挚的爱情结合在一起的婚姻。曾经达西多么为自己迈出这一步的勇气而感到骄傲,打破了约定俗成的制度,这份因为情感而不是利益才结合的婚姻,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么高尚,没错,他是做过情感和理智的斗争,当时情感狠狠压倒了理智,占了上风,可是现实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此时此刻的他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疯了。

他不否认他爱过那个乡村姑娘伊丽莎白贝内特,他依旧怀念贝内特家二小姐灵动活泼的眼睛,机智充满讽刺意味的自嘲,聪明的面孔。

不过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曾经那种令他狂热,令他着迷,令他如痴如醉的魅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在某一个醒来的清晨,就这样突然消散了。

他的大脑清醒了。

作为一个外表冷静,内心饱含感情的正派人,达西为自己的行为和想法感到羞耻和惭愧。他迫使自己尽量少去以清醒理智的眼光去衡量在冲动下他所结合的这门姻亲,努力忽略一个可恶的连襟给他带来的种种麻烦和厌恶——现在他终于可以歇口气了。乔治维克汉姆已经为他的风流罪行付出了代价,余生他将满身是疮,痛苦而又迷糊地活在床上,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只要他的妻子也能安安稳稳地和他生活下去——于此同时,虽然热情消退,他依旧让自己客观地去尊重妻子的人品和性格。尽管他发现其实他们的爱好和想法是如此地不同,他虽然乐意欣赏乡村活泼的曲调,可不代表他永远只能对它表现出赞美,在恢宏大气的音乐面前,勉强算作清新怡人的乡村小调是那么上不得台面。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他依旧可以和达西夫人维持体面的夫妻关系。

可是问题在于,达西夫人的性格是如此的纤细敏感,一点小小的不对劲都能叫她瞧出来,婚前她可爱的讥讽式自嘲在日复一日中变得有些不那么可爱了,或者说有点尖酸刻薄。达西甚至能察觉到她不再是曾经那个穿着简单的细棉布衣裳就自信万分的伊丽莎白,她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自卑,变得有些苛求,苛求自己,苛求别人。

都是因为这场婚姻改变了一个可爱的姑娘。

达西感到既感到万分难过,又为事情变成这样的结果而感到抱歉,可这种抱歉的情感并不能使他爱上一个如此这般的达西夫人,于是种种复杂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折磨着他。

他的婚姻生活变得如此难熬,最重要的是,他还缺少一个继承人。他决定虽然不能做一个爱妻子的丈夫,但他决意做一个负责任的丈夫。当他们双方都冷静下来,都想通了,他们可以做一对婚姻的同盟者,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生下一个足以承担责任的继承人。

他是如此想得没错,可是他无法让她的妻子在这个问题上与他志同道合。

这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伊丽莎白达西夫人借口头痛没有出席早餐。想到那些令她不如意的种种现状,她就产生了一种逃避的念头,仿佛躲在卧室温暖柔软的大床上,她就是幸福着的。

此刻她正靠着松软的枕头看她最近钟爱的一本书。讲的是一个前程远大的公爵之子,因为日益繁重的家族负担,迫于无奈选择了一门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娶了一个家资丰厚却地位低下的商户之女。他们之间从由于种种偏见针锋相对,到彼此互相了解而萌生爱意。

这篇行文冗长的小说一直写到这个富商之女因病去世,而公爵之子拒绝再娶,“我只有一颗心,它属于我可敬的妻子,它因为她的逝去而消失了年轻的活力。我唯一后悔的事是我是因为利益才娶了她,这大概是老天爷因为我初衷不纯的惩罚,让我在没有她的余生孤独冷戚地活下去,像一桩没有感情的雕塑活下去。天上的神明啊!若你能听到我的祈祷,我愿意散尽这万贯的家财,换得她睁开那双明亮的眼睛,让我在她的注目中得到幸福。啊,宁可贫而乐的生活,也不愿富而忧地活下去。”

当格里菲夫人敲门的时候,达西夫人正好看到结尾男主人公的一番内心刨白。她匆匆忙忙扯过手边的帕子擦去感动的泪水,嗡声道,“请进。”

“嗨,莉琪,或许你需要一杯牛奶?你的头疼怎么样了?”格里菲夫人仔细看了看她的面色,将手中的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头。

“哦,谢谢。好多了。大概是最近没有睡好的缘故。”伊丽莎白还停留在方才的故事情节里。

因此她的眼眶红红,浓密的睫毛因为泪水的打湿显得黑而亮,再加上没有修饰的脸庞和乱蓬蓬的鬈发,有些憔悴,使她此刻看上去有种多情的哀怨。

格里菲夫人立即误会了,联想到在书房里达西说的那些话,她有些内疚地轻声安慰道,“亲爱的,男人往往会因为繁忙的事务忽略他的妻子,你不要难过,他们渐渐就会察觉生活中缺少一个温柔可意的妻子是多么枯燥。”

伊丽莎白心里一刺,因为小说的美满对比她在现实中的委屈所产生的种种自怨自艾的情绪使她立即绷直了身子,尖刻地回道,“难道是因为我缺少了三万英镑的嫁妆,所以才使彭伯利的事务变得繁多了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