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九灵元圣

小说:悟空当年作者:拾金候更新时间:2018-12-14 15:51字数:237870

胡侯站在外围,观察了许久,发现这些卖羊的凡人,居然比买羊的妖族还凶,那刁钻古怪和古怪刁钻已经声明没有多余的钱财收购送来的羊群,并且还告知如还想卖羊,可自己送往虎口洞,不但有路费,还包吃食,但众人却不依不饶,不是嫌弃路途遥远,就是嫌弃路上不安全。

如果,换成其他人,怕是没有这好脾气,要是在其他地方,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奇观,但在这玉华州,大家都习以为常,嘻嘻哈哈打闹成一团,想来平日里,已是司空见惯。

胡侯正愁寻不出由头去见黄狮,此时,正好可以借替刁钻古怪和古怪刁钻解围,前去那豹头山虎口洞,至于那数百只羊的价钱,如今对于胡侯来说,等同于身上的一根毫毛。

但胡侯万万没想到是这豹头山虎口洞的当家人黄狮,居然是以前的老熟人,等到刚一见面,胡侯就大叫道:“是你原来阁下就是这里的当家人,怪不得此地会如此和谐,人妖能和平相处。”

只是黄狮已经完全记不得胡侯,有些尴尬地拱手道:“请阁下赎罪,在下实在想不起,在何处见过阁下。”

“龙尾城的码头,有次下雨,我们买伞时,忘记收回你找还的五块仙玉,你追出找还时,我们还与天庭的官兵大战了一场。”

“记起了,记起了,原来是阁下,不知阁下怎么称呼,你还有几位同伴呢”

“在下胡侯,旁边的是我师妹,你可称她为桃花小妹,上次在龙尾城也是见过面,这位是我的兄弟,名叫沙诚,还有这位是敖玉,是西海龙王三太子。”

“久仰,久仰。在下黄狮,你们就称我为老黄吧”黄狮热情地打着招呼,还转头大声吩咐道:“小的们,贵客进门,晚上好吃好喝地置办上来”

“大王,大王,不好了,豺狼沟的人偷袭下面村庄了。”

黄狮的话未说完,就有下面的人来汇报有什么豺狼沟的人偷袭村庄。

“青脸儿,马上点齐兵马,随我出去。”

黄狮对前来报告的人吩咐,又带着歉意对胡侯说道:“胡兄,请在家稍坐片刻,待我处理完事务后,再来款待胡兄四位。”

胡侯四人在豹头山虎口洞,等了半个时辰,才见黄狮身披盔甲,满脸沮丧地回来。

“老黄,事情可处理的顺利”胡侯有些好奇地问道。

“休提,休提,等待我到达时,豺狼沟的人已经抢劫完毕,早就退去。”

接下来的时间,胡侯才打听到这豺狼沟,原来距离豹头山虎口洞一百里,里面的人一向都是四处打劫,从不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黄狮未来玉华州时,豺狼沟的人与玉华州的一些恶霸,历来是靠欺压这里的普通百姓为生,逢年过节还要让当地百姓献上童男童女做祭品。

当地百姓过得苦不堪言,黄狮来到玉华州后,将这里恶霸赶出玉华州,大力发展农事,用了整整两年时间,才让此地恢复一些生气,可是今年丰收季节到来,豺狼沟又开始伙同那些被赶出玉华州的恶霸,开始四处打劫百姓收割好的粮食。

黄狮在跟胡侯说这豺狼沟的事时,又前后出去三次,都是有人上报有豺狼沟袭击某处,他不得不带兵出去驱赶,最后一次回来时,已是傍晚,且满脸的疲惫,胡侯事后才知,这也是黄狮今日出去的第九次,但每次都没能见到那豺狼沟的人,给他留下的都是那些被洗劫过后,残垣断壁的村庄和那哭天喊地的百姓。

如此来回奔波十八次,还要安抚那些伤心的百姓,不但人累,心也累,怎能不疲乏。

“刁钻古怪和古怪刁钻,你们马上前去竹节山九曲盘桓洞,替我向老祖宗请安,请老祖宗在明日日出后,跟我汇合,前去途中拦截豺狼沟的人。”

黄狮口中老祖宗叫九灵元圣,是只九头狮,居住在竹节山九曲盘桓洞,比黄狮来这玉华州还要晚一年,但因自称是太古族九头狮的后裔,黄狮便拜他为祖宗,平日里对黄狮也多有照应。

胡侯已经跟黄狮讲好,明日会跟他一同前往,到时如有需要,可帮他助战。

次日,天还未亮,豹头山虎口洞便开始喧嚣起来,除留下少部分看守洞府的人外,包括胡侯四人,都一同跟随黄狮前去约好地点,跟九灵元圣汇合,然后前去驱赶那豺狼沟的人。

太阳慢慢升起,地面上的露珠蒸发出蒙蒙雾气,让人在这朦胧白雾中若隐若现,就像在云雾中穿行,但是却没有想像中的那样美妙,除了雾气的湿润,就是来自气氛中的压抑紧张气氛。

九灵元圣早已到达相约地点,见到黄狮后,简单地跟胡侯们相互介绍后,就开始出发寻找那些出门打劫的豺狼沟人。

肆无忌惮的豺狼沟人,根本不怕黄狮和九灵元圣,在一处村庄相遇后,不但没有马上扔下抢劫到的财物跑掉,还挑衅地背着财物观望,虎口洞和九曲盘桓洞的人一驱赶,就慢慢地往前逃去,也不跑快,还边跑边转身往后看,刚好跟驱赶的人保持一定距离。

但是一旦驱赶的人停下脚步,豺狼沟的人也会停下休息,看着驱赶的人,身上抢劫到的财物也从不放下,就这样追追赶赶,豺狼沟的人始终跑在驱赶他们的人外围,嘴里还聒噪地“啰,啰”地喊个不停。

偶而有失足的豺狼沟人,在逃跑时,摔倒在地,立马就会装死,而虎口洞和九曲盘桓洞的人也只是捡回被抢劫的财物,并不会去斩杀那装死的豺狼沟人。

胡侯惊讶的看着这一切,问道:“为何不将那装死之人斩杀”

黄狮说道:“他已经死了,我们为何还要再次斩杀”

“他不是装死吗又不是真死。”

“装死也是死。”

胡侯有些无语,这奇葩的战斗方式,难怪会让黄狮焦头烂额。

“孩子,我的孩子啊你还我的孩子”

此时村庄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哭喊声,原本以为村庄里再没有豺狼沟的人,却没想到居然有大胆地这时才出来。

只见七个穿得破烂的豺狼沟人,从村庄中冲出,后面跟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妇人哭喊着。

“大胆。”

九灵元圣发怒了,显出九头狮的原形,冲过去一口含一个,将那七个豺狼沟的人捉拿了回来。

“来人,将这七人绑起来抽打。”

七个豺狼沟的人被鞭子抽打时,满脸的不在乎,嘴上骂骂咧咧地威胁着。

那哭泣的妇人,跌跌撞撞的跑来哭喊道:“大王,大王,他们刚才吃了我的孩儿”

九灵元圣问道:“刚才是谁吃了百姓家的孩子”

“是我。”其中一个豺狼沟的人,满不在乎地用舌头舔着带血的嘴唇说道,“真鲜嫩啊不愧是童男。”

“你还我的孩儿。”妇人作势要扑上去,却被师妹拉住了。

“疯婆子,今日我记住你了,今后我专门吃你家的人。”豺狼沟的人裸地威胁。

九灵元圣吼道:“给我使劲打。”

“九头狮子,你除了打我们,还能拿我们怎样,我劝你还是早点将我们放回。”

胡侯问道:“你们等下还要将这七人放回。”

九灵元圣回答道:“惩戒完毕后,当然要放回。”

“哈哈,小子,你还以为要将我们怎样,你觉得这九头狮和这黄狮子敢杀”

人头飞起,鲜血四溅,那个嚣张的豺狼沟人,被师妹抬手一剑,砍去脑袋,“食人者,当诛。”

“你居然敢杀我们豺狼沟的人”其余六人惊叫道。

“桃花妹子,怎能污了你的人,让我来替你处理。”

沙诚站出来说道,然后挥起自己的降魔杖,一棍扫过,六人的声音嘎然而止,脑袋飞起。

远处豺狼沟的人看见被九灵元圣捉回的七人,被打死后,叫道:“弟兄们,有人敢杀我们豺狼沟的人,回去将这里的人杀光杀死。”

豺狼沟的人开始往回冲,首当其冲的目标就是那被抢劫过的村庄,师妹飞身而下,胡侯带着沙诚和敖玉忙紧随其后。

漫天桃花瓣飞起,朵朵击向冲到前面的豺狼沟人身上,然后身躯炸裂开,只是一瞬间,豺狼沟的人就死去数十人。

师妹是真的愤怒了,才会如此大开杀戒,让后面未冲上来的豺狼沟人,吓得转身就逃,在他们的记忆中,从来没人敢对他们下如此狠手。

远处传来那些溃逃的豺狼沟人声音,“你们跟我等着,我们豺狼沟从此不杀光玉华州的人,誓不罢休,特别是这个村庄的人,今日下午我们就会将其踏平”

“何须如此,何须如此,这豺狼沟的人都是全无赖,今日见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他们有数千人,平日里从来都是躲在暗处偷袭,得罪了他们,这里的百姓就要遭殃了。”九灵元圣叹息道。

周围的百姓闻听此言,也哭喊着求救。

师妹满脸杀气地咬牙说道:“很好,想让这里的百姓遭殃,我就让你们永远从这里消失。”

胡侯知道师妹的倔强脾气上来了,师妹是最看不得百姓受苦,更不用说当着她的面吃人。

“金大哥,马上给我派十万兵马到玉华州来,我下午就要用人,是急用。”师妹掏出神印联系金鹏。

九灵元圣和黄狮惊叫道:“十万兵马”

“既然要还这方百姓一片清静之地,就好好地将这里清扫一遍,不管是豺狼沟的人,还是其他那些恶霸,全都消失吧”

师妹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谁都听得出里面蕴含的煞气。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