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赢驷与苏琚岚的婚后生活

小说:特工女皇桃花多作者:绯色柠檬更新时间:2018-12-14 14:28字数:1554042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云渺水茫,眨眼间,便是五年而过。

在黑漆漆血琳琳的魔神宫里,有人迈着小小的脚丫子,蹑手蹑脚地朝人类领域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太子殿下这回又是想溜去哪里呢?”似笑非笑地一问,让这小小的身影僵在当场。

这小人儿迟疑着,极不情愿地扭过头来,见到来人后顿时笑靥如花的甜甜唤道:“通灵叔叔!”这男童粉雕玉琢的脸庞继承了他的母亲,而琉璃狡黠的眼不逞相让的传至他的父亲,所以小小年纪便有颠倒众生的美貌。

眼见这样一个白嫩嫩的包子团撒娇,即使是老持稳重不苟言笑的通灵王也板不下脸来。能在魔神宫出现这样一个集天地灵秀于一身的漂亮孩子,让见者喜爱闻者欢喜实属不易呀!

通灵王叹了一口气,盯着小人儿背上扛着的大包小包,道:“太子殿下这回潜行,还背着这么多行李,是要离家出走多久?”

“呜呜呜,父王不要我了,我这回离家出走去找爷爷再也不回来了!”小太子眨了眨眼顿时扯开嗓子哭了出来,但是抽抽搭搭的他两只眼珠子还在快速转动,败露了。

通灵王忍不住捏了捏额头,小小年纪就开始这般折腾,真不知道往后长还会如何?!

“太子殿下怎么哭了?通灵王,你又开始训斥太子了?”翔鹰王忽然间由远及近地飞过来,一落地后就赶紧走到小太子面前,爱恋地抱起他安慰着。

通灵王面色严肃道:“自然不是本王。”

“不是你……那就是……”翔鹰王转念一想,立即知道又是他们那位至高无上的赢驷圣尊了!

小太子姓赢,名珏。从生下来开始就受尽魔神宫上下所有魔人魔兽的宠爱,所有人对珏太子是连捧在手心都怕碎了,通灵王更是对小太子日后的栽培将近沥血的筹备,唯有这位赢驷圣尊时常对小太子吹眉毛瞪眼睛,因为珏太子太腻着他的母后苏琚岚,以至于赢驷圣尊因为被苏琚岚冷落而颇感威胁。所以众多魔人经常看见的一幕便是他们的赢驷圣尊跟他们的珏太子,两父子一大一小时常瞪眼争宠,然后瞪输的那位则——离家出走。

通灵王实在是无法以常理去推断他们那位赢驷圣尊了,只能摆摆手让翔鹰王赶紧将珏太子送回苏琚岚身旁,由苏琚岚出面调和。这样的情况应付多了,他早知道该如何做。

被迫送回苏琚岚寝宫的珏太子,盯着那位坐在茶几旁只顾地喝茶连头也懒得抬的美貌父王,一颗心灵噼里啪啦地狂碎,抽抽搭搭道:“珏儿一定不是父王亲生的,不然父王不会这么狠心看着珏儿离家出走回来也没任何反应。”

“臭小子,你当然不是我亲生的。”赢驷毫不犹豫地甩出这句话,“你父王我是男的,怎么亲生你?”

珏太子噘着嘴嚎啕大哭道:“可是父王一点都不疼爱珏儿!哪像母后那般疼着珏儿,珏儿说做噩梦了,母后就会抱着珏儿一块睡……”

赢驷的俊容顿时铁青一半:“臭小子,你还敢提这事?就是因为你一天到晚老是卖萌耍招粘住你母后不放,把你父王我抛弃了无数个夜晚独守空房!”

珏太子顿时骄傲地抬头挺胸道:“谁让母后喜欢珏儿胜过喜欢父王呢?”

赢驷的另一半脸也青了,道:“你不是说要离家出走不再回来吗?那还不赶紧拎着包裹滚蛋?滚的时候脚步声轻点,你母后还在里屋午睡,若是吵醒她,你父王我直接一脚把你踢入人间没商量!”

一听见母后在午睡,这珏太子的眼泪顿时收放自如的刹住,自己背着包裹利落地爬上比他身高还高的椅子,然后将包裹里面的糕点全部摊开,一边吃着茶点一边得瑟地回瞪了自家父王一眼。“那珏儿就在这里等着母后醒来,珏儿有东西吃,但是不给父王。”

若是赢尊王在场,势必会觉得这珏太子气人的招数似曾相识!一介混世小魔王,生出来的小小魔王自然也是不容小觑呀。

赢驷瞪了神奇赳赳的二字一眼,扫了那些糕点一眼,哼道:“你想给你父王我也懒得要,都是些过时的糕点。”

说完,几名俏婢轻如飞燕地端着食盘进来,又悄无声息地离去。赢驷旁边的茶几桌,顿时多了许多动物造型惟妙惟肖的糕点,看得珏太子两只眼全直了。

喜欢甜品,这两父子也是出奇相似!

珏太子望着自家父王身旁的糕点,再对比自己手中的、旁边的糕点,顿时觉得各种颜色暗淡食不下咽了。

赢驷扫了那明明眼馋嘴馋却还骄矜着的儿子,暗地笑了一声,待馋着他良久之后,便道:“想吃就吃吧。”

珏太子仍旧有些硬骨气地回道:“不吃,吃了就是跟父王投降,以后不能跟母后一块睡了!”

“臭小子,脾气真是倔得可以了!就算你赢了,你也不能跟你母后一块睡!要睡,找你未来媳妇睡去!”赢驷懒的回道,“这是给你母后醒来准备的糕点。”

珏太子顿时满眼发亮:“父王给母后准备的糕点就是母后的了,珏儿吃了就不是跟父王投降!”然后飞扑过来,双手各抓起好几块糕点往嘴里塞。

赢驷笑吟吟地看着儿子,本想再出言欺负儿子几句,但见他吃得满面的心满意足,眼睛都笑弯了,也就不再说些父子斗气的话。

“虽然你正在长身体,但也不能这么猛吃……”赢驷说着,抬手自然地拂去儿子脸上的糕点残渣,道:“喝点水,小心噎着。”

没多久,这位前刻还闹着离家出走不再回来的珏太子,半刻钟后却是吃饱喝足后泯去恩仇,直接趴在自家父王的腿上打着饱嗝。

赢驷将儿子抱在胸前,看着儿子软腻腻地喊了一声“父王我困”后就慢慢合上眼皮睡过去,像糯米糍那样粉嫩嫩的小脸,让他终于皱鼻一笑,这瞬间流露出来的父爱是不容置疑的。

赢驷抱着睡去的儿子静坐了一会儿,估摸着他的小肚皮将吞下去的糕点消化得差不多了,这才抱着他朝床边走去。

床上内侧已侧睡着一人,下颌尖细隐入高高竖起的白色锦缎立领中,越发衬得脸部轮廓的精致与娇媚,五官如画,紫色柔亮的缎发在床上如花散开。

赢驷弯腰将睡着的糯米糍轻轻放在她苏琚岚枕头旁,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也脱了鞋子躺到床外侧,望着他最爱的妻子和儿子,心满意足地午睡了。

在烈日灼灼的晌午时刻,他们同床而睡,画面静谧而美。

三日后便是七夕节,赢驷原本计划着一家子去人间好好玩耍几番,行程都安排好了,却因为魔神宫内突然多出来的政事,通灵王不得不将赢驷单独延迟一天,使得苏琚岚只能带着赢珏先行一步。

在繁华如初的街道上,苏琚岚牵着满眼晶亮的赢珏走在不知名的街道中,逛了大半日后,正是满载而归准备回客栈等待赢驷时,湖边亭子忽然间迎来三个人。

苏琚岚正犹豫着要不要假装什么都没瞧见,却不料那三人正中央那位似乎意识到什么,恰巧回过头来对上她的眼睛,顿时一怔,然后转头对身旁的冯义和宋幺交代了一句什么,然后快步朝苏琚岚母子走过来。

颜弘皙看着苏琚岚,苏琚岚也是看着他,似乎都不晓得如何开口,气氛有些尴尬。

悠闲的苏琚岚是真得不知道这座燕赤国装扮的城池,早已纳入了殷悦国的城池中。

最后,还是颜弘皙先开的口,不过不是对苏琚岚说的,而是弯下腰伸手轻轻摩挲了一下赢珏的脸蛋,柔声一笑,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赢珏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看了看清朗如月的颜弘皙,再看了看毫无反对的母后,用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回道:“逛街、吃东西、等父王。”

颜弘皙依旧温柔地笑:“真乖,那你叫什么名字?”

赢珏闻言除了母后外居然还有人夸他乖?顿时对眼前的颜弘皙大有好感,知无不尽道:“珏儿叫珏儿。”

颜弘皙伸手摸了摸赢珏软绵绵的发,终于抬头看着苏琚岚,道:“看着他如此单纯快乐,想来你也很快乐吧?”随后又笑了笑,仿佛是自嘲般,半垂下眼睑,自问自答道:“也是,赢驷怎么舍得让你不快乐呢?”

苏琚岚莞尔而笑:“是呀。”

然后,两个人就默默地站了一会儿,颜弘皙再度弯下腰逗弄着与苏琚岚模样极度相似的赢珏,问他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喜欢去哪里玩……然后最后,小赢珏满眼欢喜地跟颜弘皙打勾勾,约定下个月去殷悦国找他玩耍。

颜弘皙离去时又将龙血珏拿出来挂在赢珏脖颈上,苏琚岚见状,心中略是一酸,几番拒绝却拒绝不了,只能道:“你的后宫至今仍是空无一人,我希望你能快乐。”

“虽是空无一人,但你怎么知道我不快乐?”颜弘皙笑道,然后转身离去。

苏琚岚有些诧异地看着颜弘皙的背影,但见他刚刚不似说笑,便也有些释然了。

可苏琚岚哪里知道颜弘皙所定义的快乐,便是从苏琚岚嫁给赢驷的那一日开始。他真爱苏琚岚,即便不能与苏琚岚在一起,觉得心中有一人值得去爱,便是快乐。

苏琚岚牵着赢珏继续往前走,可颜弘皙才刚消失,便看见赢驷匆匆忙忙地从角落里奔出来,神情焦急,仿佛唯恐一步就要天下大乱那般,却又在看见苏琚岚和赢珏后,瞳孔忍不住一红,扑上来一手揽紧苏琚岚的腰,一手抱紧赢珏,食醋道:“以后我若是有事无法陪在你们身边,定不让你们出外走。”

苏琚岚忍不住一笑,却心中一暖,伸手回抱住赢驷,道:“都成亲了五年,还说这样的傻话,真是一个大傻瓜。陪我回客栈收拾东西,爹和父王还在盗迆城等着我们。”

赢驷抿着嘴角道:“那我们赶紧走吧。”然后弯腰将赢珏抱起,另一只手仍是拦着自家娘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朝前走去。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