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异域的游客(完)

小说:Hp当救世主不再是救世主作者:楚寒衣青更新时间:2018-12-14 15:35字数:545186

既然看都被人看全了,克莱蒂娜也不多手遮脸,反而正大光明地看着阿尔皱眉说:“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当我是傻子吗?”阿尔气愤地说,“你脸上还有手指印呢!你碰什么地方能碰出一个巴掌印来?”

克莱蒂娜有片刻的无言:“……我们关系好到了这样子吗?”

“什么?”阿尔问。

克莱蒂娜明白地告诉阿尔:“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这不关你的事,小斯内普先生。”

阿尔一口闷气堵在胸口:“我告诉你,我才不爱管你呢,你爱怎么样怎么样——你难道觉得我会这样说吗?你真的把我当傻子了?”

克莱蒂娜看着阿尔。

阿尔也不甘示弱地回望克莱蒂娜。

最后是克莱蒂娜妥协了,她重新面对镜子坐到地上,曲起腿顶着下巴说:“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当我是活该。”

阿尔迷糊了,他发现克莱蒂娜没有一点委屈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事情?”

“乱七八糟的事情。”克莱蒂娜敷衍他,并转了话题,“你也是来看这面镜子的?”

“嗯?”阿尔表示不明白。

这让克莱蒂娜有了些精神,她微微笑起来,露出自己的酒窝和小虎牙:“厄里斯魔镜,能照亮你心底深处渴望的镜子,你不知道吗?”

这样详细的一说,阿尔倒是想起来了:“这就是哈利说的‘放置大镜子的房间’?”

“放置大镜子的房间?”克莱蒂娜嘀咕着,“这个描述还真是通俗……”

“你说什么?”阿尔问。

“我问你看见了什么。”克莱蒂娜回答。

听见这个问题,阿尔也来了精神,他转身面对镜子,认真地看了又看,突然就有点不高兴了:“里面怎么只有我一个人?”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克莱蒂娜奇道。

“这镜子一定失灵了!”阿尔肯定地说,“我想要的东西多着呢!男学生会主席,最新的火弩箭2代,绝佳的能让西弗勒斯•斯内普也甘拜下风的魔药天赋——”

“……你只是在做梦。”克莱蒂娜脸颊抽了抽。

“这镜子不就是让我们做梦用的吗?”阿尔反问。

克莱蒂娜愣住了:“……是哈利教授告诉你的?”

“这些事情很难想到吗?”阿尔纳闷问。

“不,不是,就是——”克莱蒂娜没说出‘就是’什么,她只看着阿尔,琢磨自己是不是错把黑馅包子当成了白皮馒头。

可下一刻,阿尔又什么事也没有地问克莱蒂娜:“你看见了什么?”

应该是我多想了,他看起来就是一个单纯的白馒头啊……克莱蒂娜回答说:“我看见了我自己。”

阿尔大失所望:“那不是跟我一样?”

“不一样。”克莱蒂娜说,“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她慢慢抿了唇,“我放弃过的、找不到的、拿不回来的……”她突然觉得眼睛有点酸涩,连忙低下头,飞快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

阿尔没有发现克莱蒂娜的这个小动作,但他已经察觉到气氛不对了,他看看镜子,又看看克莱蒂娜,抓着头发说:“我想,嗯——你应该知道,这个镜子里的东西是假的?”

“我知道。”克莱蒂娜说,她能猜出阿尔接下去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阿尔立刻接着说:“那我想——你应该不会做什么?”他准备好被克莱蒂娜问‘你以为我想做什么’了。

但克莱蒂娜非常干脆地回答他:“我当然不会用这镜子做什么,这镜子能做什么事情?”

阿尔立刻松了一口气,虽然克莱蒂娜的回答有点儿奇怪,但这并不太重要不是吗?重要的是……阿尔突然想起来了:“对了,上次魁地奇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怎么摔下扫帚的了!”

“嗯?”

“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的魔杖走火了……呃,好,我承认,他因为我的关系,拿出魔杖想吓吓你,但是没有想到魔咒就这样射出去了——非常对不起,克莱蒂娜。”说到最后,阿尔十分诚恳地道了歉。

终于知道结果了,但克莱蒂娜并没有自己所想地那样激动——事实上,她现在的感觉就跟听到一则天气预报没什么两样。因此短暂的沉默之后,克莱蒂娜只好干巴巴地说:“是吗?既然是他的错,你道歉什么?”

阿尔很认真:“这是男孩子的情谊,你不懂。”

克莱蒂娜没忍住,又抽了抽脸颊:“……好了,我们走。”

“走去哪里?”阿尔很莫名。

“你不是想飞魁地奇吗?或者你来找我是专程来道歉的?”说话间,克莱蒂娜已经走到教室门口了。

一听见魁地奇,阿尔的耳朵就自动过滤其他东西了:“当然——我想飞魁地奇,你愿意把那把光轮2004借给我吗?我得说我一定会教会你骑扫帚的,并且你想啊,那把光轮2004在你手里一直不能飞行,它也会哭的,它真的会哭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克莱蒂娜受不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要你把你的隐形衣和活点地图借给我……什么?你问我怎么知道活点地图?……我得说如果你平常低调一点,也许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只要你把它们借给我,你爱怎么玩那把光轮就怎么玩,我不会过问的,没错,别说跟你朋友一起玩,你就算拆了它也没有关系的——”

用餐时间,礼堂总是分外热闹的。

阿尔跟往常一样挨着菲洛特坐下,一坐下他就忍不住用胳膊撞撞自己的好友,并把东西在桌子底下撩开一点儿……

“光轮?”菲洛特只瞄了一眼,就忍不住低声惊叫起来,“你从你爸爸那里拿来的?”

阿尔一下垮了脸:“哈利可从没让我碰过他的扫帚!天知道我只是在五岁的时候没经他同意碰了他的扫帚一下……”

“是没错,你直接让那把扫帚报废了。”菲洛特显然听过这件事情,他没多少同情地说,“如果是我,我也会从此让扫帚远离你的。”

阿尔不高兴地哼了一声:“总之这个扫帚不是哈利的,是克莱蒂娜的。”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急着跟克莱蒂娜道歉了。”菲洛特羡慕地说,“居然还真让你得手了,不过今天发生的,关于克莱蒂娜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什么事情?”阿尔问,并不受控制地看了一眼依旧坐在桌子尾巴的克莱蒂娜。

克莱蒂娜正低着头吃东西,长长的红色头发从肩膀上垂落下来,遮住她的脸颊。她看起来有点儿不耐烦,一手拿着汤匙,一手将头发别入耳后,那个小巧的、白嫩的耳垂上,带着一枚翠绿色的菱形耳钉,看上去就跟她的眼睛一样漂亮……

“嘿,看呆了?”菲洛特悄声提醒阿尔。

阿尔回过神来:“我在想如果我是女生,我也一定不会喜欢克莱蒂娜的。”

“你怎么想到这个了?”菲洛特不明所以。

阿尔很是感慨:“你想啊,如果有一个非常帅的,能把所有女生的目光都吸引走的男生跟我们在一起,你会喜欢他吗?”

“我会干掉他的。”菲洛特镇定地说。

“所以女生同理。”阿尔咕哝着,“不过我们不应该说这个,你刚刚说克莱蒂娜怎么了?”

“克莱蒂娜今天被人打了。”菲洛特说。

“这个我倒是——”阿尔刚要说‘我倒是知道’,就听菲洛特继续说,“而且还是被她妈妈打的。”

这回再怎么富有想象力也想不到了,阿尔目瞪口呆:“怎么回事?”

“不知道,听说还是在校长办公室里头,”菲洛特说,“那个带克莱蒂娜去的女孩全程目睹了,她说克莱蒂娜的妈妈用力打了克莱蒂娜一巴掌,克莱蒂娜撞到桌角,脸上一下子就流了血,但她居然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擦擦脸之后说对不起……当时她妈妈就要晕过去了,又想动手再打她……不过被邓布利多和她丈夫阻止了,再后来事情一团乱了,那个女生也悄悄走了。”

阿尔说不好自己的感觉,他只觉得心头堵的难受:“克莱蒂娜为什么要道歉?”

“谁知道呢。”菲洛特事不关己地耸耸肩膀。

“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他们怎么可以动手呢?”阿尔说,“我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一下。”

“这倒出人意料。”菲洛特诚实地回答阿尔,“你知道斯内普教授看起来不太——嗯,友善。”

可阿尔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跟自己的好友讨论他的父亲到底友善不友善,他低下头吃盘子里的东西,心思则开始飘着飘着,就飘到克莱蒂娜那里了。

他想起今天早上,克莱蒂娜说的话。

“你就当我是活该。”

她又说“对不起”……

那么,真的是克莱蒂娜做错了……?

可就算做错了什么,也不应该动手啊!他还烧了父亲的工作间,毁了爸爸的扫帚呢,也没被他们动手教训啊!

阿尔用力插起盘子里的一块牛肉,下定决心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同一时间,正喝着南瓜汁的克莱蒂娜不知道怎么地鼻子痒了一下,当场打一个喷嚏,差点被南瓜汁给呛住了。

阳光炙热的午后,不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一派懒洋洋的模样。平常人满为患的魁地奇球场在这个时候,也冷清了许多,只有一些队员还坚持着在球场上空飞来飞去,锻炼球队的配合与进攻。

阿尔在球场观众席的角落找到克莱蒂娜——刚才他差点问遍了休息室里的每一个女生——对方正坐在有树荫遮盖的位置上翻着一本厚厚的魔法书,就是不太认真,基本上以五秒钟一个的频率打着哈欠。

阿尔来到克莱蒂娜身旁。

克莱蒂娜漫不经心地转一下头,在发现是阿尔之后,她打起精神:“你怎么在这里?不去玩魁地奇吗?”

“嗯——”阿尔注意到克莱蒂娜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他很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头,直接问吗?他们的关系好像没有那么亲近啊;可是要间接问的话……怎么间接?

半分钟之后,阿尔决定直接问了:“我听说关于你的事情了,你妈妈上午来霍格沃茨了?”

听见这一句,克莱蒂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低声咕哝着,“好,我就知道只要有第二个人在场,就没什么事情是真正的秘密……你想知道什么?”最后一句,她提高了声音。

阿尔迟疑一下,然后说:“我也不知道。”

克莱蒂娜眨眨眼睛:“那你过来找我做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想要做什么。”阿尔老老实实地说。

克莱蒂娜大吃一惊:“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她心里忍不住嘀咕着这难道是一个直觉动物?就像猎人里的小杰那样?

“感觉,”阿尔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他突然问,“你真的打算做什么?”

“我……”克莱蒂娜本来打算否认,但转念一想就算告诉阿尔也没什么关系,别说他不一定会说出去,就算说出去了……恐怕也没什么关系。这样想着,克莱蒂娜干脆模棱两可地说,“也许。”

“也许?”阿尔有点闷闷不乐,“你是打算离开你父母!”

“我可以叫你预言帝阿尔•斯内普吗?”克莱蒂娜无言地问,并反思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连一个小孩子都清楚地看出她的想法——不过很快,克莱蒂娜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阿尔忧愁地说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会离开的。说实话我真没法想象打孩子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你平常……”阿尔想问克莱蒂娜过得好不好。

克莱蒂娜发现了,她毫无抹黑格林德沃家族的想法,立刻回答阿尔:“我平常过得很好,他们不会打小孩的,这一次——嗯,是我的问题,你可以把我当做坏女孩,就像是之前我想把你的父亲抢走那样。”

“可是你并没有那样做啊。”阿尔说。

克莱蒂娜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一会,她苦笑起来:“也许有些事情……就算我们不主动去做,也会发生——总之,就算是我的错。”

阿尔没有回答,他突然站起来,一句话不说地离开了。

克莱蒂娜并不在意,她重新翻看放在膝盖上的书本,并再一次在燥热的空气里昏昏欲睡……

“阿囡,晚上想吃什么东西?”

“不知道,什么都好。”

……?

“阿囡,你功课做完了没有,做完了就去玩!”

“哦!奶奶万岁!”

……奶奶?

“阿囡,乖,别哭了,我带你去公园好不好?”

“我——不要——呜——我要——妈妈——”

……不,不,等等,不是……

“阿囡,你考上了什么——交通——大学?……阿囡,在外面要懂得自己照顾自己……阿囡,暑假回来吗?……阿囡,你找到工作了?……阿囡,有没有喜欢的人了?……阿囡,奶奶想你了……”

不,不,不,奶奶,奶奶——

“沈乐小姐,这是死亡通知书,请你签字。”

不——

“……莱……娜?克莱……克莱蒂娜!”

克莱蒂娜突然从梦中惊醒,膝盖上的书本砰一下掉到地上。梦境里的恐惧和疼痛并没有立刻消失,还残留在一片浑噩的脑袋里,让她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地打颤着。

叫醒她的人将手伸到她面前摇晃着。

克莱蒂娜看清楚面前的人了,连带着她也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

魁地奇球场——霍格沃茨——英国——哈利波特的世界。

不是她的世界。

没有她的生活轨迹,没有属于她的记忆,没有那些她爱着的,又爱着她的人——

甚至没有她奶奶的坟墓。

突如其来的怨恨冲上克莱蒂娜心头。

她怨恨这里,怨恨这里的一切人和事,神奇的魔法,会飞的扫帚,同学和家人,亲近的,不亲近的,认识的,不认识的——

她想回家。

就算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她想回家。

就算生活朝不保夕。

她想回家。

就算明天——就算明天就要在睡梦中死去——

怨恨又突然消失了。

克莱蒂娜怔怔地望着地板,再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清醒地认识到她回不去了。

她死了。

她回不去了。

她只是——走了。

就那样,结束了。

克莱蒂娜真正清醒了。她用力揉揉脸,又狠狠地甩甩脑袋,才对阿尔说:“怎么又回来了?”

阿尔郑重地把一个小袋子交给克莱蒂娜:“这个给你。”

“嗯?”克莱蒂娜表示疑惑。

“出走资金。”阿尔正色说。

“哈?”

“不用客气!”阿尔非常大方,“我还能找爸爸要呢,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要离开,除非你爸爸妈妈认识到错误,否则一定别回来。”

“……你干过?”克莱蒂娜问。

“朋友干过,不止一个。”阿尔说,“我的经验是,第一天他们会暴跳如雷,第二天他们就开始担心了,第三天你就可以放心地被他们找到了——他们会满足你一切要求的,哪怕是你想要新出的火弩箭2代。”

克莱蒂娜笑出声来。她短暂地犹豫一会,没有把钱袋还给阿尔:“谢谢,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的。”

自觉帮到了人,阿尔也颇为高兴,他冲克莱蒂娜挥挥手:“没什么,你都借我扫帚了,好了,我要去飞魁地奇了,你真的不来?”

“不,”克莱蒂娜坚定地拒绝,“我想要一个安稳点的下午。”

“那好。”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阿尔已经向魁地奇球场跑去了。

克莱蒂娜连忙站起来,冲他的背影喊上一声:“你的东西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

“你可以多用用,没关系!——那些我都熟悉了!”阿尔的声音也远远地传来。

一个学生要怎么在非节假日离开霍格沃茨?

当然,家长的请假和校长的字条是最完美的东西。可是如果没有这些呢?

那么也许——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小的秘密通道?

晚上十二点,披着隐形衣的克莱蒂娜来到四走廊的半中腰,这是靠近格兰芬多的一处走廊,走廊尽头立着一位独眼驼背的女巫雕像。

希望是真的,这个世界已经被蝴蝶了那么多,就别再蝴蝶了,也该给穿越者留条道路啊……克莱蒂娜咬咬牙,抽出魔杖敲击雕像:“左右为难!”

雕像立刻开启了,黑洞洞一块,像是随时能猛地窜出什么危险的东西一样,叫人心生不安。

克莱蒂娜有点发毛,但几乎立刻的,她一咬牙跨进雕像内部,如自己猜测地那样滑行了好长好长的距离,才落到平直的地面。

“荧光闪烁。”克莱蒂娜咕哝着,微光亮起,照亮她周围一米的地方。克莱蒂娜用魔杖照亮前方,在弯弯曲曲的通道中行走着,不时忐忑地看一眼地图,又看一眼身后……

很长很长的时间,当克莱蒂娜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梯,当克莱蒂娜顺着梯顶开一扇地板们,当克莱蒂娜出现在放满杂物的地窖里,当克莱蒂娜从这间房子的窗户悄悄溜出去,当克莱蒂娜看见闪烁星星的深蓝色夜空——

克莱蒂娜软软地坐倒在路灯下。其实这次行动并没有什么不容易的地方,但她的心脏依旧加足马力一样地狂跳着,就像准备着要跳出喉咙那样……

深秋了。夜晚的凉风吹在脸上,像针刺一样地疼痛,克莱蒂娜靠在路灯下,望着自己头顶静静悬挂的路灯好一会,突然爬起来走到巷子角落的阴影里,动作利索地从隐形衣底下掏东西。

两只脚绑着脚的猫头鹰,两封早就写好的信,一截绳子还有一个袋子。

克莱蒂娜将身上的隐形衣以及活点地图用袋子装好,把写给阿尔的信放进去,再系上绳子绑在其中一只学校猫头鹰的腿上,接着干脆利落地把这只猫头鹰放了:“在我还你钱之前,那把扫帚就放在你那里抵押着……格林德沃家族的人应该不至于要拿回去?”

克莱蒂娜有点不放心,但想想就要要拿回去自己也做不了什么,索性不管了,只抱起另一只属于自己——嗯,属于“克莱蒂娜”的猫头鹰,将另一封给格林德沃夫人的信系到它的腿上。

褐色的猫头鹰不满地用嘴啄了啄克莱蒂娜的手指。

克莱蒂娜带着些沉重摸摸停在自己胳膊上的猫头鹰,她的目光更多地落在已经绑上猫头鹰左脚的信件上。

这封信在三天前就写好了。

促使她下定决心离开霍格沃茨的,其实并不是今天格林德沃夫人的那一巴掌,相反,是记忆里格林德沃夫人对克莱蒂娜的感情。

一个母亲对女儿毫无保留地疼爱。

克莱蒂娜知道这样的感情,她得到过,又失去了,能体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弥足珍贵的东西。

所以她当不了“克莱蒂娜”。

永远都当不了。

那么,她的决定应该能被人接受?她离开格林德沃家里,不再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相当于,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

克莱蒂娜看着自己写的那封信,在这封信里,她不讳言自己是另外一个人,也把她所有的想法都告诉格林德沃夫人了——但她其实是有点儿茫然的,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她还能做什么呢?也许什么都不说,保持缄默,作为“克莱蒂娜”活下来才是最好的决定?

……是的,“最好”的决定。

但决不是最“正确”的。

绝不是。

克莱蒂娜没有再想下去,她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都已经从霍格沃茨出来了,一百步走了九十九步了,还想走得应该不应该?

她扬了扬手,猫头鹰呼一下,振翅飞向天空。

“就这样。”

她对自己说。

就这样结束。

“后来呢?”斯内普难得地问了一句,不是因为对克莱蒂娜感兴趣,而是阿尔——给克莱蒂娜“出走资金”的阿尔毫无疑问地牵扯进这件事情了。

“后来?”因为阿尔不得不掺和进这件事情的哈利一度焦头烂额,他没好气地说,“后来我去逼问阿尔,那个小傻瓜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我们找了差不多一个月整,才终于找到了人。格林德沃夫人当场就抱着人大哭起来。”

斯内普挑挑眉:“真不叫人意外。”

“我也觉得,”哈利笑起来,“虽然她说自己不是克莱蒂娜,但她有克莱蒂娜所有的记忆,她能体会克莱蒂娜所有拥有过的所有感情……”他想起了自己。

“怎么了?”斯内普问。

“我在想幸好我没有父母。”哈利说。

“谁都有父母。”斯内普不认同。

“说的也是。”哈利耸耸肩,“詹姆和莉莉。”

斯内普因为前一个名字拧起眉头,他换了个话题:“阿尔呢?你打算怎么教训他?”

“我是想教训他来着,”哈利说,“如果你不每次他一闹就给他加隆的话。”

“……”斯内普。

哈利又说:“说起来以前他每次闹你,你好歹还让他看看关于魔药的书本,再做做实验,这一回看他那兴高采烈又有点忐忑的样子……你终于承认他没有遗传到你的魔药天赋啦?”

“……”斯内普。

斯内普沉着脸不说话了。

哈利瞅了对方一会,突然坏笑着凑近:“生气了?”

斯内普继续沉着脸不说话。

哈利亲一下,不说话。

再亲一下,还是不说话。

再再亲一下——

“哈!——”突然颠倒位置的哈利惊笑一声,扶住斯内普的肩膀,“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卧室——阿尔会过来!”

“让他滚出去。”斯内普毫不犹豫地回答。

哈利说:“你确定?阿尔最近心情可不太好,虽然格林德沃夫人把克莱蒂娜接回去了,但因为在霍格沃茨发生了太多事情,格林德沃夫人决定让克莱蒂娜再回到德国——”

“昨天他还一脸兴奋地跟人玩扫帚,并说要争取在二年级开头加入魁地奇。”斯内普平静地指出。

“是这样吗?”哈利抬头想了想,接着无可奈何地说,“那也许是生活在继续的缘故。”

“他已经十一岁了,”斯内普不满地说,“不是小孩子了。”

话里的意思是哈利可以不用管他那么多。

哈利笑起来,白牙闪闪:“是这样?那我们关注一点儿别的……比如另一个孩子?”

“一个小斯莱特林,小毒蛇,小蝙蝠,继承我们斯内普先生魔药天赋的未来魔药大师——”

“……”

“乐意之至。”

故事已经结束。

但生活还在继续。

永远、永远。

作者有话要说:嗯——好啦,番外基本放完了,定制里头应该还会酌情再加一些,至少会多一个肉番。那些就暂时不放上来了……不管怎么说,这篇文也算有始有终,对于大部分书友来说,这一章是真正的完结,作者也该下台一鞠躬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

非常感谢。

有机会我们江湖再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