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黯然心碎

小说:江湖博作者:萧梨花更新时间:2019-01-15 18:30字数:2398004

“起床,起床!”小红喊道,“快点起床,忆瑶!”

现在已是第二天清晨……

李忆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什么事啊,小红姐姐?”

小红叫道:“什么‘什么事’?今天莫掌门安排了你去招待山下的武林人士,你难道忘了吗?”

李忆瑶迷糊道:“那也不用这么早吧?我昨天又多练了几套‘寒灵神功’,现在有些困,想多睡一会儿……”说着,整个人刚一起来又一头栽到了床上。

小红急忙拉起说道:“什么‘多睡一会儿’?大部分的武林人士都已聚集在山脚下了,你还不快点……”

话音未落,李忆瑶急忙蹦了起来说道:“什么,这么快?”

小红继续说道:“是呀!为了这次的峨眉论剑,许多门派的弟子都日夜兼程赶来。像华山派的弟子,他们几天前就开始启程了,据说他们都是踏着轻功而来,两夜没合眼了。”

“那还了得?”李忆瑶听完,急忙换上衣服道,“我得赶快去找陈师兄,然后一起赶往山下去!”

于是,梳洗罢,李忆瑶带着小红给她做的早餐饭团,一边嚼着饭团,一边飞奔而去……

话说这次峨眉论剑,各大门派重视程度不小,尽管派出的都是一些年轻并且经验不足的弟子,但这些弟子的潜力颇大,稍加锤炼,很有可能成为未来武林中的支柱力量。这次的峨眉论剑会自然是在峨眉派举行,此等论剑会每年举行一次,地点年年轮流各派举行。像华山派、鸣剑山庄等里峨眉山较远,所以这些中的许多弟子都要赶很远的路程。因此他们都会先赶到离峨眉较近的门派,如河南的少林、追风,湖北的武当派等地歇脚,然后再随其余弟子共同前往峨眉派……

李忆瑶吃完了携带的早餐,也飞奔到了陈世今家的门口……

“砰、砰”李忆瑶叩着门板,可是却没人开门。

“陈师兄,陈师兄!”李忆瑶向窗口喊道。可是依旧没有反应,看来陈世今不在家。

李忆瑶不死心,继续喊道:“陈师兄,陈师兄!”同时,“砰、砰”的门板声也加重了。可是房门依旧不动,里面也没有脚步声,似乎也没有要开门的迹象。

这回李忆瑶有些怀疑了:“奇怪,陈师兄到哪里去了,难道他比我先一步到达了山脚?不行,我得到山下去看看……”

于是,李忆瑶转过身,又朝山下飞奔而去……

山脚下,追风派的弟子为了迎接远道而来的其余门派弟子,特地摆了几个红色的大亭子,并时不时命人在这里打扫。

亭子处休息着来自各门派的弟子,有“鸀衣帮”的华山派弟子,有“蓝布褂”的鸣剑山庄弟子,也有“素衣群”的逸仙门弟子。他们一边品着清茶,一边欢声笑语——看来他们的心情不错,已经做好了峨眉论剑的准备。事实上,说是有这么多的人去峨眉派,其实真正参加比赛的只有那么一些人,其余大部分的人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或是来给他们捧场的本门弟子罢了。就好比若是陈世今和李忆瑶去了峨眉派,那么徐双和吴贤等人也就跟着过去加油助阵罢了……

李忆瑶不要一会儿工夫,就奔到了山脚亭子处。在这里,李忆瑶可以算是大开眼界——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武林弟子齐聚一堂。但是李忆瑶也没太多的闲工夫,她还是要去做她的工作,她要负责去招待那些远道而来的武林弟子。

于是,李忆瑶走到了亭子里,然后开始给各门派弟子端茶送水……

“欸,忆瑶师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是徐双,她正和吴贤在招待客人,刚好见到了李忆瑶,徐双便跑过来问候道。

“今天有些睡过了……”李忆瑶挠头道,“对了,你们有没有看见陈师兄人在哪里?”

“没有看到……”徐双摇头道,“难道你不是和陈师兄在一起?”

李忆瑶无力道:“哎,他哪跟我在一起?我今天早晨到他家去找过,可是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这样啊……”徐双又说道,“要不我们一边做事,一边等等看?或许他在其他地方做事或是掌门又给他安排了一些任务。”

“也只有这样了……”李忆瑶没好气地倒着茶水,然后又端给了各武林门派弟子……

由于李忆瑶长得婀娜可人,不少门派的弟子都上来与她搭讪,以获取芳心。可李忆瑶现在也没顾得去处理这些问题,她现在的心里一直很着急:“陈师兄到底去哪儿了?”

这时,一个领头的逸仙门弟子站起来道:“已经没太多时间再等了,一个时辰之后,全体出发峨眉山!”

众弟子纷纷同意。那人又对追风派的人说道:“有劳贵派弟子,请通知你们莫掌门,我们稍后即便启程,请贵派参赛的弟子也一并做好准备。”

此话一出,李忆瑶在一旁着急地对徐双说道:“怎么办,大部队快出发了,可是我们现在都没看到陈师兄的影子。”

徐双说道:“要不这样吧,反正现在离出发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几个快去上山找找,兴许能找到。”

“好吧!”李忆瑶答应道。于是,李忆瑶、徐双和吴贤即刻通知本派弟子,共同搜山寻找陈世今……

李忆瑶等人走后,中武林弟子仍旧在默默等待着……突然,一弟子说道:“你们听,有马蹄声!”

众人闻之,也叫道:“是有马蹄声,而且还有很多马……”

“大家注意,众人不要走散了……”一逸仙门的弟子喊道……

李忆瑶的脚奔得最快,毕竟这两天陈世今一直玩儿失踪,让她觉得疑惑重重。而李忆瑶对陈世今又心存好感,所以她心里一直担心陈世今会不会出什么事。再加上昨天那个奇怪的神秘来客,更是让李忆瑶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李忆瑶一边跑,一边大喊着:“陈师兄,陈师兄,你在哪儿……”

不只是李忆瑶,所有的追风弟子都在山上这么喊道。可是几阵起伏的声音过后,没有一个人看到陈世今的踪影……

李忆瑶停了下来,喘着粗气,两眼俯视着地面。她心怀忧伤、略带哭腔道:“陈师兄……你到底在哪里啊……啊?”

李忆瑶不跑了,只是慢慢地往山上走。她用无力的眼神环顾着四周,可是周围只有与昔日相同的花草树木,却没有与昔日相同的那个熟悉的影子……

“忆瑶,你又调皮了……”“忆瑶,你的武功又见长了……”“忆瑶,你一定要做一个胸怀天下、心寄苍生的女侠……”一阵阵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李忆瑶的脑海间,可唯独不见语音之人……李忆瑶越想越伤心,她从包裹里舀出了一个东西——是竹笛,是陈世今送给她的那把竹笛,她自己还在上面刻了一个“今”字。可是现在陈世今却不在……李忆瑶紧握着竹笛,整个人恍惚道:“陈师兄……我求求你……求求你快点出现吧……”

“忆瑶师姐,不好了……”突然从后面传来着急的叫喊声。

李忆瑶即刻从梦中醒来,收回了竹笛,回头望去——是徐双,只见她一脸着急的样子跑了过来。看到此景,李忆瑶又是一颗心不止地提悬起来,她做好了听到有关陈世今最坏消息的准备。

徐双似乎是把脚都跑麻了,来到李忆瑶面前,喘着粗气道:“忆……忆瑶师姐,不……不好了……”

“是不是陈师兄出什么事了?”李忆瑶简直快要哭出来问道。

“不……不,跟陈师兄没有关系。”徐双稍微缓和一点道。

听到是与陈世今无关后,李忆瑶悬着的一颗心才稍微落了下来。但她看徐双这么着急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事发生,便又连忙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事?”

“有蒙古人……”徐双断断续续道。

“什么?”李忆瑶听到了“蒙古人”,心里又有些紧张起来。的确,追风派的位置临界于汴梁城,而汴梁城依旧是蒙元管辖的地盘。

徐双继续说道:“刚才……刚才有好些蒙古骑兵到了山脚附近,他们可能是在附近一带巡视,可是却和在亭子处休息的武林弟子碰了个正着……双发不和,好像还发生了口角。”

李忆瑶听了,顿时觉得事态严重起来,便问道:“你有没有去通知莫掌门?”

“有!”徐双说道,“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好!”李忆瑶立刻说道,“小双,快带我去,我们要尽最大努力去平息这件事情!”

“嗯!”于是,徐双领着李忆瑶一齐奔下山去……

山脚下,有数百的蒙古骑兵将山脚下的亭子处重重包围。而众多的武林弟子则被包围其中,但他们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恐惧,而是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一群蒙古鞑子。

“想当年上官仙剑前辈能一人抵挡蒙古千骑,可如今……”一武林弟子小声道。

“别大声说话,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激怒了这些蒙古鞑子……”另一人回道。

正在这时,蒙古骑兵领队的一人大喊道:“我乃蒙古骑兵三都副将兀良哈勃尔勒,今在此巡查汴梁近郊。尔等汉人野民竟然合众于此,还随身携带兵器,难道要造反吗?”

一逸仙门弟子站出来说道:“我乃逸仙门弟子风文,今带领本门众弟子准备参加论剑会。我们所为之事皆江湖之事,与你们朝廷概不相干,更何有造反之意?”此人竟是逸仙门弟子风文,十七年前还是二十岁的他便与“四大恶丑”一番较劲,虽未能就会方仲天方掌门的爱女方瑛,但其功绩还是被提封了。如今年近四十的他,奉方仲天方掌门之命,率他门下众弟子去参加峨眉论剑,他只不过是以武术指导的身份去罢了。

谁知那兀良哈不领情到:“哼,我才不管什么江湖屁事,我只管是否有人暴动,图谋闹事造反,谁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朱元璋的走狗?”

“你——”旁边一华山派的弟子忍不住了,不禁怒道。

好在风文是个较为沉稳的人,他立刻用手阻拦,然后抬头说道:“我们是武林之人,只从事江湖之事,从来都不涉及有关朱元璋的事情。兀良哈将军,你率领你的手下在这里巡视,而鄙人率领本门弟子参加论剑会,咱们只不过是碰巧遇到一块儿罢了,终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将军怎能如此之言?”

“我就如此之言怎地?”兀良哈大怒道,“在我蒙元的地盘上,你一小小的江湖贱卒敢对我说教,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谁知这回风文不软弱退让了,挺直了身子坚毅道:“哼,蒙元暴政,天下百姓皆苦不堪言,我看着蒙古人江山是坐不稳了!”

“放肆!”兀良哈勃然大怒,随即对手下的三员大将喊道,“你们三个,谁去把这汉狗的一只手给我剁下来?”

“我去!”一骑将喊道,“让我王三生去!”

于是,一骑而去。王三生提起大刀,飞速一刀而下,直朝风文左手臂砍去。风文见此,怎肯忍气,随即跳起一招“三清剑气”,与王三生的刀碰撞在一起。哪知这王三生竟也是一个武林高手,只见他从马背上跃起,几式翻腾,然后如流星划过一般,横刀重劈而下。风文见状,脑袋微侧躲开这一刀。王三生整个人横空而下,“砰——”王三生一刀砍去,风文举剑顶起,两兵器重重打在了一起。风文顶住压力,突然间内力爆发,将王三生的刀给弹开。谁知那王三生的平衡力真是强,被弹开后,左脚只是微微一踮,翻身一招“大地狂沙”,刀气沿着地面顺势而去。风文也不甘示弱,回身一招“三清剑气”。两招相碰,顿时内力乱冲,地面上留下了无数的刀剑印痕。两人一招未果,再次多招齐发。只觉刀气与剑气如电闪雷鸣一般,碰撞在一起那更是气流乱作,直接划在了王三生和风文的身上。但王三生身上有铠甲,所以没有多大碍处,可风文的素衣上则被划出了数道口子……

两人又相继战了几十回合……

这时,李忆瑶和徐双也赶到了。看到眼前风文与王三生的激战,徐双紧张道:“糟糕,他们真的打起来了!”

“这下不好办了,这样看来是受不了手了……”李忆瑶说道,“蒙古人有数百的铁骑,而我们只有几十人,就算能以一当十,他们还能到附近请援兵。这样看来的话,我们不免要在这里发生一场小规模的战役……”

渐渐地,风文占据了场面上的主动,而王三生有些招架不住,毕竟这风文也算是逸仙门的一个高手。

兀良哈见有些不妙,便对第二将命令道:“王二生,去帮助你三弟!”

“是!”王二生领命后,便下马奔道,“三弟,撑住,二哥来帮你!”于是,王二生与王三生同时抽刀,一左一右,横扫而去。风文发现这王二生的武功要比王三生略胜一筹,顿时觉得招架起来有些吃力。

众人还在为风大侠担心,却又不好插手相助。这时,吴贤突然从山的另一侧回来了,跑到了李忆瑶和徐双面前,气喘吁吁道:“李师姐……”

李忆瑶见状,便急忙问道:“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事了?”

吴贤说道:“我发现……发现陈师兄了……”

李忆瑶听见此话,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便急问道:“是真的吗,陈师兄他人在哪里?”

“就在那一侧……”吴贤手指过去,但又急忙阻止蓄势待发的李忆瑶道,“但是李师姐,你千万不要过去!”

“为什么?”李忆瑶也大喊道,“我现在就要去见陈师兄!”于是,她不顾吴贤的阻拦,一个箭步飞了过去,还将吴贤撞倒在地。

吴贤回头大喊道:“李师姐,你不可

怨グ

可是李忆瑶并未听到,或者说是根本不去理会,直管一个箭步冲到底——她太想见到陈世今了……

又过了数百回合,风文勉强将王二生和王三生给限制住了。风文望着还未下马应战的最后一名大将王大生,心里暗惊道:“没想到这兀良哈竟然招买了这么多的西域高手,想必那王大生更是棘手对付吧……”

徐双扶起地上的吴贤,慌忙问道:“吴贤,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要阻止忆瑶师姐去找陈师兄?”

“那是因为……”吴贤道……

……李忆瑶飞奔了一会儿,终于到了另一侧。但让她吃惊的是,这里竟屯集了更多的蒙古士兵。李忆瑶东张西望,到处在找陈世今的身影。可是不久,她的藏身之处竟被蒙古人给发现了。一蒙古士兵指着树上大喊道:“是谁?快点滚下来!”

李忆瑶先是被吓到了一下,由于她的疏忽,导致自己藏身之处被暴露。不过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打不赢也跑得赢。于是,被蒙古鞑子训了一声后,李忆瑶还是先施展轻功从树上稳稳落了下来。

蒙古士兵的喊叫声引起了不远处的将领的注意,于是,越来越多的蒙古鞑子向李忆瑶靠了过来。

这时李忆瑶也有些紧张了。她抬头望去,突然……

……“那是因为……”吴贤道,“陈师兄他……投靠蒙古人了……”

“什么?”徐双听后也震惊了,急忙说道,“陈师兄……他投靠蒙古人了?他竟然成了蒙古鞑子的走狗……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亲眼看见了……”吴贤说道,“他身着蒙古骑兵的铠甲,骑在蒙古铁骑上!”

“难怪你要阻止忆瑶师姐。完了,这回忆瑶师姐可要……”徐双哭着道……

……突然,李忆瑶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可是这个身影却太陌生了,因为他身着蒙古人的铠甲,骑在蒙古铁骑上,一张冰冷的面孔挂在上面。

他是陈世今!

李忆瑶现在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噩梦……只可惜,这不是梦,而是残酷不变的事实。

陈世今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忆瑶,是你……”

李忆瑶浑身发颤,哭着说道:“你……你为什么会穿着蒙古人的铠甲,你……你为什么……”

陈世今严肃道:“不为什么,我现在是蒙元西城大将,我已经投靠蒙古人了!”

此话一出,李忆瑶顿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的心如同被雷电劈中,然后烧成了灰烬……李忆瑶恍惚了一下,然后眼神突然变得杀气腾腾,怒视着陈世今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投靠蒙古人——回答我!!!”最后这句“回答我”声音特别响亮,在场的蒙古士兵都吓了一跳。

陈世今面无表情地说道:“投靠明主,能享尽荣华富贵,这就是理由!”

李忆瑶哭着道:“你不是说过,要我和你一样成为一个胸怀天下、寄心于民的人吗?可是你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成了蒙古人的——走狗!”

陈世今望着满脸哭腔的李忆瑶,冷笑道:“哼,忆瑶,奉劝你一句,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尤其是一个只和你说道理,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的男人。就像我,天天为你讲道理,可是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

李忆瑶再也没有对陈世今抱任何的希望,迅速拔出佩剑。周围的蒙古士兵见状,纷纷严阵以待。李忆瑶剑锋直指陈世今,狠字咬道:“陈世今,你这天下人人恶之的狗贼,我要杀了你!”于是一声长啸而过,李忆瑶速度极快地挥剑而去。

蒙古士兵见状,纷纷举起苗刀上来阻拦。但此时的李忆瑶可谓是杀气冲天,只见李忆瑶用迅疾的步伐加上剑锋,一招“天问剑”直杀得蒙古鞑子纷纷倒下。不止如此,李忆瑶甚至直接用剑去砍,许多蒙古士兵的手被直接用剑剁了下来。很快,地上鲜血成堆、尸体遍横。李忆瑶杀红了眼,一个箭步,直刺陈世今而去。陈世今不慌不忙,拔出长剑轻松挡住了李忆瑶的这一击。但李忆瑶没完,一个翻身至空中,随即“霏雨剑”从天而降,只见数以百计的剑芒顺势而下,呼啸刺过,周围的蒙古士兵又倒下一大片。李忆瑶的剑法越用越强,其实这是她最近练的“寒灵神功”起到了作用。陈世今也感觉到李忆瑶的武功较之以前强了许多,但他坚信以现在的李忆瑶的实力,还是斗不过自己的。只见陈世今从马上轻轻一跃,然后半空中施展出“天问剑”。李忆瑶见状,同样以“天问剑”回赠过去。可就算是练过了寒灵神功,李忆瑶的武功还是差了许多。果然,空中碰撞没几个回合,李忆瑶便败下阵来。李忆瑶连地都没有落稳,踉跄后退了几十步后,靠在一棵大树干上停下了。

陈世今轻轻落回了马上,然后对手下士兵说道:“我们没必要跟这个丫头较劲……咱们走!”于是,陈世今率领着众步兵和骑兵,转身而去……

只剩下负伤的李忆瑶和众蒙古士兵的尸体。李忆瑶坐了下来,用寒灵神功的心法为自己简单的疗伤后,起身拔剑自言自语道:“陈世今,我发誓我要亲手宰了你!”于是,李忆瑶又起身追去……

而在正门口,风文与王二生还有王三生大战了几百回合,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正在这时,陈世今领着一批蒙古士兵来这里集合了。见到此景,风文和王二生还有王三生都停下了手,纷纷退回到各自的地盘。

兀良哈见到陈世今,便高兴道:“陈将军回来了!”

突然,从人群中冒出一个声音:“陈世今,你这个狗贼!”是徐双,她站在吴贤身旁,用手指着陈世今大骂道。

众武林人士见状,纷纷望向了徐双。徐双继续骂道:“陈世今,你身为追风派弟子,居然投靠了蒙古人!你这狗贼,天下之人永远都不会放过你!”

兀良哈在一旁听不下去了,想要叫王氏三兄弟去擒住这小丫头。可他的行为却被陈世今一把给拦住了。

风文听到此话,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便转身道:“十七年前,唐门世家出了一个唐天辉,他为了荣华富贵,亲自率领蒙古骑兵灭了自家师门,投靠了蒙古人……而十七年后的今天,追风派又出来一个陈世今,他欲效渀唐天辉……但是今天我等武林众义士在场,决不让追风派重演十七年前唐门世家的悲剧,我等愿与蒙古鞑子拼死一搏,大家说好不好?”

“好!”武林众人齐声喊道,其声响彻云霄。

前排有几个武林弟子已经开始向陈世今攻了过来。陈世今见状,飞身一跃,立即施展出追风派的“冰辰剑法”和“百川剑法”。两剑法一出,金光一闪,剑芒齐飞,不但前排几个弟子败阵下来,后排的所有人士都纷纷后退。

风文惊道:“追风派的‘九大剑法’?追风派自古以来鲜有人会,但这年轻人竟然完全掌握,看来他武功定在我等之上……哎,本来他可以成为武林中的一代人才,成为天下的英雄,可惜呀,他走错了道!”

陈世今又回到马上,对急躁无比的兀良哈说道:“将军,何必跟这些个武夫较劲呢?我们还是即刻回城,别和这些大吼大叫的人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我们只是巡逻的,又不是打仗的,要损了点兵将,回去将军那里也不好交代,放他们过了也就算了。”

兀良哈想了想,发现陈世今说的还算有有些道理,不需要跟这些对自己造成不了伤害的家伙浪费精力,于是便发令道:“听陈将军的,收兵!”

军队正要回转,风文突然大叫道:“陈世今!”

陈世今听到叫喊,停下来回头望了望。

风文郑重地说道:“十七年前唐天辉虽灭了唐门世家,可最后还是死在了同门弟子,也就是当今武林七雄之一的唐骁风的手上。陈世今,你认为你会死在谁的手上?”

陈世今听后,没有回答,只是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说道“快要下暴雨了,我走之前阳光是不会来的……”然后转身随部队离去了……

兀良哈对陈世今说道:“陈将军,皇上已经命你镇守西部潼关的边防,据说你明日就要启程了对吧?”

陈世今点了点头……

“陈世今,我要杀了你!”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是李忆瑶,只见她伴着呼风唤雨般的“天问剑”杀入敌阵,直冲陈世今而去。

又死了些许的蒙古士兵……陈世今见状,再次从马背跃起,施展出“天罡剑”。李忆瑶的“天问剑”有着密密麻麻的剑芒,她腾空一挥,便是不同方向的数道剑气,伴着摩擦空气时的撕裂声,直射而去。而陈世今并没有慌了手脚,只见他的“天罡剑”剑气如同罩成一个屏障,挡住了李忆瑶飞来的每一道剑气和每一支剑芒。没完,陈世今又使出了九大剑法中的“地煞剑”,只见周围黄沙扫着剑气,凭着强大的内力横冲而过。李忆瑶在半空中没有半点防御能力,只见她只是用尽全力推剑挡住。

“砰——”,随着剑气打在李忆瑶剑上的一阵巨响,虽然李忆瑶的剑没有断,但是她整个人已向后飞了老远。李忆瑶被“地煞剑”在空中打得失去了平衡,欲直接摔向地面。李忆瑶两次都未能打败陈世今,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只手托住了李忆瑶的后背,使她保持了平衡。李忆瑶顿时睁开了眼睛回头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身后——竟然是莫天行。

李忆瑶失声道:“是莫掌门……”

莫天行托着李忆瑶缓缓落在了地面上。徐双和吴贤见了,都行礼说道:“参见莫掌门!”

陈世今骑回了马背上,直眼盯着莫天行。

莫天行放开李忆瑶,也对陈世今说道:“陈世今,今日你做了蒙古人的走狗,便是与我追风派恩断义绝!从今往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陈世今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带着步兵和骑兵撤走了……

看见莫天行就这样让陈世今走了,李忆瑶狠狠向下挥了一拳,她其实也是在为自己没能杀掉陈世今而感到自责和愤怒。

风文转身向莫天行道:“多谢莫掌门出手相救,在下代表众武林弟子谢过莫掌门!”

莫天行举手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只不过我们武林之人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公然与蒙古人有过节,否则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

“哎——”风文叹道,“只是我们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蒙古鞑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天上乌云密布,好像要下大雨了……

莫天行仰天道:“真是少见了,平时追风派的桃花山很少要下这么大的雨,就算下,也只不过是绵绵的春雨,这等乌云密布我还是头一次见着。哎,天有不测风云,恐怕中原大地,也将变得不安宁了吧……”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李忆瑶已经不见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