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剑道大会

小说:江湖博作者:萧梨花更新时间:2019-01-15 17:43字数:2398004

第二天唐战起得很早,因为他非常兴奋,他今天终于可以拜访赵子川的家了。于是,快速地吃完早饭后,唐战就一直站在院门口,等着陆菁准备好出来。

由于陆菁是与自己的家人一起吃早饭,所以速度可能要慢一些。不过玲珑倒不一样,她和唐战一样,是和那些下人一起吃的。说实话,要不是陆府有这规定那规定,凭陆菁与玲珑的关系,玲珑的待遇可能要好很多。所以,首先见到的女子比不是陆菁,而是玲珑,唐战仍旧耐心地等着。

玲珑见到唐战最快吃完早饭,早早地便在这大门口等候,心想一定是为了等陆菁,便先走上前去招呼道:“唐公子今天动作可真快,吃饭也是……要知道,你昨天晚上的饭量可真是大得很啊!这么早应该是为了等陆姐姐吧?”

唐战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了,便回道:“对呀,不过这不是主要原因。我主要是为了再快点见到子川兄弟,只要菁儿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就能动身。”

“陆姐姐觉得你怎么样?”玲珑坏心思地问道。

唐战自身很单纯,第一句没能听明白什么意思,于是又问道:“什么……什么怎么样?”

“就是昨天晚上啊……”玲珑继续说道,“昨天晚上唐公子不是代替我侍奉陆姐姐吗?怎么的一晚上过去了,你们俩之间多少有些沟通吧?”

听到玲珑这等话语,又想起昨晚的点点滴滴,唐战不由地脸红起来。不过唐战再傻也不会傻到把昨晚自己与陆菁——尤其是洗脚时的一举一动给说出来,于是他也学着撒谎道:“没……没什么,只不过是讲了一夜的话,吹了一晚上的风而已……”其实,唐战也没有撒谎,他只不过把部分实情隐藏没说出来而已。

玲珑听了翘嘴道:“只说了一夜的话?就凭陆姐姐那个急性子耐得下去?我不信,反正等待会儿陆姐姐出来见到你的情态,就知道了。”

渐渐地,唐战也觉得玲珑这丫头心里也有些鬼灵精怪的,或许这是长期陪在陆菁身边从陆菁身上学来的吧,难怪别人都说‘姐妹表像不如心像’……

说着说着,陆菁吃完早饭,从陆府正厅里出来了。她的身旁还有两名男子。左边一人年约十九,英姿飒爽,意气风发,黑色棉衣裹身,腰间宝剑挂间,可谓是精神饱满,血气方刚;而右边之人年约十五,朝气蓬勃,长发挂肩,紫衣布衫套装,玲珑佩剑一把,有如意气之盛,豪气凛然。左右二人应该就是陆菁的哥哥陆昭与弟弟陆蒙。

玲珑见了,立马行礼道:“恭迎大少爷、二小姐和三少爷!”

陆昭见了,笑着说道:“哎,玲珑妹子,我们爹娘现在不在,你可以随便点,不用这么多礼。”

原来这玲珑在陆菁面前总是叫她“陆姐姐”,只是在私下敢叫;平时见到陆氏兄弟都是在有老爷夫人出面的正式场合,所以要遵守陆府的规矩。

玲珑笑着点了点头:“是,陆大哥!”

唐战在一旁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陆氏兄弟。陆菁在一旁早就看穿了唐战的心思,便走上前去,故意用手敲着唐战的头道:“傻蛋,你干嘛不和我们打招呼?”

唐战见陆氏兄弟二人在前,连“菁儿”都不敢叫出口,于是他说道:“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陆菁在一旁撅着嘴,陆昭在一旁看出来了,于是便说道:“你就是菁妹昨天说的‘唐战’吧?我们昨天都听菁妹说了,说你一个人能对付那么多的恶汉,看来唐兄弟你身手不错嘛!”

唐战听到陆昭的夸奖,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了……”

陆蒙见了,在一旁笑道:“唐兄弟,在我们陆府,只要不碰见我爹娘,你都别见外。你竟然能与我姐姐相处得那么好,那就是我们的朋友,你以后尽管以朋友相称。”

陆菁听了,对唐战说道:“我弟弟年纪比你小,你就叫他‘小蒙’吧!在陆府,我们都这么叫他。”

唐战点了点头,随后想到了赵子川的事情,便又问道:“听菁儿说,你们今天要去赵府见子川兄弟,不知此言是否当真?”见不见外,唐战直接改口陆菁“菁儿”了。

陆氏兄弟二人听了也没多怪,陆昭说道:“是呀,这次子川兄弟特意请我们前去,据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那是什么事情?”唐战又急着问道。

见唐战问这问那,陆菁两手向唐战背后推道:“哎哟,行了行了行了,看你这急样子,一提到赵子川就把你乐成这样?想知道什么事情,到他家去去不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啊,我们还是快点走吧!”陆蒙说道,“不然待会儿爹娘出来又会问这问那了。”

于是,五人迅速地离开了陆府……

走出陆家大院,那就是繁华的汴梁街道了。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陆府在城南,赵府在城西,相差不远,拐个大弯就能到。一路上,陆菁陪着陆昭和陆蒙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而唐战和玲珑二人则在后面默默地跟着。

唐战见到陆菁开心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菁儿可真是有兴致,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玲珑听了,便对唐战说道:“唐公子,其实你还别说,平时陆大哥和小蒙在家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做,陆姐姐很少有时间陪着他们玩笑。今天借赵公子请我们去的机会,他们三个总算有机会好好在一起说说话了。”

“是吗?”唐战自言道,“菁儿可真是幸福……”

唐战的眼神有些迷茫,玲珑在一旁见了,不安心问道:“唐公子,你是因为家境不好,才来这陆府谋生的?”

见玲珑也揭了自己的痛处,唐战心里又有些悲伤和没落。但一想到玲珑和自己一样,也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何况自己还有一个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的叔叔,可玲珑却什么也没有……于是唐战轻声道:“我……因为我的父母早逝,我不得不……”他在玲珑面前,也依旧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世。

玲珑听了,想到自己的遭遇,也伤心道:“其实,玲珑的遭遇也和你一样……对了,以后我就叫你‘大哥’好了,既然我们都有相似的遭遇,无依无靠,唐大哥你能不能把我当成是你的……妹妹?”玲珑的口吃中带着娇羞。

唐战想了想,觉得这玲珑也是不容易。如果只有一个陆菁做她的姐姐,玲珑还是不足以感到亲情的温暖,于是他说道:“嗯……好吧,以后你就是我妹妹,我会做一个好大哥的!”

玲珑听了,害羞道:“谢谢你,唐大哥,你和赵公子他们一样,都是好人……”

听到“赵公子”,唐战只觉得他和赵子川成为兄弟不仅仅只是二人关系,还结交了其他的许多朋友,这让唐战心里感到很暖,不让他再因自己的命运而感到孤独和害怕。继续看着陆菁在前面与她的哥哥和弟弟有说有笑,唐战渐渐感到自己和玲珑一样,都慢慢融入到了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中,这个充满欢乐、和睦的“大家庭”……

过了几条街巷,不知不觉,众人已经到了城西。

赵家大院俨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碧梁石瓦,红柱青砖,好一气派的场面。唐战在一侧望着发呆,陆菁却早已习惯这样的场景了。

“我去敲门!”陆菁活蹦乱跳地踏上台阶,然后敲了敲门上的铜环。

里面有人应道:“谁呀,这么大早来敲门?”

陆菁隔着门:“管我是谁?快叫你们家三少爷亲自来开门!”

一听到这肆无忌惮的口气,门里没了声音……

“哈哈,肯定被我气得去叫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了!”随后,陆菁对着在台阶下发呆的唐战喊道,“傻蛋,你过来!”

自从那一晚后,唐战变得非常听陆菁的话,于是二话不说地走上了台阶。

“什么事,菁儿?”唐战问道。

陆菁笑着凑到唐战耳边说道:“你这样……待会儿子川兄弟一开门,你就站在门口前。他要问你我在哪,你不许说话,等我擒住他你再张嘴……”

唐战点了点头。而在台阶下的陆氏兄弟听不见陆菁的话,陆蒙问道:“姐姐,你又在出什么坏主意?”

玲珑似乎是明白了意思,则在一旁轻轻偷笑。

很快,从门里传来了赵子川自言自语的声音:“这个死丫头,敢这么放诞无礼……”尔后,脚步声越来越近,看来是要准备开门了。

陆菁叫唐战站好位置:“来了,傻蛋,站在门前别动哟……”

唐战乖乖地一动也没动。陆菁施展轻功,轻轻一跃,直接跃至了房檐顶。唐战见陆菁有如此了得的轻功,心里不禁暗暗赞叹……

“吱——”门开了。陆菁无声无息地从房檐跃进了院子内,陆昭在台阶下看到了这一切,笑着摇了摇头,“哼,丫头……”

门开后,赵子川出现在了唐战面前,唐战心里不由地一兴奋,但他不敢表露出来,毕竟听了陆菁的话,唐战一动不动地站在赵子川面前。

赵子川见了,也是大吃一惊——明明听下人说是女子的声音,怎地出现的会是唐战?赵子川心里暗道:“该不会又是陆丫头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玲珑见了,暂时离开了赵子川的视线,以防陆菁用计被拆穿。赵子川见到唐战,又喜又惊道:“唐兄弟,怎么会是你?”

唐战仍站在那儿不动,表情不改,言语不发。这时,陆菁已悄悄出现在了赵子川的背后,并给唐战使了使眼色。

见唐战不说话,赵子川又问道:“奇怪了,不是菁妹来了吗,怎么出来见到的是唐兄弟你?菁妹人呢?”说着,探头张望了一下。其实这个时候,陆昭和陆蒙也在一旁躲了过去,所以赵子川此时只看见了站在自己跟前的唐战。

陆菁在赵子川背后对赵子川身前的唐战挤了挤眼睛,示意他不要说话,唐战果真还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你为什么不说话,唐兄弟?”赵子川见到唐战奇怪的样子,便不由道,“这个陆丫头,又在搞什么花样?哼,平时在我面前一套,背后一套,整天吊儿郎当的。个性古怪,还爱整人,简直就是个野丫头。我看她呀,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喽……”

唐战听了,忍不住地“扑哧”一笑;陆菁则在后头听得鼻子都气歪了,于是二话不说,一把“擒拿手”就将毫无防备的赵子川给扣住了。

赵子川这才发觉,但为时已晚。唐战终于开口笑道:“子川兄弟,你真行,敢在菁儿面前说她的坏话。”

玲珑等人这时也都走了出来,玲珑笑着说道:“陆姐姐,你终于看清赵公子的真面目了!”陆氏兄弟二人也在一旁偷笑。

赵子川扭着身子道:“好你个臭丫头,又用计偷袭我……喂喂喂,你扣得也太紧了吧?”

陆菁则抓住他的手道:“哼,活该,谁叫你当场说我坏话?说,以后还敢不敢?”

赵子川没好气道:“母夜叉,你除了用点阴谋还会干什么?”

“嗯?”听见赵子川继续在骂自己,陆菁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哎,疼、疼、疼……”赵子川闭眼道,“行,行,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陆菁松了手,然后对门外招手道,“行了,把赵子川这个东西教训了一顿,你们都可以进来了。”

玲珑笑盈盈道:“陆姐姐说的是,呵呵,赵公子以后要多提防着点。”

陆师兄弟二人也相视一笑,觉得陆家有陆菁,快乐无处不在。随即,他们也跟着玲珑走进了院门。

陆菁没有再理赵子川,而是领着自己的哥哥弟弟和玲珑到处游玩……赵子川自言自语道:“哼,这个死丫头,别让我下次逮着你小辫子……”

唐战清了清神,高兴地叫道:“子川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赵子川也回道:“是呀,我没想到唐兄弟你竟然陪他们一起来……欸,我刚才招呼你,你为什么干看着我不出声儿?”

唐战傻傻地说道:“是菁儿不叫我出声的。”

“菁儿?”赵子川突然点头道,“噢,你说菁妹那个死丫头……你们发展的倒挺快嘛,左一口‘菁儿’,右一口‘菁儿’,还没过一天,感情就这么好了?”

唐战听了,脸红吞吐道:“才……才……才不是子川兄弟你想的那样……”唐战越说,越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也越觉得面红耳赤。

赵子川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和菁妹,其实我都知道……算了,不说这些了,待会儿我还有正事要说。”

“什么正事?”唐战问道。

赵子川说道:“其实这是我今天要找陆氏兄弟来的一个原因。这件事情是江湖中的一大事,本来我只找陆昭和陆蒙来商议,是怕他们爹娘反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涉及武林之事。后来我觉这事儿有蹊跷,便叫菁妹也跟着一起过来。可没想到这死丫头敢暗算我……不过你别看她平时爱玩爱闹,菁妹心思确实十分缜密,想的事情又多又深,所以我找她来,是觉得兴许她能知道些什么。”

“这我知道……”唐战说道,“菁儿说她好读兵法史书,心思自然缜密。不过子川兄弟,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赵子川说道:“一会儿到我房间去,我会详细说明……”

唐战自己本来就很愚笨,所以也猜不出什么。接着,他又在其他庭院里陪陆菁等人逛了一下。他发现这里和陆菁他们家有许多相似之处,房院彼此间挨得很紧密,许多的佣工也在大大小小的庭院里从事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唐战的眼里,富贵仕家的形象已经呈现出这样类似的模型了……

一炷香的功夫后,众人来到了赵子川的房间……

赵子川的房间与陆菁家的房间不同,陆菁房里的家具摆设又紧又密,而且书架上还放满了兵;而赵子川的房间空空如也,除了一张床,就是桌子和凳子,中间开阔,没有任何家具,简直可以腾出空地练武用了。

房间里的床一条线正对着大门,左右各有一排椅子。陆菁坐在床的左边一侧,左右各有唐战和玲珑二人;而陆氏兄弟则坐在与之对面的床的右边一侧。此时,赵子川正从门口向床边,即正中央踱步而来。

陆昭首先发言道:“说吧,子川兄弟,这次你特意叫我们前来是有什么事?”

赵子川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不瞒你们说吧,我这次叫你们前来,不是为了帮我完成某件事,而是帮我想件事。”

“噢,想件事?”陆蒙问道,“是什么事情?”

赵子川继续说道:“这次我二哥赵子博特意从华山派赶回汴梁,也是为了这件事。”

“你二哥?你二哥为什么回来?”陆菁也问道。

赵子川说道:“华山派的掌门人,也就是当今武林四圣之一的左天昂左掌门特批准华山派玄武堂堂主,也就是我二哥回到汴梁城。因为有两件事我二哥正好要处理,第一就是二嫂的身子有孕,需要照顾;至于第二个,也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那就是——汴梁城要弄一次剑道大会。”

“剑道大会?”众人一齐惊道。

“是呀,就是剑道大会。”赵子川继续道,“一个多月以后就要在慕容家举行了,参加的门派有少林、武当、峨眉、崆峒这四大门派以及南宫、慕容两大世家,据说参赛的都是有‘明日之星’之称的许多年轻弟子。”

陆昭听了,吃惊道:“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蒙古人管辖的地盘,尤其是守将左君弼、都尉汪古部扎台及副将兀良哈勃尔勒,我听说前几个月峨眉论剑时,兀良哈还率领手下去追风派山脚与些许武林人士发生了冲突。按道理来说,这事儿传到江湖中,众武林人士因知兀良哈厌恶武林人士,绝不敢明目张胆地在汴梁这么大的城里弄这样的大会,否则他们身带兵器会被认为是逆贼而被处置的。但如果这事儿现已公开于世,汴梁要弄剑道大会,除非……难道说……”

“汪古部扎台和兀良哈勃尔勒等蒙古部将因某些原因和武林人士妥协好了,同意他们在汴梁开剑道大会……”陆菁接上去道。

“还是菁妹聪明!”赵子川说道,“没错,这次的剑道大会是南宫、慕容两大世家除了大笔的钱财弄的,据说汪古部和兀良哈两位都尉还非常支持这次的剑道大会,也出了不少的资助。”

“这也太奇怪了。”陆昭说道,“都尉怎么会让剑道大会在汴梁城内举办呢?他们应该知道众武林人士与蒙古人应该有许多的仇恨,一旦众多的武林人士进入汴梁,再闹出什么内乱,那是一发不可收拾的。他们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这么做了,究竟是为什么?”

陆菁在对面一言不发,闭眼沉思着……

赵子川继续说道:“听我二哥说,武林众人这边也都没有异议。其实这次左掌门派我二哥出山,就是为了暗中调查这件怪事。”

“连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也都没有反对?很明显的,蒙古人这边八成是有阴谋,可为什么武林人士明知却又欣然前来呢?”陆昭问道。

陆菁突然插句问道:“这次除了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四大门派的弟子,大会是否还邀请了其他重要的人物?”

“是,是有重要的人物,菁妹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赵子川道,“除了参赛的这四大门派外,前来观摩这次剑道大会的还有‘江湖神医’之称的洪济风洪前辈,又在扬州号称‘芙蓉女侠’的李玉如,还有与武林七雄之一的丐帮帮主葛威并称‘江湖双游侠’的薛飞痕薛前辈等。另外,这次的剑道大会,少林方丈释明与峨眉派掌门人傲晶师太将会亲临剑道大会。”

陆蒙惊道:“哇,连傲晶师太也会来。我听说她的武功精强,内心也阴狠,若不是心寒,她也本可以成为武林七雄的行列之一。据说扬州的‘芙蓉女侠’李玉如的母亲曾是峨眉派的弟子,由于与外人通婚,触犯峨眉帮规,最后被傲晶师太用剑刺死了,她的丈夫也是同样的下场。好在他们唯一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扬州‘芙蓉女侠’李玉如没有遭此毒手,而是被人救得并抚养成人。但傲晶师太必定还是会对李玉如起毒心吧,这样的冤家若都前来,岂不要闹上一番?”

唐战天资愚笨,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名堂,于是侧身问着陆菁道:“菁儿,李玉如是什么人?”

陆菁回头说道:“你不知道吗?她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扬州‘芙蓉女侠’,年纪只有十八岁,却有着非凡的武艺和侠义之心。她和子川兄弟一样都是英雄的后代,子川兄弟家是先宋皇室的后裔,而李玉如则是宋朝抗元名将李庭芝的后代。不但如此,她长得也貌似天仙,因此别人又称她为‘芙蓉仙子’。”

唐战点了点头。陆昭又问道:“欸,子川兄弟,你今天不是说要请黄纪黄兄弟一块儿来的吗,怎么没见到他人影?”

赵子川抓着头道:“我有什么办法?人黄纪兄弟在城东的‘集兴区’,天天在不同的地方卖他的字画。集兴区那么大,他又天天在不同的地方转悠,你保准哪天能找到他?”

唐战突然问道:“对了,我听你们经常在说‘黄纪黄兄弟’。他到底是谁,哪天也让我认识认识?”

赵子川说道:“人家黄兄弟可不简单啊,年仅十七岁就成了人人口中的‘汴梁医侠’。他虽平时多研究琴棋生一个,但也经常替城中的百姓免费治病,获得了不薄的声誉,并且还在江湖上传开了。”

“黄纪是一个如此侠义之生,哪天我唐某必要和他结交为友!”唐战说道。

陆昭也跟着道:“黄兄弟的确算得上侠胆英雄,若能再见到他,我必会把你介绍给他的。”

“谢谢!”唐战笑着谢了谢,突然又问道,“那黄纪兄弟的来历你们知道吗?”

“嗯,这个……”陆蒙说道,“老实说吧,他到底什么来历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们问他的时候,他都只说‘父母因病早逝’之类的话语。而且黄纪兄弟的武功也不俗,我和我大哥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也不说自己的功夫是在哪儿学的。”

“这样啊……”唐战有些沮丧道。

正在这时,一个佣人从门外敲门道:“三少爷,老爷告你今天下午要到你师父那儿去一趟。”

“师父找我?”赵子川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佣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唐战听了,说道:“子川兄弟,你说过的你的师父是玄空大师对吧?”

“对呀,也不知道下午师父找我有什么事……”沉思了一会儿,赵子川突然叫道,“对了,我记得师父曾对我说过,他和少林寺的释明方丈是故交,他说这次的剑道大会释明方丈也是专程来拜访师父他老人家的。”

“看来这回剑道大会,联系到的事情还真是多。”陆蒙说道,“要我说呀,许多人恐怕是为了传闻中的‘天魔神功’而来汴梁城的吧?”

“什么事‘天魔神功’?”唐战问道。

陆昭答道:“那是比武林四圣还要早的前辈们的事情。据说当时的武林第一剑客,前追风派掌门人上官仙剑,在某一天无意发现了这套神功。说起来这武功邪门得很,上官老前辈也没能参透。但他发觉这武功邪气很重,若传播到武林,兴许会有祸害。于是上官前辈便将这套神功封印在了地下,但谁知这地下的位置如今竟是南宫家的地道。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毕竟南宫家的人虽然在地道里发现了上官前辈的记载,但却并没有发现所谓的‘天魔神功’。”

唐战又问道:“既然是传说,他们干嘛还要为此而来。”

陆昭继续道:“人性不都是这样?人们都宁愿相信那些传说的或是虚假的甚至是诬陷别人的消息。”

陆菁坐在一旁一直在沉思,凭他的习惯,她似乎是在试着理顺整个情节的来龙去脉……

赵子川起身说道:“真不好意思大老远把大家都请来,不如作为赔礼道歉,大家伙儿就在赵某家吃一顿饭吧?”

众人相视一笑,遂答应……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