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全体被俘

小说:江湖博作者:萧梨花更新时间:2019-01-15 17:57字数:2398004

唐战和老九说完一席话后,继续施展着轻功在屋檐之上穿梭……

由于是大白天,所以唐战的行动也不敢过于张扬。若是下面没有追兵的时候,唐战还敢站起身来平行飞跃,一旦下面有了追兵的动静,唐战又不得不低下身来不停掩护……

可是大约半个时辰过去了,本因为自己举步维艰的唐战,却在近一个阶段很少发现路上的追兵。唐战甚是感到奇怪,于是在一处房檐上故意呆了很长的时间,看下面会不会有别的动静。然而结果还是一样,下面路过的士兵也是越来越少。由于街上的百姓早就躲在房楼里不敢出来了,所以很长时间楼下的街道几乎就是空无一人。

“奇怪,怎么楼下都没人了,难道是兀罗带托多收兵了?”唐战心中不禁暗道。

又等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见一个人影,唐战这才打算起身,继续轻功跃步飞至另外几处屋檐。

终于,其他的地方偶尔能够看到一两列士兵经过,不过这两列士兵也好像是往同一个地方行去,似乎是要去什么地方集合。

唐战看在眼里,心中更是疑惑不已:“奇怪,他们这是要去哪里,不是要来抓我们的吗?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往一个地方集结,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说……难道说菁妹他们被兀罗带托多抓住了?”

一个让人坐立不安的想法涌入唐战脑海,唐战不敢怠慢,一直担心陆菁、赵子川他们安危的自己,也悄悄跟着这两列士兵行进的方向,继续小心翼翼地在房檐上穿梭……

这几个房檐越过,再往前走,就是一条大道。正中心的大道宽敞无比,平常都是骨中马车自由行驶,可想而知其宽敞度。两列士兵从几道房子的落口处进去后。从唐战所在的角度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唐战落在一个较近的位置,伏在房檐上谨慎地观望着,心中不停嘀咕道:“所有士兵都往那边聚集。是那边发生了什么吗?看样子,那边像是大道一般的集结处。这边也看不太清楚,要到对面的楼上才行……”

于是,唐战站起身,继续施展着轻功,准备跃至最前面的那个楼檐,想要一看究竟。

其实最后两列士兵集结的地方正是裕兴城的中心大道处,而唐战要跃到的最前面的楼檐,是城中唯一一座横向贯穿大道的桥型建筑。从该桥型建筑的檐上向下望去,可以一览裕兴城的正道街景。可谓是城中非常好的制高点。

唐战没有停下脚步,想要一看究竟的他,直接施展轻功,又是几个跃步,飞身到了桥型建筑的檐顶。然而。刚踏上桥型建筑的顶端,还没来得及蹲下身,眼前的景象就让唐战惊呆了……

从檐上向下望去,只见正路大道一条,自西向东一条贯穿而去,全部列满了兵甲齐整的蒙元士兵,一眼而过即是数千人马。规模可谓气势磅礴之壮观。不仅如此,军队列兵之中,还穿插着兵甲满列的战车,战车间还用铁索相互紧连着,可谓“地拔三势、空镂五城”。俯瞰座下千军万马,蠢蠢而动似山河即待迸发。

如此望来。似乎裕兴城所有的军队都集中在了这条大道上。唐战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多的人集中在一道,更别说是俯瞰全城。何况这仅仅只是裕兴城一座小小城池的兵马,若是真正上了战场,其疆场之势更是愈加想象。

然而仅仅只是这样的规模,就已经让唐战惊呆了。他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城里其他地方的士兵都不见了。城中所有的部队全部集中在了一块,场面的壮观更是让唐战忘了在檐上低身躲下。由于是唯一一座贯穿大道的建筑,唐战又发呆地站立在上,所有人一抬头,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唐战身上。

“喝——”所有的士兵几乎是同一时间将手中的兵器利刃指向房檐之上的唐战,齐出的声音如同震天吼。唐战没有意识过来,差点没站稳从房檐上落了下来。

唐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但是现在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望着楼下的千军万马,唐战自己都不敢相信此时俯瞰的场景,也难以从万目众睽的压迫感中镇定过来——这绝对是唐战有生以来最感到窒息的一次。

但是唐战还是全身紧绷,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的意识还清醒,他明白自己的目的是要救陆菁、赵子川他们。然而,接下来的又一个场景让唐战神经再次一紧——只见部队中间的战车处缓缓升上几根立柱,立柱上面用绳子捆绑住了三个人。

唐战看清楚了,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不过这三人的表情倒还显得挺淡定,看来兀罗带托多打从一开始是想用这三个人引出唐战,因此也没有伤害作为人质的三人。

陆菁、赵子川和李玉如被捆住的柱子升起后,一眼也望见了房檐之上的唐战。陆菁见了,倒还挺乐观地笑着大叫道:“傻蛋——”要不是自己被绳子捆住了,就差没有朝唐战挥手了。

“喂,我们现在被俘了,你怎么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这么开心?”赵子川见陆菁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于是不禁调侃道。

“那是因为就算现在我们被俘,没有那个兀罗带托多的命令,他窦德庸也不敢随便拿我们怎么样啊——”陆菁继续轻松笑道,“而且,傻蛋现在很安全,说明我们都没事,这不是好事吗?”

“哼哼,你这鬼丫头还真乐观……”赵子川又黑眼道,“对了,你不是说我们都安全吗,你哥和你弟呢?”

“嘘——”赵子川刚一问完,陆菁提醒了一声,随后轻声道,“他们很安全,是我故意出来引窦德庸抓我的,这也是我的计划之一……”

“这你也有计划?”赵子川也轻声道,“行,如果这样你都能想办法脱困的话。那我真的是佩服你——”

“想赌吗?”陆菁邪邪地对赵子川一笑道,“不然咱么赌一把吧……如果我想到办法脱困了,你以后得任我使唤,而且不准随便挑衅我。怎么样,敢赌吗?”

“干嘛不敢赌?”赵子川在陆菁面前也不服气道,“如果你赢了,能成功把我们救出去,那算你有本事,你的条件我也能忍;如果你输了,那我们所有人在兀罗带托多手上也都活不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我赵子川就算死,也不能对你这个鬼丫头服软……”

“好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李玉如见二人这种诚不知轻重的,小声提醒道,“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唐战兄弟的安全。”

“放心吧,嫂子——”陆菁自信地笑着道。“兀罗带托多一直想见傻蛋,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杀了傻蛋的,我们几个只要静静等着就行了,到时候自然会见到兀罗带托多的……”

“你还真自信……”李玉如也不知道陆菁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是之前很多事情都见识到了陆菁的预知能力和深谋远虑,李玉如现在也只能当做是相信陆菁了……

然而屋檐之上,唐战可不知道陆菁等人还在下面说笑。跟个没事人一样,他自己心里可是焦躁得很。看着中间被绑在柱子上的三人,唐战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冲下去解救他们。

然而就在此时,从战车之上突然走上一人,这人见着对面房檐上的唐战,大声笑着道:“唐少侠。我们又见面了——”听这轻蔑的口气,不是死敌窦德庸又是谁?

唐战见到了窦德庸的面孔,又看到了楼下的士兵以及被俘虏的陆菁等人,知道了这些都是窦德庸所为。随即,唐战也大声应道:“窦德庸。你到底想怎么样?”

窦德庸停了一会儿,继续用轻蔑的语气对着房檐之上大喊道:“哼,本帮主其实不想怎么样,倒是兀罗带托多大人想要见你——”

“他想见我干什么?”唐战又大声问道。

窦德庸继续应声道:“过去见了兀罗带大人,你自然会明白。如果你不答应,我可不能保证你朋友的性命……你说,是你亲自放下兵器和我们走,还是我们强行把你给绑回去?”

“窦德庸,你卑鄙无耻!”唐战不禁提枪骂道。

“我卑鄙无耻?”窦德庸反驳道,“哈哈,我只不过是顺从知府大人的意思,捉拿你们几个和朝廷对抗的贼子,我有什么卑鄙?你想要救你的朋友是吗,行啊,如果你有这本事,就来试试看吧……”说完,窦德庸又是拍手一个暗号示意,战车之下,两座黑管铜炮缓缓升起,方向正对屋檐上方的唐战。

“傻蛋,你要当心他们的铜炮啊——”陆菁知道铜炮不长眼睛,于是大声向唐战提醒道。

窦德庸下令完后,又笑着对唐战问道:“怎么样,唐少侠,想好决定了吗?”

唐战没有作声,只是梨花枪的枪尖继续对准正中心的窦德庸。

“看来是决定了,既然如此……”窦德庸缓了一句,随后突然命令道,“弓箭手,放箭——”

一声令下,只见下方上百的弓箭手同时放箭而出,一瞬之间上百的箭矢如狂风暴雨一般朝唐战面门而来。

“当心——”桥檐下方,赵子川和李玉如同时提醒道。

唐战见此情景并不慌张,只是很冷静地提起梨花枪,施展出“回轮枪法”,全身集中,一拨接一拨地挡下了飞来的箭雨。

弓箭手再次放箭,唐战依旧是应对自如。窦德庸见状,突然命令道,“铜炮准备——”

陆菁听到了,又大声冲着上面喊道:“傻蛋,注意铜炮啊——”

唐战见下方的铜炮已经对准了自己,两眼更是凝神起来。

“放——”窦德庸大喝一声,只听“轰轰——”两声,两发黑色huo药如夜火流星般飞过。唐战见到情况不妙,立刻转身向旁边的房檐处躲去……

“轰隆——”一声巨响,刚才唐战所站的房檐处瞬间被铜炮炸成两截,满天乱飞的烧焦碎屑随处可见。

铜炮的声音也是惊天响,唐战还没躲开几步,耳朵这边更是被震得难受。想当初铜炮的威力,早在陵关城的苏佳也是见识过的。当时武功出神入化的她自己都惊魂未定过,更别说现在的唐战了。

然而还没等唐战落稳,又是一发铜炮朝着唐战的落脚点飞了过去。唐战刚一回头,还没来得及再次起跳。有一发炮弹飞了过来,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房檐处被炸开了花,唐战本人也被埋没在了黑烟火焰中……

“傻蛋——”“唐兄弟——”陆菁等人这边见了,也是略微一紧张,他们还真担心窦德庸失手杀了唐战。窦德庸见了,也是隐隐的一笑……

黑烟火焰弥漫了好一会儿……突然,从巨大的火团中,一个身影一跃而出——是唐战,只见唐战身手迅捷。千钧一发之际还是躲开了这一门炮弹,并施展轻功从房檐处跃到了下面的蒙元军队人群之中。

没完,唐战落在蒙元士兵的肩膀上,随后继续施展轻功,几步跨至了窦德庸所在的战车之上。

窦德庸看了也是有些紧张。他没想到唐战身手竟会如此迅猛,随即大喊道:“快拦住他——”

说完,茫茫多的蒙元士兵从战车下面爬了上来,将唐战给团团围在中央。

唐战二话不说,先是右手前掌一聚,内力迸发,一招“劈空掌”而出。如巨浪般的冲击力,直接冲开了挡在陆菁等人面前的士兵,随后准备一步而上。

然而你周围的蒙元士兵已经拥了上来,根本不给唐战跨步的机会。唐战见状,手中梨花枪挥舞起来,回旋着应对围上来的士兵。而周围的蒙元士兵也知道唐战的厉害。一时间也不敢靠得太近,双方短时间内街住了。

“唐少侠,你现在动手,可要想清楚了……”突然这时,窦德庸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窦德庸正站在陆菁等人的身旁。并用刀架在陆菁的脖子上,自己则用蔑视的眼神望着唐战。

唐战见了,怕陆菁会出什么事故,于是立刻停下手来,并冲窦德庸大喊道:“窦德庸,放下刀,威胁手无寸铁的人质算什么英雄,有什么事情冲我唐战来?”

“我本来就不是英雄——”窦德庸一脸不在乎道,“我刚才也提醒过你了,你若是自己不见兀罗带大人的话,那就只有我们绑着你去了。但若是你敢乱来,我可不敢保证你朋友的性命——”

唐战见到此景,紧张得更是焦头烂额。

陆菁被绑在柱子上一动不动,她想了想,看着唐战焦急的样子,随即笑着道:“傻蛋,你先放下兵器吧……”

“什么?”唐战不敢相信陆菁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并用疑惑且担心的眼神望了一眼陆菁。

“相信菁儿,不会错的……”陆菁笑了笑,随后对唐战挤了挤眼睛。

唐战见到陆菁这个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更是不敢相信。不过唐战心中牢记着,陆菁说任何话,自己都要绝对服从,毕竟陆菁非常机灵,关键时候都能想出意想不到的办法。

赵子川和李玉如听了,也是疑惑不已。但是现在无能为力的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唐战想了想,看见陆菁冲自己的笑脸,于是决定还是相信陆菁。随即,唐战放下了手中的梨花枪,放弃了与蒙元军队的抵抗。

唐战的梨花枪一放下,西周的蒙元士兵全部一拥而上,纷纷拔出那刀,同时架在了唐战的脖子上——这样一来,唐战也被窦德庸给俘获了。

“哼哼,唐少侠,你做了个聪明而正确的选择……”窦德庸笑望着唐战,轻蔑道。

唐战没有再说什么话,被刀架着的他,只是用怒视的眼神望着窦德庸……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