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绝处逢生

小说:江湖博作者:萧梨花更新时间:2019-01-15 18:36字数:2398004

这时,苏佳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人……

卢欢这边等一干人全部向苏佳身后望去,眼神都有些迟疑。

苏佳突觉,回头望去,失声道:“阿天?”

只见苏佳背后站着一个棕衣少年,少年的左脸上还有一条细长的刀痕——是萧天。看来是由于刚才的战斗太激烈了,以至于众人没发觉萧天是何时出现的。

苏佳惊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天答道:“因为……我担心苏姑娘你的安危。”

正说话间,卢欢的毒针朝萧天的面门而来。萧天还没任何反应,苏佳顿觉不妙,一把拉开萧天,随后挥出几刀将毒针击落。

柳水碧见了,对卢欢说道:“放心吧,师父,那家伙只不过是苏姑娘的累赘,不但不会帮她,反而还会拖累她,这样师父要杀她就更容易了!”

卢欢点头笑了笑。

这些话又都听在了苏佳耳里,苏佳回头望了望萧天,又望了望卢欢,两眼微皱,好像是有什么想法。

卢欢可不容苏佳思考,几式毒掌袭来。

苏佳猛地眼前一亮,挥刀挡住了向萧天打来的几掌。随后,苏佳全身跃至可及最高处,只听“呀——”地一声,苏佳用尽全力一刀劈下。紧接着的一幕让众人惊呆了,只见一道看得见的黑色刀影向前凌厉而去。刀影顺着房檐向前冲去,直接将屋檐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就像山底的沟壑一般。房檐整个背这一刀给切穿了,看得见底。刀影继续迅猛地切去,伴着划破长空的凄厉鬼啸,激起层层瓦浪,直朝卢欢而去。

卢欢一见大事不妙,大叫道:“不好,快退到楼下去全文阅读唐门高手闯都市!”

此言一出,柳水碧立马扶着柳金权,施展轻功跃至楼下。其余之人,会轻功的也跳了下去;不会轻功的,连滚带爬地下了楼,有的摔死,有的摔伤。

刀影向卢欢直冲而来,似要将卢欢一刀分尸。卢欢一鼓作气,两掌轮回,随后全力出掌接上。这是卢欢最强力的一掌,刀影碰上了卢欢的掌,顿时发出锐鸣声。但刀影的力量甚是强大,直接逼得卢欢不停退去。卢欢连步子都没有踏,两脚是擦着瓦面向后退去,脚后跟的瓦面全部都被搓碎搓烂了。

“呀——”卢欢也发出了一声嘶吼,又在两掌上加了数成力,连给几道,终于将这刀影给镇住了。等卢欢停下站稳后,他面前的楼屋忽地一下,顿时垮塌下来,“轰隆——”一声巨响后,成了一片废墟。

再看苏佳跟萧天,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卢欢用内力给自己缓了缓气,随后施展轻功从楼上降了下来。

柳水碧赶忙上去问道:“师父,您不要紧吧?”

“不要紧……”卢欢顺气说道,“好久没遇到这样的高手了,没想到这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能将这断魂刀法使得如此炉火纯青!”

“断魂刀法?”柳水碧问道,“师父说的,莫非就是与师父同样被称为‘武林四圣之一’兼‘刀剑双侠’之称的陆清风陆前辈的‘断魂刀法’?”

卢欢叹道:“是呀,也不知道那陆老头到底教了这女娃娃什么,竟使她真么年轻就这么厉害,连寒灵神功都用上了?”

柳水碧担心道:“那师父,我们……还追吗?”

卢欢说道:“当然追了,这点小伤对师父来说不算什么,倒是那女娃娃,跟我过了这么多招,我想她现在恐怕已精疲力尽了,只要再追上去,恐怕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她。”

柳水碧起身笑着道:“好,师父,我这就重新整顿人马,然后咱们再一起追上去!”

“嗯!”卢欢点了点头。

柳金权则坐在一旁,两眼发愣……

小道上……

苏佳正拉着萧天,施展轻功,马不停蹄地向前奔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两人终于来到了大道上,见卢欢没有追上来,苏佳慢下了脚步,改用步行。由于萧天不会轻功,整一个时辰都是被苏佳拉着跑的,所以萧天的脚早已酸软。但由于苏佳正满脸焦急地走着,所以萧天也没休息,直跟着苏佳一起继续走……

此时已是深夜,大道上没有半个人影。冷淡的月光下,寂凉的夜晚中,萧天能很清楚地听见苏佳急促的气喘声——看来她已经累得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

苏佳停下了脚步,用寒灵神功让自己缓了缓气,随后才觉方有好转,气也顺了下来。

萧天担心地问道:“苏姑娘,你没事吧?”

苏佳一边走,一边说:“放心,阿天,我没事的……”

想到刚才生死一线的场景,萧天仍心有余悸,于是他又问道:“苏姑娘,刚才那个人究竟是谁?”

苏佳答道:“柳金权的师父——卢欢最新章节斩龙!”

“卢欢?”萧天吃惊道,“难道是那个‘武林四圣之一’的……卢欢?”

“嗯……”苏佳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我不是叫你……去找我朋友吗?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萧天低头想了想,然后说道:“其实……苏姑娘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曾经的朋友’吧?”

苏佳神情一变,默然不应。

萧天道:“苏姑娘,其实……你早就知道卢欢今晚回来,对吧?”

“嗯……嗯?”苏佳顿了一下。

萧天继续说道:“我想苏姑娘可能是进镇以后就发觉有人在监视我们,所以进镇以后你就变得有些反常。你表面上要我去找你那根本不存在的朋友,好把我骗走,事实上是想让我离开你,好让敌人只把矛头只指向你一人,对吧……你骗我说看到城郭——其实根本就没有城郭,照这样下去,我就会一直走下去,以至于天亮了我都回不来……因为你知道这次的敌人很危险,甚至会让你与敌人战上一晚,你想把危险都担在你一人身上对吧?这应该就是苏姑娘你瞒我的事,是吧?”

苏佳思绪了一会儿,然后两眼直望前方道:“阿天,我欠你的太多了,我不想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萧天听了,内心既有感动又有内疚。他轻声道:“如果……如果我的武功不那么差,我就可以与苏姑娘你一起并肩作战了,不会成为他们所说的‘苏姑娘你的累赘’了……”

苏佳听了,笑着摇头道:“不,阿天,你不是我的累赘……你说过的,我们是彼此信任的朋友,不是吗?”

萧天听了,脸上一红,不过在这漆黑黯淡的夜晚下也看不清楚……

大道的一侧通向了草木稀少的岩山上,萧天问道:“苏姑娘,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

苏佳说道:“卢欢不会放过我,他们肯定还会再追来的……阿天,你自己走吧,我替你顶住他们!”

萧天听了,毅然决然地摇头道:“不,我要一直陪着苏姑娘你,你在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苏佳见了,急道:“笨蛋,你不走,我们两个人都会死的!”

萧天想了想,坚定地说道:“你走吧,我替你顶着!”

“傻瓜,你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苏佳伤心道,“你不值得为了我这么做!我曾伤害过你,你不值得为了我……”

萧天继续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对苏姑娘你说吧……”

苏佳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她说道:“阿天,你被你师父萧举贤赶出来后,就一直在‘妖鬼大师’手下做木匠。你若就这样一直做下去,就不会跟我遇上那么多的危险。你本一身无债,我却有天天被追杀的危险;跟你做了朋友,却把你莫名其妙拉入我的苦水中,让你也过着跟我同样危险的生活,你……不恨我吗?”

萧天摇头笑道:“我不恨你,苏姑娘全文阅读无上封神!相反,我还得感谢你,是你让我知道这世上有许多比我还苦难的人,让我懂得珍惜;是你让我懂得扶危济贫,让我了解到了侠义之心;是你让我在患难中磨练了自己,和你一起,让我试着去信任新的朋友。所以,和苏姑娘你认识了这些天,我非常感激你!”

听到这句话,尤其是最后那句“信任新的朋友”,苏佳不禁联想到了自己。当她还是李忆瑶时,在追风派,自己曾有那么多的朋友。当她遭受到朋友欺骗、朋友离去的种种苦难后,她就再也没有信任过任何一个人……但是遇上萧天后,萧天的言语和行为打动了苏佳的心,让苏佳再一次重新信任自己的朋友。

“谢谢你,阿天,我很高兴能交你这个诚心挚友……”苏佳说道,“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卢欢马上就到了,我们两个中必须要走一个!”

萧天望着苏佳的眼睛,突然灵光一闪,于是坚定地说道:“要么一起走,要么都留下……如果我们其中一个人走了,那么他会因抛弃了自己的朋友而一生都良心不安的……苏姑娘,待会儿和卢欢对决时,你不用顾及我,但我也不会走,因为我萧天是绝不会抛下朋友不管的!”

苏佳听着萧天的话,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但此时考虑如何对付卢欢才是最重要的,苏佳望了望,发现自己左边有一处怪形峭石,右边是一个陡坡峭壁,峭壁下有雾水,不知峭壁下究竟是何等景象。苏佳思考了一会儿,自言道:“只能赌一把了……”

“什么……”萧天没有听清苏佳的话语,便问道,“苏姑娘,你刚才在说什么?”

苏佳转身对萧天说道:“阿天,我决定不走了!反正迟早都要来的,不如趁早与卢欢决一死战!阿天,你真的不打算走吗?”

萧天坚定地说道:“我不走,我会一直陪在苏姑娘你身边,哪怕是死!”

苏佳说道:“卢欢身为武林四圣之一,武功自然在我之上……但他想要彻底打败我苏佳,也不会那么容易……你放心,阿天,我拼死都会保护你的……”说完,转头嘴角稍扬起,对萧天微微一笑。

萧天听了,又是一阵脸红……

可是话音刚落,一阵阴风袭来,吹乱了二人的头发。萧天有些睁不开眼睛,苏佳则一动不动地站在萧天身前。随后,苏佳轻声道:“来了……”

伴随着阴风吹过,数十枚毒针随风沙而至,根本分不清是毒针还是沙石。苏佳右手一摆,鬼刀出鞘,只听一阵鬼啸,毒针全然落地。

忽听前方喊道:“你们今天谁也逃不了!”

只见一青衣白发老者轻功而至——是卢欢,只见他身后还跟着柳水碧等人马。

苏佳手握短刀,两眼直望卢欢道:“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卢欢看见苏佳手上那把漆黑的短刀,先笑问道:“女娃娃,你的刀使得倒是不错嘛!不知道陆老头那厮是你什么人啊?”

苏佳决然道:“什么‘陆老头’,什么‘什么人’?我不知道!”

“就是与我同为武林四圣之一的陆清风啊……”卢欢说道,“你与陆清风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佳道:“不知道,我不认识陆清风!”

“不用骗我了,你使的‘断魂刀法’可是陆老头他自创的绝世刀法最新章节外星继承人。”卢欢继续说道,“你应该是陆老头的徒弟吧……这个陆老头真是的收了徒弟也不告知我一声。”

苏佳又道:“我说过了,我不认识陆清风,更不是他的徒弟!”

“是吗?”卢欢将目光转向萧天,说道,“你既然不肯说实话,那就让我问问这小子吧!”说完,准备朝萧天方向走去。

苏佳一件不妙,怕卢欢会对萧天不利,于是立马举刀阻止道:“慢着,你要找的人是我,跟阿天没关系,有什么事冲我来!”

“哟,还挺护着他!”卢欢笑道,“算了,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是陆清风的弟子,但你终究还是会断魂刀法,就当你是了。既然你会断魂刀法,想必也知道‘江湖博’吧?”

“江湖博?”苏佳为了拖延时间,假装疑惑道。

“你不知道‘江湖博’吗?”卢欢说道,“五十年前,同为武林四圣的陆清风与郜英在华山一战,以婚姻为注,一战而成流传佳话。最后,陆清风的‘断魂刀法’惜败于郜英的‘神龙九变剑法’,郜英也被推为当时的‘武林第一’。但陆清风不服,又与郜英下注,说如果将来都有了自己的弟子,一定要在‘英雄试剑会’上再次一决高下,看谁的弟子能胜出。于是他们两人这次的赌注,江湖人称‘江湖博’。”

“那又怎么样?”苏佳继续拖延时间道,“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卢欢继续说道:“你既是陆清风的弟子,说不定两年以后的‘英雄试剑会’上就能看到‘断魂刀法’与‘神龙九变剑法’的再次对决。不过……实在是可惜,因为……你已经活不过今天了!”

说完,袖口毒针即出。苏佳眼疾手快,顺势一刀挥下,挡住近距离的所有毒针。但卢欢占据了主动,又使出一套毒掌,直击苏佳正面。苏佳见这么近的距离没办法躲开,只好以掌对接。可苏佳的掌法自然没有卢欢强,一掌对上去后,苏佳连连后退,退时还把萧天一并往后拽拉,以防萧天在前遭到卢欢偷袭。

卢欢不给苏佳喘息机会,又是几掌发出。毒掌擦地而去,干枯的岩土上被激起无数沙石,狂风暴雨般向苏佳打去。苏佳站稳了,侧身鬼刀一个轮回,刀流形成一道圆弧,凭借强大的冲击力向毒掌撞去。

“砰——”内力相碰发出一声爆鸣,中间的岩石被炸得四分五裂。苏佳向侧上方的峭石望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卢欢见苏佳停了刀,又是针掌齐发。这次的内力比刚才的更强,在簌簌的冷风中发出“刺刺”的锐利声。

苏佳定了定神,大喊道:“阿天,退后!”

萧天听了后,连忙退到苏佳身后。只见苏佳先是同样的招式挡住了卢欢飞来的招式,随后苏佳变招,整个人在空中迅速翻腾起来,并挥舞着短刀。

刀形变化多端,随即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苏佳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幻化成无数的刀芒,而每一片刀芒都幻化成一个鬼影,发出撼天动地的鬼泣声,直朝卢欢而去。

卢欢心里惊道:“真如同‘惊天地泣鬼神’,那是什么招式,陆老头也从来没使过啊……”随即,卢欢用尽所有内力,全力挡住这一招。只见毒掌四面八方向鬼影打去。鬼影极为迅猛,发出鬼啸的同时,又能同时转化成气流刀刃,横扫千军气势而去。但卢欢也是经验老道,每一招毒掌包含着十足的内力,只见毒掌对鬼影,内力乱冲发出尖啸声,重重叠叠、令人畏惧全文阅读汉末暴徒。渐渐地,鬼影被驱散了一半。

“胜败在此一举!”苏佳对萧天喊道,“阿天,待会儿你要抓住我的手!”

萧天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苏佳“呀——”地用尽最后一丝力道,一刀劈向了侧上方的峭石。只听“轰隆——”一声,峭石受到鬼刀一击,变成一个巨大石块,自身与侧崖分离滚了下来。

苏佳伸手道:“阿天,抓住我的手!”

萧天听后,立马伸手抓住。

苏佳又喊道:“要抓紧了!”

只见大石块朝着侧崖峭壁准备滚下,苏佳拉着萧天的手施展轻功,随即踏上了大石块,看来是要脚踏大石块至崖底去。

这时,卢欢才刚刚挡住了所有的鬼影。等他再望苏佳时,苏佳与萧天二人已踩着大石块下了峭壁,半个身子也消失在了卢欢面前。“什么?”卢欢惊道,随后一招毒掌向前打去,却打了个空,苏佳与萧天二人的全身已经从崖边完全落了下去……

峭壁上,苏佳一边要施展轻功,一边脚底又要使内力使石块减速,一边还要照顾好萧天,难度可谓之大。而萧天老早在一旁下得闭上了眼睛,不过他还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紧抓着苏佳的手让他心里至少踏实点……

可是大石块实在是太重了,苏佳与卢欢激战又耗尽了体力,苏佳的脚即使是用尽全力,也未能阻挡石块加速——这个峭壁实在是太陡了。

突然,苏佳的脚一软,踩了一个空,大石块迅速向崖底滚了下去。“完了!”苏佳大叫道,伤心地闭上了眼睛,想着待会儿摔得粉身碎骨,静静迎接死亡的到来……

这时,萧天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抓住苏佳的肩膀,然后将苏佳紧紧抱在怀里,自己身体猛然一用力,一个转身,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苏佳,随后背部擦到了崖面。

苏佳自己也吃了一惊,萧天也不知此时哪来的力气,将苏佳紧紧抱住了,不让苏佳的身体碰到崖面。碰到崖面后,萧天抱着苏佳,两个人一齐在崖面上翻滚了起来。

苏佳与萧天几乎同时闭上了眼睛……翻滚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就这样抱着滚下了山崖……

由于是深夜,又有很浓的水雾,在崖上的卢欢除了干听到大石块翻滚的声音,什么也看不见。随着一声大石块的碎裂声——大石块已经到底了,夜晚又恢复到了寂静。从头到尾,卢欢没有听到任何一声人的惨叫,这让卢欢心里再次疑惑起来。

柳水碧急忙跑过来问道:“师父,他们……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卢欢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柳水碧又问道:“那依您看,他们生还的可能性还大吗?”

卢欢说道:“就算是轻功再好的人,也不敢贸然做这种事,更别说还带着一个不会轻功的人……”

柳水碧道:“那我们现在要下山去看看吗?”

“不急!”卢欢说道,“现在正值深夜,水雾又那么重,下面是什么个情况我们也不清楚,黑夜里也不好找下山的路……反正就算他们真存活下来了,也一定是疲劳或是重伤,跑不远的最新章节我叫布里茨。今天先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一亮,再下山也不迟。”

“是!”柳水碧说道,“我这就去安排众人休息……”

突然,卢欢有些站不住,向前踉跄了一下。

柳水碧见了,慌张道:“师父,您怎么了?”

卢欢摆了摆手道:“没事儿,好久没跟这么厉害的人对招,为师身体有些不适应。你放心,休息一晚上就好了,你还是快去照顾众人和你哥吧……”

“那我去了,您老人家还是早点休息吧……”于是,柳水碧遂后转身离去。

“没想到这女娃娃居然这么坚强,看来是我低估了这小妮子……”卢欢自言自语道,“明天她若活着出现在我面前……哼,我绝对不会手软!”

此时,柳金权正两眼发呆地望着崖底……

第二天,朝霞再次照亮了大地……

水雾渐渐散开,崖底下是绿茵茵的一片草地,草地里点缀着零零散散的野花。偶尔几只蝴蝶飞到花丛间,给春意盎然的大地带来了几分浪漫的点缀……

草地上有一处,一大石块杂碎的碎块到处都是,山脚下有一男一女躺在草地上。女子正睡在男子的身上,而男子背靠在草地上,双手还紧紧抱着睡在自己身上的女子。

是萧天和苏佳,看来他们昨晚从山崖峭壁滚下来后,要不就是由于吓得昏死过去,要不就是过度疲劳,二人滚至草地后,就这样抱着睡了一晚……

这时,苏佳慢慢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发现自己正压在萧天身上,萧天还将自己紧紧抱着。苏佳顿时脸红透了,下意识地挣脱开来,然后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衣冠都还整齐,才松了一口气。

“我记得昨天从崖上……”苏佳自言自语道,“阿天他抱着我滚下了山崖……老天真是可怜我们,下面只是草地,我们都还活着……说实话,如果昨晚我和阿天不是一起面对困难,而是其中一个人先行离开的话,说不定我们都活不了,看来信任朋友是对的……”

苏佳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她突然觉得萧天那紧紧的拥抱实在是将她保护得太好了,她甚至连手上一点擦伤都没有。

突然,苏佳惊道:“这么说来的话,阿天……”

苏佳看见萧天正面没什么事,于是将他侧身翻来一看,吓了苏佳一跳——萧天背后的衣服都被沙石磨烂了,背部还有还有石头撞击的伤痕和无数的擦伤。

苏佳慌忙给萧天把了把脉,突觉脉象有点乱:“糟糕,外伤并不严重,可脉象却有点乱,该不会是伤到骨头了吧?”

于是,苏佳立刻扶起萧天,并将他盘坐着。紧接着,苏佳自己也在萧天背后盘坐着。

苏佳道:“眼下看来,只得先用寒灵神功帮阿天正骨以及接通断掉的部分经脉了……”

苏佳用手托住萧天的背,施展出寒灵神功,给萧天进行了内力疗伤……约莫半个时辰,苏佳渐渐露出了笑颜:“太好了,经脉基本上已经接通了,骨头也都正位了!”

果然,萧天顿时吐了一口血,咳嗽了几声全文阅读抗日之我为战神。苏佳大喜道:“阿天,你醒了!”

萧天两眼还很迷糊,转头发现苏佳正给自己疗伤,便脸红道:“苏……苏姑娘,你怎的……你在干什么,我……我到底怎么了?”

苏佳说道:“你先别动,我拿包裹里的药给你擦下伤口……”

听到苏佳这位绝代佳人如此温柔的口气,萧天又不好意思问道:“苏姑娘,你……懂医术?”

“略懂一点……”苏佳说道,“以前在追风派跟师叔学过,而且我之前也和你说过,寒灵神功又疗伤的功效……”

萧天脸红道:“谢谢你,苏姑娘,你……真好!”

苏佳摇头道:“不,应该是我要谢谢你……若没有你昨天舍身救我,我们两个恐怕都活不过今天,这回……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不、不……”萧天急忙回道,“苏姑娘你从来都没有什么欠我的……”

苏佳听了,莞尔一笑,纯洁的笑容映在萧天眼里,萧天又脸红起来……

“还好有备用的衣服……”萧天从包裹里拿出一件新的棕色布衣,换上后说道,“这时刘端兄弟在柳沙镇建议我买的,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怎么样,精神吗?”换好衣服后,萧天展示给苏佳看了一看。

苏佳看后,笑着点了点头:“很精神,这衣服很适合你!”

两人正欲离去,苏佳突然踉跄了一下。萧天见了,担心地问道:“苏姑娘,你怎么了?”

苏佳摇了摇头道:“没事儿,昨天与卢欢交战消耗精力过多,今天一早手脚有些酸痛。你放心,过一会儿就没事的!”

萧天听了,又问道:“要是卢欢再追来怎么办?”

苏佳说道:“这次侥幸逃脱,下次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总之,我们要找个地方暂时先躲起来。”

“可是,这样躲来躲去能躲到哪儿呢?”萧天不禁问道。

苏佳想了想,说道:“河南境内武林地势多,少林寺、逸仙门都是好地方但比较远,追风派和萧家山庄我们暂时也不可能回去……这样看来,还是汴梁城最近。汴梁城关口严密,他们那么多人带着兵器,肯定不会放行;就算真进了,汴梁城也地广人多,他们也不容易找到;况且,若能找份差事居在南宫或慕容两大世家附近,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再加上我正好要去汴梁城调查陈世今的下落,所以,汴梁城是最好的位置。因此,我们要赶在卢欢那些人前面先到汴梁城才行。”

萧天点头道:“嗯,那就依苏姑娘吧……不过想要到达汴梁城,还要经过好长的路,据说要翻过梁翁山才能到,路途也不近啊……”

“趁卢欢现在还没有追过来,我们赶紧走,看天黑之前能不能走到梁翁山脚。”

“嗯!”萧天也重新焕发了精神。

苏佳握了握刀鞘,又说道:“阿天,我真得谢谢你,你给我做的这把刀鞘真是好用。昨天要不是因为它,我用起刀来可就不会那么顺手了,谢谢你,阿天……”

萧天听到了夸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