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单足上山

小说:江湖博作者:萧梨花更新时间:2019-01-15 18:32字数:2398004

萧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两眼一闭,毫不犹豫地将毒药吞下了肚。

“阿天——”苏佳悲伤地快叫不出声了。

萧天吃完毒药后,静心对金钗婆婆道:“好了,我实现了我的诺言,该实现您的诺言了……”

苏佳躺在地上,泣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要一个个离我而去……”

金钗婆婆见了,对小青道:“小青,把苏姑娘扶回房。”

“是,主人!”小青答应道,并伸手去扶地上的苏佳。

突然,只见苏佳深吸一口气,左手反握住了鬼刀刀柄,欲拔出鞘。萧天见后,惊叫道:“佳儿,不要!”他深知苏佳的重伤已经让她不能再用功,看到此动作,萧天担心苏佳的安危,怕她想与金钗婆婆拼命……

然而,忽的一瞬间,金钗婆婆两指一弹,一招“隔空点穴”,封住了苏佳的穴道,使苏佳瞬间动弹不得。随后,金钗婆婆拄着长拐杖对苏佳说道:“你的朋友愿舍了性命救你,你还这样不珍惜自己,难道你想让你的朋友白白牺牲吗?”

被点了穴道的苏佳全身顿时放松,听完金钗婆婆的话,两眼向一旁低去,也不说话了。

萧天见了,也在一旁说道:“佳儿,你还是好好治病吧!你什么都不欠我的,我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

苏佳闭上了眼睛,泪水时不时向外渗出……

金钗婆婆又重新对小青道:“小青,扶苏姑娘回房。”

“是,主人!”小青又重新扶起了苏佳。

萧天放下了心,两眼稍微一闭,忽听苏佳轻声道:“阿天,你好傻……”

萧天见着,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金钗婆婆对萧天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回房给苏姑娘镇一镇毒,完事后再出来给你安排任务。”随后,金钗婆婆与扶着苏佳的小青一起走过莲花池,回了房,并关上了房门……

只剩萧天一人在莲花池过道中央站着……关着的房门半天也没个动静,萧天抬头望了望薄云轻散的天空,自言自语道:“二十天后,我的人生就走完了,从来没想过死亡会来得这么快吧……可是我为什么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能得到佳儿的信任,也算是幸运……应该说是有缘吧……能够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牺牲,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说完,萧天对着苍天笑了一笑……

约莫半个时辰,金钗婆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走到萧天跟前,萧天问道:“金钗婆婆,佳儿的伤情怎么样了?”

金钗婆婆冷眼道:“急什么,我不是说过了要整整二十天吗?”

“那您刚才……”萧天欲又问道。

金钗婆婆说道:“行了,小青在里面照顾着苏姑娘,你放心……你先随我去一个地方,有什么话边走边说……”

“去哪儿?”萧天问道。

金钗婆婆责道:“啰哩八嗦问个什么?跟我来不就知道了。”

没办法,萧天只得暂时先闭上嘴,默默地跟着金钗婆婆向后院走去……

果如小青所说,后院是一座长廊。现在是春时之际,长廊旁栽种着一排桃花树。长廊本身既没有红光漆油,又没有精美壁画,仅仅是个曲折细长的过道而已。但其最有意境的,是夹在长廊与桃花树之间的石小径,情趣怡然。若是情侣二人从两头相向而来,微风吹散些许的桃瓣,那便是情雅欣怡、浪漫无比……

而现在从石小径一头走来的,确实一老一少——萧天跟着金钗婆婆走到了长廊。萧天望着身旁的桃树,不禁问道:“前辈,这些桃花树一年四季都这么旺盛吗?”

金钗婆婆一边走,一边答道:“这些可不全是桃花树,例如秋冬之际,这里就换成了梅花。梅花盛开,山庄变得寒香意味,这便是‘梅花山庄’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有,山前的梅花镇冬天也盛开梅花,所以也起名为‘梅花镇’,说到这些桃花或是梅花……你问这些干吗?多嘴!”金钗婆婆见说远了,又狠言向萧天批道。

“噢,对不起……”萧天连忙小声道歉道,看来这个金钗婆婆脾气还不太好……

一边走,金钗婆婆一边又问道:“你说过苏姑娘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是吧?”

“是的……”萧天说道,“只不过佳儿的父亲……在年轻时就被莫天行害死了……”

“我没问你这个……”金钗婆婆又说道,“我是想问,既然苏姑娘是林雨霏的女儿,那她为何却是古墓派的弟子?”

“古墓派?”萧天问道,“前辈何出此言?”

金钗婆婆继续道:“我刚才在房里给苏姑娘镇毒时,感知到了她体内的‘寒灵神功’的内功。她若不是古墓派的弟子,又何来的‘寒灵神功’?”

“噢,这事儿说来复杂得很……”萧天说道,“再说了,前辈您应该知道,自从古墓派的现任掌门兰姑兰前辈为情所伤后,古墓派的许多心法就已流于世外,谁练到了都不太意外。何况昨天晚上,佳儿也将‘寒灵神功’传于我了。”

“寒灵神功是古墓派的冷门心法,很少有人练会,但练会二人,情侣效果最佳……”金钗婆婆慢言道,“苏姑娘是因为喜欢你,才将此心法传于你的吧……”

说到这里,萧天听完后脸顿时红了,他没想到苏佳会以这样的方式先对自己示爱。昨晚在山洞里,糊里糊涂地被苏佳传授了‘寒灵神功’,若不是脑子笨,自己早应想到这一点……

“那苏姑娘本是哪里人?”金钗婆婆又问道。

“啊?”萧天这才回过神,然后回答道,“噢,佳儿原是被莫天行收养,成了追风派的弟子,改名为李忆瑶。”

“哼哼——”金钗婆婆自笑道,“追风派?我明白了,莫天行本是喜欢林雨霏的,可林雨霏偏偏爱上了穷书生苏仁。莫天行害死苏仁后,自觉对不住林雨霏,林雨霏失踪后,他便收养了林雨霏和苏仁刚生下的女儿,也就是苏佳。为了不让天下人知道林雨霏与苏仁所生子女的下落,莫天行还让苏佳改名换姓……成了追风派的掌门人后,就干脆让苏姑娘成了追风派的弟子,并隐瞒了她的身世。这样一来,莫天行既可以挽回自己的一些颜面,又能从心里对得住林雨霏,帮她抚养女儿,以赎自己的罪过,还能让苏姑娘长大后不知真相,使其不会恨自己……可苏姑娘还是知道真相了,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也说来话长……”萧天说道,“一切的起因乃至导火索,都是跟一个名叫陈世今的人有关。”

听到“陈世今”这个名字后,金钗婆婆摆道:“陈世今这个人我听说过,曾说他是追风派继陆清风和莫天行之后的又一个人才。只可惜呀,他做出了跟十七年前唐天辉一样的事情来了……陈世今因为贪图富贵,投靠了朝廷,成了蒙古人的走狗。蒙古人一向视以汉人为主的中原武林为眼中刺,好在结果不像十七年前那样,唐门世家惨遭灭门,而追风派则没有重演悲剧……”

萧天又道:“尔后的事也有不少,说起来也很复杂……干脆还是等前辈您治好了佳儿后,让佳儿自己告诉你吧……”

金钗婆婆疑惑道:“怎么,你不亲口告诉我吗?”

萧天摇了摇头,闭眼道:“那些都是佳儿痛苦的回忆,我也不忍心多提……”

“你倒也挺关心她的嘛……”金钗婆婆又道,“那你又是哪里人啊?”

萧天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原是萧家山庄萧举贤门下的弟子,由于愚钝不化,被……被师父逐出了师门……”

“我看你倒也是挺傻的……”金钗婆婆说道,“说话没上没下的,忽地又抽出两句不沾边的话,我看你被逐出师门很有可能是说话得罪了你师父吧……”

萧天知道金钗婆婆这样的开玩笑是在嘲笑自己,便没有直接应答上去。

金钗婆婆又问道:“你和苏姑娘两个身世不沾边的人居然走到了一块儿……可你们又为何会得罪到卢欢那老东西的头上的?”

萧天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事儿说来也巧,我和佳儿是在柳沙镇结识的。而卢欢的爱徒,江湖中号称‘无影神剑’的柳金权又是柳沙镇的一方霸主。佳儿有一颗侠义之心,救助了柳沙镇的百姓,却得罪了柳沙镇的两大恶势力。后来佳儿与柳金权在镇中相约一战,佳儿打伤了柳金权,和我一起逃至郊外。谁知那卢欢近日正好相访柳沙镇,得知爱徒受伤后,便一路奔波追逐我与佳儿。再后来几番碾战后,佳儿就被打伤了。然后经四方打听,才找到前辈您这来……”

“就这么简单?”金钗婆婆问道。

“这还简单啊……”萧天答道。

金钗婆婆又问道:“那今天门口处追杀你们的黑衣人是怎么回事?”

萧天叹气道:“哎,那是莫天行为了追逐逃出追风派的佳儿所雇的杀手,之前在柳沙镇也碰到过一回……”

“哈哈……”金钗婆婆笑道,“看来你们两人之间的经历,也倒是蛮有趣的。只可惜呀……再过二十天,你们同甘共苦的日子也算是走完了……”

萧天听后,脸又低沉下来……

走过长廊,来到了一座后山。这座山并不大,但从山下到山上有一座直长的石栏阶梯,阶梯下面有一汩清泉,阶梯旁还有一座石僧雕像——一看这里就是人工雕饰过的山间楼梯。更有趣的是这块石僧,僧人只有一只脚,单脚立于地面,肩上扛着两桶水桶一样的东西。石僧的表情稳重怡然,有着心如止水的意境……

“到了!”金钗婆婆停下了脚步。

萧天也跟着停下了脚步,随后问道:“前辈,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金钗婆婆拄着长拐杖说道:“这就是我要你这二十天里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萧天似乎是没搞清楚状况。

金钗婆婆说道:“这座山叫做‘单行山’,你知道吗?”

“小青姑娘是有提过,但不知由来。”萧天问道,“这座山有什么特别的吗?”

金钗婆婆用拐杖指着前方的石僧道:“你看见那个单脚立地的石僧雕像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这石僧跟这‘单行山’有何关系?”萧天问道。

金钗婆婆说道:“这其实是一个流传于民间的传说。传说在唐朝,少林寺的一个小沙弥因习武不佳,被方丈开除寺外,小沙弥曾因想不开有过轻生的念头,结果从山上滚下来摔断了一条腿。后来至这附近,听说此地常年干旱少雨,庄家几无收获,找来道士上山求雨也无效应。小沙弥想过后,便也上山求雨。”

萧天问道:“莫非就是此山?”

“是的。”金钗婆婆说道。

萧天自言自语道:“那个小沙弥也是因习武不佳,才被方丈逐出少林寺的,我的经历不也和他一样吗……”

金钗婆婆继续说道:“有天夜里,小沙弥上山求雨,突然在山顶上遇见了天上的神龙。小沙弥恳求神龙赐雨,以解救天下的百姓。神龙看好小沙弥的善心,于是在山顶上钻出一口井,并在山脚下的一个大坑中吐出了一道溪流。为了考验小沙弥的诚心,神龙告诉小沙弥,若小沙弥能每天把山下的清泉灌至山顶上的天井,并能灌满,神龙便降雨解旱,小沙弥答应了。由于只有一只脚,小沙弥只能单脚上山。为了防止单脚上山时水从桶里溅出,他还在桶上装了两块木盖……待到山下的泉水干涸了,山顶上的天井也正好灌满了。神龙见小沙弥说到做到,信守陈诺,被其诚心所感动,于是便天降甘霖,这里也再无干旱……人们为了纪念他,便给他修了一座石雕,并把此山的通路及上山路修成了石栏阶梯,每朝每代都在更新……虽然这只是一个虚构的传说,但人们还是修了雕像和楼梯,以保年年丰收,人民安居乐业……”

“这石雕现在还在呀……”萧天望着前方的石雕说道,“那前辈要我做什么呢?”

“我要你……重演小沙弥的经历。”金钗婆婆说道,“我要你和小沙弥一样,这二十天里你要抬水并且最重要的……要单脚上山,灌送至山顶上的天井!”

萧天听完后,心里暗道:“如果光是单脚上山没有问题,可肩上还要扛着水……关键就要看桶的大小重量了……”

金钗婆婆慢慢走至石雕前,用拐杖挑起两个水桶大小的带盖的铜壶,另一只手拿起石雕旁的一根铁质扁担,回到了萧天的身边。

“铜壶!这下没好日子过了……”萧天心里惊道。

金钗婆婆放下铜壶和扁担后,萧天扛着试了试重量。猛地,萧天心里暗道:“这铜壶确实是有几分斤两,要想单脚上山,根本就是难上加难……话说回来,这金钗婆婆也真是神力,竟然毫不费力地就用拐杖将那两个铜壶挑起来了……”

金钗婆婆重新站好说道:“好了,事情的原委也跟你讲明了,你若真能把这事儿办好了,我便能治好苏姑娘的伤;你若不能,那我也没办法保证苏姑娘的安危!”

金钗婆婆可真够狠的,为了救人,还不得不拼命,这一招确实比直接死亡要痛苦得多……

“你说什么?”萧天惊问道,“你不是说过的,只要我吃了毒药,你就能治好佳儿的,可你现在为什么又变卦了?”

“我没有变卦!”金钗婆婆说道,“我的原则是,要救一个人必须得用另一个人的性命作为代价。但我也说过,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就死去,我还会让你死之前,尝尽无数的痛苦……在这梅花山庄,我说了算,你若是敢违背,我随时可以了结了苏姑娘的性命!”

萧天咬着牙,却又不能怎么样。金钗婆婆不是闹着玩儿的,萧天闭上眼睛冷静地想了一会儿,随后睁开眼,望着金钗婆婆说道:“好,我答应您!若我能办好这件事,您一定要治好佳儿!”看来无论是多大的困难,为了苏佳,萧天已经下定了决心。

金钗婆婆看着萧天坚定的眼神,笑了笑道:“哼,说得容易做的难!行,只要你能在二十天内坚持不懈地抬水单脚上山,我一定会治好苏姑娘;可你若有一丝的松懈,我的心情可不是好琢磨的……你每天就在这里做,等每天小青送你晚饭时,你便可休息;等第二天天一亮,你就得起来继续做。”

萧天点头道:“行,没问题!”

金钗婆婆抬头望了望天,随后说道:“是时候去看看苏姑娘的伤情了,你自己在这儿好好干吧,为了我,也是为了苏姑娘……”说完,便转身慢慢往回走去……

金钗婆婆离开后,萧天二话不说,便跑到泉水边开干。打了满满两桶水,盖上桶盖防止水漏出来,萧天用扁担便扛起两桶水,单足跳上阶梯。

“啊——”萧天突觉剧痛,发出一声苦叫,看来这铜壶也真够沉的,即使像萧天这种力气活做多的人,恐怕也难耐这痛苦吧……

“不行,如果在这里放弃,佳儿会没命的……”萧天自言自语道,“我既然发誓了拼了性命也要救佳儿,就不能……”

萧天紧咬着牙,随后又往上跳了一个台阶。萧天全身一震,剧痛的撕裂感由脚遍布到了全身。萧天强忍了一会儿,随后又“呼——呼”地喘着粗气,这简直就是体力和精神力的双重考验。“再来——”萧天给自己打气道。又是一个台阶,这次浑身似乎是失去了知觉一般,除了痛觉,萧天的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再——来,啊——啊啊——”萧天只是一遍一遍地这样重复说着,他的意识甚至开始有些模糊了……

梅花山庄后院厅……

经过了第一阶段去毒的苏佳,此时正闭眼安详地躺在床上。而小青正在床边整理着东西,等着金钗婆婆的归来……

苏佳突然慢慢睁开双眼——她醒了,可她的醒来却没有使小青注意到。小青是背对着苏佳,也自然不会注意到。苏佳没有作声,她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她被金钗婆婆和小青带回房后,金钗婆婆就施展内功给自己解毒,之后便让自己躺在了床上,随后自己也因体力不支而睡着了……

苏佳又悄悄地动了动手指头,发现金钗婆婆点在自己身上的穴道已解。“对了,金钗婆婆不会把阿天怎么样吧……”苏佳心里一惊,她可是亲眼看到萧天吞下了毒药,并听到了金钗婆婆说还要萧天在二十天里做其他事,不免有些担心。“不行,我要救阿天!可是我现在重伤在身,该怎么办……”

正思虑间,苏佳抬头一望,发现小青正背对着自己站在床前,也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醒了。苏佳又稍微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金钗婆婆正好不在,看来是去调遣萧天做事去了。“现在正是好机会……”苏佳心里一鼓劲道。

猛地,苏佳从床上坐了起来,并伸手向小青。小青忽觉背后不对劲,猛然回头,苏佳却早已一手扼住了小青的喉咙。

小青挣扎道:“苏姑娘,你……要干什么?”

苏佳一把抱住小青,让其背对着自己道:“少废话!我问你,阿天被金钗婆婆带到哪儿去了?”

小青两手把着苏佳抓住自己喉咙的右手,挣扎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苏姑娘,你……现在还是重伤在身,快……躺下吧……”

苏佳冷言道:“你既然不知道,那就等金钗婆婆回来再说吧!”

说曹操,曹操到。此时金钗婆婆给萧天安排完了任务,已经返回了后院厅。刚一进门,就发现苏佳正一手扣住了小青。

金钗婆婆却在门口不紧不慢道:“苏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苏佳驳言道:“少废话,你到底把阿天怎么样了?”

金钗婆婆笑道:“哼哼,我也没怎么样,只是叫他去帮我做些事情罢了。”

“把解药拿出来!”苏佳厉声道。

“什么解药?”金钗婆婆故意问道。

“就是你给阿天吃的那个毒药的解药,快拿出来!”苏佳有些激动道。

“哈哈……”金钗婆婆又笑道,“哪有什么解药?那毒药剧毒无比,本就没有什么解药……再说了,那小子已经答应我了,只要他办好了事情,我就一定要医好你。”

苏佳听了,流泪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不放过阿天?”

“是他自己要为了你而牺牲的,与我何干?”金钗婆婆说道,“苏姑娘,我劝你还是快躺下吧!你现在重伤在身,若用内力可能会毒性攻心,那我可不好办了……”

“我不管!”苏佳含泪道,“你若不想办法救阿天,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说着,苏佳将小青的喉咙抓得更紧了,小青痛苦地挣扎了一下。

金钗婆婆闭上了眼,换了个语气说道:“哼,年轻人啊,就是沉不住气……我好心为你治病,你既然还是这个态度……在梅花山庄,还没有哪个外人敢不服从我的命令的!”说完,双指一动,苏佳顿觉全身麻木,没力气了,手也渐渐松开小青了。

“怎么会……”苏佳惊道,突然发现了她背后的墙上竟有两道暗格,里面盛放着石子之类的东西,才恍然大悟道,“是……机关……”

原来是金钗婆婆启动了墙上的机关,使得暗格里的小石子飞出,正好打中了苏佳的穴道,苏佳又重新无力地躺在了床上。

金钗婆婆走至床前,对苏佳说道:“苏姑娘,我说两句不好听的,那姓萧的小子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了。他是真心喜欢你,才为了你而牺牲的。可你现在却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还在乱来,你这样做是辜负了他对你的真情用心!你若是真心喜欢他,就应该学会去理解他,他那么希望你能够早日康复,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养病。不管日后的结果会是怎样,最起码你对得起他对你的一片真心!”

苏佳想了想,头歪向一侧,流了几滴眼泪,然后闭着眼不说话了。

金钗婆婆又说道:“小青,该给苏姑娘喂药了。”

“是,主人!”小青答应道,并拭去了苏佳眼角的泪水,扶她靠在床后坐好了。

金钗婆婆说道:“哼,我一回来就出这么大的乱子!小青,你给我多留点儿神,别再闹出什么乱子来了……还有,我已经安排好了姓萧的那小子的任务了,是在后面的‘单行山’上。你每日送他三餐,早上和中午不管时间,但晚上必须定时在酉时三刻。我现在要去看看那小子的状况,晚上回来还要让你帮我一起理疗苏姑娘,你给我照顾好了。”

“好的,主人!”小青回答道。随后金钗婆婆又走出了房厅……

小青从床边的桌上拿了药汤,然后坐到床边对苏佳说道:“来,苏姑娘,该喝药了。”

苏佳望着小青手上的药碗,对小青轻声说道:“对不起,小青姑娘,我刚才对你太……”

“没关系,我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小青微微一笑道,“这种类似的事情我已经遇到过很多次了。”

苏佳听了,疑问道:“你以前也这样被人挟持过?”

小青说道:“到梅花山庄找我主人治病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他们和你差不多,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人或是朋友牺牲,找机会挟持我以要挟金钗婆婆……为此我还被金钗婆婆说过好几回呢!呵呵,你别看金钗婆婆脾气时好时坏,其实她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

苏佳又问道:“那为什么金钗婆婆要定那样的规矩,救人一命还有以另外一个人的性命为代价?这实在有些不合人情……”

小青说道:“其实,金钗婆婆有着许多复杂的回忆,我想主人对‘情感’这种东西可能很敏感吧……”

“回忆?”苏佳问道,“金钗婆婆有什么复杂的回忆?”

“这个嘛……”小青说道,“主人吩咐过的,不许把有关她的其他事告诉外人。”

“这样啊……”苏佳自叹道,“我见金钗婆婆的身手不俗,想必之前也是武林中的高人吧……”

小青没有回答,盛好药后,慢慢喂苏佳喝下。由于苏佳被点了穴道,身体暂时动弹不得,所以有时许多简单的事情都要小青帮她料理……

喝完药后,小青起身收拾了碗具。苏佳头一直靠在床头上,自言道:“也不知道阿天这会儿在干什么,他吃了毒药后,会不会绝望?为什么我们两个刚有爱意就要生死两别……”

小青发觉了苏佳神态的不对劲,于是转身说道:“怎么了,苏姑娘,你在想什么?”

苏佳说道:“我不知道怎么的,我现在好担心阿天,阿天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小青听了,又坐到床边安慰道:“放心吧,金钗婆婆暂时还不会把萧少侠怎么样的。”

“可是阿天他……”苏佳继续说道,“我和他认识后,对他还算了解。阿天平时在生活方面还让人放心,可如果一遇到大问题,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下手。假如金钗婆婆给阿天安排了一个常人难以完成的任务,那阿天肯定会……”

“你这么担心他?”小青笑问道,“看来你是真心喜欢他?”

苏佳听后,脸红着道:“我……我是……喜欢他……可是二十天后,我和阿天顶多也只能再见最后一面了……”

小青想了想,然后说道:“你既然和萧少侠见不了面,要不这样吧!主人安排我每日酉时三刻送予萧少侠晚饭,我可以乘机和他聊聊。既然你这么担心他,不如就把你想说的话告诉我,我替你传达给他;同样的,我也会叫他把想对你说的话告诉给我,回来我再给你讲讲,也好让你心里有个牵挂。”

苏佳听后,微笑着对小青道:“小青姑娘,谢谢你……”

“这没什么……”小青又笑道,“我只是觉得你们二人都是彼此想念着对方,这让我觉得很感动……”

“这可惜啊,二十天后,我与阿天就会天地两隔了……”苏佳闭上眼睛,哀声叹道。

小青也用同样哀伤的眼神望着苏佳,内心彷徨不已……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