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节:很意外的相逢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19 13:22字数:1145424

孙漠然看着这帮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不由淡笑着摇了摇头,回忆起自己当初和菲菲她妈妈私奔的情景。那时虽然过得有点苦,但这种情景却是很多的,感觉很快乐。

想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孙菲菲,想着她的妈妈最后还是和自己走到了一起,忽然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但当他看到唐若琳和陈嫣茹,尤其是想到刚才在天台,陈嫣茹的种种行为,不由皱了皱眉头,只怕孙菲菲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得不到自己应该有的幸福。

于是,他几个快步走上去拍了拍张志的肩膀说:“好小子,刚才我产顺你的那个问题,你想好怎么回答我没有?”

张志眼睛睁得老大的愣了愣,没想到这老家伙心里还惦记着这事。他实在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摇摇头说道:“伯父,什么问题?”

“你可不要在我面前装,我这人做事一向很认真的。好吧,就是刚才我在屋里问你那话!现在又多了一个,你说说以后怎么办吧!”

“哦,那个问题啊!”张志故意做出一副好不容易才想起的样子。但他见孙漠然这么在意这事,忽然猜到了他想要的满意答案。他顿了顿,看了看陈嫣茹和唐若琳,本想大声的把自己的立场表明,但又觉得到底别人是来给他庆祝生日的,不是来找郁闷的。

最后他想完,把孙漠然拖到一边轻声说道:“放心吧,我手上这个纹身虽然被那可恶的妖怪洗掉了,但我对菲菲的心却是一层不变的。那个警官还有那个记者,我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给她们说清楚的。”

孙漠然拍了拍张志的肩膀,表示相信他的点点头说:“那个女记者有多喜欢你,我不敢确定。但唐若琳对你的爱,我可是亲眼所见的,她可是为了你,不仅帮着救孙菲菲,还设计套我的话。这样的女人,你都能抛弃,我想我们菲菲也会有这一天吧?”

“呃,伯父……”张志或许做梦也没有想到孙漠然结果居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惊得他半天答不出来。他想了半天才接着说道:“连唐若琳这样漂亮,对我又有这么好的女孩,我都不为之心动,可见我对菲菲是非常真心的,所以伯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哈哈哈,放心吧,我逗你玩的。你这种处境,当初我也有过,别人看上去感觉好像挺逍遥的,其实那滋味要尝了才知道。我只告诉你一句,什么事情跟着自己的心走就行了,我相信你的心不会让我失望吧!”

这时,在一边见他们聊得很开心的菲菲,感到很好奇的走过来说道:“爸爸,你和张志在这里聊些什么呢?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揭我的老底,说我什么坏话了?”

孙漠然闻言,不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你不这么说,我还差点忘了呢!张志啊,我可要告诉你哦,菲菲这丫头的脾气最差了,一不小心啊她就要大发雷霆,比那河东狮吼还要厉害!”

张志一听,马上就跟着笑了起来说道:“我倒不怕,要是她敢在本大爷面前发小姐脾气,我就用我的超能力把她打得不成人型,到时候伯父不要说我很暴力就好啦!”

“两个坏蛋,这么快就合成一伙了,真是蛇鼠一窝。懒得理你们了,我继续和嫣茹和若琳她们聊天去了。太阳快升起来了吧,听说在S城的海边看日出是最舒服的,到时候我一定拿手机多拍两张照片!”菲菲说完,便又走回去和唐若琳她们两个聊天去了。

张志的目光随着菲菲的身影移过去,看着这三个都喜欢自己的女孩,不由微微低头。不知怎么的,看着她们,他心里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受不住迷惑了,总有些纠结,不过他还是假装欢笑的和孙漠然继续聊了起来。

没一会儿,天阳终于要升起来了!海平线上的浮云忽然被染得火红,眨眼之间,整个天空好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的金色鱼,整个天空都是红色的鳞片。

随后,浮云变得越来越红,最后红得,好像消失了。而海平线上终于看到了一丝弧形火红,并渐渐扩大,直到一团火球完全成形,耀眼得让你无法睁开眼睛。真是太美了,有人说太阳是个美丽的姑娘,她带着无数锋利的银针,只要你敢偷看她,她就会用针刺伤你的眼睛。

大家欣赏着这旭日东升的美景,可是看得呆了,直到太阳完全浮出水面,才一起欢呼的跳了起来,新一天开始了,他们仿佛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

欢呼了一阵,张志笑着对大家说道:“这个夜晚终于过去了,我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晚上。真的很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这帮朋友,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好了,不是我下逐客令哈,大家回去休息吧,我也好想睡觉了,希望明天能够正常去上课!”

大家应了一声,虽然玩得还有些意犹未尽,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大家道别了一番,还是分道扬镖,各自散去了。

孙漠然不想耽搁公司的大事,尽管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还是决定去公司。用他临走前说的话,要打盹都得到公司去,那样心里踏实。

孙菲菲因为的士高那事,心里还有些欠疚,也给张志做足了面子。她没有在陈嫣茹和唐若琳两个女孩面前,打算多陪他一会儿,自己一个人打的去房子了。

最后只剩下早已疲惫万分的张志,独自向家里冲了回去,也不管门还是坏的,倒在床上不呼呼大睡起来。好久没有合过眼的他,这一睡就睡了十几个小时,最后还是忽然感觉到旁边有什么天外来物,被刺了一下手,给吓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看旁边,却什么也没有。头晕乎乎的,觉得可能是梦像的呈现吧,就没有多在意,他甩甩头,看了看时间,没想到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不过由暗叹自己的生活规律都快被那些妖怪给打乱,沦落为夜游神了!

肚子呱呱的叫了两声,他这才感觉饿坏了,赶紧起身冲出去买点吃的。然而,意外的是,走过一家宾馆前时,他却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嫣茹,而且意想不到的是,她的旁边竟然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个男的。

她和一个男人来宾馆干什么?听说,好多人都喜欢在这里开/房,难道她是那种女人,不会吧,应该不会吧?张志有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她不相信陈嫣茹会是那样的人,何况那个男人比他还要难看,长得又矮又肥,像个冬瓜。他始终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干脆站在那里多留意了一会儿。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他仔细看了看,这才见得陈嫣茹一脸通红,迷人的双眼微微合着,显然是醉得人事不清了,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分明是这个臭胖子想趁火打劫。

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和一个外表猬琐,看起来比江涛还要恶心的胖子喝酒呢?难道,难道她是因为昨晚在的士高那点破事,伤了她的心?想到这里,张志忽然觉得有些心痛。他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拉住了陈嫣茹的手大叫道:“嫣茹,你疯了吗,为什么要作贱自己?”叫罢,便拉着她要离开。

胖子见状,一把拉过陈嫣茹叫道:“我抄,哪来的狗杂种,竟然敢抢我的马/子。嫣茹,你说说,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张志闻言,不禁哦了一声,心想难道他们本来早就在一起了,只不过是场误会罢了而已。他侧过头看着陈嫣茹,等着她的回答。然而,她早已醉得人事不醒,半天也没有开口。张志本想离去,但又觉得有些不妥,有些犹豫不决的愣在了那里。

那胖子见状,不由又骂了起来:“我抄,你小子到底滚不滚?”

“丫的,抄什么抄……”赖巧林听到胖子的叫骂声,见他这么粗鲁,更加肯定这胖子不是好人,只怕嫣茹真的是被骗了。他干脆打断他的话,更加嚣张的大声回骂起来。

岂料他刚骂了两句,胖子可能是喝了一点酒,有眼不识泰山吧,竟然抄起拳头就劈了过来。

靠,见过不要命的,还没有见过这样子直接找死的!人家张志,好歹在西漠时,也能和一群持刀巨鼠大战,而屁事没有!更何况屠兽那事还上了新闻的,这胖子能认识陈嫣茹,不会不知道这事吧,他居然敢抄拳打张志,那不形同是自杀吗?

不过以胖子的实力,怎么可能打得了张志。只见他的拳头还没有击到张志的脸上,张志另一只手就迅速伸了出来,就像一把铁钳一样稳稳抓住了他的手腕。

虽然昨晚他放过了那个叫花鸡哥的,但对于这种想骗女人上/床的恶男人,他可是毫不客气的,也顾不上会得罪什么人了。

随后听得张志厉声喝道:“丫的,本来本大爷今天挺高兴不想扁人,你他妈偏要逼我!”吼罢,他用尽全身力道,向前一拉,便见得胖子那两百斤有余的身子就像被小鸡一样的扔了出去。

随后便听得他发出一声惨叫,待他好不容易抬起头来,看上去好像是鼻梁已经破了,鼻血就像喷泉一样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但他也没有用手去止,他的手在落地时,条件反射的迅速伸出来阻挡,想想就知道了,鼻梁都破了,那手还能有好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