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节:看看谁敢嚣张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19 12:27字数:1145424

宾馆的老板见自己店门口有人打起来了,还见有人挂彩,这样要是大闹起来,自己以后还怎么开店啊。他赶紧带着两个保安冲出来劝起架来说:“干/你老母的,又矮又肥的大冬瓜,你老母的,人家一下子就把你打得流鼻血,还敢惹人家,还不快点爬起来,闪人!”

嘿嘿,这个老板劝架真他妈有意思,张志心里积着的一团火很轻易的就被浇灭了不少。他磨了磨嘴皮,故意做出一副很凶恶的样子说道:“丫的,那个肥冬瓜,你给本大爷看清楚点,本大爷可是连妖怪看了都要绕道而行的屠兽英雄。今天本大爷就放过你了,以后你要是敢再对我抄拳头,那时就不是断鼻梁,骨折那么简单了,直接叫你缺胳膊少腿!”

说完张志心里不由暗暗的笑了笑,觉得学花鸡哥那样的混仔,或者别像某些妖怪那样的坏蛋,说几句嚣张无耻的话,也蛮爽的。但这话更爽的是,它有着很不错的效果,让张志渐渐明白了一些在阴暗道上混的潜规则。

只见那冬瓜在他说那句话后,马上就点头说道:“哎呀,张大英雄,我喝醉了,没有看清是你,该打该打,打得我好舒服,你打得好,你打得妙!”

张志听完本来想哈哈大笑,但是他忽然又觉得还是装/逼好些,这样才能让这些坏蛋服自己,不敢再为非作歹,就暗自忍了下来。

他反而歪过头哼了一声说:“丫的,你小子是不是还想本大爷扁你,要不是本大爷,你就打呀,啊?肥冬瓜,本大爷告诉你,要是你以后还敢在本大爷面前作恶,本大爷见一次就切你一根指头,二十根指头切完了,本大爷就砍你手脚!”

“哦哦哦,张大英雄,我知道,你教训得对,你教训得对!”冬瓜在地上,用尽余力,好不容易把胳膊移到鼻子前堵了起来。不过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可是万分的不服,暗暗想着连我大猪王都敢打,简直不想混了!君子所仇十年不晚,只要有机会,他不会放过张志的。

宾馆老板见状,赶紧向两个保安甩了甩头。两保安会意过来,上前扶起大猪王便离开了。看样子,这冬瓜平时钓到美人鱼就往这里跑,要不然不沾亲沾友的,店老板怎么会叫那两个保安把他送去最近的诊所。

老板等他们走远以后,才伴着笑脸,拿出一支‘大中华’香烟出来递给了张志说:“这位兄弟,来抽支烟,消消火!”

张志搂着一身酒气的陈嫣茹,扫了一眼老板手中的烟。本来他想说不会抽,但是道上有句话说,不喝酒不抽烟不算男子汉,于是他说:“切,现在谁还抽百十块钱一包的大中华,要抽就抽古巴的高级雪茄,那他妈才够味!”

老板无语的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又从身上拿了两张百元大钞出来说:“这位兄弟……”刚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跑去柜台又拿了两张红色大钞说:“这位兄弟,这是四百块钱,小店营利微薄,希望你见谅!嗯,以后,以后还望你帮忙看着一下本店!”

有没有搞错啊,这老板竟然把本大爷当黑/社会了,我靠,就凭你侮辱本大爷的这句话,我就狠狠敲你一笔!

张志暗骂了一句,想了想说:“好吧,四百就四百吧,以后每隔十天给我准备好四百就行了,到时候本大爷自会叫人来收,只要人家说出我张志的名号,你们给他就可以了!”

有点势利的老板听到这话,好像有点不服,低声答了一句:“每十天,那不是一个月一千二……”

“是啊,本大爷也觉得少了,你这么大个宾馆,六层楼呢,一天少说也有几千元的营利吧……”

“哎呀,我们的生意也很不好做的,不过兄弟那四百块钱,我一定准时给你们准备好!”

张志听完,淡淡的摇了摇头,想着昨晚那花鸡哥,又想着以前S城的*,这才感觉到这个地方的黑势力非常霸道!忽然,他暗恨的咬咬牙,心里决定要灭掉这股邪恶的势力,还S城一个安宁,让大家过上美好的生活。

最后他闻到了酒味,看了看醉熏熏的陈嫣茹,觉得不能把她带回家,不然肯定会引起菲菲的误会。于是他说:“老板,你帮我在二楼找个好房间吧,顺便搞点热水过来!”

“哦,二楼第一间和第二间都空着,是高级双人房,那里面有热水的。我去把钥匙拿给你吧!”老板应了一声便去把钥匙拿来给了张志。

张志接过钥匙,扶着陈嫣茹就上了楼。来到房间里,他把她斜靠在床上,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娇艳欲滴的样子。

只见她现在穿着火红色的轻纱吊带裙,微微有点透明。在白炽灯光下,纯黑色的里裤,若隐若现,朦朦胧胧,迷离万分。在一片火红之中形成一块纯黑色的星角地带。面积不大,却是分外显眼。

又因为她喝了一点酒的缘故,柔嫩的脸蛋上泛着红蕴,樱唇轻轻的动着,看上去更是万分迷人,总让人有一种想要把她征服的狂欲。而且她修长白晰的小腿上也泛着淡淡的红色,给人一种粉嫩粉嫩的感觉,总有一种让人忍不住上前抚摸的冲动。再配着那若隐若现的神秘星角地带,在淡淡的酒气之中,隐着无穷风光,只需看她一眼,就会令人疯狂,热血沸腾,甚至不惜犯罪,也许会杀人放火。

说句实在话,陈嫣茹真算得上是一个超级大美女了,冷美的瓜子脸蛋,白晰如玉的肌肤,已经渐渐成熟圆润的兔子,修长美丽的双腿,最珍贵的是她还是一个黄花闺女。或许不管是哪个男人遇上都有些忍不住冲动,更何况还是她现在这个非常诱人的样子。

不过张志却是有些不屑的歪了歪头,不禁暗骂了一句:“死丫头,你以为摆着那副造型,本大爷就会被你迷惑了呀?靠!”

说完,他还是有些不忍心对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太冷酷,如果真因为昨晚那点破事,她就要这样作贱自己,只怕他再冷酷一点,她要去自杀。何况保护女人,本来就是作为男人的义务,不然怎么体现男人的优越感?

张志拿出干净的帕子放在盆子里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器,接了一点热水拿出来。然后挤干帕子,给陈嫣茹擦洗着嫩白如玉的小手手和滑腻似酥的小脚丫。不过他面对这般任谁都按捺不住的情景,始终凭着坚强的毅力忍了下来,没有拨开过她的裙子,甚至于连衣服也没有掠开过。

擦洗完手脚,他又换了一张干净的帕子,打湿拧干,擦起了她的脸蛋。看着她醉得眼都睁不开的样子,张志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都不知道你是在犯傻,还是真的因为你是一个骚货。竟然穿这样子的衣服,跑去和肥冬瓜那样,比江涛都要猥琐的角色喝酒,而且还醉成这样,你这不是,唉……”

叹息完,他有些暗恨的狠狠的擦了她的脸,然后把她整个身子都推到了床上。

可能是怕摸到她的身子时,感觉着她身上柔软的肌肤带来的那种无限爽感会让他把持不住,张志的这个动作有点大,使得陈嫣茹在席梦思床上弹了几下。顿时,她身上的吊带裙随着她圆润的兔子跳动起来,看上去更是迷人得不得了。

看样子这个风光无限的情景打破了张志心里的最后防线,他终于有点忍不住了,看着陈嫣茹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呆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