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五节:善后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19 13:01字数:1145424

总算是搞定了一切,张志再次施展瞬移掠回了房间里,顿觉轻松了许多,不由长长的吐了几口浊气。

然后,他扫了一眼那两个女孩,并没有见得像刘思琪忽然跑来给自己的那一夜,或者和菲菲昨晚,留下的红色,不禁低声笑骂起来。

“MB的,黄大良还说给本大爷准备的是两个雏,当我白痴啊,连红色都没有,还说是雏,我看是‘锄’,是‘锄烂’吧?不过幸好是这样,要不然还真是亏大了,到底是两份外国大餐啊!”

刚刚嘀咕完,两个女孩看样子过了这么久,药性差不多了,已经从那种梦幻中醒了过来。

当她看到张志,又看到自己的样子,尽管她们以为是他占有了自己,而且他还是一个长得不错,帅得掉渣的男人,她们还是低声抽泣起来,心中充满仇恨的咬着被单。

张志看着她们的眼神,感觉像一道无形的鞭子抽打自己一般。他最怕女人哭了,赶紧打开门冲了出去,狠狠的把门关上。

一个手下见他走了出来,不由猥琐的笑着上前说:“志哥,那两个T国货吃起来感觉爽吧,她们可是这五个新货中最正点的两个。”

张志甩了甩头,抛去了刚才那种令他感到可笑的感觉,点点头说:“是T国货啊!嗯,很带劲,真他妈带劲!嗯……她们已经醒过来了,你快喷催眠剂吧!”

嘴上这么说着,他的心里可是有些不是滋味。因为他以前听江涛说过某些经验,外国女孩中,属T国的最爽最舒服!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也不是什么花心大萝卜,他对菲菲的感情,那可是经受得考验的!

手下应了一声:“志哥,你真是一个超级猛男,简直就是我们的偶像啊,足足四个小时十五分,八点过五分你进去的,现在都半夜十二点二十了,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人。另外那间房都已经喷过催眠剂了,就等你出来好喷呢。”

张志嘿嘿的笑了笑,暗想你们这群白痴,不知道刚才做事的是吃了药的大鸟吗?如果真是本大爷的话,怎么可能才四个小时就完事了?

这话倒不是吹牛,他现在对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地,以他体内如此强大的力量,只要他愿意,将力量缓缓注入其中,那是绝对能超过四个小时的。

本来昨晚和菲菲洗鸳鸯浴,他就试试这个结论是否正确。

可那毕竟是菲菲的第一次,对于他自己也仅仅是第三次而已,何况头天晚上和中午,他才刚刚来过呢,他可不想玩命!

暗自想了好一会儿,张志故作不知的左右扫了一眼,问道:“对了,大鸟呢,怎么都不见他在这里呀?”

手下跟着向四处扫了一眼,这时也才注意到大鸟去厕所后,一直没有出来,不禁有些担忧地说道:“大鸟哥不会是出事了吧,去厕所都四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张志闻声,故意显得很紧张的样子,绕过手下的身子,径直向洗手间那边快步冲了过去。然后他一下子打开厕所门,故作吃惊地大叫起来:“不好啦,不好啦,大鸟昏死在这里啦!”

后面的手下赶紧冲了过来,却见得大鸟一丝不挂的躺在洗手间里,手里拿着自己的衣裤,动也不动,若不是看到他的肚子还在起伏,多半以为他已经挂掉啦!

照理说,张志打晕大鸟的那一掌,并没有多大力道,他到现在应该醒来了才对。只是这张志不像能控制自己身上的力量一样,头一次用兴奋药品,有些掌握不到分寸,给他吃得实在是太多了,结果因为太过兴奋,玩虚脱了。

这样看起来,大鸟也挺郁闷的。虽然啃了两份外国大餐,但都是被人尝过的二手货。而且先是被人打昏,好不容易醒了,又精疲力竭,差点把命都玩掉啦!

“志哥,大鸟这是怎么回事啊,看他的样子,好像被人给煮了一样,半生不熟的!”刚才和张志说话的那个手下,上前摇了摇大鸟,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不禁很关心地问了起来。

张志见状,忽然想起一些吃过多兴奋药品而一命呜呼的案例,心里也有些担忧起来。他想这大鸟啃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搞得不好真要虚脱至死,毕竟他不像自己,拥有一身超强的力量啊。于是,他也伸手过去放在大鸟的胸口,感觉了一下他的心跳。

嘣嘣嘣,大鸟激战过后的劳累似乎还没有完全消散,看来他还真是玩过头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家伙靠拳头混饭吃,一身肌肉发达,消耗了这么多,并无大碍,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志哥,大鸟没什么事吧?”那手下等张志感觉完大鸟的心跳,又跟着问了起来。

张志侧过头扫了那手下一眼,倒是觉得这手下挺讲义气的。他稍稍顿了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能有什么事,你看看现在这副非男勿视的样儿,就知道他有没有事了?”

手下有些不解的挠了挠了脑袋,又问道:“志哥,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他刚才打机机打过头,才晕倒的吧!”

张志顿了顿,正愁不知如何回答,却在不经意间见得大鸟下面的小小鸟,一副可怜凄凄的样儿,不禁笑道:“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不清楚,你自己看看他下面那杂草森森的地方就是了!”

大鸟又不是女孩,张志这话是不是有点问题啊?才不是呢,这大鸟都要虚脱得没了命啦,小小鸟当然被乱七八糟的草草给盖住了。

“不仔细看,还不知道小小鸟躲在这里!哇哂,都红肿得要变形了!我真是彻底服了大鸟哥了,居然连打机机都这么强悍!”手下低下身子仔细地看了看大鸟的小小鸟,不由惊叫起来。

“呵呵,我也彻头彻尾的服啦!快些洒点水把他弄醒吧,都不知道他躺在这里多久了,要是感冒了就不太好啦!”

张志这倒是句实在话,这大鸟浴血奋战了差不多四个小时,要是真让他在洗手间这个湿气很重的地方,呆得太久,得了伤寒。只怕这辈子,他养的那只小小鸟,都叫不起来啦!

手下应了一声,打开水笼头装了一嘴水,冲着大鸟的脸便喷了上去。

大鸟被水一击,很快就迷迷糊糊的醒来,但见得自己躺在洗手间里,张志和几个手下正在外面看着自己。

而他自己却感觉小小鸟不顿的传来疼痛,比当年那个有黑风高,偷鸡摸狗的夜晚,奉献的第一次,还要疼得多,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那手下见他醒了,却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叫道:“大鸟哥,兄弟实在是太佩服你啦!人家志哥和两个女孩玩了差不多四个小时,而你在厕所里打机机竟然也能干差不多四个小时!”

大鸟摸了摸头,感觉还有些混沌。听了手下的话,他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放什么臭屁,臭小子,你信不信我打你!”

说完话,他站起身子就要向那手下打过去。只可惜他站起来还不到两秒钟,顿觉双脚无力,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右手还插进了马桶。

还好那马桶几小时都没有人用过了,不然的话,就别提他有多惨啦!但他还是感到非常恶心的甩了甩手,赶紧挪动身子到水笼头下面冲洗了一下。

手下可是看得乐了,不由唱了起来:“它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飞呀飞,飞不高啊!可怜还被大大大大鸟,被大鸟打呀打,打呀打,打得惨啊……”

张志看着大鸟的惨状,听着大家调侃的歌声,不禁暗自笑了笑。到了这一步,他觉得他把那两份外国大餐让给大鸟,还真是一点都不亏!

正思忖间,却见得大鸟被惹怒了,大声骂了起来:“你们这群狗东西,给我等着,等爷爷恢复精神了,看我怎么收拾你!MB的,刚才你们肯定有人对我下药了!”

听了这句话,张志只怕他责问起那些手下,要问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他赶紧上前扶起大鸟说道:“大鸟,你也不要生气啦,兄弟们愿意和你开玩笑,只能说明你们很团结,这个很好!”

大鸟心里明白,张志以后肯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他是绝对得罪不起的。就算不是这样,以他那连子弹都能抓住的功夫,也不是他敢招惹的。

他心服地点点头,却还是口不服地歪头说:“今天要不是看在志哥的面子上,我不找你们麻烦,我就不是大鸟,是小小鸟了!”

说完,他回过头来对张志笑了笑说:“刚才玩得很爽吧,真想不到志哥竟然这么猛,玩了四个多小时,还脸不红气不喘的!不像我,连打个机机都要昏倒下去,我实在是太佩服你啦!”

张志应了一声,故作很爽地说:“今天实在是太爽了,以后我在大良哥面前说说,让他体谅一下你们的苦。叫他每人给你们配个妞,实在是忍不住的话,也用不着去厕所,发生今天这样的事。而且那样的话,也不用怕你们把这些新货变了质,可以说是两全齐美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