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三节:神秘纸条

小说:超级幸运星作者:金曦夕更新时间:2019-01-21 17:32字数:1145424

江涛一听,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不禁冒出一头冷汗。

他想了想,赶紧说道:“呃,不是,不是,张偶像你别误会啊!唉,刚才我说要来保释你,他们怎么都不肯呢,还说根本不可能,说什么你关系到数起杀人案件,这可是死罪啊,你居然还有心情在那里说笑!”

“是很舒服呀,我想应该比以前打工挣学费的苦日子要好一点吧!我说猥琐男,你来见我一面不可能就是为了这些事吧?”

虽然江涛还算够义气,但他的性格,张志还是很了解的。以他那扣门的心肠,绝对不可能花大钱把自己保释出来,除非他脑子进水了。

听张志这么一说,唐若琳不由把目光看向了江涛。

江涛也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他知道她和张志是什么关系,想了想不由假装哭着说:“这位女警官,我们张大英雄平时连只毛毛虫都不敢踩死,怎么可能杀人,他一定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

丫的,你个混蛋,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嘛,不知道有些东西是越描越黑吗?若是他真是连只毛毛只都不敢踩死,还能杀得了大怪兽,成为赫赫有名的屠兽英雄吗?

张志听得一肚子气,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眼。

还好唐若琳是自己人,并没有和他们斤斤计较,咬着江涛这话不放。不仅如此,她还微笑着点了点头,才回答:“同学你放心吧,我也相信张志是被冤枉的。只要真不是他干的,他就一定会没事的。”

江涛应了一声,也点了点头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到这里又转过头看向了张志继续说:“张偶像,真怕你再也出不来了,没有人罩……给兄弟抱抱!”

本来他想说,罩着他们那一帮兄弟啊,但想到刚才那话所造成的后果,赶紧闭上嘴,顿了顿才继续说了下去。

随后,他走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张志,手中递出一张纸条塞到了张志的口袋里,低声说道:“张偶像,这是你租屋前一个挺漂亮的女人给我的,她说只要你按纸条上的做了,就会保你没事!”然后又故意大声哭了起来。

张志故作不知地拍了拍江涛的后背说:“猬琐男,看你这副表情我都没话可说了。好像我已经死了一样,我还没死呢,这死不死,还说不定呢。人家女警官不都说了吗,会帮我彻底查出真凶的。快回去吧,记得吃饱点,喝足点,不然你哪有身体本钱泡妞啊!”

“嘿嘿,对了,说起泡妞,我才想问你呢,那个你上过没有,长得那么靓,真看得我流口水啊!”江涛想着张志楼下的那个女人,脸上不由泛起了猥琐。

张志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个女人,只怕他想说陈嫣茹,刘思琪之类的,赶紧上前问道:“到底是哪个,话说清楚些!”

江涛见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稍稍有些不悦地歪过头道:“不干就不干嘛,摆个造型那么凶,把我吓了一大跳!”

“呵呵,你也会被吓着啊!”张志倒是无所谓,因为他知道江涛的脾气,那城墙和他那脸皮比起来,算什么,人家可是比地壳还要厚!

果不其然,江涛闷了闷,又像个罪犯似的低着头,低声说道:“张偶像,那个货色虽然不错,可是比起昨天来学校找你的那几位,可以差得多了。”

原来不是她们啊,可除了她们,自己还认识别的女孩吗?张志有些疑惑,心想难道是那位真正的神仙姐姐来找自己了?

他不由赶紧问道:“靠,大男人一个还扭扭捏捏的,到底是谁,你拿句痛快话来啊!”

“就是,就是那个啊……刚才你楼下那个!”江涛吞吐了半天,回头看了一眼唐若琳,终于低声说了出来。

搞了半天,他要找的是那个送纸条的女人啊!就说嘛,他一个猥琐男,什么时候也懂得不好意思了,原来是怕给唐若琳知道!

张志想了想江涛所说的那个女孩,觉得应该是那晚来接自己去见大良哥的那个人。他想着她那副城府极深,让人琢磨不透的样子,只怕江涛羊肉得不到吃,惹得一身骚。

于是他摇摇头说:“那个女人,不是我能泡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天下美女何其多,何必一定要在乎这一个呢……你想想她带给你的话!”

最后那句话,张志说得也很小声,毕竟这是唐若琳不该知道的秘密。

不过江涛倒是听到了的,他淡淡一笑,自然就知道其中厉害了。但还是几分不悦地说:“得了,得了,你个假正经,我早知道是这样!”

说完话,他回头看了一眼唐若琳,又故意大声哭了几声才放开他,擦了几把泪水走出了警察局,拿出烟点燃抽了起来。

张志感到无语的望了一眼唐若琳说:“我哥们,江涛,你知道的,一个猥琐的家伙,没事就喜欢叨着一支烟!”

唐若琳嗯了一声:“我看得出来,刚才他到警察局就拿出一支大烟抽,都知道那烟雾厉害得很,叫他别抽还和他争吵了几句,他才肯收起来呢!我们一起去刚才那间审询室吧,是时候给你录口供了,我还想早点下班呢!”

“那你先帮我冲两杯好茶吧,怕呆会儿说话口干舌燥的,要吃你水水才行!”张志说完,对欧唐若琳坏坏地笑了笑,见她点了点头,才独自朝审询室走了过去。

江涛在一边见状,却是低声嘲讽了一句:“还说我是猥琐男,也不看自己是什么样,把话居然说得这么露骨!对,你不是猥琐的人,但是猥琐起来不是人!”

可他哪里知道,张志只是在唐若琳面前演戏,不想让她担心,才故意摆出一副什么都不无所谓的样子而已。

走进审询室,张志关好门,把纸条打开来看了看,看完后欣喜的笑了笑。然后他把纸条撕烂,谁知刚撕了几下,唐若琳就走到了审询室门口敲了敲门。

张志吓得冒了一头冷汗,一边迅速撕了几下,把碎片收起来放回了口袋里,一边走到门前打开了门,看着唐若琳一只手拿着装满茶的口杯,笑了笑说:“我说呢,怎么不自己打开门,原来手都没有空啊!你冲两杯茶该不会是想和我多谈一会儿情说一会儿爱吧?”

唐若琳拽了他一脚,笑了笑:“真恨不得一脚踢死你,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整天都不正经。还不是怕你费话太多,半天不入题,才多冲了一杯茶来,要不然怎么跟你耗啊?”

张志故意大叫一声才说:“想不到这么久没有看到你,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专门踢人家那里,我说你是不是对那里很感兴趣啊?要真是那样的话,我把裤子脱掉,让你舒服个够怎么样?”

“别在我面前耍流氓了,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得很。好了好了,快点跟我过去坐好,准备录口供吧!”唐若琳望着他笑了笑,走过去把茶放在了桌子上。

呃,搞了半天,本大爷这种人猬琐两下都是合理的啊?张志坏坏的笑了笑,索性继续开玩笑说:“录就录吧,想不到你一点情趣都没有,也难怪你这么大了,还是一个处的,切,老雏女!”

“什么老处女了!追我的男人多着呢,只是我都看不上罢了。还有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无罪释放了,最好对我好一点,要不然我就和别的男人去从一个老雏女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张志听得直冒汗,但他倒不是在乎唐若琳真跟了别人.可要是真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可能有点失望,毕竟她也是一个挺不错的女人。

事实上,他汗颜的是,这女人还真把他刚才的话给当真了,说不定,她还真要这样。这让他很快就想到了菲菲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表情,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